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8章 诱(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88章  诱(1)

    两人应了,却根本没打算听话,眼看海匪都去迎海姑奶奶,便相携出门,刚走出去太史阑就感觉到背后似有异样目光,回头一瞧,正见那水姑姑站在人群之前,正盯着她后背发怔,看太史阑回看过来,又急忙闪躲目光。

    太史阑哪里会将这些渔家女的心思放在眼里,一眼瞥过便看向前方,果然岸边高船停泊,整整一个船队十数条船,高桅林立,连帆蔽日。首船上下来一堆衣着华贵的男女,这些人个个神情彪悍,作风粗犷,衣裳虽穿得好,却大多敞胸捋袖,透着股不羁的气息。

    当中一人海蓝色衣裙,身形微微丰腴,被围拥着向岸上走,辛小鱼站在岸边,正含笑接着,想必就是海鲨的独女,海姑奶奶了。

    海姑奶奶正和辛小鱼搭话,两人神情颇亲热,“这一趟海上行,可瞧见什么好的?”

    “正要禀告海姑奶奶。”辛小鱼笑道,“寻到株好珊瑚,好身条儿!”

    “是吗?倒要见识见识。”海姑奶奶笑起来。

    两人女人对望,笑得几分暧昧。其余人也咧嘴笑——一些亲信是明白这暗语的意思的,所谓“好珊瑚”,不过是指貌美壮健的男子而已。

    “先谈正事。”海姑奶奶拍拍辛小鱼的手,一行人先去了早已准备好的屋子里,相随的还有附近诸岛的岛主。

    趁人都进去了,太史阑便瞧了瞧海姑奶奶的大船,发现上面人影幢幢,很多人还没下船,而且看海姑奶奶下船时也没带什么换洗衣物,很明显是打算住在船上的。

    那这样她就没法抢船了。

    司空昱看她皱眉,也明白她的意思,指了指船身一侧。太史阑看见那里有备用小船,却摇了摇头。

    小船在大海中危险系数太高,靠救生小船得漂到什么时候?她要么不抢,要抢就抢大的。

    她回身看了看那岛主开会的屋子,如果没猜错的话,海大姑奶奶是要召集诸岛人力,回归静海,助她父亲夺回静海大权的。

    太史阑立在海滩一角,想着刚才辛小鱼和海姑奶奶对谈时暧昧的神情,想着辛小鱼有意无意向司空昱居住的屋子望过一眼,想着先前她让海匪带来的嘱咐,心中一动,忽然便有了新的计划。

    原先太史阑想着煽动本地人闹事,挟持或者杀了海姑奶奶,夺了大船回静海,如今见海姑奶奶防备这么严密,倒不好轻举妄动了。

    司空昱瞧着她笔直而衣袂飘举的背影,只觉得这女子沉思时气质越发威重,近在咫尺,却若远在天涯。

    或者,她一直就在那片天涯,他从未有福走近。

    或从内心深处,他也知道他不应真正走近她。

    他有点茫然地抚抚心口,触手空虚,才想起来随她赴宴时,已经将随身带的簪子解下。想到簪子他微微有些恍惚,想起当初在天授大比时,接到的那封信。

    恍如晴天霹雳,劈散灵魂意志,惊骇、怀疑、不解、犹豫……二十载旧梦忽成真,颠覆的却是一生。

    之后才有那暗室交锋,和她一场生死相搏,清醒后更觉迷茫……二十年执念和当前所恋,到底孰轻孰重?

    他不愿再面对这苦痛抉择,自请远赴静海。不想没过多久,她竟然也就藩静海。

    或者这就是命,兜兜转转避不开。

    司空昱长吁一口气……他真愿和她长避这世外小岛,弃一切无谓繁华,永远不染人间尘埃。

    可他知道她必定回去,她的归宿,不在他处。

    海潮来去,机械不休,不知人内心辗转起伏。

    那边屋子里忽然有喧闹之声,一改先前的凝重气氛,想来会议已经结束,并议定了章程,随即有几个海匪奔过来,拉司空昱道:“鱼姑奶奶叫你去呢。”

    司空昱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点点头,眼看司空昱随着海匪去了,自己趁人不注意,也慢慢跟了上去。

    屋子里众人正说得欢快,辛小鱼坐在海姑奶奶下首,笑吟吟道:“姑奶奶此去,定然旗开得胜,斩杀巨獠,顺利助老爷子夺回静海,扬威海上!”

    海姑奶奶微微一笑,神情自得,眼角瞄着她,道:“别只说得好听,如此大事,可有重礼相贺?”

