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5章 诞生(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45章  诞生(3)

    “活了!小少爷活了!”稳婆喜极而泣。

    手下不停的容榕,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

    太难了。

    这孩子生得……太难了。

    她忽然有些为哥哥庆幸,幸亏他不在场,否则她怀疑他得晕过去。

    所以此刻她无比佩服始终没晕的太史阑,难以想象的强大心志。也幸亏她始终没晕,否则很可能一尸三命。

    开刀剖腹的时候,如果不是太史阑平静的目光始终支持着她,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失手。

    乔雨润的目光,落在了孩子身上……两个!太史阑竟然是双胞胎!

    她怎么可以好运到这个地步?

    两个孩子……她呼吸急促起来,这对她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她利用秘术打开密道,等到现在,为的就是这一刻。

    杀了太史阑,再夺了那两个孩子,拿容楚和太史阑的孩子做丹功鼎炉,一定功效非凡!

    床上的太史阑,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刚才那拼尽全力的一喝,把她最后一丝力气也榨干,儿子一哭,她也成了强弩之末。

    容榕飞快下针,这时候她不敢再慌,不敢耽搁,甚至不敢害怕,她知道此刻将是太史阑一生中最要紧的时刻,也是她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她如果不能帮太史阑赶紧处理好,将会有更大的灾难。

    她已经开始缝合肚皮,怕太史阑痛,还赶紧又上了一层麻药,却不知道麻药从来对太史阑就没有用。

    乔雨润看见那满床的血,和容榕正在做的事,饶是她天生狠人也不禁心惊,以至于愣在原地一时竟不敢动弹。

    心惊的同时也生出巨大的恐惧——太史阑这样的人太可怕,决不能留她活下去。

    她看看产房,心中暗喜,房内竟然就三个女人,其中两个还不会武功。

    但她还是不敢上前,太史阑留给她的印象太深,哪怕面前一览无余,太史阑近在咫尺,跨前一步就可要她性命,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先扔出了一块石头。

    石头落在地面,啪地一声滚了出去,室内没有任何变化。

    史小翠扑过来,挡在产床前,拔刀。

    乔雨润心中大喜,飞身而起,直扑产床,人在半空,一双指甲尖长的利爪已经抓向稳婆手中的孩子。

    容榕扑过来,将稳婆一把拽到身后,自己挡在稳婆面前,大声道:“快给大人上药擦洗!”

    稳婆慌忙放下孩子,看见太史阑的伤口已经缝好,歪歪扭扭一条线,蜈蚣一样爬着。她慌慌地打开药瓶,不管三七二十一敷着喂着,好在药瓶是早已准备好的,也不怕拿错。

    史小翠却只冷笑一声,身子向后一撞,撞得整个产床都向后一退。随即她大叫,“世涛,退!”

    隔壁房间的邰世涛一怔,原本他还准备给抱着女儿尸首,滚爬到一边的海鲨补刀,因为他刚才全力一刀,似乎击在了什么铁板上,声音微脆,却没有出血,只是他全力出手,海鲨还是被撞击得吐了一口血。此刻他听见这句想也不想,脚尖点地,身形立即向后暴退。

    海鲨抬起头,此刻他也想退开,却又舍不下女儿尸首,只这么一犹豫,便听见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屋子都似在摇晃,随即轧地一声响,什么东西狠狠拍了过来,像一个巨大的门板,拍在他背后,他一阵天旋地转,只觉得自己成了一堆垃圾,被一只巨大的铲子给铲住、推移,顺着地面哧溜溜一转……忽然就换了个方向。

    此时乔雨润却又是一番感受,她身在半空,爪尖眼看已经快要触及容榕,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她半空扭头,便骇然看见,产房的墙,那面和隔壁共用的墙,竟然转了过来,速度极快,像一面巨大的扇子狠狠一转,又或者一座山忽然横了过来,正迎上了她的双爪。

    “啊!”她一声尖叫,蓄势而出的尖爪撞上了坚实的墙壁。整个人被撞得栽倒在地,正滚在海鲨身上,两人一尸撞成一堆。

    这截墙竟然是假的,两间房一面墙,竟然整个做成了一个连轴的机关!

    此时乔雨润也顾不上感叹太史阑做个机关都好大手笔,赶紧爬起来,因为整面墙横扫过来,将镶嵌在壁上的明珠灯都扫落,这隔开的半间屋子又连着密道,顿时漆黑一片。

    乔雨润愤恨地爬起,暗骂难怪太史阑有恃无恐,看见她进了产房都不在乎,一眼看见正对着自己的就是当初墙上的窗,隔窗对面的史小翠正冷而鄙视地看过来。她急忙奔过去,试图从窗子爬过去。

    “砰。”史小翠不知道在那一边拉下了什么,窗子关闭,最后一瞥只看见史小翠仇恨的眸子,“去死吧!”

