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0章 诱(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90章  诱(3)

    水市岛太史阑施展魅力玩转两大女海匪,静海城乱像方生。

    几日搜寻不到太史阑,静海城内刚刚安定下来的各方势力,想着那日的风暴,心里隐隐觉得,新总督怕是凶多吉少了。

    太史阑身死,那么静海城必然要面临新一轮洗牌,或者,直接回归原先状态。

    随即众人又隐隐听说老海鲨已经回了静海,现在正在天纪军的大营里,而天纪军昨夜更是出动军队,围剿太史阑贴身护卫。

    这个消息一传出,静海城各方势力暗地里便炸了锅。一些心思活动的,已经在考虑一旦海鲨找上门,该如何措辞解释并重新归顺。

    与此同时也有无数人查探总督府,想知道总督回来没有,但总督府大门紧闭。有人买通了里面的厨子,厨子说近日根本就没有开伙。换句话说,不仅总督没回来,连她的贴身侍卫也都没回来。

    谁都知道,总督的侍卫身怀着当初海天盛宴众家将军的印信手书,关系着静海所有军力的重新分配。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此时想必正受到诸家军队的围剿。那晚天纪军的围剿事件细节已经传了出来,“苍阑军”的名号因此在众人口中悄悄流传,众人佩服太史阑护卫和她一样硬骨头的同时,也在摇头叹息她们的孤勇,人们算着日子,想着面对那几支军队,这些人为什么不尽早交出东西?她们以为能抗几天?

    苏亚等人已经抗了三天。

    那晚冲出去之后,她们随即和花寻欢汇合,那时她们的队伍里已经又多了几个龙魂卫,是王三派给她们的。王三分了一半人找容榕,另一半保护花寻欢等人和苏亚接头。

    一行人已经趁早出了静海城,但之后的路更艰难,因为折威天纪两军的真正势力是在城外,城外地广人稀,随便什么地方来个埋伏,就足可将她们围杀,本地官府也绝不会过问。

    此时夜色刚刚降临,一行快马飞驰在路上。

    “沈梅花能不能挡住后头那一批?”花寻欢在马上疾声问。

    “挡不住也得挡!”苏亚咬牙答。

    “放心。”于定道,“沈梅花每次都哭着喊着不肯上,每次都完成得很好,这次一定可以将那批人挡住。再不济,杨成的人也可以帮忙。”

    “一群趁乱打劫的宵小!”花寻欢恨恨呸一口,“一个三流小帮派,也敢拦截我们!”

    她满身灰土,衣衫破裂,破裂的衣衫里,露出未及包扎的伤口,有的已经结疤,有的还在殷殷滴血,看来十分狼狈。

    众人都沉了脸没说话,月色下脸色晦暗,和花寻欢一般的疲倦而狼狈。

    纪连城已经和总督府撕破脸,自然不会再留情。他私下悄悄放出海鲨回归的消息,并暗中悬赏了总督府下属的人头,苏亚人头高达万两白银,如果谁能连那几分契书也一并献上,则有更厚的赏赐。

    一些小帮派闻风而动,有心要为回归的老海鲨献上大礼,为日后跻身静海城高层领导阶层而一搏,所以这几日苏亚等人除了要躲开天纪军,还疲于应付静海城内林立的各种势力的追杀。

    如果不时有了一批龙魂卫的加入,杨成调动他家族的潜伏势力买了好马及时出城,此时苏亚等人只怕早已身死城中。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史小翠皱着眉,“这样一直逃也不是个办法……难道要逃回丽京?”

    苏亚在马上沉思,额上疤痕青铜般幽幽反光,她和火虎对视一眼,最终火虎道:“不,我们不可能安全到达丽京,我们打听了,出城五十里有座连峰山,山内道路隐秘,我们在那里躲藏,等到大人回来……”

    众人都默了一默,一句“如果大人回不来了呢?”在心中盘桓,却没人问出口。

    太史阑失踪已有十天,以她的本事,如果真的没事,应该已经回来了,但至今没消息,本身就是个坏消息。

    众人虽然嘴上坚持认为太史阑强大,不会无故枉死,但心里都明白,自然之力面前,人力再强也不过沧海一粟。太史阑确实凶多吉少。

    “连峰山背后,有条路直通官道,如果……如果真的长久没消息,那我们就回丽京。”火虎最终慢慢道。

    回丽京,请国公为总督报仇。

    这句话同样在众人心头盘桓,还是无人说出。

    “回丽京?”忽然有人怪声怪气地笑道,“丽京此去千里,一路伏杀不断,你们以为,你们真能回到丽京?”

