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7章 缺太史阑回归(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07章  缺太史阑回归(3)

    太史阑遥遥对他笑了笑,她心情不错。

    司空昱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笑容,嘴角扯动,想笑,却终究笑不出。

    她在为回归欢喜,他却知,回归就是分别,属于他和她最后一段独处的日子,属于他的最后的机会,结束了。

    “报告主船,二船准备结束。”

    “报告主船,三船准备结束。”

    旗语不断打过来,向海姑奶奶报告各船准备情况。

    暗中报讯及调集静海城残余势力的快船,昨夜已经悄悄出发,会赶在主船抵达之前,先和静海城那边秘密通气。

    按照海姑奶奶的计划,她会在清晨,声势浩大直抵静海码头,之后由等候在码头的自家手下带领,直扑总督府,先血洗总督府,再杀掉所有不听话的人!

    在她看来,静海没有敌人,静海唯一的敌人,就是太史阑。杀掉这个青面獠牙的女人和她的所有属下,静海从此就回到了父亲和她的手中。至于其余那些静海大小地头蛇,都是墙头顺风草,只要她把带血的风刮了过来,他们就会应着风倒下去!

    她对这些人的揣摩并没有错,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容楚的到来,一切已经不同了……

    “姑奶奶,枪要不要现在提出来发放?”有人前来请示。

    海姑奶奶望着平静的海面,和空荡荡毫无准备的码头,嘴角掠过一丝轻蔑的笑,“先拿出来放在甲板上,看守好,别急着发放。这是我的杀手锏,太招眼,不到最后关头不能动用。”

    “是。”

    天还没亮,容楚已经起床,他是被一阵鸽子咕咕鸣叫声惊醒的。

    他立即起身,快速梳洗,当周八拿着一管信笺进来时,他连包袱都打好了。

    展开信笺一看,他面容平静,顺手将信在烛火上烧了,一边命护卫进来给他磨墨写信,一边吩咐周八,“通知所有人,立即出发。”

    他匆匆写了一封信,搁在案上,马车已经驶到院子里,周八背他上了车。

    车帘垂下,遮住那人如玉容颜,在黑丝的阻隔里,在初起的晨曦里,他似留恋似遗憾地,深深瞧了那屋子一眼。

    “走!”

    一刻钟后,苏亚手拿一封密报,冲进了这院子。

    “国公,紧急军情……”

    她的声音顿住,愕然看着人去屋空的院子。

    桌上整齐放着一封信,苏亚打开。

    “我有急事必须立即回京。你等安心等待。若有变故不必心急,以静海总督令,令驻扎码头附近天纪军应战,胜则有赏,败则以军法追究。本地士绅亦以军令召集配合,当可无虞。另,近日若有重大事端,亦有可能是太史阑回归之期,尔等务必切切在意。容楚字。”

    苏亚怔怔盯着信纸,心中再次对容楚的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怎么就能算到近日有变故?而他的点拨也让她茅塞顿开——何必紧张?直接以新近编营的天纪三大营应战!一方面锻炼新兵,一方面淘洗天纪军,如果他们有异心不好好应战,趁机清洗;另外,天纪和海鲨私下是有同盟的,他们出战,海鲨这边以为有猫腻,一开始会掉以轻心,他们就可以抢得先机。

    难怪国公收编三大营后,直接将他们派驻到码头附近,原来他早算准,会有敌自海上来。

    苏亚最初看见容楚离去,顿觉失去主心骨,有点惶然的心慢慢安定下来,随即她看见自己手中密报,脸色一变。

    糟了!

    海鲨女儿今日大举进军静海码头,不正是“重大事端”?总督大人难道能借此回来?

    可国公已经走了!

    这不是错过了?

    海姑奶奶计算航程十分精准,她确实就在清晨时分,众人还在沉睡时,靠近了静海码头。

    但此时,她神情微微紧张,因为有手下回报,在她身后不远处,又出现了一条大船。

    这时候出现大船不是什么好事,好在只有一艘。

    海姑奶奶眯着眼睛,想了想,做了个放缓航速的手势。

    她要先瞧瞧这船是敌是友,是敌人就先打发了,不然马上她带兵下码头,岂不是将背后交给敌人?

    “姑奶奶……”一直用瞭望镜观察码头的一个大把头,放下瞭望镜,面色有点苍白地道,“码头上忽然出现军队!”

    海姑奶奶一怔——静海已经有了准备?她腹背受敌?

    出师不利让她心头有些烦躁,随即便安定下来——怕什么!她还有八十支火枪!这才是纵横天下的绝杀利器!在南洋某小国,曾出现过有人持双枪就攻下皇宫,占据皇位的事,而她,有八十杆!

    “姑奶奶,好像是天纪的军队!”那边又在报告,“我看见旗帜了!”

    海姑奶奶怔了怔,舒了口气,却又疑惑地道:“天纪军这时候到码头做什么?”

