笔趣阁

第51章 火爆大戏(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章  火爆大戏(4)

    容楚似笑非笑看那书,不置可否,“哦?”

    “消食丸换全本。我不欠人情。”

    容楚又笑了,“你的药可真值钱。”

    “当然。”太史阑淡然道,“你这辈子看不见第二次。”

    “那可难说。”容楚看她一眼,“终有一日,要你为我哭,为我笑,为我七情六欲上脸,天天给我吃消食丸。”

    太史阑连“做梦”两字都懒得讲,“换不换?”

    “你怎么知道我有全本?”容楚懒懒向后一靠,挪出一人位置,“来,坐下说。”

    太史阑站得笔直,“亲自潜伏东堂偷书的是你吧?我不信你偷不到全本,南齐没有全本,是因为你不想拿出来而已。”

    “南齐是我的国家,我为什么要私藏全本?”容楚饶有兴致地看她。

    “或者为挟制朝廷,或者为私下培植势力。或者另有打算。”太史阑漠然道,“总归都是那些狗咬狗的事,我没兴趣。”

    “你说的难听,但你在这种狗咬狗的事情上,很有天赋。”容楚不生气,闲闲挑眉,“太史阑,要全本可以,跟随我。”

    太史阑转身就走。

    肩膀一紧,已经被容楚搭住,熟悉的气息又在吹她的耳廓,“你这女人,有时候真是倔强得讨厌。”

    太史阑不答。

    “其实你可以拿景泰蓝威胁我的。”容楚笑,“你只需说一声,要拐走了景泰蓝,我就得乖乖奉上全本。”

    “我永远不会拿景泰蓝威胁你。”

    “为什么?”

    “你见过拿自己孩子威胁别人的母亲?”她答得很淡,理所当然。

    身后一阵沉默,随即是容楚不知喜怒的语声,“他不是你的孩子,也永远不会是,如果你想保命,你最好收起你这想法。”

    “东昌城外破庙,我抱起他那一刻,就认了他。”太史阑道,“谁也不能阻止。”

    容楚的声音忽然有点阴沉,“包括……他的亲生母亲?”

    太史阑沉默,在容楚以为她不会回答,正打算进一步劝说时,她开口了。

    “包括。”

    斩钉截铁。

    这回容楚沉默了,良久道:“你想过他的身份没有?”

    “我不管。”太史阑道,“我只知道,不管他是谁,他首先是个孩子。”

    容楚微微苦笑,“你真是……不讲理。”

    随即他双手微微用力,扳过了太史阑的肩,“这世道,不讲理没什么,没实力还想不讲理,就是蠢货。”

    “所以,把全本给我。”

    容楚定定地看着太史阑,良久展颜一笑,“可以。不过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说。”

    “听我话,和我一起修炼,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叫你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容楚说话开头还很严肃,越说笑容越暧昧,“要你出腿就得出腿,要你出拳……”

    “砰。”

    太史阑一拳打中他鼻梁。

    “就得出拳?”她问。

    瞬间挨一拳的容楚,摸摸鼻子,瞧瞧那个一脸无情的暴力冰山女,又笑了。

    荡漾危险,如夜色中开满彼岸的曼陀罗。

    随即他反手一抓,抓住太史阑的拳头,轻轻一甩,哐当一声,太史阑已经被甩在了床上。

    又是那脸朝下屁股朝天式。

    “就这姿势。”他道。

    太史阑反手一抓,不知道抓住什么,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拖一撕,“嗤啦”似乎什么被撕裂了。

    “就这姿势?”她问。

    容楚把衣襟一拢,伸手去掐她的腰,她正仰身欲起,腰身紧绷的线条令他浑身也如被绷紧,“就这姿势。”

    太史阑一个翻滚,面对容楚,膝盖半抬,对准某处黄金分割点,“就这姿势?”

    容楚一把抓住她脚踝,往地下一拖,“就这姿势!”

    太史阑就地翻身,不管脚踝还抓在容楚手里,她不管,容楚却不敢扭折了她的脚,急忙放手,太史阑趁势爬起,爬起那一刻脚却一滑,一头栽在容楚身上,她顺势骑上,勒住他脖子,“就这姿势?”

