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19章 兴奋国公府(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19章  兴奋国公府(3)

    “真的吗?”景泰蓝半信半疑,眼底闪着希冀和渴望的光。

    “而且,有了小公公,以后倒霉事儿就他来啦。”赵十四对他挤挤眼睛,“太史大人一向教子严厉,以后什么课业啊,骑射啊,地理历史啊,就有人陪你一起辛苦,他比您小,肯定不会做,您就可以做师傅啦。嗯,他不会做应该多做,您可以让他多锻炼一下,把您的课业也交给他……”

    景泰蓝咧嘴笑了起来,“做错事了麻麻要罚,也有人可以顶缸啦!”

    赵十四为陛下的触类旁通的颖悟能力点赞,“您真是智慧天纵!”

    “可以带他去打架,输了麻麻肯定骂他,”景泰蓝得意洋洋数手指,“课业错了把他的本子换过来,说是他错的,麻麻肯定骂他……”

    赵十四为太史阑肚子里的包子哀悼一秒钟……

    殿门忽然被敲响,老太监的声音响起,“陛下,章大人刚才转了一份礼物来,说是静海总督送来给您的……”

    “快拿来!”景泰蓝迫不及待,亲自蹬蹬蹬跑去开门。

    送来的是一个贝雕,选的最好的珍珠贝,做成的一个贝壳奥特曼,那些珍珠贝都有着莹润的光泽,表白看是白的,灯光下不同角度却能折射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不同彩光,绚烂精美,宝气蒸腾。更重要的是,所有贝壳的边缘都细心打磨过,以防割伤景泰蓝的手指。

    贝雕底座有太史阑的亲笔,“海静天阑,遥叩圣安。”

    景泰蓝笑眯了眼,欢乐地道:“布偶奥特曼有伴了,下次麻麻给我送什么样的来呢?鲨鱼皮奥特曼吗?”

    “陛下。”赵十四立即钻到了话缝子,“您瞧,我说的不错吧?太史大人不会忘记您的,她会对您更体贴,更温柔。”

    “嗯。”景泰蓝抚摸着贝雕,转过头来,眼睛弯弯的,“以后少让弟弟帮我做几次作业。”

    赵十四,“……”

    “或许是妹妹呢。”景泰蓝蹲在小椅子上,憧憬,“是妹妹的话,我就不欺负她啦。麻麻说男人要呵护女孩子。我要捏她的小脸,带她去看蚂蚁,让嬷嬷给她戴花儿给我瞧……”

    赵十四听着——怎么陛下这口气,好像已经视国公家小姐为将来禁脔?

    弟弟是用来欺负的,妹妹是用来玩的……赵十四决定,将来一定不把未来小主子带到陛下面前。

    果然是孩子天性,难过一阵子就开始期待,景泰蓝拽住赵十四袍子,“我什么时候可以摸到妹妹?”

    “早呢,”分神的赵十四随口道,“太史大人这一胎哪那么容易,静海局势复杂,战事在即,国公府已经又派了一批护卫去,就是怕到时候有什么折腾……”

    景泰蓝的小脸白了白,忽然便想起几个月前那一夜,那燃烧的宫室,半残帷幕深处那小小的一团焦黑……嘴唇便哆嗦起来。

    麻麻的宝宝,也会遭受那样的事情吗……

    麻麻身边一向好多敌人……

    “快快!”他忽然跳起来,小短腿转成风般窜出殿去,“来人,给朕召宋大司马来,朕要再调一批护卫去静海……”

    丽京因为这个消息乱成一团的直接后果是,半个月后太史阑对着浩浩荡荡的队伍瞠目结舌。

    负责她内院事务的史小翠站在她面前给她念单子。“老公爷送来大夫一个,各类补品一车,护卫一队,得用幕僚四个。老夫人送来嬷嬷四个,丫鬟四个,厨娘二个,专司药膳厨娘一个,稳婆两个,四季衣裳一车,大毛衣裳一车,柔细棉布、绸布各一车,婴儿用具两车、燕窝参茸等十八盒,及静海及周围市县田庄地契若干……哦,还有三公传书,说陛下再拨长林卫五百,不日便要赶到。大司马说,陛下交代了,上次长林卫执行完护送任务,被您遣返回京,这次就不要再遣返了。不用担心京中护卫陛下的内卫人数不够,稍后军制改革后,人数将会扩充。这次派来的五百精锐,不入任何军制,转为总督府私军,专司总督府阖府上下日常安全……”

