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9章 诱(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89章  诱(2)

    太史阑面无表情……那当然,我是女的。

    她却是冷淡骄傲,海姑奶奶越是被吸引,她身周男人不断,也算阅遍美色,受尽追捧,此刻见着这刺头般的太史阑,反倒觉得新鲜够味。

    她伸手去抚太史阑膝盖,太史阑腿一让避开,海姑奶奶一怔,太史阑已经淡淡道:“我和鱼姑奶奶并无苟且之事。”

    海姑奶奶又愣了愣,直起身子,细细打量她。

    “我今日来见你,先声夺人,是有意为之。”

    海姑奶奶脸色又变……她虽然被太史阑摄魄所摄,神魂颠倒,却说到底,迷恋的不过是太史阑容貌风采而已。她掌握黄湾群匪多年,称霸海上,自然不是辛小鱼那种草包可比,内心深处也只打算将太史阑当作禁脔,不可能交托信任,玩腻了就扔下海。

    然而太史阑开门见山,承认自己另有打算,这一着出乎海姑奶奶意料,禁不住松开手,坐直身。

    “我是静海大家子弟,我伯父是端木成。”太史阑直视海姑奶奶眼睛,“端木家早先被海鲨团压制着,一致对外还算齐心。如今伯父新得了静海总督的欢心,端木家立即复兴,两房难免有争权之心。伯父有意对二房打压,命我带一批货物出海,回来时遇上风暴,货物全失,属下横死,只我和我的表兄两人逃得活命,抢到艘小船游荡海上。所幸遇上鱼姑奶奶……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

    海姑奶奶神色渐渐慎重,半晌却展颜一笑,“好实诚孩子。”

    她说实诚,是因为太史阑自认是端木家的人,端木家和海鲨团是多年死对头,太史阑报别的身份她未必会信,自认端木家子弟,她倒是立即信了七八分。

    早几年,如果端木家的人孤身流落海上,被海鲨团的人抓到,是要立即喂鱼的。

    “那么,你告诉我这些……”海姑奶奶身子放松,倚在靠背上,斜眼望着太史阑笑,“是打算做什么呢?”

    “海姑奶奶称霸海上,叱咤风云。我那些小心思瞒不了你,所以不打算瞒。”太史阑平静地道,“我出海失利,一船珍贵货物损失巨大,回到端木家,必然连累父母兄弟。伯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弄不好整个二房都会被迫与家族分离。到时候墙倒众人推,我这一房必然遭遇凄惨。”

    海姑奶奶点点头,大户人家内部倾轧,这些事再正常不过。

    她点头,却不表态。太史阑瞧她一眼,心知这个果然不同辛小鱼,是个有城府的。

    其实也不奇怪,海鲨唯一的女儿,稳稳掌握黄湾群岛这么多年,表面上岛主是她丈夫,实际上却是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草包?

    “我是二房长子,这一系生死存亡责无旁贷,如今货物也毁在我手上,如果不能给家人博个出路,我宁可飘零海上,永不回归。”太史阑神情还是淡淡的,看来倒显得伤痛于心模样,“如今遇见姑奶奶,我有心和您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海姑奶奶笑吟吟伸手过来,手指在她手背上划啊划,“说来听听?”

    太史阑垂目瞧着那手指,海姑奶奶忽然觉得心中不安,讪笑着缩回手。

    “我年近弱冠,还未娶妻。”太史阑道,“我愿和海姑奶奶交换我端木家一半家产,和我本人一生。”

    海姑奶奶一怔,微微动容,抬眼看她。

    “海姑奶奶携我回静海,助我杀了我伯父一家。”太史阑语气轻描淡写,“事后我愿以一半家产相赠。海姑奶奶如果有意下嫁,我也可以帮你杀了你丈夫,做了你上门女婿。”

    海姑奶奶眉毛高高扬起,不可置信地盯了她半晌,忽然格格格格笑起来。

    “你这孩子……”她笑得花枝乱颤,“前头半句倒也合适,后面那句可就不妥了,你竟然敢挑唆我杀夫?你还敢自荐杀我丈夫?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先杀了你?”

    最后一句她忽然收了笑容,眉目含霜,疾言厉色。

    室内寂静,似有杀气逼来。

    太史阑眉目不动,手指随意敲在茶杯壁上,“海姑奶奶夫君,全静海都知道,半身入土,昏聩痴肥。早些年虽然是纵横海上一霸,和海鲨老爷子并驾齐驱,不然您也不会下嫁于他。可如今他的权柄尽归你手,早已是无用废人一个,何必还高高供奉着?不然趁早宰了,一方面可以敲打那些旧日部属,另一方面,海鲨团姑奶奶和我端木家联姻,这静海从此便是你的天下,何乐不为?”

