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3章 爱恨博弈(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83章  爱恨博弈(2)

    从出现矮树开始,守卫更加森严,树也越来越少,眼瞅着出现了一座灰秃秃的矮山,山体已经缺失了大半,一群赤足褴褛的汉子在不住开石,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那些开下的石头被运进筐子里,顺着山下一条小溪而下,沿路都有人看守,直到运入一个密封的院子里。

    水里也有人在不住寻找什么,将一些石头不断放入布袋里。

    太史阑在夜色里看那些石头,也没看出什么不同来,但谁也不会没事干玩石头,猜也能猜到这是在干嘛。

    应该是贵金属或者宝石矿,从采出的石块在夜色中微微闪金光来看,可能是金矿。想不到在这看似贫瘠的岛屿上,竟然也有金矿。

    她专心打量那边的动静,没注意到因为这边的灌木丛已经比较少也比较矮,两人不得不紧紧挤在一起,太史阑当然没有什么,司空昱的呼吸却慢慢急促起来。

    夏天,穿得薄,身边紧紧靠着年轻女子的身体,还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一个,他忽然开始紧张,却又不敢移动一毫,只能绷紧身体,静静感受这一刻最近的太史阑。

    耳边是她清浅的呼吸,频率平静,让人觉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令她惊讶;鼻侧是她淡淡的气息,很奇怪的在这林木芬芳,岚气蒸腾的夏夜里,依旧清晰分明,说不清是什么香气,只让人觉得好闻,像繁华锦绣里一抹淡色,不明显,却难忘。

    而她的肌肤,则像一团活物,温热着,细微起伏着,充满弹性和生机,隔着薄薄的衣料,能感觉绷紧的力量,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温软无力,似一团腾腾的火,让人遇上了,便要被灼着。

    司空昱深吸一口气——太史阑永远不知道她的魅力,不在容颜不在体态,而在体肤和肌骨深处,乍看无奇,一触**。

    而他此刻被她的气息呼吸撩拨折磨着,心渐渐地乱了,眼瞧着她垂下的手,瘦不露骨,轮廓优美,脑中一昏,再清醒过来时已经抓住了那只手。

    太史阑一怔,却没有动,身周都是树叶,一动便会哗啦啦响。她头也不回,手指慢慢反转,指尖一勾,做了个恶狠狠的挖眼睛姿势。

    司空昱苦笑——她永远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最煞风景。她也永远会在任何时刻毫不犹豫地煞风景。

    他忍不住叹息一声,指腹留恋地在她手心一蹭,才慢慢放开。

    太史阑用眼角余光瞟他一眼,心想这小子以前听点浪荡字眼都要脸红,如今在外历练,皮是越来越厚了。

    两人这一番动作虽然细微,但还是发出了点声音,随即身边不远处,似也有低低的一声动静,那边河里有人抬起头,大声道:“谁!”

    两人一惊,山里巡逻的人都奔了出来,两人正要起身退走,却见身边不远处草叶翻动,似乎有人正在急速离开,随即山里的守卫奔出来,迅速跟着追去。

    目标转移,太史阑和司空昱急忙离开,眼看着那边呼喝不断,一路追了下去,司空昱有点奇怪地道:“这时候除了我们还有谁会到这里?海六?”

    太史阑唇角一扯,道:“本地人。”

    不是本地人,不会退得那么快,对路线那么熟。

    两人一路退出林子,回到那屋子附近,正要离开回屋睡觉,忽然人影一闪,一人踉跄地从林子中跌出来,正跌在司空昱脚下,伸出双手对他凄婉地叫:“救我!我伤了脚!”

    两人低头一看,赫然是那岛上圣女般地位的水姑姑。

    “你怎么会在这里?”司空昱很奇怪。

    那少女涨红了脸说不出话。太史阑面无表情——这有什么奇怪的?跟着进来了呗,然后大概看见她和司空昱那个“貌似亲热”的动作,忍不住发出声音被发现了。

    男人就是麻烦,一个个招蜂引蝶的。

    身后林子里传来追逐声,再不处理连他们也会被发现,司空昱看看那少女,觉得带着她当真是个麻烦,冷淡地道:“你去灌木丛躲一躲。”说完拉着太史阑就要走。

    他如果是一个人,倒也不介意带着这少女逃走,但现在这少女脚伤了是个累赘,他不愿意给太史阑带来一分可能的危险。

    太史阑不可以因为这些阿猫阿狗,失了一根毫毛。

    水姑姑睁大眼睛,愕然地看着他,似是想不到这翩翩少年性子如此冷淡绝情。倒是太史阑觉得丢下她,她愤恨之下嚷出来也是个麻烦,转眼看看也便有了主意,拎起那少女,往旁边那已经下了锁的仓库一推,“进去躲一躲,人走了再出来!”