    太史阑直着眼睛看着满院子塞得满满的东西,门外还排出一长条队伍,她这总督院子本来就不大,现在光人就不够站,更不要说那么多东西。

    她搔搔下巴——母以子贵,今儿可算见识到了。

    送来的东西,她再生一窝,一辈子躺着吃也够了。

    “国公说,他就不送东西了,估计你那小院子装不下,有机会他还得来帮你吃。他直接命人在总督府后院扩建,工匠已经安排好了,后日黄道吉日,正宜动工。院子规划布局如下……”史小翠抽出一张施工图滔滔不绝。

    太史阑舒舒服服在椅子上躺下来,哦,她终于找到做蛀虫的感觉了,做只蛀虫真好。

    “初步计划是这样的,后面还有具体打算。国公问您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

    太史阑挥挥手,有意见才有病。

    “那么之后的院子是这样安排……”

    太史阑闭起眼睛。

    “送来的婢仆都是精挑细选,忠诚度可信。不过事关重大,不可不防。因此云子的安排另有打算,西边院子单独隔出来……”史小翠翻过第三页,继续巴拉巴拉。

    太史阑打起小鼾。

    浮生难得半日闲啊……

    她最近的日子甚是安逸。回来后发现,容楚给她解决了之前她困扰好久的好大难题。“援海”大营,最难收整的天纪军就位了,不仅就位,还是最精锐的三个营,不仅是最精锐的三个营,还很乖很听话。钱也到位了,容剥皮给她留下了满满一室的金银古董,和满满一盒田庄地契。她数钱数到手抽筋,抱着钱箱做梦也笑醒。

    太史阑为新营军费的事情愁了好久了,她谋算杀人都在行,但是却不擅经济,想不出生钱之道,也不屑于和黄万两去学,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真不知道容剥皮在静海只呆了半个多月,怎么就能刮出这么厚的一层油?

    不得不说静海那些地头蛇可怜,好日子终于到了头,遇上黑心公婆联手。先被太史阑的大刀狠狠刮了一遍脸面和胆气,再被容楚的温柔手勒住脖子,吐出了多年积蓄。

    天纪军都先入营了,后头的有什么说的?折威、水师、上府三军,重整编制,乖乖地将士兵送了来。谁心里都知道,这是黄鼠狼借鸡,有借无还,朝廷是借此机会将军权收归国有,削弱外三家军的力量,但也只得认了。

    援海军以极快的速度建立起来。任何时候,有钱都好办事,太史阑很有钱,不仅有容楚给她搜刮出的钱,还有在黄湾群岛发现的宝矿。人有了,钱有了,船也有了,海鲨和黄湾旗下的船只都是好船,其中不乏武装船,拿来稍加改造就可以使用。

    太史阑私下联系军火商人,暗中自南洋一军事大国购买坚船利炮,甚至拿出重金,寻求造船能人。买人家的船不如自己造,南齐造船工业不发达,当初建立水军时,容楚曾经让户部拨款当地建立船厂,并购买了南洋战船的图纸,但静海当地被海鲨把持,这些民间武装势力当然不愿意朝廷发展水军,多加阻扰,船厂渐渐荒废,工人也都遣返回家。容楚不涉朝政,也不可能管到地方行政,如今静海静了,太史阑废了好大力气重新找回图纸,召回工人,自费拨银,将船厂又办了起来。

    同时太史阑上书朝廷,请求了“苍阑”军的军号。将原先二五营和自己的私家护卫编入这一军内,并在静海诸岛招募精壮,连同五百精锐长林卫整合一军。

    按例,如她这般手掌军权的封疆大吏,是绝对不能再建私军的,尤其是这种性质的私军,就算皇帝再信任也不能。不过太史阑说服了三公,因为她的这支军队,人数以一万为上限。并在上报朝廷的建制中称为“苍阑营”,挂靠在天节军麾下。

    一万人动摇不了国本,说起来也只是个营,还是属于天节军的营,自然也就没什么人注意。但对于太史阑来说,她要为景泰蓝平天下,外三家军中,拿住了折威和天纪,怎么可能漏掉最重要的,守卫京畿的天节军?

    天节是三军中地位最高的一军,常年守卫京畿,统帅为人忠诚谨慎,从不参与任何朝争,所以太史阑对天节军的态度也比较隐晦缓和。挂靠大营只是第一步,这支苍阑军和留守静海的援海军不同,将来是要跟随她回到丽京的,到时候自然又有下一步举措。

    按照景泰蓝和三公的打算,将来,太史阑要继容楚之后,总揽天下军权。此时正是一场风云暗聚而又不动声色的前期准备。

    景泰二年五月二十六,苍阑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