    海姑奶奶不语,茶杯在手中慢慢转着。

    太史阑瞧她目光闪动,便知道她果然早有杀夫心思。她早查过这女人资料,当初她下嫁黄湾岛主,属于家族利益联姻,黄湾岛主大她二十五岁,和她父亲差不多年纪。她嫁到黄湾后,黄湾岛主才让出了这一边的航线给海鲨通行,海鲨势力才得以进一步扩大。如今海鲨独大,黄湾大权也旁落于这女人,黄湾岛主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之所以没杀,不过是懒得杀而已,反正这老头子也识相,海姑奶奶在外面找多少男人,他都当不知道。

    但如今美色当前,还有端木家一半财产附赠,端木家百年家族,家底之厚可想而知,由不得海姑奶奶不动心,将“杀夫再嫁”提上计划日程。

    太史阑决定再加上一把火。

    “新任静海总督,据说是个难缠的,海鲨团在她手下吃了亏,想来您也清楚。”她淡淡道,“新总督目前抬举着端木家,有意要和您打对台戏。如果你我能达成协议,那可是釜底抽薪之计。新总督的全盘计划,可就毁了。”

    “新总督?”海姑奶奶格格一笑,“你就不必操心她咯。她抄个静海海鲨府,就以为从此坐稳江山了?哈哈,嫩头鱼掀不成浪,她还差得远呢!”

    太史阑唇角一扯,“看来海姑奶奶已经有好计了。”

    “好计谈不上,但这总督还真没放在我眼里。”海姑奶奶摆摆手,“不过你说的也对,她就算走了,朝廷也依旧不会放弃静海,还会出幺蛾子。但无论谁来静海,能捧出来和我海鲨打对台的也只有端木家。你们端木家如果真的归顺了海鲨,日后大家也少很多麻烦。”

    她原先避重就轻,不和太史阑说正事,此刻不知不觉,便和她讨论起心中打算。

    “然也。”太史阑双掌一合,“如此,海姑奶奶可同意?”

    “那要看你的诚意……”海姑奶奶斜眼瞄着她,媚声道,“或者晚上你再来,咱们详细谈谈……”

    太史阑霍然站起,向外行去。

    海姑奶奶春意正浓,不防她忽然翻脸,惊得连忙站起,连问:“怎么了?”

    太史阑面沉如水,理也不理她大步前行,海姑奶奶一头雾水追上来,扯住她袖子,“你怎么莫名其妙就走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太史阑转眼瞟了她一眼,乌黑冷峭的眼神看得海姑奶奶心头一震。

    太史阑轻轻将她手指拈离自己袖子,才冷冷道:“我以为姑奶奶心在静海,志向远阔,心思人才不输男儿风范,才诚心来和姑奶奶谈判,不想姑奶奶却也不过寻常女子,如此,我之前的话便当白说,告辞!”

    她满面不屑之色,拂袖而去,海姑奶奶一怔,她向来被人捧惯了,几时见过这样轻蔑神色,一时又愤怒又委屈,抓住太史阑再不肯放手,“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太史阑站定,不回头,淡淡道:“姑奶奶若真有心和我合作,便当尊重我,视我为合作对象,彼此平等。如今还当我是那以色娱人的小倌,出言调戏,欲待占有。说明从心里就未曾瞧得起我,那将来又何谈什么两家平分,夫妻尊重?我又何必巴巴奉上端木家一半家财和我本人一生,来填上这没定数的将来?”

    海姑奶奶的手,慢慢从她袖子上松下去,默了一默,终于叹息道:“是我孟浪了。”

    她回身在椅子上坐下,又想了想,笑道:“我原先还真没完全将你当回事。如今却真有些喜欢你了。才貌双全虽难得,一身傲骨更难得,你这般人才,我确实不该随意轻贱你,也会被你疑了我的诚意。你放心,这样的话,在你我事成之前,我再不会说了。”

    太史阑心中点赞……幸亏是海姑奶奶,还讲点道理。如果是辛小鱼那个女色狼,才不管你这个道理那个道理,直接吃了再说。

    “既如此。”她肃然一揖,“刚才也是我使性子了,多谢海姑奶奶大人大量。承蒙姑奶奶看重,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海姑奶奶望定她,这回眼神除了好色真有几分荡漾了,托腮笑道:“不过你也性子太大了些,我说约你晚上议事,可没说那事,确实有正事呢……”

    她眼角幽幽地向上勾着,有意坐得收腹挺胸却又姿态慵懒,全身细胞都卯足了劲儿,一个姿态一场风情,一个眼神一段妖媚。

    太史阑心中愁肠百结……一个有傲骨,却又准备娶对方的男人,遇上这样浑身都滴着媚色的半老徐娘,该是什么神情姿态?

    她努力回想容楚的神情姿态,走近前,俯下身,手指轻轻勾起海姑奶奶下巴,盯紧她的眼睛,学着容楚动情时微带低沉的声调,悠悠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海姑奶奶涂抹得粉白的脸上,竟瞬间少女般爆出灿烂的红霞。

    太史阑唇角一扯,赶紧放开手,一礼扬长而去,转过没人看见的墙角,赶紧将手指在墙上擦了又擦。

    她想吐。

    她身后,海姑奶奶痴痴半晌,又吃吃地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