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8章 他的算计(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28章  他的算计(1)

    语气也毒,恶意深深。

    此刻的她,和一个月前在他榻前婉转哭泣的女子不同,和永庆宫里落寞又阴沉的失势女子不同,和之前宝座上端然高坐的太后,也不同。

    她本就一人多面,心思如云翻转,爱憎恨恶,只由自身**。

    容楚望定她,微微眯了眯眼,忽然也笑了。

    “配了我。”他轻声道,“再杀了?”

    语声轻柔,词锋如刀。

    宗政惠似乎微微一震,随即斜起一边嘴角,笑了笑。

    “不。”

    容楚默然。她已经接道:“我现在只杀一个,就是太史阑。”

    容楚抬头,手按在桌几边缘。

    “你娶别人,我就放手。”宗政惠漠然道,“但你此生若娶太史阑,我必不死不休。”

    容楚定定注视着她,她眼神里灼灼烈火翻飞,摇晃着宫阙的碎影。

    他慢慢松开手,转过脸去。

    “你醉了。”他看着前方一泊月色,冷冷道。

    “醉话也好,心声也罢,我说出来了,就不会再收回。”宗政惠冷笑一声,衣袖一翻,扔出一样东西。

    “看看罢!”

    容楚慢慢打开那袋子,将里面几张纸抽出来,看了看,短促地笑一声,将袋子扔在桌上。

    “污蔑构陷,西局手段。”他淡淡道,“如果仅凭这些无中生有的东西,便可治罪封疆大吏,那我南齐早风雨飘摇!”

    “是吗?”宗政惠从袖子里又摸出个东西来,“那这个呢?”

    她雪白的掌心摊开,掌心中是一只玉石大鹏鸟,雕刻精细,光彩内蕴,奇的是肚腹微红,似天然生成。

    容楚并没有看过这东西,微微皱起眉头。宗政惠将大鹏鸟握在掌心,慢慢道:“东堂司空家,一门煊赫,圣眷恩隆,他家的族徽,就是金翅大鹏。”

    容楚沉默,眼神慢慢冷了下来。

    “司空家世子,就是昔日天授大比东堂领队。他在天授大比失利后,被派往静海,潜入静海城,和当地海匪勾结,意图在东堂开战时里应外合,夺取静海。这只金翅大鹏,就是他的标志。”她将金翅大鹏就着灯光,微微一斜,桌面上立即投射下一个“昱”字。

    “司空昱。”她斜眼望着容楚笑,“满朝文武都知他,这司空家族徽投影,是他家的独门秘术,南齐谁也伪造不得。”

    容楚淡淡道:“太后倒是了解甚深。”

    “事关我南齐江山,我如何敢不小心?”宗政惠笑道,“不过有个更有意思的,你瞧瞧。”

    她手指一翻,又换了个角度,这回桌面上投射下两个字。

    “太史”。

    “这种金翅大鹏,是司空家族徽,也是世子的随身信物。能刻字于其上者,必须是和司空家渊源极深者,如果是女子,多半就是命定家主夫人。”宗政惠轻笑,“太史,太史阑?想不到啊,我南齐重臣大将,独力主持静海军务政务的太史元帅,竟然是东堂司空家的世子夫人。这算不算我南齐引狼入室?难怪国公说你们没有关系,可不是没有关系?不过和我南齐可有莫大关系——他们现在都在静海,你说,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

    容楚沉默,垂下的眼睫掩住了他的神情,语声还是淡淡的,“天下姓太史者,多矣。”

    “是吗?”宗政惠笑得有几分狡黠,“那我们不妨拿这金翅大鹏上殿,请群臣们评判一下,这个太史,该是哪个太史。”

    她手指一握,将东西收起,轻松地道:“纸袋里的东西,你要硬说西局捏造事实,污蔑太史阑通敌卖国也由你。可这金翅大鹏,可不是我西局能捏造出来的。是非黑白,亮出来自有定论。”

    “那太后如何不亮出来,非要今日费尽心思,留下微臣,亮给臣瞧呢?”

    “我这不是体恤你的心情嘛。”宗政惠微笑,“不过,国公是否也该投桃报李,体恤下我的难处?”

    “哦?”容楚笑,“太后母仪天下,垂帘听政,有什么会需要微臣体恤的?”

    “容楚,容国公。”宗政惠笑出点尖尖的虎牙,神情有点不耐烦,“话都说到这地步,你我就别卖关子了。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收回这宝贝。咱们相安无事,如何?”

    “愿闻其详。”容楚抬眼看着她,眼眸里不知何时,泛出点微微红丝。

    “第一。”宗政惠环顾承御殿,“你们安排这殿,不安好心吧?从现在开始,不管有什么心思,你们都收回去。你答应我,移我回景阳殿,保我此生永不会再被驱逐出宫。”

    “太后想多了。”容楚笑道,“您贵为太后,谁能驱您出宫?”

