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3章 缺德国公(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03章  缺德国公(2)

    三万士兵,背着扛着拖着拽着,浩浩荡荡出了大营,一个个体型如狗熊,挪动似蜗牛,此时天色将亮,有些人挣扎着悄悄回头,才发现自己的队伍长到不见尾,押送他们的却只有寥寥一批士兵,每个士兵照管足足有里长的队伍。

    天纪士兵还好,不过瞠目结舌而已,那些将官险些一口血吐在尘埃——早知道就这点人,昨晚何必被撵得鸡飞狗跳,乖乖听话?

    现在后悔想反抗也晚了,每个士兵都拎着提着吊着拖着一大堆,要怎么反身作战?

    将官们默默吐血——三万大军,就这么被人空手套白狼给套走了!

    少帅回来,该怎么交代?!

    纪连城此刻正在大海之上,肖想着青春***,丝毫也没想到,他的生平大敌悄没声息地来到了静海,再一次公开挖了他的墙角。

    他此刻满心陶陶,都是天真灵巧,浑身都喷薄着少女气息的容榕。

    “世涛。”他亲自给邰世涛斟酒,亲亲蜜蜜地对他道,“你跟随我这么久了,我的事向来也没有瞒着你的,你也知道这两年,我有那么一点事儿。这事儿一直烦扰着我,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好,眼瞧着就熬瘦了……”说完摸摸脸,叹气。

    邰世涛心砰砰直跳,勉强压着嗓子道:“少帅富有一军,深受老帅喜爱也深受属下爱戴,卑下觉得少帅大可不必忧思过甚……”

    “哎,你就别说这些套话了。”纪连城晦暗着脸色,打断他的话,“什么事儿,我想你也知道一点。现今我那毛病儿,如果总治不好,将来如何承继天纪军权?我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兄弟,又如何肯放过我?”

    邰世涛不敢接也不敢不接,又想着这事儿和他要容榕有什么关系?平白无故纪连城可绝不会提起他这要命心病。

    “海鲨老爷子刚才告诉我,”纪连城笑眯眯地把膀子架在他肩膀上,“我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能讳疾忌医,当真便躲着了。他说他有个偏方,以前治好了个重病的,就是要十五六岁豆蔻少女,干净的,用他的法子,好好的乐上一乐也便好了。”

    邰世涛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心火直冒,喉咙干涩,恨不得一拳打死眼前笑着的人,然而他最终也只是低声道:“少帅,这位也不是我亲妹妹,说起来是恩人……”

    纪连城挪开胳膊,斜眼瞅着他,笑容有点阴恻恻的,“哦,你不愿意?”

    “少帅。”邰世涛苦笑,“这……这似乎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事吧?”

    “海鲨老爷子说了,他那办法,得女子自愿配合,强求不来,否则我何必来找你,直接要了她便是。”纪连城笑得狂妄,“我瞧着这姑娘,对你似乎有几分意思,要么你去劝劝她?”

    “不要冒险硬劝……”纪连城把嘴凑到他耳边,悄悄道,“如果风头不对,你就别提,直接吹灯,然后……咱们换人……”

    邰世涛嗅着他嘴里鱼腥味儿,恨不得将他一把抓起来,塞到黑背鲨的嘴里去。

    他咬紧了牙才阻止了自己没呸纪连城一脸,偏脸深呼吸一次后,再转回来已经是一张微带犹豫的脸,“少帅……”他低声地,有点不好意思地问,“真的会给我提副将么……”

    “当然!”纪连城神态慨然,“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便没这事,你也该升一升了,上次你及时发现罪囚营不良动向,免了一场风波,我还没赏你呢。”

    他心下对邰世涛表现满意。如果邰世涛二话不说应了,他倒要疑一疑他做人心性,以及是不是有假。如今邰世涛有几分犹豫为难,却又老实承认为职位所动的模样,倒让他觉得真实。

    “那么……”邰世涛低低道,“咱们以舱房灯光为号,灯光灭了,少帅便来,如何?”

    “好!”

    夺夺敲门声响起,第二声容榕便开了门,看见门口是邰世涛,早已笑眯了眼。

    邰世涛闪身进门,砰一声用背抵上了门,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容榕吓了一跳,脸唰地红了,刚羞涩地低下头去,邰世涛已经急促地道:“蓉蓉姑娘,我有件事要说给你,你……你先答应我,千万别生气!”