    随即她将先前毁掉的锁再次复原,自己拖着司空昱迅速离开。

    追逐的人到了这边,已经不见人影,看见仓库门的锁,自然不会怀疑有人进去,都以为自己花了眼,只好悻悻退去。

    太史阑睡了一大觉,才起身去那里把锁给开了,那少女大病初愈,一番奔跑,又被关了半夜,脸色十分憔悴,看见太史阑,露出的眼神便充满敌意和恨意。

    太史阑眼里这种角色便如蚂蚁,随意挥挥手示意她回家,便又回去睡觉。

    她得养好精神,天亮了海姑奶奶可能就到了。

    她向来不把别人的情绪放在心上,因此走得轻松,没注意身后女子的眼神,更没想到一时疏忽,祸患暗生。

    水市岛暗流涌动,国公府暗香浮动。

    那个丫鬟微微上前一步。

    容楚却已经闭上眼睛,单手搁在额头,一线日光下肌肤白到透明,唇色却如蔷薇。

    这男子本就拥有令人难移目光的人间美色。只是此刻的他看起来几分虚弱几分淡漠,不似平日清贵高远,光华逼人,眉间微微蹙着,倒让人心生怜惜,只想多多亲近。

    她慢慢地走上前去。

    容楚似乎察觉,并没有睁眼,再次懒懒地挥手。

    女子站住,依旧没有离开,目光从窗台上的茉莉掠过,再落在书架后那不明显的雪中美人图,眼底便多了几分怅惘。像透过这些往日熟悉今日早已陌生的物事,看见不算远,却已似前生的过去。

    昔日春风楼户,今日玉堂金阙,前尘旧梦,不过是那江烟花。

    随即她幽幽叹息一声。

    只这一声,容楚便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她脸上,眼神先是微微惊讶,渐渐便平静下来。

    他并没有放下挡住额头的手,依旧懒懒躺着,淡淡道:“每次偶有小恙,都劳动太后亲来探望,微臣实在惶恐得很。”

    宗政惠听着他那淡漠疏离还带着几分讽刺的语气,换成往日,必然要有点生气,此刻看着那两样东西,却觉得有些酸楚,幽幽一叹道:“窗台上的花长得真好。”

    容楚霍然睁眼,随即又闭上,淡淡道:“窗台上什么花?”

    他越不认,宗政惠心中越踏实,莲步姗姗便要上前。

    容楚立即放下手,向前一挡,“太后,于礼不合。”

    宗政惠并没有生气,就势在他一臂外的椅子上坐下,眼光禁不住落在他垂下的手上。

    容楚的手,瘦不露骨,肌肤如玉,指甲泛着晶莹的光泽,线条精美如神刻。淡金日光下似自可生光,令人眼光落上去便不忍离开。

    她在自己反应过来前,已经鬼使神差般轻轻握住了他的指尖。

    时隔数年,再握到他的手,她心中忽然一酸,眼前掠过多年前,相携而过杨柳堤岸的童男童女。

    旧时记忆,有一段时日已经忘却,这些年却渐渐鲜明,仿若就在昨日。

    容楚身子微微一震,立即要抽手,她却紧紧抓住不放,容楚停得一停,便觉手心一凉,再一凉。

    湿润的水珠自指尖缓缓流到掌心,他的手指也似在微微颤抖。

    她幽幽的哭泣声传来,“原来你还记得……我……我原不敢想……”

    “太后说什么微臣听不懂。”容楚没有再动,语气淡淡的。

    宗政惠此刻心中忽热忽冷,半酸半痛,满脑子都是她自以为最美好的当年,满心都是遗憾失落和淡淡失而复得般的喜悦,听着这话也再不认为他冷漠,只想着到今日才明白他的心,明白他的怨,想着他怨原也是应当的,想着他怨着,这么多年,自然也是因为爱着,这么多年。

    这么一想,泪水就再也抑制不住,更多的哭的是自己,怨自己没有好好和他说,没有安抚好他,引得他生怨,彼此都两处折磨两处痛苦,好好的昔日情分弄成仇人,连带自己也受了这么大的罪……

    她自幼对他有情,但在最终的选择上,她毫不犹豫选了那条路,她自小心高气傲,目下无尘,总觉得只有自己才配做这天下之母。

    她甚至想过,等自己做了天下之母,要做什么还不由自己?

    她走向那女子至尊之路,心中有遗憾,并无后悔。无论如何,国公府不能和皇宫比,何况国公府早已无心权位,区区一个国公夫人,满足不了她的野望。

    在之后那几年,宫中挣扎起落的日子里,她有过淡淡后悔,但因为有目标有野心在,她始终觉得,自己选择的路是对的。后来先帝驾崩,她垂帘,终于掌握天下,她不禁志得意满,那个时候,她是想着,或许还有机会,和他在一起。

    虽然知道这个想法荒谬疯狂,可她还是止不住要去想,所以她控制不住要去杀容楚的未婚妻——他是她的,决不允许别的女人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