    宗政惠嗤笑一下,继续道:“第二条,内卫总统领人选,由我安排。”

    容楚刚一皱眉,她已经急速道:“别推搪,我知道你的影响力。只要你不阻拦,这内卫统领我就能拿到手。你放心,作为报答,我也会保你容府一世平安荣华。甚至我可以给你免死铁券。”

    容楚顿一顿,简短地道:“好。”

    他说话简练,眸光却似有些乱,有些不耐。

    殿内龙脑香气袅袅,因为风向和位置的关系,那淡白的烟气一直由内向外延展,殿门外的回廊里,立着皇帝的随身近侍,在宫门之外,有承御殿的护卫在巡守。

    “果然不愧国公,如此干脆。”宗政惠笑眯了眼,“我就知道你不会拘泥于所谓皇权道义……”

    “第三件呢?”容楚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如点漆的眸子微微眯起,冷光四射。

    “第三件……”宗政惠斜睨着他,忽然慢慢俯下身,纤纤十指拈向他如玉下颌,“给太史阑写一封弃书……”她笑着,尾指轻轻划向他下颌。

    她笑着,尾指轻轻划向他下颌。

    容楚忽然衣袖一拂,身子平移,连同他的轮椅,平平向外移出三尺。

    哗啦一声响,因为他被宗政惠挤在殿角,案几离膝盖很近,此刻突然平移,不可避免带动案几,小几翻倒,几上杯盘碗碟沉重地滚下去。

    宗政惠一声惊叫,裙角被案几绊住,身子后栽,桌上一个沉重的高脚八寸瓷煲,正砸向她的小腿,瓷煲里还烫着的汤水,眼看就要泼到她腿面。

    宗政惠尖叫,“救命!”

    青色人影一闪,李秋容已经扑了过来,一手扶住宗政惠,抬起头,眼神里怒色一闪。

    容楚此时也回头,身子将起未起,眼神冷厉,李秋容看定他,怒喝:“晋国公,你大胆,竟然敢冲撞凤驾!来人呀,给我拿下!”话音未落,已经扑到容楚身边,抬脚对他身下轮椅一踢。

    啪地一声,轮椅给他这含怒的一脚踢散,片片碎裂。容楚飞身而起,李秋容更不停留,出掌成爪,抓向他后心。

    容楚半空转身,衣袖一卷,砰一声闷响,两人掌力对上,李秋容向后退一步,容楚身子斜飞向殿外,落在殿门之侧,他一条腿不敢用力,身子微斜靠着殿门,轻咳一声,又一声。

    看样子已经受了点内伤。刚才那位置,他人在半空,仓促出掌,位置角度都对他不利。

    李秋容不依不饶,把太后交给内殿赶过来的惊慌失措的内侍,再次飞身而上,掌风呼啸,直扑容楚头脸,“狂徒!还不跪地请罪!”

    他再三相逼,出手狠毒,招呼的都是要害,容楚看来也恼了,冷喝一声,“来人,将这发疯的老阉货给我拿下!”

    殿外的皇帝亲卫早已被惊动,扑了过来,步声杂沓,直奔李秋容。

    “晋国公!你敢拿我!”李秋容怒喝。

    “刺杀朝廷重臣,我如何不敢拿你!”容楚声音冷峭,“拿下!不得伤他!”

    里头宗政惠尖叫,“容楚!你这狂徒,你敢动我的人……”容楚充耳不闻。

    皇帝亲卫扑过来,这都是三公亲选的护卫高手,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年轻亲卫,忽然一拳打破回廊上的雕花木窗,一把抓住一块尖利的木条,拿在手中。

    容楚一怔。

    宫内有规矩,亲卫随身护卫皇帝,以及随皇帝拜见太后时,不能随身带兵刃。当然这条规定,遵守不遵守,要看皇帝的戒心如何。但最起码,今晚景泰蓝在太后这里,这些随身亲卫,必然悄悄携带了兵刃,但轻易也不会把武器亮出来,更不会轻易动手。

    此刻容楚看见那个武功最高的头领,一拳破窗,以窗条做武器,已经觉得有点不对。

    再看那首领身后,其余护卫,纷纷伸手探背。

    容楚一抬眼,正看见这些人的神情。

    面色苍白,眉宇发青,眼睛却满满红丝,神色有点麻木,麻木间却又隐隐闪现疯狂之态。

    容楚眉毛一挑。

    果然中毒了!

    “停手!”他立即下令。

    但已经迟了,呛啷连响,其余中毒更深的护卫,都忘记了此刻武器不能轻露这一条,接连拔刀。

    刀光雪亮,映亮殿宇,也映亮了殿中人的神情。

    李秋容隐隐冷笑,宗政惠满脸惊慌不断尖叫,但眼角也隐隐有得意之态。

    她不能不得意,今日这好计。

    殿内燃香无毒,但李秋容的掌心有毒,那毒被他的掌力迫出,混入烟气,慢慢从香炉里散发,飘向殿外。

    她要毒的不是容楚,她知道很难让容楚着道,她要毒的,就是殿外的这些护卫。

    这也不是普通的毒,把脉把不出,只会让人行事放纵疯狂,忘记约束,她这毒千金求来,在当初的后宫的岁月里,曾成功帮她整倒了无数受宠的妃子。

    此刻这毒混在烟气里,用量轻微,更加难以察觉。那些被稀释的毒烟,每个人吸入一点,不会太过分疯狂,那样会引人怀疑,只会有一点放纵,正是她需要的分寸。

    这些人会忘记规矩约束,拿出武器,追砍她的人,破坏殿宇,把这里搞得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