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8章 去信通知(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08章  去信通知(1)

    有人慌乱如见毕生大敌,如那些地头蛇;有人惊喜似逢再生,如苏亚等人。

    苏亚惊喜得眼底都似迸出了泪花,喃喃道:“大人竟然在这里!国公真乃神人也!”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太史阑竟然出现在海姑奶奶的战船上。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后头马车里吗?

    然而再不可置信,那般姿态,那般神情,那般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往往便是震撼的出手,不是太史阑是谁?

    海姑奶奶由人歪歪斜斜扶起,听见这一句眼前一黑,向前一个踉跄。

    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半仰起头,勉力瞧着那背影,眼神恨恶而绝望,亦带一丝茫然。

    竟是她引狼入室,以敌为友,竟是她以女作男,芳心错付!

    那身边冷峻沉静,体态风流的绝世男儿,竟然便是此行大敌,静海女总督!

    想着这一路筹谋,都是在太史阑眼皮子底下算计着太史阑,她一口血呕在喉间,险些堵塞呼吸。

    但此刻并不是愤怒的时刻,她惶惶然看着那条船。

    那片船头上,海鲨胸口爆出的两团青烟还未散去,就被激射的血花冲开,他在船头微僵那么一刻,身子晃了晃,落船。

    他原本靠近船边,关心海姑奶奶身子前倾,两枪过,无力落水。

    太史阑看着他略显臃肿的身影直线下坠,眉头微微皱了皱。

    “噗通”一声,巨响似响在每个人心上,海面上蔓延开一片微红,转眼被浪涛卷去。

    “爹爹呀……”海姑奶奶又发出一声瘆人的惨呼。

    太史阑一回头,手中的枪已经转向她。

    这一转,船上反应过来,蠢蠢欲动的人们都僵住。

    太史阑没有立即说话,她还在观察对面船,眼角扫到对面船上几个人影,顿时一怔。

    纪连城正在船上,看似萎靡不振地由一个人背着,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两个人正用激动兴奋地眼神,悄悄将她望着。

    邰世涛,容榕!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海鲨船上,又怎么会凑到一起?

    太史阑瞬间想到一种可能,眼神里闪过犹豫。

    看见纪连城,她当然想杀了他,但此刻众目睽睽之下,杀他实在是授人以柄。既然世涛和他在一起……

    太史阑对邰世涛使了个眼色,又远远地对苏亚做了个手势。她的手势只有苏亚等人能看懂,她们都一怔看向大船,暗中开始布置。在其余人眼里,不过是太史阑抬了抬手。

    做好布置,太史阑才居高临下,枪指着海姑奶奶,淡淡道:“下令,开炮。”

    海姑奶奶一怔,随即脸色大变,明白了她的意思……刚才她不知那船是父亲的,已经下令炮口对准那船,现在,太史阑要她炮轰自己父亲的船。

    “不,我不……”她悍然大叫,“你有种杀了我!别想要挟我!”

    日光下她眸子血红,满是不可商量的决然。

    太史阑冷淡地瞧她一眼,忽然一抬手,一枪放到了二层。

    砰一声炸响,没什么洞穿力却杀伤力范围巨大的土火药子弹,顿时将二层一个控制窗口炸开,一个人带着伤洒着血,从上头跌下来,砰地摔在甲板上。

    “开炮,射箭!”太史阑声音毫无波动,“我说一次,杀一人!”

    控制弓弩和炮台的另有其人,就在二层和三层的小控制室内,海姑奶奶不同意,太史阑就直接找上这些人。

    生死之前,谁不惜命?

    稍稍屏息的沉默之后,在海姑奶奶疯狂的“不!不!”嘶喊声中,“轰!”

    船身猛地一震,一团更大的火光在黑黝黝的炮口炸开,红色的火光裹着黑色的霾云,瞬间落在对面船上,船体瞬间出现一个大洞,木屑铁片纷飞,船身猛然一震,眼瞧着甲板上拿武器的人们身子急速地向后滚退,栽成一团,惊叫声求救声各种无意识的吼声……乱成一团。

    两船原本就靠得极近,无论是弩箭还是炮口,打上去都极准,此时那船要挪动逃开都已经来不及,轰轰轰轰一阵急响,第一炮开过之后就是连炮,大船支离破碎迅速下沉,船上人为求保命纷纷跳水,海面上到处漂着木块铁片杂物和……尸体。

    岸上的苏亚等人策马奔走,不断大喝:“总督有令,清剿海鲨余孽!人人有责!在场士绅武装团但凡出手相助者,即日将为其请求朝廷恩赏!今日逃离、隐匿、助纣为虐、暗中营救者,一经发现,以叛国罪连坐论处!”

