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章 谁荐枕席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章  谁荐枕席

    “她们能有什么好衣服。”容楚皱眉,太史阑已经转身出去,到门口接着了沈梅花苏亚,沈梅花将一个包袱递给她,道:“你托我们做的东西都好了。”一边双手扒着门边探头探脑,嘴里啧啧称奇,“这里不是常年空着的?说是给京中贵客住的,啧啧太史阑你从哪认识的贵人,是刚才那男人吗?介绍认识一下……”

    “今儿有事,过阵子来玩。”太史阑答得随意。

    容楚远远听着她主人公一般答应了沈梅花,还允许那些俗气女人进园子采了一大把最好的花,顿时有些气闷——让这女人住进来,是不是件蠢事?随即又觉得,听她女主人一样邀请客人来玩,这感觉似乎不错,如果加上一句“等我家老爷同意。”那就更完美了。

    屋里赵十三在给景泰蓝试衣服,容楚这次给他带了不少绫罗绸缎的小衣服来,景泰蓝正要穿,太史阑拎着大包回来了,她一眼看见景泰蓝身上那件生丝的小汗褂,立即二话不说给他扒了,换上苏亚做的一件棉布小衣。

    赵十三脸上有点挂不住,容楚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这种外人做的东西怎么能给他穿?还是棉布?”

    太史阑不理他,蹲下身给景泰蓝系带子,苏亚手艺很好,小衣很合适,太史阑挠了挠景泰蓝的小肥腰,景泰蓝怕痒,扭着身子,格格地笑。

    “哪样舒服?”太史阑问景泰蓝。

    景泰蓝扯扯身上白夏布的小衣,笑呵呵地道:“好……”

    “绫罗绸缎冰凉不透汗。棉布吸汗透爽。”太史阑不看容楚,淡淡道,“富贵华丽的东西,虚有其表,娘娘腔才喜欢,男子汉不爱这个。”

    “男子汉不爱这个。”景泰蓝奶声奶气地嚷。

    容楚一听便知,某人又在人身攻击了……

    “你若亲手给我做件这样的。”他瞟一眼那白布汗褂,“我倒也可以将就。”

    “你不适合这个。”太史阑一边给景泰蓝穿衣服一边道,“我给你另一种,蕾丝,锦缎,华丽,精致。”

    她想起貌似离开研究所时,大波箱子塞不下那么多性感内衣,又哪件都不舍得丢,看她箱子空空的没东西,便塞了几件在她那里。

    嗯,很适合容楚,她觉得。

    “哦?”容楚瞄着她平静的神色,不相信她这么好心,“送我?”

    “看心情。”太史阑不动声色。

    她这么说,容楚倒放了心,眼底微有期待满意之色,觉得太史阑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总算上道了一回。

    太史阑也很期待。

    “等下咱们去练武场。”容楚心情好,懒懒躺在东厢房的美人椅上,半眯着眼睛,“你给学生们争取了自由选课,他们虽然没能拦住,但郑家人说,各人资质不同,随意选了自己不擅长的科目,也是浪费彼此精力时间。这理由倒也不好辩驳,所以从今天开始,三天之内,你们所有寒门学生要测试一下自己具有哪方面能力,再因材施教。”

    太史阑点一点头,道:“你起来。”

    容楚挑眉,似不可置信。

    “这是我最近住的地方?”太史阑看看美轮美奂的屋子,问他。

    “当然。”

    “那就是我宿舍。”

    容楚大概懂她的意思,点了点头,“不错。”

    “我宿舍的床,不给男人睡。”太史阑道,“起来。”

    “这是我的屋子。”容楚阴恻恻盯着她。

    “你刚说了,现在是我的。”太史阑漠然,“不由我做主的屋子,我不住。”牵起景泰蓝就待转身。

    “站住。”

    太史阑好像没听见。

    身影一闪,挡在门前,容楚俯脸看她,长发垂下一缕,散发间眼神微沉。

    太史阑就好像没看见他危险的目光,手指指着他胸膛,道:“要我留。三条件。”

    容楚不说话。

    “不得我允许不能进入。”

    “不得我允许不能偷窥。”

    “不得我允许不能翻动我的东西。”

    “太史阑。”容楚微笑,笑得牙白唇红,妖娆美貌,又像危险的兽,“总有一天,你会乖乖让出你床的一半位置,给我。”

    “除非我不是太史阑。”太史阑平静抬眼看他。

    “你会的。”容楚端起她下巴,水晶琉璃般的眼眸斜斜飞起,笑得几分邪气,“我期待你自荐枕席那一日。”

    太史阑要让开,容楚的手指却如铁钳,捏得她丝毫动弹不得,看来金尊玉贵的国公虽然微笑如常,终究有了几分怒气。

    太史阑仰头,两人对视,静默中似有劈啪声响,星火四溅。

    “如真有那一日。”半晌太史阑一字字道,“我先睡了你。”

