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5章 坑爹的容楚(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5章  坑爹的容楚(3)

    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对情节文笔略有不满。

    “总督大人……”日头白花花的,站在日头里的莫林的汗哗啦啦的,“太史阑”的沉默给了他绝大压力,那一排石翁仲般毫无表情站着的护卫们,也让他心底发寒,老莫抿着嘴唇想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般地道,“您请移步,您请千万移步,让末将给您分说清楚……”

    车内,容楚吃完最后一颗葡萄,在蒋乐端上的盆子里洗了洗手指,淡绿色的竹丝帘将日光剪切得明艳,也不及他指尖雪白如玉雕。

    他轻轻合上那本做工粗糙的书,封面名《铁血繁花——静海总督新传》

    容楚的脸色不是太好看——原以为静海本地的传奇本子该多点新鲜内容,谁知道还是注水猪肉。

    车外莫林的询问声又传来,声音已经开始发颤。

    容楚好像这才想起来他是来干嘛的,无声地弹弹手指。

    蒋乐用龙魂卫才理解的方式传递了他的命令,车子辘辘启动。

    莫林目瞪口呆地看着“总督大人”的车子,竟然真的只在他院子里晒了一刻钟的太阳,然后就这么走了。

    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这出的是哪门的幺蛾子?

    “大人!大人!”莫林哪里甘心给这么闷着,连忙追了出去,苏亚等人也不理,任他跟着到了门口。

    大门轰隆隆再次开启,门外守候着等消息的人再次目光灼灼抬起头来。

    “大人,您到底是……”

    “多谢莫大人招待,以及多谢您说明情形。是非曲直我已明白,日后你我通力合作,时日还长,将军不必客气,请留步。”

    “太史阑”的声音再次传来,这回语气比进门时客气多了,含糊而亲近的用词也令周围探子们眼睛闪闪——嗯?莫将军和总督说了啥?嗯,似乎达成了什么合作?嗯?莫将军把谁给卖了?

    莫林的冷汗再次哗啦啦滚了下来。他终于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悍然而来,客气而去,在他院子里一言不发,却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投靠总督出卖朋友。

    刚才大门关起,他说总督一言不发谁信?好端端地总督最先来拜访他然后一言不发?有病?

    到头来大家肯定都以为他是托辞,越发戒备敌视。

    一辆车,两句话,就把他给坑了。

    有苦说不出的上府将军,一边苦着脸抹汗,看着车马远去;一边暗暗思量。

    这行事风格如此缺德,有点不太像太史阑啊……

    接下来那辆神秘沉默的总督马车,奔向了水师提督乌凯的府邸。

    乌凯本来是打算到黄万两那里去的,结果半路上被亲信截了回来,冷汗滴滴在自己府中等待总督大人到来。

    人群又跟到了城北提督府继续看热闹。热闹和之前的一样,总督大人在门口发话,进门,关门,半个时辰之后出门,感谢乌凯,走路。

    这回呆的时辰比在莫林府中还长些,众人猜度着,这是个什么信号?

    大门口,乌凯呆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显然也没反应过来这玩的是什么把戏。

    车内,容楚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刚才那半个时辰的午觉,睡得真舒服。

    车外传来敲窗的声音,周八在询问他的下一步打算。

    容楚随手抽出一张纸,就着蒋乐磨好的墨,一边随意下笔,一边道:“当然是去见见黄万两。”

    黄万两早已得了消息,取消了对乌凯和莫林的邀请,在门口等着总督大人。

    他已经听说了前头两件诡异事情,这个老奸巨猾的生意元帅,眼珠子转一转,便觉得有蹊跷。

    莫不是空城计?

    所以他立即叫了一批匠人来,开始乒乒乓乓大拆府门。

    容楚的车马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烟尘漫天的临时元帅府,一大堆匠人墙上墙下叮叮当当敲着。

    黄万两当着围观群众的面,笑容可掬地接着马车,对帘子笑道:“总督大人脱险归来,可喜可贺!不过有点不巧,我这府门素日里总被同僚说太小,前后三个门都正在改建,车马一时进不去,要么总督大人移步,从侧门进去?”