    容榕已经给他通过名,他却没听仔细,以为她只是报了小名蓉蓉,也无心问她家世出身。

    容榕心砰砰跳着,忍不住便掠过一个念头——他……他是要向我表白情意么……或者直接求娶?所以才希望我答应?所以才怕我生气……可是这样贸然求婚真的好吗……我连他身份都不清楚……可是我不答应,他会不会从此就不敢再开口了……怎么办……怎么办……

    她左思右想,心绪复杂,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感觉到邰世涛焦灼的眼神,也不敢抬头,盯着邰世涛的靴尖,忽然便失了刚才的伶牙俐齿,呐呐地道:“你……你先说……”

    邰世涛心急如焚,哪里注意到她的小儿女心思,只有点奇怪为什么她的耳朵那么红,透明萝卜似的。

    他停了停,想想该如何措辞,容榕却以为他在紧张,咬紧嘴唇低低道:“放心……我不会生气的……”

    “那就好。”邰世涛吸一口气,道,“纪连城想……想占有你,我想和你做场戏……”

    他实在觉得这事情难以启齿,更觉得身为纪连城的属下十分丢人,说起纪连城的名字时声音很低,几被海涛声淹没,容榕没听清楚,霍然抬头愕然看他,手猛地抽了出去。

    邰世涛这才惊觉自己因为尴尬,刚才一直握着她的手,顿时更加难堪。容榕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眼睛里的光亮慢慢暗了。

    邰世涛眼看她眼神渐转陌生和失望,不知怎的心头也发堵,暗骂自己怎么能想出这主意,又怎么有脸来和她说?纪连城如此无耻,自己自当拼了一身性命和他你死我活,何必再牵扯上这不会武功的善良姑娘?

    “对不住,我刚才……一时发昏。”他简短地道,“我走了,之后……你想办法下到舱尾,一般那边都有小船,划了赶紧逃生吧。”

    他思量着就算自己和纪连城同归于尽,海鲨也不会放过她,只得让她先逃生了。

    他大步走了出去,容榕看着他笔直的背影,忽然明白了他来说这句话,必然是逼不得已,而他此去,也必然是孤注一掷。

    邰世涛面容平静,他知道纪连城就在不远处看着这舱房的动静,知道自己只要走出这门,就等于计划失败,等于告诉纪连城他没有去诱惑容榕,那么等着他的,就是暴怒的纪连城,和他从不怜悯的报复。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姐姐已经没了,他留在纪连城身边的意义也不存在了,他早已受够了和这小人在一起的日子,要忍受他的喜怒无常,刻薄寡恩,睚眦必报,阴鸷狠毒……

    现在好了,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他微微笑起来。

    只剩最后一个希望,将来他去的地方,一定要有姐姐。

    那么他还是幸福的,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只有他和姐姐在一起。

    容榕怔怔地看着他背影,只觉这一刻的少年背影,刚强里隐然决绝凄伤,每一步都似在离别。

    她忽然隐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等等!”她忽然伸手,在邰世涛迈出门前最后一刻,狠狠将他拉了回来。

    她心急之下拉得过猛,满腹心思的邰世涛竟然被她这一拉,拉得后跌,砰一声,他撞在容榕身上,容榕站立不住向后倒,好在舱房窄小,身后就是床铺,下一瞬嘎吱一声,两人重重地压在床上。

    容榕“哎呀”一声,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压断了,邰世涛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急忙挣扎要起,又要急着赔罪,容榕忽然拉住了他。

    邰世涛身子也停住——他听见了脚步声,门外有人。

    门外人自然是纪连城。

    他就站在一边角落,观察着舱房的动静,他信任邰世涛,却还没到信任到诸事交办就不管的地步。他眼看邰世涛进舱房没多久就跨出门,心中不由一沉,手慢慢摸上腰间剑柄。

    然而随即他便看见邰世涛猛地撞了回去,看那架势竟像是被狠狠拉回去的,他怔了怔,随即笑开——原来是小儿女情趣!看不出来那个小丫头,还是个会玩闹的,耍得一手欲擒故纵!

    如此这般,等会他李代桃僵,是不是也会分外有趣?

    纪连城心情变好,对接下来的发展更加期待,忍不住轻手轻脚走到舱房边,想要听墙脚。

    海鲨给他看过那毛病,便说他其实伤得没那么重,这么久的调养也该好得差不多了,只怕至今欲振乏力,还是心理上的原因。所以他给他开了个“方子”,说要治这个就要剑走偏锋,如果有机会,听听壁角也是好的。

    纪连城一听他这话,便知遇上行家,他确实没有什么太重的外伤,但当初挨太史阑那一脚,正当起兴的时候,太史阑那一脚又太突然太奇诡太狠,他与其说伤到还不如说被吓到,那一惊非同小可,之后他伤痊愈了,心情却没痊愈,逢到那要紧时刻,脑海里就掠过那飞龙般横扫而过的铁腿,顿时一泻千里,雄风全无。

    他站在门边,耳朵凑在门上,期待着。

    床上容榕紧紧抱住了邰世涛,不让他起身,悄悄道:“外边是不是有人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