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8章 旧情难忘(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78章  旧情难忘(2)

    今日之后,自己在宫中的残留布置和势力,将会更加薄弱。

    她幽幽叹口气。

    她了解容楚,他这么做倒没什么奇怪的。从小容楚就是个厉害角色,笑眯眯迷死人不赔命的那种。晋国公府那时还比较复杂,前头夫人有长子,他是后头继室的长子,按说身份不如原配之子尊贵,但偏偏前头夫人出身寒微,后头续弦夫人却是官宦世家,这么一比又两相抵消。以至于在爵位承继上,早早就有了争端。原先前头夫人的弟弟跟随老国公征战多年,也做到了将军,自然要挺自己的亲外甥容大爷,大爷战死后又挺容二爷。早在容楚十岁时这事就闹得不可开交,很是烦扰了容夫人一阵子,结果事情居然是被十岁的容楚给解决的。

    宗政惠是听自己的父母说的,说容楚直接去找了那舅老爷,表示愿放弃爵位继承权,打算弃笔从戎,过两年跟着舅老爷打仗去。舅老爷一高兴便允了。还双方立了文书,自此容夫人和容楚很过了几年安静日子。当时容弥年纪还不算很大,袭爵的事情便算个口头约定。到了十五岁左右,容楚当真从军,也果然先去了容家舅老爷的军队,容二爷也在舅老爷麾下。兄弟二人都在军中,难免有个比较,舅老爷当时心切,急着要让二爷早些立下些堂皇军功,好顺理成章地袭爵,自然事事处处偏心,容楚也不争不抢,那些带点刁难又不显功劳的任务也接,从来都完成得漂亮,虽然功劳大不了,但能力却看在众人眼里,时日久了,军中便有了些声音。

    容家舅爷便有些急了,人一急就会失了方寸,在一次战役中授意容二爷贪功冒进,狠狠地打了个败仗。而在此时容楚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反败为胜,两相对比之下光辉耀眼,之后他连战连胜,成为南齐冉冉升起的将星,深得先帝宠爱,当容弥上书要求致休,并表示愿意提前让子孙袭爵,请陛下亲裁时,先帝直接下旨命容楚袭爵。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了皇帝的圣旨,什么契约文书都是狗屁。晋国公的爵位轻轻松松便到了容楚手中,第二年,容家舅老爷便被远调边疆,再也没回来过。

    那时宗政惠还没进宫,问过容楚,此事是否是他故意所为。容楚不过一笑。宗政惠从此便知道,容楚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退,他掌握人心,准确到可怕的地步。

    所以此刻她不放心。

    “正因为如此,更该去瞧瞧。”她道,“我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他不是要搞出什么动作吧?”

    康王心里也有些不安,想了想道:“虽然我和他分属敌对,但面皮还没撕破,他受了伤,我去拜望还是有理由的。正好我的禁足罚俸时日也满了。”说着对宗政惠一笑。

    宗政惠冷哼一声。

    康王贪贿案,她原先想好好查办,为了顾全皇族脸面,先对康王禁足半年,又罚了他半年的俸禄。她算着日子,打算等自己过了生产这一关,再暗中好好查查他。为了保证自己安全生产,她提前解了康王的禁,修改了审理文书档案,对外宣称康王受属下蒙蔽无罪。却将康王有罪的证据捏在手中,准备日后好拿捏他,谁知道临产变故,大权旁落,现在这事也就不用提起了。

    不过这也是她手中挟持康王的一个证据,如若康王真的对她有不利,她就将这些移交给三公,想来三公也是乐意能有机会彻底整倒康王的。

    康王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才肯继续和她合作下去,这一对男女各有被挟制之处,也各有所求。

    “你去瞧他,带我去吧。”她淡淡道。

    “这怎么行。”康王惊诧,“被他发现怎么办?再说你也出不去。”

    “我出去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也会改装得不让他发现。”宗政惠语气决然。

    “我去不就行了?你去能有什么用?”康王斜睨着她,“我看你还真是挂心他。”

    宗政惠格格格地笑起来,手指亲昵地点在他额头,“醋了?”

    康王冷哼一声。

    “我挂心的是这朝局天下。”宗政惠收了笑容,暗暗有点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普天之下,我应该算是最了解容楚的人之一。他忽然在这要紧时刻受伤,我总觉得不对劲,让我去瞧瞧,说不定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康王犹豫半晌,终于回答,“好。”

    “静海那边苏亚他们还算聪明,并没有惊慌失措将太史阑失踪一事立即上报朝廷。”容楚在自己屋子里,翻看着一叠文书。

    “静海官方渠道不报,不代表其余人不报。”文五道,“最起码纪连城是要报的。”

    “我让你们的人一直守在静海,守住几大军营通信渠道,可截下了?”