    呆傻了半天的本地地头蛇们,今天聚到码头,本就是得了消息,来看看风向,如果海鲨占上风,自然就此避走,如果总督赢面大,就扑上去狠狠咬那个敢搜刮他们家产的老海鲨一口,此刻听见这样的动员令,心中大喜,二话不说,带人狠狠扑上,将那些跳海挣扎上码头的海鲨手下,捉对了厮杀。

    船上船下,乱成一片,太史阑只站在高处,对那渐渐倾斜沉没的船又望了一眼,那一眼她只望了邰世涛。

    船上人生死之间做鸟兽散,纪连城身边只剩了一个邰世涛,这刹那间他面色变幻,似乎也在犹豫是杀他还是救他,随即他一抬头,隔着一条船的距离,看见太史阑的眼神。

    欣慰、担忧、欢喜、鼓励……

    他心中一动,眼睛瞬间潮湿,却不肯多看她,迅速将纪连城背起来,顺着甲板跑下去。

    他已经明白了太史阑的意思……已经委屈了这么久,就该得到最该得到的,杀他已经不重要,之后会有更阔的道路可行。

    容榕跟在他身后跑下去,却在下甲板之前,再次扭头看了太史阑一眼。

    她眼神复杂,难以尽叙心中潮涌。

    她……她还是这么出色……

    每一面都夺尽人间风采,集世间一切钟灵毓秀。令人向往崇敬,不能不以目光表达膜拜。

    所以她喜欢过她,崇拜着她,像稚鸟追逐天际高飞的鹰。

    所以哥哥爱他,爹爹在意她,无数百姓爱她……乃至他……乃至他也爱着她。

    若有一日她也如太史阑这般优秀,他是不是会愿意为她回顾?或者她陪他一路血火一路前行,他是不是会最终习惯了她的存在?

    她转头,看着前方邰世涛的背影,他将自己的仇人背在背上,灵巧地越过倾斜的甲板和慌乱的人群,一路向下。

    他做一切,为了太史阑。她做一切,为了他。

    天地定数,相遇是缘。

    不过是命。

    她咬咬牙,跟随着邰世涛跑下去。

    海姑奶奶被手下扶着,怔怔地看着那沉没的船,被追杀的人们,惨呼和惊叫,鲜血和刀光,那生生上演在她眼前的地狱惨景。那属于海鲨团的末日。

    五艘船都和她一般静默,凛然看着这扬威之师,遮天蔽日而来,还未能正式踏上静海土地,便折戟沉沙。

    甚至,他们被迫调转枪口,海上自戕。

    只因为一个人,无声而又冷然地,早早将羽翼的阴影笼罩在他们上方,然后在最后一刻,展现雪白带血的獠牙。

    海姑奶奶的身子一节节软了下去,却还始终没倒。她忽然扭头,看向后面几艘船。

    她还没输!她主力未失,五艘船的人还在,八十杆枪还在!

    “儿郎们!”她一声尖叫,“速速取枪!”

    此时船还未靠岸,码头的军队还没上船,太史阑一个人没有千头万臂,一双火枪无法控制所有人的行动。

    她海姑奶奶虽然被枪指着,前头的属下不敢动,但后头还有不少人,后舱还有火枪!

    八十支枪,不会敌不过她太史阑两支!当然,她悍然下令,太史阑会一枪打死她,可一枪打死她,太史阑也就无人挟制。这些船上老部下,会先将太史阑打成筛子,替她报仇!

    海姑奶奶眼睛血红,披头散发,狞恶地盯着太史阑,等着自己的死亡,也等到下一刻太史阑的死亡。

    拼了自己一条命,换太史阑一条命,在她看来,值得。

    太史阑只是淡淡冷冷地瞧着她,没情绪,没感觉,好像她下的那个命令,无关她自己的安危。

    底下苏亚等人已经在安排小船,试图抢攻上船,并不断射出火箭,深红的火箭在海面上空连绵成一条深红的虹,又或者是被火烧热的巨大的双截棍,自下而上,狠狠劈来。

    后舱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搬动盒子的声音,海姑奶奶嘴角露出一抹狞笑……火枪就陈放在后舱小室内,现在人手一枪,马上……

    然而响起了惊叫声。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这枪……这枪……”

    海姑奶奶心砰地一跳,也顾不得太史阑当前,霍然扭头,便看见一张张惊惶的脸,那些属下冲了出来,手中拿着火枪盒子,可盒子里……

    盒子里赫然是木棍!

    海姑奶奶脑中也似挨了一闷棍,懵了。

    怎么会这样?

    这批火枪,藏在武器库和岛主后院的夹缝中,是一个最隐秘的地方。无论从武器库外门进入,还是从岛主后院夹墙进入,都不可能完全不被人发现。岛主后院这处夹墙前,日夜有亲信驻守,任何时候都不会完全无人看守。

    她在取枪之前,确认过那后院夹墙处从无人进入,确实也从未发生过任何可疑警示,而外头武器库,门上大门紧锁,也从未打开过。

    那么,那八十支珍贵的火枪,是怎么凭空换掉的?

    此时已经来不及疑问,因为她又听到一个声音,从后面船上发出来的,这声音清朗好听,此刻听见却如梦魇。

    那声音很清晰地道:“水市岛的兄弟们,想给自己挣日子的,就开始吧!”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