    一句话声音不高,却极其清晰,清晰到坚定。

    门外背对这边,东张西望乱看,好像对两人对峙毫不关心的护卫们,背影一瞬间都僵了僵。

    正准备过来禀报事务的赵十三,一头撞在了墙上……

    容楚也有瞬间错愕,手指不禁一松,太史阑快步向后一退,夺回了下颌的自主权。

    手指一空,容楚醒神,下意识拈拈手指,一霎前的滑腻感似乎依旧在,这女人,真是一身的好肌肤……

    他微微笑,盯着太史阑光洁的下颌,和淡粉色的唇,一边有点遗憾地想刚才怎么没有趁机一低头……一边沉沉笑道:“真想咬你一口……”

    “欢迎之至。”太史阑也盯着他的唇,容楚忽然觉得舌头一痛。

    这女人,眼光都像能杀人。

    “我也欢迎之至。”他一摊手,笑得愉悦,“欢迎你来睡我。”

    太史阑眼光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顺着容楚浑身勾勒一遍,容楚顿时觉得,仿佛自己瞬间脱光了站在太史阑面前……

    他因此笑得越发愉悦——好,很好,有种。

    “胸大肌太薄,肱二头肌太弱,三角肌未成型,斜方肌没有。”太史阑看完,转头,连轻蔑都免了,“目前还不够资格。”

    前面的容楚听不懂,后面的再明白不过,他也不说话,笑吟吟随太史阑一路出去,一直到人多的地方,才忽然高声道:“太史姑娘,你放心,在下一定勤练身体,日夜不休。直至龙精虎猛,精力过人,好早日让你愿意委身。”

    道路上熙熙攘攘往练武场奔去的人,步子齐齐打跌,傻傻回首——噫吁戏,惊呼猛哉,**当面!

    太史阑大步向前走。

    大声答:“好的!”

    容楚和太史阑一直到了练武场,那小火花还蹭蹭地冒着。

    走在两人前后的本来有很多人,渐渐那些人都或者拖慢脚步或者加快脚步,早早离开了那处气场——有杀气!

    只有赵十三紧紧跟着主子,比以往更加一步不离,眼神充满警惕。

    这警惕一直维持了很久很久,据说后来赵十三经常做噩梦,经常大汗淋漓半夜翻身坐起——他梦见主子脱光光,被太史阑那个凶婆娘扑上来一阵猛捏,随即那凶婆娘大嚷,“胸大肌太薄!肱二头肌太弱!三角肌未成型!斜方肌没有!不配做男人!阉了!”

    赵十三一次次冷汗涔涔,为此险些以为自己得了怪病……

    当然这是后话了。

    两人紧绷绷地一直到了练武场,场上已经坐了一排二五营高层,李扶舟坐在人群中,正温和地送走两位前来“讨教”的女学生,看见太史阑,他微微一笑。

    太史阑也点点头,点得容楚眼色又沉几分。

    他向教官群走去,院正和营副看见他,下意识地要起身相迎,却被容楚一个眼色止住,容楚坐在教官群里,对院正微微颔首,院正心底苦笑,不明白国公大人难得光降,为什么竟要改名换姓换身份,难道贵人都有微服的爱好?

    场上学生眼光齐刷刷落在容楚身上,目光有惊艳有好奇,院正只得简单介绍,道,“这位是楚先生,是二五营特聘新任‘行走教官’。”

    学生们发出惊呼,行走教官向来位高少有,如今又添了新人,居然也和李扶舟一般年轻,女学生们尤其激动,沈梅花脸色红扑扑的,左脸是因李扶舟而生的春色,右脸是为容楚绽放的春光。

    只有太史阑有点失望,她原先还以为容楚不过是路过视察。

    当国公很闲吗?

    接着院正便开始宣布,由各科教官开始测试挑选学生,太史阑皱皱眉——不展示素质,不进行考校,将学生的命运完全交托于教官的个人选择,遇上公正的,同情寒门的教官还好说,遇上郑家人呢?会有什么结果?好苗子也选不中吧?

    任何改革必然遭遇阻力,在小小一个二五营内,一次选课的变动,都会引发各种抵触和反弹。太史阑忽然有些理解,容楚为什么在建立光武营的基本制度之后,并没有对存在的弊端做急迫的修正,或许,他也有他的打算。

    她在这里审视改革激进的弊端,那头,赵十三在容楚耳边低低道:“主子,当初李大总管劝过您多次,说光武营建立初衷是为了广招英才,去除贵贱之别。现在为了争取地方支持,导致光武营被豪门把持,这是失却初衷的,建议您适当遏制地方豪门插手光武分营,您都说不妨,再看看,从来没出手管过,如今怎么愿意管这个最弱的二五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