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章 火爆大戏(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章  火爆大戏(2)

    最细微的动作,拨动最旖旎的心弦。

    她心未动,情却微起,不是爱情,是春情。

    二十一岁年纪,毕竟正当好年华,就算天生冷感,有些事从未在意,但这般酒气氤氲里温柔挑拨,时间久了,也难免微微起了些骚动,像山风吹过了冰湖,携来山外的桃花春色,又或者坚冷雪白山石,被霞光照射,现一抹淡淡殷红。

    容楚的目光,也落在了那片微红,忽然便心动神移,挪转不开。

    原来……看那坚冷岿然的人儿,忽然化雪,竟有寻常所不能有的夺魄感受。像自黄沙弥漫的塞外刚入了关,驼铃声里听见呢哝软语,看见万里春光,忍不住便想膜拜。

    搁在她颈侧的手指,忍不住微微上移,想要触一触那平常紧抿一线的唇,是否因他漾开一抹勾魂弧度?

    指尖刚到唇边,忽然一痛,他反应极快,抬手点在她颊侧。

    “哎哟。”容楚装模作样叫一声,抬眼看太史阑,果然,这只母黑豹,正叼着他的指尖,一副准备狠狠咬下的姿势,如果不是容楚及时点了她的穴道,这一口下去,容楚日后八成就要改名九指怪咖。

    “这姿势怪美的。”容楚不抽手,悠然欣赏太史阑叼着他手指冷冷下视的表情,觉得很**啊很**。

    太史阑觉得天下男人最为恶质非此人莫属。

    不给她咬掉手指,也不给她吐出,如果她想吐,就得用舌顶……

    此时这男人微微倾身在她身前,一双带了酒的眸子含笑上望,奇妙地清冽又深邃,那一线微起的弧度,漂亮得神笔难描。

    太史阑却只想用九阴白骨爪把这个脑袋给乾坤大挪移。

    她干脆闭眼,不动,僵尸状。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记着。

    容楚又笑,他酒后似乎特别爱笑,凑头过来,轻轻在她耳侧一吹,又一吹。

    “太冷了……给你吹热些……瞧,这样不是更漂亮。”太史阑忽然觉得耳垂一痛,随即一凉,似乎给戴上了什么东西。

    耳环?

    太史阑下意识皱眉,她讨厌饰品,决定等下就扔了。

    “别想着取下来。”容楚猜到她心思,“这不是耳环,这是五越一种奇虫的遗蜕。这种虫据说生于龙体,沐天风掠电光,天生神异。死后躯体化为深红琉璃,有修补经脉,改善骨骼功效。花寻欢和你说的可以帮助你恢复的草药,其实只不过是这种虫生前会在那种草下排出体液而已,和这虫本身功效比起来,天上地下。你戴着,不多一会儿,便会和你的肌肉血脉长在一起。你脱也脱不下来了。”

    太史阑不说话,容楚又笑,“这是一对,还有一只,或者有一天,你会主动让我戴上……”他撩开她耳边鬓发,眯眼仔细看了看,满意点头,“单戴一只也挺风情,好了,今天就这样。”

    太史阑瞬间有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感受……

    容楚完了自说自话,拍拍她的脸,轻轻道:“那个摄魄,你不要学。”说完衣袖一摆,回去了。太史阑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摄魄什么的,好像是老曹曾经提过要教她,后来又被她拒绝的啥绝学。这么分神一想,她便没有在意,自己的穴道,已经解了。

    等她发觉,容楚已经宽衣解带酣然高卧,太史阑平白失去第一时间报复的机会……

    在原地站了一会,等红潮和恨意微退,太史阑正要回身,忽然转首。

    竹影婆娑,有人立于婆娑竹影中。

    如果说容楚是涂抹在竹稍上的银白月色,泛着珠光;李扶舟就是那竿竹,挺拔,却又令人觉得起伏温柔。

    “容楚说你醉死了。”太史阑挑眉,“看来到底谁醉,很清楚。”

    李扶舟笑而不语,目光落在她的耳垂,随即掠过。

    “他逢酒必醉。”他道,“不过,谁也不知真醉假醉。”

    太史阑心想当然假醉,所以更加罪不可恕。

    “你晚上陪景泰蓝吃得太素。”李扶舟坐到她身侧,解开一个纸包,“明天要开始课目,肉食不可缺,我给你带了些。”

    纸包里是蜜汁叉烧,醉风鸡,酱牛肉,胭脂卤鹅。用干净的桑皮纸一小包一小包地分开,干净清爽,李扶舟还细心地准备了两双筷子,一块湿手巾。

    他把筷子用湿手巾拭净,递给太史阑,又变戏法地从身后取出一罐汤,是清淡的笋片汤,清香宜人,热气腾腾。

    太史阑默不作声,夹了块酱牛肉吃着,心想文臻在这一刻必定大呼知音,求为女友;大波会立即大呼居家好男人求扑倒,但是绝不会嫁;君珂……君珂眼泪汪汪,只顾感动去了。

    而她……热气冲上来,遮没了她的眼。

    她只是有一点点……在意这样的家人般的体贴,家一般的感觉而已。

    “老曹虽然落魄,其实他们那类从丽京出来的助教,都很有些偏才。”李扶舟看出她喜欢吃酱牛肉,便将牛肉纸包往她面前挪,“你不要轻视他,好好学。”