    “当日就截下天纪军营里三批信鸽,另有一骑快马信报,是到附近水城的,也给我们截了。”文五道,“除了我们之外,应该其余任何人都没收到太史总督失踪的消息。”

    容楚嗯了一声,看看四面的陈设,忽然道:“把窗台上的花给换了,还有这四面的画。”想了想又道,“花换成丁香。画不用全换,在那书架后一排挂上一幅雪中仕女图。”

    文五听得莫名其妙,但也没多问,立即照办。当即把窗台下的紫竹都给拔了,换了几盆丁香。又去找雪中仕女图,容楚说他有过一幅这样的画,让文五好好找找。文五问遍了容楚随身伺候的人,才有一个嬷嬷说好像看见过,很多年前有人送给国公的,国公一开始还让好好收着,后来便不管了,之后搬过几次屋子,也不确定现在在哪。那嬷嬷带着丫鬟好一阵找,最后终于在杂物房的一个满是尘灰的箱子里找到那幅画。

    画还算保存完好,但边角有些发黄的皱褶,文五拿给容楚看,容楚瞟一眼,也不让掸去画上的薄灰,就势指尖沾了水在画边缘洒了几滴。画的纸质已经有点发黄,混杂了薄灰的水干了之后,远远看去竟有点像泪滴。

    容楚又胡乱用手抓了抓边缘,将那褶皱抓得更像是被人手经常摩挲所致,才让文五去把画挂起来,并没有挂在明显处,只挂在书架上,半掩半露。

    文五偷偷瞧了一眼那画,画上白雪皑皑间露出峻青的山崖,隐隐地还有一个七彩琉璃的洞,山洞前立着一个身披红色羽氅的少女,人物画得小,看不清眉目,身姿却娇小纤细,弱柳扶风。白雪青崖红衣女,整个画面色彩鲜明,意境不错,不过笔力软柔,用色清艳,似乎是闺阁手笔。

    文五看着那熟悉的景致,隐约悟到什么,撇撇嘴将画挂好。

    回头一看容楚,已经在闭目养神,眉宇间微带疲倦,心中不由微微一叹。

    可怜主子,伤成这样还得操心不断,接下来还要应付狼虎……

    因为容楚一回来便精神不济的样子,容家人也不敢打扰,顺带也回绝了所有听闻国公受伤,前来探望的访客。但到了半下午的时候,上门的一个访客,却让国公府再也无法推却。

    康王听闻国公受伤,特来探望,还带来了京中治疗外伤的名医。

    官场上就是这样,哪怕上朝咬得你死我活,该走的场面还是要走,容弥一点也不意外地接待,只是有点奇怪康王来得太快,以及带的随从真多。

    康王是和王妃一起来的,王妃自然带着嬷嬷丫鬟,康王妃由容夫人亲自出面接待,带到后堂去了。这边康王便由容弥亲自引领,往容楚院子来。两个丫鬟很自然地便跟上了康王。

    容弥微微有些奇怪,康王看望国公,为什么还要带丫鬟?随即醒悟过来,这两个丫鬟想必是要赠给容楚的,所以带去给容楚瞧瞧?

    容弥无声冷笑一声。

    容楚懒洋洋躺在床上,算着时辰,果然没多久便听见一声大笑,康王大步迈进门来,道:“国公好久不见,真想不到再见面居然你就躺下了。”

    他一开口就夹枪带棒,笑容充满恶意。故作亲热地凑到床前,伸手就要去碰容楚的伤腿,“伤到哪里了?我瞧瞧?”

    容楚身边人哪里肯让他靠近,这要碰着了不是断也得断了,赵十四悍然胸一挺挡住了他,一个躬深深地鞠下去,“见过王爷!”

    他离得太近,躬得太诚恳用力,这一躬便砰地一声撞上康王胸膛,把康王撞得后退一步,康王哎哟一声,他身后两个丫鬟一个赶紧上来扶,另一个却像在走神,眼神落在了窗口。

    康王还没来得及发怒,赵十四身子一倾,又是重重一躬,“王爷恕罪。我家主子伤重不能起身,请允许下官代为行礼。”

    赵十四本身有龙廷尉的六品官身,可以在康王面前自称下官,这一礼更是扎扎实实,砰一声又撞在康王胸膛上,把康王撞得又退一步。

    康王脸色发青,想喝骂也不成,瞧赵十四一脸愣头青的傻样,和他计较还是失了身份。只得一口气生生堵在咽喉里——他本来还想等着容楚给他行礼,看看容楚在床上挣扎的傻样,估量一下他的伤势,这下好了,看不成了。

    “十四!有你这么行礼的!还不出去反省!”容楚一声叱喝,把赵十四赶了出去,回头对康王一笑,“十四向来心实,王爷包涵。”

    康王铁青着脸道:“罢了!”忽然听见身后丫鬟低咳一声,他斜眼向后瞅去,正看见赵十四出门的背影,瞧着有几分匆忙,快步出了院子,在院门口的地方有人迎上来,在和赵十四说话。

    康王隐约看见一角军服,心中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