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2章 爱恨博弈(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82章  爱恨博弈(1)

    太史阑当然知道是送给谁,把盘子推给司空昱,司空昱立即又把盘子推给她,探头一看是红加吉鱼,连忙给她布了一块最好的背脊,道:“居然是这鱼,你多吃些。”

    太史阑发现是这鱼,也怔了怔,这岛上的鱼税很重,名贵的鱼都要上缴,渔民自家只能吃小鱼小虾,当然肯定有些人家会私藏一些好的,比如这水姑姑的加吉鱼,但此刻这样拿出来,岂不是惹祸?

    加吉鱼香气浓郁,她这样一路端过来,难免被人发现。

    这样想着,太史阑皱了皱眉,立即伸筷子将那鱼一分三块,一块给了司空昱,一块给了海六,一块给放在自己碗里,道:“快吃!”

    她向来不贪馋,从不对食物表现出急迫,这个动作让司空昱愣了愣,太史阑又用筷子把鱼往他碗底塞,“吃啊!”

    司空昱难得得到她的照顾,顿时眼睛发亮,受宠若惊,连忙低头猛吃。

    加吉鱼只有中间大刺,吃起来很快,太史阑三口吞完,又端起碟子,把剩下的鱼汤也一滴不剩倒进自己碗里,三两口喝尽。

    完了放下筷子,一抹嘴一抬头,才发现对面两个男人正目瞪口呆看着她。司空昱有点迟疑地问:“你……很饿?要么我的也让给你吃?”

    太史阑这才醒觉自己吃相好像太恶了些,随即肚子里一阵翻腾。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门砰地一声被撞开,那水姑姑冲了进来,盯着她的碗,再看看海六碗里还没吃完的鱼,嘴唇抖索着,眼圈慢慢开始发红。

    司空昱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皱了皱眉。

    他是豪门大家出身,教养礼数深入骨髓,这种贸然闯席的行为,在他看来很不礼貌。

    当然他的标准只对着除太史阑之外的人群,太史阑就是掀了他桌子他也觉得正常。

    “你……你……”那少女嘴唇抖了半晌也没说出什么来。司空昱想了想,道,“鱼很名贵,你要钱?”

    海六叹了口气。

    那少女脸色更红,眼眶里泪珠乱滚,看看他,又看看太史阑,一眼扫到扔在太史阑碗边的那颗珠子,脸色又是一变,指着太史阑正要开口,太史阑忽然一把推开碗,抱着肚子一阵干呕。

    她吃得太快太撑,胃里承受不住。司空昱大惊,急忙奔过去拍她的背,“你怎么了?你最近胃好像很有问题,要不要寻大夫瞧瞧?”

    这一幕看在那水姑姑眼里,更是太史阑抢吃了鱼还要故意恶心她,眼看司空昱神情焦急关切,却看也不看她一眼,泪水唰唰地便落下来,捂着脸摇摇欲坠地去了。

    她刚走,一群海匪便晃了过来,嗅着空气中的味道道:“好像是加吉鱼?这谁家现在还在吃这个?这不是私藏?抓出来打死!”

    他们顺着味道找到这屋子,盘子里却早已空空如也汤都不剩,太史阑蹲在地下似乎要吐,海匪们怕恶心,都避了开去,此时味道也散得差不多了,海匪们找不到吃鱼的人家,也便罢了。

    海六叹口气,收拾着桌子咕哝道:“好心看样子没好报哟。”

    太史阑平复了下来,推开司空昱。她倒无所谓那姑娘怎么看。她帮她遮掩不过是不想出什么乱子,打乱她的计划而已。

    等海六出门,她道:“我出去散散步。”

    “我和你一起。”司空昱立即道。

    太史阑停住脚步,默默看他。司空昱眼神坚持,“太史,我知道我们分属敌对。可是请你信任我,信任我会保护你。”

    太史阑沉默,半晌自顾自去了,司空昱跟在她身后,她当不知道。

    她愿意信任司空昱,但并不希望他涉入她的事过多,每帮她做一件事,司空昱就等于叛国一次,她如何能让他如此为难?

    可是这家伙的执拗,也是没法解决的。

    此时夜色降临,海匪们正在吃饭,辛小鱼还在忙碌,渔民们睡得早已经上床,看似渔村还没完全安静,其实倒是最不易被人发现行踪的好时机。

    太史阑按照打听好的路线一路到了岛主家,那个库其实是岛主的后屋向外延伸再造了一间,门并不在岛主家,而是对着外面。

    太史阑手一抹,锁掉了下来,她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乱七八糟堆着一些水刺渔枪,却没有发现那些火枪。

