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5章 “父子”合作(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75章  “父子”合作(2)

    景泰蓝赞同地点点头,却又咬着指头,一脸为难地道:“不能啊,太后和康王盯你盯很紧的,每天的折子,除了我和她的批复外,也要有你们辅政大臣的签字,她认得你的字迹的。”

    “字迹小意思。”容楚一笑,他身边文四模仿他字迹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我要走,不光是每日批复签字这样的小事要备着,同时还要做两件事。”他道,“第一,让太后有所牵制,第二,让康王有所顾忌,无论如何拖过一个月。”

    景泰蓝心里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他毕竟还是孩子,没有想到一个案子再要紧其实都没丽京的安全重要,能让容楚在这时候提出要走的建议,就绝不会仅仅是一串失踪案。

    “怎么拖着他们呢……”景泰蓝奶声奶气地问。

    容楚笑了笑,忽然低下声音,凑到景泰蓝耳边,道:“您先……”

    过了一会儿,等候在外的小太监便听见皇帝欢快的声音,“国公陪我一起去玩!”

    随即门被打开,容楚探头出来吩咐道:“把我带来的竹马组装起来,给陛下玩玩,里头有专门的说明,照说明来做便好。”

    小太监们听着,便把布袋子里的半成品拖出来,这是一个手工制作的竹马,有点类似现代的木马摇椅,不过不是整体做的,是分段组装。已经组装好了身子,头部和腿部还没装。

    容楚说这竹马在江南行省一带很流行,京中还很少,这是他亲自上门到一个刚刚进货的商人那里挖来的。竹马的头部和腿部各有机关,组装了一些好玩的东西,怕早早装了机关损坏,所以才背到御书房院子里再组装。

    几个小太监头碰头在一起组装玩具,这些小太监是原先永庆宫跟过来的,得过景泰蓝的恩,永庆宫孙公公特意选的年纪较小的,好陪着皇帝,此时几个半大孩子很有兴趣地撅着屁股,组装竹马。这东西倒也不复杂,都做出了精细的卡槽,往里一卡便行。

    景泰蓝兴致盎然,连连催促,几个小太监刚刚研究了一下说明书,便手忙脚乱地拼装,为了节省时间,几个人分工合作,有的组装头部有的组装腿部。

    负责组装右腿和下部滑轮的一个小太监,在将腿部和腹部连接时,觉得卡槽卡进去的时候似乎有点不顺畅,但是也卡了进去,他有心想拆了重试,但别人都经不住皇帝催促,也急急催着他快点完工,这太监看外观上没什么要紧,这玩具也很结实的模样,便放心地站起身来。

    容楚牵着皇帝出来,看竹马已经装好,笑道:“这东西制作很精巧,据说图纸出自于早先的奇匠天工子,是他一生里唯一设计的一件玩具。因为太过精细复杂,造价昂贵,商人们算着一般人都负担不起,所以没有大量生产。现在江南行省那边都是简易版,这一个却是照原先图纸让专人做的,据说可以控制速度,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景泰蓝一听两眼放光,挣脱容楚的手便跑了过去,容楚跟过去,将他抱进竹马中部的座位里,指着头部三根小竹条道:“最短的是最快一档,最长的是最慢一档。您可千万记清楚别弄错了。这院子里有假山有花盆有池子的东西太多,速度太快撞上什么可就伤着了。”

    景泰蓝笑嘻嘻地道:“使得使得。”便不耐烦地将他推开,拨动了那个最慢的档。

    这玩具设计得很精心,为了避免孩子玩耍时不小心碰到快档,特意将其设计得最短以免碰触。

    古代并没有电动车,这竹马号称能自己跑,其实还是需要小太监在后头先推,形成惯性之后,竹马内部的机关可以造成短期弹射推动,景泰蓝先选了最慢的一档,慢悠悠晃了一圈之后便觉得不过瘾,撅嘴偷偷加快了一档,命小太监在后头推着,这回速度快了些,竹马行进时头部居然还根据速度节奏,弹出些带弹簧的小圆球,这些圆球压下去能起来,景泰蓝觉得好玩,不住压来压去,砰砰乓乓砸个不休。

    忽然“砰”一声闷响,并不是竹马头部砸圆球的声音,倒像是竹马内部发出的声音,随即跟在竹马后面的小太监一声惊叫,身子向后一退,竹马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飞快地向外窜了出去。

    一个小太监追出几步,正看见不知何时那短的最快一档的小竹条已经弹了出来,想必景泰蓝打圆球的时候用力过度,无意中将这个机关震动弹出。

    竹马冲出去比想象中的快,唰一下便越过平地直奔向前,前方不远就是假山!