    “你们……”

    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不熟悉的惊疑,太史阑和容楚齐齐回头,门口,站着李扶舟。

    容楚笑得越发荡漾,太史阑怔了怔,感觉到李扶舟奇异的眼神,和李扶舟身后赵十三那张开的黑洞洞的大嘴,后知后觉低头一看——

    容楚衣衫不整,肩头半露,半身趴在床上,而她骑在容楚身上,勒着他的脖子。

    好一出活色生香新鲜火爆现场版高清晰无马赛克17。2g的**大戏。

    “我们在讨论姿势。”容楚在她身下微笑托腮,倾斜七十度诱惑美妙角,毫无愧色地回答李扶舟。

    太史阑爬起,抽过床上被子扔在容楚头上,淡定地跨过。

    “明天记得来继续讨论。”容楚裹在被子里,露出半张脸,笑吟吟叮嘱。

    太史阑踩着他的被子扬长而去。

    她回到屋内,打开容楚给她的册子,关于“复原”能力的提升,册子里认为是人体内某种气机过旺,引起了体质的变化,也正因为这一部分气机太旺,为了维持一种平衡,经脉便显得过弱,承担不起稍强的磨练。

    复原异能,所展示的是一种“顺行”能力,本身已经是异能力的顶峰,不像透视微视之类,可以后天训练再进一步,唯一能做的,是改“顺行”为“逆行”。

    换句话说,化“复原”为“毁灭”。

    太史阑立即来了兴趣,她面临纷繁异世,无法学武,寸步难行,如果能让天下利器都在眼前毁灭,等于又多一道护身符。

    容楚的册子和她那本比起来,更加详细,每行下面都加了批注和解释,她看起来并不吃力,太史阑看看墨迹,新鲜光亮,心中不由一动。

    这册子他自己一定看得懂,这是写给谁看?给她?

    看这字迹,也是新写,他算到她需要,昨夜连夜写好?

    难怪刚才觉得他眼下淡淡乌青……

    “阑……阑。”景泰蓝趴在她膝上玩泥人,忽然拉拉她,道,“阑阑,蓝蓝。”

    太史阑低头看,景泰蓝捧两个泥人,献宝似的给她看,刺眼的是,这小流氓,用泥巴给男娃娃泥人加了个小弟弟,给女娃娃泥人加俩大波。

    太史阑一根指头就切掉了小弟弟。

    景泰蓝刷白着小脸,唰一下捂住了裤裆……

    遭受到无声警告的景泰蓝委委屈屈地去睡了,现在他不敢动手,只敢动眼,盯着玉芽儿的胸看了好久,才流着口水睡去。

    玉芽儿出门来,等了一阵,看太史阑回房休息了,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她那间黑暗的小房里,早已有人等着,那人从头到脚罩着一袭黑袍,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暗沉幽冷的眸子,暗处狼一般幽幽将人窥着。

    玉芽儿看见他,也没有惊讶,微微屈膝行礼,却不说话。

    那人点点头,看看太史阑所住的小院方向,沉声问:“如何?”

    玉芽儿的声音同样沉着稳定,“这几日看下来,应该就是。他那好色毛病,可没第二个孩子能有。”

    “想不到京中消息竟然是真的!”黑暗里男子声音也有了几分兴奋,轻轻一击掌,“既如此,事不宜迟,等这边警戒稍松,立刻动手!”

    “是!”

    容楚的屋子里,此刻有一场对话。

    “看来你确实不需要消食了。”李扶舟放下他带来的调理胃气的汤药,笑看容楚,“不过,公爷,你确定她真是你的药?”

    “你好久没这么称呼我了。”容楚起身,接过赵十三递来的衣服披上,意味不明的眼光看向李扶舟,“扶舟,你是想告诫我什么吗?”

    “我有时候不懂你。”李扶舟微笑温和,带着不赞同,“看你的眼神,似在喜欢她;看你的行为,又是在害她。”

    容楚沉默半晌,含笑挑眉,“看你眼神,似也有几分喜欢,听你语气,似在吃醋。”

    “如果你因为我的吃醋,会离她远一点,我也不介意承认。”李扶舟一笑。

    “可你没有。”容楚慢慢道,“扶舟,我倒希望你真的心动,可是,我知道,除了挽裳……”

    “唰!”

    挂在壁上的剑忽然飞起,在半空划过一道淡碧色的光弧,光弧的这端还在壁上闪耀,另一端已经到了容楚眉心!

    杀气凛冽,在剑尖、在眼底、在李扶舟平伸驭剑的指间、在他突然暴起的姿态里。

    这个平日里温和如春水如暖阳的男子,忽然暴戾如凛凛战神。

    容楚不动,连眉梢都没掠动一丝,淡碧色的剑光倒映他的眸子,寒沉如水。

    “五年前你因她对我拔剑相向,五年后依然如此。”他道,语气萧瑟,“原来你从来都在原地,未曾走开。”

    空气沉默肃杀,良久,李扶舟绷紧的后背慢慢松弛,手一招,长剑轻吟,落回远处。淡碧色的剑气和他眉间的杀气几乎同时收敛,他微带歉意地躬身,一笑,“抱歉。”

    容楚看着他再次无懈可击的笑容,眼底掠过一丝黯色,随即转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