    侧门只有一人宽,要进去必得下车。

    黄万两笑眯眯对帘子里头瞧着,里头静了静,随即帘子一动。

    黄万两眼睛一眯,伸手去接。

    却只接到了一张纸。

    他有点诧异地看了看,随即脸色一变,立即转身,手一挥,示意工人停工,重新铺平道路,将马车再次恭恭敬敬接了进去。

    大门轰然关上,再次将秘密关在了门里。

    门内黄万两苦着脸看着那张纸——纸上用很潦草的字迹,写着《静海城通行通商改制草案》。

    这个草案很简单,大意就是将现有静海城被垄断的城市交通和商行代售,改为招商投标制,在全城范围内公开招标,寻求和官府合作的实力商家。

    静海城的交通和商业,在一开始就曾经让太史阑惊艳过,这种具备现代公交公司雏形的交通管理,和利用交通便利进行转手贩售的商业模式,都出自黄万两这个超级大财迷的脑袋。

    太史阑不擅经济,只知惊艳,容楚却博学聪慧,一眼就看穿了实质——现有的静海交通和商务的这种模式,其实目前来说都只是给当权者和黄万两赚银子,垄断产业对本地民生和商业促进效果有限。但是如果将这两项权利下放商家竞争,总督府立即就可以从中捞一笔。而竞争带来的各种优惠,以及对关联商业的促进,则对民生也是一种良性影响。

    如果放在平时,谁要赚钱就赚,容楚懒得管这些小事,他总揽朝局,俯瞰南齐,实在没有必要插手一城民生,但如果谁不听话,他不介意随手抛根棍子敲打敲打。

    这棍子敲在了黄万两脑袋上,梆梆有声。

    黄万两瞧见这张纸,就好像看见财源滚滚东流去,心疼银子心疼得眼睛发黑,哪里还顾得上追究这真假是非。

    此时就算车子里不是太史阑,但只要车子里这人握住了这张纸,他便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翻脸。

    能把这草案随随便便写出来的人,会是什么人?黄万两用脚指头猜也能猜到。

    猜到却不敢信——他现在怎么可能出京?

    “您需要我做什么?”他连客套话都省了,开门见山。

    车内容楚微微点了点头,折威这位统帅,果然是个最精明的生意人。

    是生意人,就善于审时度势,永远不会和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所以对付黄万两,无需像对莫林乌凯那样故弄玄虚,只要把住他爱钱的软肋就行了。

    车内人轻轻一笑。

    “我不会再追究黄元帅私通海鲨,暗中放纵静海诸势力,追杀总督府下属之罪。也不会阻碍黄元帅的发财之路。也请黄元帅投桃报李,陪我好好看一场戏。”

    “什么戏?”

    “静海坑人戏。”

    静海不静,风浪初起。

    总督大人神奇回归,明明没有人看见她,但所有人都说见到了她。听见她冷峭的声音,看见她独门的神工弩,还有那一群忠心耿耿的铁血护卫。

    总督大人回来第一天,除了天纪军没有去之外,先后拜会了当地三大将,之后回总督府,闭门不出。

    当然,闭门是对着外人的,事实上总督府里面是很乱的。

    总督府的大门槛也拆了,让那两辆马车直接进了府,然后苏亚对着外界无数窥探的眼睛,砰地关上了门。

    当日,总督府调集府丁,就近保卫。渐渐又有流言出来,说总督大人之所以始终不露面,是遇上风暴,被不小心割伤了脸,所以暂时不愿见人。

    众人愿意相信这个说法,无人怀疑这个太史阑有问题,因为太史阑的说话太有风格,听过的人便难以忘记,而在上府将军和水师提督那里,众人都清晰地听见了太史阑独特的声音。

    还有那样让人措手不及的行事风格,二话不说打上门去的作风,摆明了就是太史阑嘛。

    门一关,隔绝了众人视线,在府邸的后院里,苏亚等人瞪大眼,看见周八抱出个特制的轮椅来。

    等到苏亚等人见着容楚当真靠那轮椅代步,都默了一默,好半晌之后,花寻欢诚恳地道:“国公,我以后再也不背后骂你了。”

    沈梅花大声道:“总督要是回来了,你已经走了,我绑也要把她给你绑回去。”

    “送到床上。”杨成说。史小翠瞪他一眼。

    火虎皱着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众人忽然都想到了一个问题——容楚还不知道太史阑怀孕的事。

    要不要告诉他?

    众人此刻心中感动,早已将原先替太史阑委屈的那点怨气抛开,都第一时间想到,这个重要消息,还该不该对他瞒?

    众人眼光乱飞,噼里啪啦眼神商量。

    “告诉?”

    “再想想?”

    “该告诉,他快要做父亲了,多重要的事情!”

    “别,总督生死未卜,这时候说这个不是添堵?”

    “何况国公有伤,不良于行,现在告诉他这个,他必然要着急,这要爬起来去找,误了他养伤,真成了瘸子怎么办?”

    几回眼光飞下来,最后还是赞同“不告诉”的人居多。

    容楚一向灵敏,早发现众人飞眼似抽筋,笑问:“怎么,有什么好消息瞒着不告诉我?”

    众人听得小心脏一抖一抖——这人敏锐得可怕!

    “现在哪有好消息?”于定苦笑,“总督回来就是好消息。我们都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