    辛小鱼笑得更加谄媚,“自然要献上最好的,我已经派人去请。”

    正说着,人声一静,海姑奶奶抬头,便见司空昱进门来。

    她眼睛一亮,满堂闹哄哄的粗豪男女安静下来,很多人盯着司空昱的脸,露出嫉妒又鄙薄的神情。

    司空昱皱着眉,他自然知道现在自己在这些女人直勾勾的眼神里,是只上钩的漂亮鱼儿,依他的性子,定然没有好脸色,不过惦记着太史阑另有打算,只好先忍着。

    对面高坐的海姑奶奶,相貌和海鲨有点相似,大眼大嘴大五官,不算很美,笑起来时却眼角弯弯,几分冶艳,身材微微丰腴得恰到好处,周身透出久经欢场的成熟妇人才有的风情。

    她眼角微弯,只一霎便将司空昱从头扫到脚,眯着眼睛,满意地笑起来,“鱼妹子,你这株珊瑚,可真是株好树。”

    “当然,”辛小鱼满脸诚恳,“最好的自然要献给海姑奶奶。”

    海姑奶奶笑吟吟颔首,伸手款款招司空昱,“过来我仔细瞧瞧……”

    “瞧什么瞧,果真一帮海匪,没见过世面。”忽然有声音从人群后传来,清冷讥诮,如冰珠落玉盘。

    众人将这话听得清楚,齐齐变色。

    海姑奶奶眉梢一挑,放下手,似笑非笑看向人群中,声音来源处。

    屋外的众人被她眼光所扫,齐齐向两边避开,便现出一个人来。

    海姑奶奶一怔。

    屋子门户宽大,没有庭院,对面就是沙滩,透过大开的门,可以看见人群中那人,修长挺拔,卓然而立,一袭淡青色镶金边长袍,迎风飘举。

    隔得远,看不清那人面貌,只觉得一双宝光凌厉的乌黑眸子,远远扫过来,接触这人目光的所有人,都心中一震。

    海姑奶奶微微直起了腰。

    那人已经走了过来。

    步伐微快,却不显急促,既无女子娇柔之态,也无男子虎步之形,却依旧令人觉得凌厉,像刀锋忽然从天外劈来,还未接近,便凛然而觉压力。

    海姑奶奶眼睛一亮。

    那人迅速走近,宽大衣袍被海风掀起,一双穿着雪白长裤的腿修长笔直。众人目光痴迷地上移,正看见一张难以描述的脸。

    有点清瘦,乍一看并不惊艳,并不如司空昱眉目艳美。但众人心中还没来得及失望,便被那双乌黑细长的眼睛所摄取。一时间沧海茫茫,星光暗沉,浮云退避,众生失色,脑海中只留下那双眼睛,淡而冷地一瞥,四海便只剩了那束光……

    海姑奶奶醒觉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门槛前,伸手去接那少年的手。

    她被自己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太史阑淡淡地看她一眼,注意到她眼神发直,心中满意自己的摄魄果然是练成了。

    这一门鸡肋功夫,当初练了只是因为她不服气,一直也以为不能成功,谁知道海上一试,居然真有效果。

    海姑奶奶却被这一眼瞧得心头发紧……这样俯视睥睨的眼神,她从自己父亲身上都没瞧见过。

    太史阑让过她的手,一步跨进了屋子,迎上辛小鱼怪异的眼神,淡淡道:“为何唤我兄弟过来,却不让我进?”

    辛小鱼脸色大变。

    海姑奶奶转过脸来,冷冷瞧着辛小鱼,哼声笑道:“好一株最珍贵的珊瑚树儿!”

    辛小鱼脸色惨白……太史阑只一句,便揭了她的私心。

    她连忙站起,赔笑道:“姑奶奶,您听我说……”

    “够了。”海姑奶奶不耐烦地一挥手,“别的都不必说,我只问这一个,你让不让给我?”

    “属下不敢。”辛小鱼立即躬身,垂下的脸咬紧了腮帮,声音依旧恭谨,“自然由您喜欢。”

    “那么,出去吧。”海姑奶奶冷冷道,“别忘记把这一季收上的鱼税移交大把头,遇事多和他请示。”

    辛小鱼浑身一震,再次咬了咬牙……刚才议事,海姑奶奶明明暗示由她主管财权,并抬举她做大把头的。这一下明显是改变主意了。

    她心中暗恨,也只得垂首听命,拉了司空昱出去。其余人瞧着海姑奶奶春心萌动模样,也不敢再逗留,纷纷出屋。

    司空昱出去前,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使了个眼色……我搞定海姑奶奶,你搞定辛小鱼,务必要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司空昱表示明白,眼神中却有忧色,终于还是陪着辛小鱼走了出去。

    太史阑一句话便令两大女匪之间产生裂缝,心中也对自己挺满意,站在厅堂中间,回首对海姑奶奶一笑。

    海姑奶奶眼神立即蓝了。

    太史阑已经大马金刀地在堂上坐了,她害怕海姑奶奶要坐到自己怀里,干脆跷个二郎腿,手肘撑着膝盖,望定海姑奶奶。

    被她那双眼睛自下而上地一瞧,海姑奶奶浑身都软了,忘记了太史阑的狂妄不尊,也忘记了自己的矜持尊贵,步子飘忽地过去,在太史阑对面椅子上坐了,怔然半晌,才一拍额头,吃吃笑道:“我是傻了!没想过世上还有你这般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