    正说着,侧方那艘没有标记的大船到了。

    此时五艘大船都已经将靠近码头,海面上起了雾,那船在雾气中慢慢靠近,看不清全景,只觉得船上影影绰绰也似有不少人。海姑奶奶粉面含霜,厉声道:“炮筒弩弓准备!”

    船上轧轧一阵连响,炮台启动,缓慢转动方向,看样子,海姑奶奶宁肯放下对面码头的天纪军,也要先对付这艘不明来历的船了。

    “姑奶奶!”那负责瞭望的手下又叫,“码头上出现不少民壮!可能是本地士绅的武装团!”

    所谓本地士绅,就是那些洗白或者还没洗白的地头蛇们,海姑奶奶回头望一眼,冷哼一声,“这些见风使舵的,来迎接我了是吧。”

    她依旧紧紧盯着那艘大船,思考着在码头前将这船打成碎片,正好扬威,好让码头上那许多人,瞧清楚她海姑奶奶的武力,不敢再起二心!

    头顶忽然一亮,金光渡越,日出!

    几乎刹那间,海面浓雾散去,现出清晰的船体,码头上严阵以待的人群,对面的大船,和船上人拼命挥动的旗语。

    海姑奶奶霍然脸色一变,身子前倾,靠着船舷,惊叫,“爹爹!”

    那边大船上有人快步奔来,团寿字酱色绸袍,身材略有些臃肿,正是海鲨。

    两船正在靠近,相隔不过数丈,他脸上神色清晰,满是震惊和欢喜。

    海姑奶奶的惊喜更甚,大叫:“爹爹!爹爹!原来你在静海!太好了!太巧了!咱们父女汇合码头,正好将这群混账都……”

    她话音未落,忽然一个人快步走过来。

    此时船上船下,包括码头上的人,都在震惊地看着海鲨和海姑奶奶海上相遇,一部分人惊喜,一部分人脸色凝重,目光都集中在这两人身上。而这两人,暂时也忘记了身处的情境。

    走过来的这个人,步子很快,很稳,很利落,淡青色的衣袍微微掠起一阵风,便到了海姑奶奶身边。

    海姑奶奶此时正踮起脚,微微前倾身子,向海鲨打招呼,她的衣裙有个侧袋,隐约有什么东西露出了黄铜的把子。

    那人手一伸,轻轻巧巧把那东西抽了出来,再顺手在自己腰上一摸,轻轻巧巧抽出了同样的一个东西。

    随即她眼神在海姑奶奶身上一扫,似乎在做什么决定,这决定做得很快,她霍然抬腿,一脚扫向海姑奶奶。

    “砰”一声,仿若铁棍砸上**,海姑奶奶惨叫一声,整个身子竟然横飞而起,远远飞出一丈,砸在一个属下身上。

    这一下太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海姑奶奶被砸出的轨迹,下意识地走了一圈,包括正和海姑奶奶对视的海鲨。

    在所有人都被引开眼神的这一霎。

    那人一脚蹬在舷帮上,衣袍纷飞,双枪抬起,二话不说,冲着分神的海鲨,开枪!

    “啪啪!”

    两声清脆的炸响,刹那间似乎响彻整个静海。

    两团爆开的火花,在海鲨胸前炸开,半空中两船之间,两团青烟袅袅飘舞,再慢慢消散。

    所有人呆了。

    海姑奶奶啊地一声尖叫,比先前更惨厉的声音。

    船上人泥塑木雕。

    对船的人笑容僵硬在脸上。

    后船的辛小鱼脑袋磕在船帮上。

    码头上天纪军瞠目,抬起的武器凝在半空。

    督战的苏亚等人瞪大眼睛,一声惊呼险些出口。

    闻风而来的地头蛇们捂住心口。

    海鲨……

    海鲨的表情,在这一刻所有人眼中十分清晰,上一刻他还追着女儿飞出的轨迹关切,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眼中掠过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可置信的不知是因这突如其来的两枪,还是因为终于看清楚了对面开枪的人。

    其实他反应已经很快,在海姑奶奶身子飞出之后,他就已经下意识向后撤出脚步。

    这是多年搏杀浮沉里修炼出来的本能。

    可是他还是快不过对面那个人的速度,以及她同样血海搏杀里修炼出来的决断。

    他认出那个开枪的人。

    太史阑。

    太史阑在最后关头,没有选择先杀海姑奶奶,而是对海鲨开了枪。

    所有人都在仰望着她。

    雾散云收,金光如剑,如剑的金光里,那高挑的人儿一脚蹬在船舷上,脸容峻刻,衣袂长飞。

    她脚下海涛生灭,头顶苍鸟盘旋,身前血花绽开,一线激射如长虹。

    风将她黑发掠起,贴在颊边,眼眸同发一样,黑而冷。

    众人仰望,再次心惊如见天神。

    半晌寂静之后,震惊狂乱的呼喊声,如海啸生。

    “太史阑!”

    “总督!”

    “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