    苏亚火虎霍然回首。

    暮色四合,深云暗聚,最后一片淡白的天光照亮人高的草丛,草丛深处渐渐浮现无数幢幢的暗影。

    苏亚等人数着那出现的人数,慢慢吸一口气,握紧了刀。

    自那夜天纪伏击,大小已有十几战,但她们今日深切地明白,这将是最后一战。

    今日前后遭受几次伏击,众人不得已分散实力应战,现在沈梅花和杨成还在后方,萧大强熊小佳带人诱敌迂回,此刻二五营实力最弱。

    今日闯得出,还有一线希望,不负太史阑的交托。闯不出……

    也不过将命交代此地,报了太史阑一路信任提携罢了!

    人群慢慢聚集,刀光暗影,自半人高处汇集而来,滚滚似匹练。

    “交出契约书,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领头人沉声大喝,说这几日重复无数遍的诱惑。

    苏亚恍若未闻,钢刀平举,刀光似一道月光,缓缓自地面生。

    刀光亮到头顶,就是一声杀。

    双方此时都有些紧张,对面那群合力来围剿的小帮派,几日和这批人交战,也怕了她们的凶悍狠辣,神色凛然,全神贯注。

    因此也都忽略了远处车马辘辘之声。

    苏亚的刀长河倒挂,狠狠一劈。

    “滚……”

    骏马长嘶,人立而起,下一个瞬间便要冲入包围圈。

    “恢律律……”

    忽然一声长嘶自二五营背后响起,声音高亢嘹亮,如鸣金断玉。众人从未听过这样清越的马嘶声,心知必是绝世名马,都惊得回头。

    随即便看见一辆马车,自道路尽头飞驰而来,马车旁还有一排骑士,一色黑马黑衣。马车虽快却不摇晃,骏马虽疾却不焦躁,落蹄流星,飒沓烟尘,恍若一支支黑色利箭,转瞬逼到近前。

    马车进入众人视野,众人便看出那赶车的四匹马高大神骏,居然匹匹都是绝世名马,这样的马一匹便是难得,什么人能连用四匹,而且还是用来驾车?

    车前赶车人也令众人心惊……马车如此急速驱驰,他手臂稳定如铁,连肩头都不曾晃动。

    马车近前,轰隆隆铁轮晃动,似压在众人心上,烟尘里,那岿然不动的马车夫,忽然跃身而起。

    他高伟的身子越过马头,宽大的长袍在风中一展,昏暗的天色下,一副白铜面具幽光一闪。

    围剿的队伍中有人失声大叫,“铜面龙王!”

    苏亚等人听见这一声骇然回首,眼底爆出喜色……她们知道铜面龙王和太史阑一起失踪,如果真的他出现在此地,那马车里岂不是……

    那人默不作声,下一瞬已经掠到发怔的苏亚面前,一把将她推落马下,同时对所有二五营的人大喝,“伏倒!”

    二五营的人素来服从命令,不及思考,立即卧倒。

    对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蓦然对面马车车帘一掀,一人带笑的声音道:“神工弩!”

    “咻……”

    对面众人听见这一句,魂飞魄散……自从太史阑法场大斩,神工弩一怒发威,现在静海城的人对这绝世杀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以此作为女总督鲜明的个人标志,如今听见这三个字,就好像听见死神的声音,惊得连喊叫都来不及,转身就逃。

    逃跑时他们也似乎听见了神工弩震动空气的奇特音波,脑海中顿时掠过那日法场惨厉一幕,心中大喊……我命休矣!

    “嗡。”

    黑暗中果然光芒闪了几闪,几道凌厉的风声掠过,趴在地上的苏亚等人感觉到似有刀锋割过,随即对面人群里,爆发出几声惨叫。

    这几声惨叫让那些人更加惊慌,头也不敢回拼命逃窜,苏亚等人却皱眉抬起头……好像有点不对劲,神工弩杀人应该比这个更多才对,风声也似乎应该更厉些。

    她们熟悉神工弩,能察觉不对,对方却不知道,惊得慌不择路做鸟兽散。

    一群黑衣人扑了过来,不依不饶踩着倒地的尸首直扑入阵中,竟然是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样子,当先的正是那马车夫,手握血淋淋的长刀,一个闪身撞入人群,长刀一亮如银河倒挂,狠狠一刀劈入一个奔逃者的后背,随即一脚将尸首踢开,大声冷笑道:“总督大人才几日不在,这些小鱼小虾也敢上门捋虎须?也不用捉拿正法,都杀了!”

    他这一招风格,说话语气,恍然便是太史阑素日行径。

    那群人这下更是死命狂奔,恨不得他娘多给他生一双腿……杀神总督回来了!

    里头的人一跑,外头的人隐约听见“太史阑回来了”几个字,惊得连头都不回,拖着刀就跑,一眨眼功夫,刚才还满满当当的平原上,呼啦一下空空荡荡。

    马车此时才停稳,侍卫掀开车帘,车上人闲闲探头对外看看,眨眨眼睛,笑道:“这女人果然越来越凶狠,一个名字,吓疯土豪!”

    又有人接口笑道:“您一个假神工弩驱散恶徒,也没差哪里去。”

    苏亚等人听得声音无比熟悉,不敢置信地回头,随即狂喜而呼。

    “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