    景泰蓝大声尖叫,小太监们都已经吓傻,惊得挪不动步子,只会嘴里乱喊,一时院子里乱成一团,在院子外头的护卫听见声音要过来,但没有宣召他们不能擅闯,也急得在外头大喊,里外顿时沸腾得一锅粥似的。

    容楚先前一直陪伺在侧,后来想着要给景泰蓝准备茶水,正吩咐廊下的太监去端来,一转头看见这一幕,二话不说身影一闪,人已经越过回廊,直奔假山。

    众人见他一闪就快挡在竹马之前,也都松了一口气,知道以晋国公的武功,无论如何不会让陛下伤着。

    容楚背靠假山,伸手就去抄景泰蓝,忽然咔嚓一声,竹马一条右腿断裂,竹马向下一倾,景泰蓝的身子立即歪着重重跌下去。

    容楚手疾眼快将景泰蓝抄在怀里,嗤地一声轻响,那断了的半截竹腿被砸碎的内部机关撞击,尖锐的顶端直冲景泰蓝背部而来。

    容楚立即半转身,将景泰蓝放到一边,随即伸手去拨竹尖。

    他背靠假山,转身时便碰到了假山的一处凸起,身后轧轧一响,声音细微,几乎淹没在众人的惊叫嘈杂里,容楚却霍然变色,低喝“不好”,来不及再去挡那竹尖,先伸手将景泰蓝重重一推。

    景泰蓝一声尖叫。骨碌碌顺着鹅卵石小道滚出老远,随即轰然一声,假山上端一处半突出的足有真人大小的石块,重重砸了下来。

    这石头一倒,众人惊得魂都飞了,眼看着竹尖一闪而没,石块携着无数烟尘土块倾落,一时灰雾腾腾,也看不清容楚情况。

    砰一声门被撞开,章凝带着守卫满脸惊惶地出现在门口,一眼看见院子里的乱象,惊得眼前一黑身子直晃。

    护卫赶紧将他扶住,章凝甩来护卫,老腿无比敏捷地奔进去,在烟尘里大叫:“陛下!陛下!”又大骂,“这假山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土?陛下!”

    “朕在这里……”景泰蓝从水池边爬起来,小脸上满是泥土,眼神直愣愣的。

    章凝的心咚一声落了地,一个箭步过去,也顾不得上下尊卑,将他抱在怀里,“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章凝家里的孙儿和景泰蓝差不多大,自景泰蓝回归后他看景泰蓝越来越喜欢,宋山昊和魏严经常私下偷偷笑他,对陛下比对自家孙子还着紧。

    景泰蓝在他怀里挣扎着,小脸憋得红红的,指着假山,大叫:“公公!公公!”

    章凝这才想起容楚,心中一跳,慌忙放下景泰蓝又往假山那跑,隐约看见地上有血迹,惊得心再次砰砰跳起来——容楚也万万不能出事!

    此时烟尘散尽,他终于看见容楚,身子微斜半跪着,一根尖锐的竹尖扎在他腿侧,汩汩地流着血,一块巨大的石头落在他腿侧,和身后假山成斜角。

    章凝一看那个角度心中便一惊,急忙冲过去,道:“怎样了?伤着哪里?”伸手便要去扶他。

    容楚摆摆手,愁眉苦脸地道:“这石头来得够狠,不仅让我没躲掉那竹条,还险些要了我的命。”

    章凝赶紧命护卫来搬石头,容楚维持姿势不动,吩咐道:“慢点。”

    他的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着,章凝瞧得眼睛一缩,“腰?”

    “腿可能断了。”容楚脸色不太好看,“如果不是我放弃挡竹条,先把这石头引到一边,刚才砸到的就是我的脑袋。”

    章凝倒抽了一口冷气。

    容楚看看景泰蓝那边,用章凝才听见的声音道:“或者是陛下整个人。”

    章凝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头把这假山查一下,里头都打开,看看怎么这么多土。”容楚吩咐护卫,又道,“顺便把这院子里的所有陈设都检查一下。”

    护卫应是,章凝眉毛连连抽动,容楚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惊的浑身都抖了起来。好在三公久居高位,向来城府沉着,也淡淡嘱咐一句,命人速速取藤床来,将容楚先抬到屋里,又命人传太医。

    等太医的时候他又想去安抚景泰蓝,却见景泰蓝的神情古怪,眼神里震惊比惊吓更多,没去看那竹马,却盯着那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