    太史阑目光落到墙上,这里可能有夹墙,机关设置得不算高明,她很快找到了机关,将要去开时却犹豫一下,退后一步。

    这墙的位置好像有点不对。

    再一看墙顶似乎有什么东西,她出了这屋子,打量了一下岛主屋子的格局,确定这墙不能随便推开,八成连接着岛主哪间屋子的墙,搞不好推开墙正看见岛主一家在吃饭或者洗澡。就算那屋子没人,这墙顶上有铃铛,翻转时声音会很大,等于通知人家有人潜进来了。

    她正犹豫着,想要等一会儿,或者等夜深再来,忽然身边的司空昱向前走去,走到墙边,腿一抬。

    然后他人就凭空不见了。

    司空昱忽然不见了。

    换成别人大抵要尖叫见鬼,太史阑倒没有什么意外之色。这一手她还是比较熟悉的,大波的异能就有这一种,瞬移。

    他已经穿墙而过,到了那边了。

    太史阑忽然想起天授大比最后的对决,如果不是他放水,自己早就输了。司空昱的异能,确实不是常人能比。

    过了一会,司空昱又出现在她身边,手里拿着一个长盒子,里面是精心保存的火枪。

    他用眼神问她想要怎么做。

    太史阑原先是想毁掉这些东西的,想着这东西的数量又觉得不甘心。冷兵器时代的热兵器,再简陋也是无可比拟的杀器。南洋火枪珍贵可想而知,并且不对外出售,都是一些南洋军火商私下以各种渠道贩售,丽京也不过几十支。这海岛上就有这么多,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就算这地方靠近南洋,得来容易,一个贫瘠的打鱼为生的海岛,也用不着这么多人持洋枪看守。这些看守的人并不是因为海姑奶奶要来才临时增加的,而是一直在这里的。

    因此又有了新的问题,海姑奶奶为什么要在这里聚集岛主们开会?虽说这岛位置适中,但黄湾岛不是更合适?

    这个岛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太史阑想着即将到来的海姑奶奶,决定还是把这批火枪留下,这些东西对她也很重要,她需要建援海大营,费尽心思好歹夺了军权,但是接下来的军费和武器,朝廷拨款有限,她还得好生筹措。太史阑自认为不擅经济,平时花钱可以吃容楚和儿子的软饭,建军这样的事可依赖不得,为此已经默默想了许久,也没什么好办法,如今无论如何,先把这个抢了再说。

    她和司空昱说了内心想法,司空昱道:“七八十支枪,你我能藏在哪里?”

    太史阑唇角一扯,脚尖点点地面,道:“眼皮底下才最不易发现。”

    司空昱眼神闪动,似有赞赏,却死拗着不肯赞她。太史阑拉着他出去,在附近的山林里掰了一些沉重的木条回来,司空昱又花了点功夫,将那些火枪盒子都搬了出来,把枪拿出来,把棍子装进去。

    太史阑发现其中两只盒子分外华丽,里面的枪很短,雕刻精美,有点类似现代的手枪,不由吃了一惊——这是南洋哪个国家的武器?生产力已经超越这片大陆很多了,这明明是现代手枪的雏形。

    她问了问司空昱那盒子摆放的位置,得知隔壁的房间门对内室,一个大架子上盒子分别排列,需要用的时候抽出来就行。这两个盒子放在最上面。

    她想了想,拿起一支枪,手贴着枪管一摸,枪管便微微歪斜。她把这支做过手脚的枪放回盒子,叮嘱司空昱等下记得把这盒子放回原位。另一支枪她在手中掂了掂,递给了司空昱。

    司空昱瞧着她爱不释手的神色,微微一笑,推了回去,道:“这东西我早有了。”

    他语气颇不以为然,太史阑知道他性子,不再推让,将枪佩在自己身上,又叮嘱司空昱等下将枪送回去的时候,记得这做过手脚的短枪的盒子放在朝外的那一格。

    随即司空昱便跑进跑出,将那些换了内容的盒子再放回去。这边太史阑随手找了把刀在挖坑,司空昱很快过来帮忙,好在地面没有铺砖,就是普通泥地,两人很快挖了个大坑,将枪都放了进去,找了些宽大的叶子来遮着,上面再盖一层土,用刀枪等武器遮住。如此一眼看去,也看不出什么。

    到外面寻找合适叶子时,太史阑瞧见丛林深处似有人影闪动,这边枪藏好后便拉着司空昱过去瞧瞧。

    两人绕过看守的人,跟着前头人影走。前方是一队灰衣男子,看装扮不像本岛渔民,倒有点像前几天看见的海鲨身边属下的打扮,默不作声地行走,每个人背上都有一个小袋子。

    两人一路跟了足有半个时辰,忽然前方丛林有了变化,高树变成矮树,那些树身上传来一股奇异浓郁的香气。

    太史阑想起之前看静海地方志,说静海海域上有些岛,物产丰富。有的盛产香料,有的含有宝矿。只是这些出产名贵物品的小岛一直把持在海鲨手里,静海这边居然没有明确记载。

    看样子水市岛就是其中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