    乔雨润毫不犹豫向后飞掠,准备退往密道离开。

    “咻咻”几道风声从她头顶掠过,“夺夺”几响,听声音正落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乔雨润惊出了一身冷汗,刚要停下,忽然又觉得不对,急忙一个后滚翻,果然,“唰唰”几响,又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边掠过,插在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她这边立足未稳,又有风声袭来,她连翻、连滚、东逃、西窜……从屋顶翻到地上,从左边窜到右边……折腾了七八圈,累得气喘吁吁,可那些暗器机关就像附骨之蛆,紧紧跟随着她,逼得她一步也不停息。

    乔雨润心中开始恐慌,似乎又回到了几个月前,她还在丽京,在一次掠夺婴儿时,被早已埋伏的丽京府兵丁包围……不,不是丽京府,还有军方,只有军方才有那样的高效和杀气……她被堵在一个小村里,不敢暴露身份,最后在乱箭之下,拿侍女竹情挡了箭,又命梨魄换穿了她的衣服,才仓皇逃走,她不敢回丽京,所有通往京城的路都被把守着,查看人身上的伤痕……被逼到无奈,她才恶念一起,不顾一切去了静海……

    这番经历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此刻恐慌的感受和那夜一模一样,她开始害怕,再这样追下去,岂不是要活活累死?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脚底踩到了什么东西,随即一声怒哼,她听出是海鲨的声音,心中忽如电光闪过。

    海鲨怎么没有受到机关追杀?

    因为他一直躺在地上没动过!

    一念及此,她立即降下身形,霍地往地上一趴,果然几道风声从她上方掠过,撞在墙壁上星火四溅,随即,四面那可怕的风声便停了下来。

    乔雨润心中舒了一口长气,庆幸自己及时发现关窍,死里逃生。

    她不敢再起身,就地趴着向外爬,也不敢再试图打开这墙的机关,过去杀太史阑,她的全部信心,已经在刚才穷追不舍的杀手之下被摧毁,现在她只想逃出去,逃得远远的。

    太史阑防备固若金汤,她以瓶中毒虫寻到密道入口,提前躲了进去,就藏在太史阑产房背后,居然也不能得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在爬,她的腿被太史阑踢裂了,成了歪腿,施展轻功的时候没大问题,走路或者爬行却有点吃力。

    身后的海鲨也在爬,人在生死之境总是能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海鲨带着一具尸体,爬得比她还快,乔雨润感觉到那具冰冷的尸体,擦过她的肌肤。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黑暗,机关,对面的幽深密道,身边冰冷惨青的尸体……她忍不住愤怒地低哼,将那具尸首一推。

    尸首从海鲨背上滚下来,正堵住了地道入口,海鲨扑过去,抱住了女儿尸首,这下地道口被堵得严严实实,乔雨润心中怒极,喝道:“滚开!”一脚踢了过去。

    “格”一声微响,骨节撞上铁板的声音,随即乔雨润一声惨呼,惨呼里响起海鲨的狞笑,他抱起女儿尸首,就往密道里窜去。

    这边门开了,正对着三条密道,不知道哪里有了一丝光线,隐约照出三条密道的轮廓,海鲨一怔,微微犹豫。身后风声一响,乔雨润已经忍痛扑了上来,一把夺过他怀里女尸,扔向左边一条道,又把他一推,扔向右边一条道。

    海鲨身子撞在中间密道的入口墙壁,他怒喝,飞身而起向左冲去,在左边道口接住了女儿的尸首,眼看密道里寒光一闪,急忙扑倒,果然一道冷光从他头顶过去,夺地钉在了对面墙壁上。

    乔雨润眼睛一亮——刚才海鲨身子已经进了中间道,但是中间道没有任何反应,这条是活路!

    她唰地掠过去,海鲨自然也明白这条才是活路,也掠了过来,砰一声两人又在中间道的入口撞在一起。

    海鲨毫不犹豫,在乔雨润下手之前,狠狠一脚踩在她脚上。

    乔雨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她的脚趾刚才踢到海鲨背后钢板,已经骨裂,哪里经得住这狠狠一踩?

    十趾连心,痛彻心扉。她身子一软,海鲨已经狠狠抬腿,一脚将她踢了出去,“滚!”

    乔雨润身子向后斜飞,撞在墙上,忽然身后一空,她骨碌碌翻了进去。

    海鲨狂笑着,抱起女儿,大声道:“阿摇,我们走,爹爹带你走……”踉跄向前奔去。

    他刚刚奔出两步,霍然脚底咔嚓一响,似乎踩到什么东西。

    海鲨习惯性地要赶紧卧倒,但他毕竟抱着尸首,密道又窄,磕磕绊绊,没能及时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