    “嗯。”

    “他那个摄魄,你也别当玩笑。”李扶舟眼色平和,“虽说你未必适合修炼,但你不能学武技,学点偏门防身也好。”

    太史阑又点一点头,心中却掠过一丝警兆——一门她根本不在意的玩笑般的“摄魄”,容楚和李扶舟都先后特意关照,还给出了不同的警告,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吗?

    夜半起了风,将她短发吹开,李扶舟忽然伸手,扶住了她的颊侧。

    太史阑不动了。

    在她还在思考是否甩开他时,一直默默注视她耳垂的李扶舟,轻轻叹息一声。

    太史阑第一次听见这个始终微笑温和的人叹息,一时有点反应不及。

    “有些事,”李扶舟给她轻轻整理鬓边乱发,随即收回手,“果然犹豫不得。”

    太史阑下意识摸了摸耳垂,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容楚说,这能治我经脉过度使用的病。”

    简单一句话,不算解释也不算说明,李扶舟的眼睛却立即亮了起来。

    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砰”一声,容楚屋子的窗子开了,容楚趴在窗边,笑吟吟地道:“在吃什么好吃的呢?也不带我一个。”

    话是笑着说的,风却好像忽然冷了几分。

    太史阑就好像没听见,顺手给李扶舟布了一块风鸡,“这个不错。”

    “多谢。”李扶舟对她微笑。

    竹影深深浅浅,布菜人微垂脸,神态宁和,筷尖上风鸡雪白,接过风鸡的手指也雪白,笑容温暖醉人。

    其实很美,容楚却觉得刺眼。

    “你刚才不是说吃太多,胃难受要消食的?”李扶舟从来不会让人难堪,回首笑问容楚,“怎么又饿了?”

    “看见你们便很有食欲。”容楚也笑,眼睛斜着太史阑,“想吃。”

    太史阑一脸“我不懂挑逗我是面瘫”。

    容楚轻轻巧巧从窗户中飘出来,太史阑立即把酱牛肉往自己面前挪,把醉风鸡放在李扶舟面前,她不爱吃的蜜汁叉烧和卤鹅放在容楚方向。还赶紧装了一碗笋片汤喝了,笋片舀得多多的。

    李扶舟在笑,容楚的脸色很好看。

    他似乎很随意地坐下,却正好挡住了李扶舟看太史阑的视线,一坐下便微笑瞟太史阑的耳环,道:“你戴这个着实美。”

    太史阑不理他,心中懊悔为什么没有随身带巴豆。

    容楚开始吃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和李扶舟说话,看得出来他不饿,吃起来很有些勉强,将一片卤鹅,玩儿似在嘴里咬着,还不住挑剔,“腌太咸!”

    “吃这个。”太史阑忽然将自己的酱牛肉往他面前挪,“挺香。”

    容楚一怔,随即眼底露出喜色,笑道:“还是阑阑对我好。”

    太史阑点头。她难得这么合作,容楚脸色顿时好看很多,也不觉得肚子涨了,心情好胃口好吃嘛嘛香,酱牛肉连吃几块,直到觉得撑了才住手。

    他刚一停,太史阑忽然横筷一夹,夹了三四块酱牛肉,往他嘴里送,“多吃点,谢你送我药。”

    容楚又一怔,忍不住多看太史阑一眼——吃错药了?还是终于开窍了?

    但太史阑主动,好比皇太后跳艳舞,错过一次百年难逢,容楚立即微笑张口接了。

    那一筷子牛肉十分扎实,好容易吃下去,容楚微笑如常,双手交叠,坐得十分端正。

    李扶舟淡淡瞟了一眼容楚袖子下,按住胃的手……

    “这个也不错。”太史阑瞄一眼容楚,拖过李扶舟面前的醉风鸡,“你尝尝。”

    容楚心怀甚畅,太史阑的酱牛肉再来的话可以拒绝,可从李扶舟那里抢来的醉风鸡,就不该推却了。

    太史阑很热心,一夹就是两只鸡腿,两只鸡腿吃下去,容楚端坐得更笔直了。

    “好饱。”太史阑站起身,伸个懒腰,“睡了。”

    “好。”李扶舟也起身。

    “你去吧,”容楚端坐不动,雍容地道。

    太史阑点点头,走出一步,忽然抱住胃,弯下腰。

    容楚一看她那模样,脸色一白,胃里塞得满满的东西瞬间也翻涌起来,顶在了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