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7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7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3)

    这时候也只好放手,太史阑正要松手,忽然那女子又回头,这一眼她终于看清了司空昱和太史阑的容貌,身子一震,两眼放光,又大叫,“救下他们!”

    此时水手们忙着捕鲨,没想到这主子命令瞬息万变,也来不及抽手去救人,那女子干脆从自己腰间抽下一条柔韧的似筋非筋的带子,唰一声甩了出去,准准地缠住了司空昱的腰。

    她臂力不凡,手臂一扬,司空昱顺势飞起,司空昱飞起时,也没忘记顺手抄住了太史阑的腰。

    也因为这女子一打岔,众捕鲨人视线被混淆,钩子出手不准,滑过鲨身,只在那厚皮上添了几道血痕,老鲨发出一声吃痛的低吟,尾巴一甩,霍然向海中落去。

    砰一声老鲨落在水中,激起数丈高的水花,与此同时,司空昱和太史阑也终于落足在大船的甲板上。

    那女子并没有松开带子,眉开眼笑地瞧着司空昱,呢声道:“哎呀,原来这好模样儿,真后悔没早些救下你。”手指一拉,便要将司空昱拉到自己面前。

    她满脸荡笑,唇瓣下意识地撅起,看那模样,竟然是想当面偷香,四面手下嘿嘿笑着,丝毫不以为意的模样。

    司空昱眉毛一竖,伸手入怀便要摸刀。

    太史阑忽然一抬手,将他推到一边,自己迎了上去,一把勾住那女子脖子,道:“姑娘,你看错了,其实他是女的,我才是男人。”

    满船的人一傻。

    司空昱一呆。

    太史阑抽空瞪他一眼——现在立足未稳,元气未复,这一群人一看就不是好鸟,保不准是海匪之流,难道一上船就打架,或者再被抛下船?

    那女子面色疑惑地看着太史阑,太史阑盯着她的眼睛,放慢语速,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那女子迎着她的目光,眼神渐渐恍惚,怔了半晌,道:“啊……如此甚好,快跟我来。”

    一旁的海匪们早呆了,不可置信地上上下下将太史阑打量,再张着嘴愕然看着他们的姑奶奶。

    姑奶奶眼睛出问题了?

    脑子里忽然进水了?

    眼前的人……好吧,确实高挑,有中性之美,利落风范,也有男子气质又不失精致,但那穿了水靠的身材,傻子也看得出是女人啊!

    太史阑发育正常,不算汹涌也不算萎缩,她又不会去特意裹胸,男装只是为了方便,所以女性特征一向从不遮掩,不过腹部倒还没显怀。

    太史阑迎着他们的目光,从容地搂着姑奶奶去船舱,当然只是手指虚虚地扶着。

    留下司空昱怔怔地站在那里,回想着刚才看见的她的眼神,极黑,极深,像天地深处的漩涡,瞬间要将人吸入,而忘却世间一切。

    他望着太史阑背影,忽然出了一身汗。

    太史阑跟着那女子进船舱,舱内装饰豪华,连杯子上都镶着指头大的海珠。

    女子双手搂着她的脖子,倒退着进房,眼神迷离地吃吃笑着,“哎呀,我怎么一瞧你,这心肝儿就砰砰地跳呢……好人……小心肝……”

    太史阑抽抽嘴角,此刻她才看清这女人长相,顿时胃里又翻腾起来。

    也不是说有多丑,五官其实还说得过去,只是太黑,不仅黑还粗糙,可能是在海上呆久了,皮肤上还生着许多水痘,如果仅仅这样也罢了,偏偏她又不甘心,用了大量的粉来遮掩,粉选得适合肤色也罢了,偏偏她要用最白的香粉,虚虚地在脸上站不住,好像驴粪蛋上挂了霜。

    对着一张折腾成这样的脸,太史阑连折腾的心都没了。

    这间房间有个小小的舷窗,太史阑探头一望,不远处就有一座岛屿,远远地能看见有渔船人烟,看样子是座住人的岛屿,不过那岛既小,挂在外面的东西瞧着也破破烂烂,实在不像这么一艘堂皇大船会停留的地方。

    眼瞧着这大船竟然是向那岛去了,太史阑倒觉得不错,好歹先脚踏实地,她这两天在海上早被晃晕了。

    她摸摸肚子,夸一声小家伙争气,这两天这么折腾,居然没出事。

    她视线一转,那女子神情便有些茫然,望着她的背影,“咦”了一声。

    一声未毕,那女子目光忽然一转,满面怒容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滚出去?”

    太史阑一惊,她刚才全副心神用于摄魄,自己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角落里发出一阵细微的响动,一个人从船舱的暗影里垂头走出来,步伐轻飘飘的,人也瘦得像个纸片,果真毫无存在感。

    那女子神情满是厌恶,转身踢了男子一脚,道:“快滚!别耽误了老娘的兴儿!”

    太史阑趁她一转身,双手交击,在她脖颈后重重一砍。

    一声闷响,女子应声倒地。

    那男子惊愕地抬起头,太史阑这才看清他的面容,十分清秀,只是面黄肌瘦营养不良,一副痨病鬼模样。

    他惊吓地看看太史阑,再看看那女子。太史阑淡淡负手瞧着他,等着他惊叫,给他一下狠的。

    这男人却没有叫,迅速低下头,低声道:“你这样是招祸……她性子跋扈凶狠,醒来之后一定会杀了你,这船上都是她的人,四面又是大海,你跑不掉……”

    “你呢?”太史阑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在他脖子上斑驳的伤痕上扫过,“你是不是也跑过很多次,然后都没成功?”

    那男子没想到她竟然问出这么一句,张张嘴,眼圈忽然就红了。

    “和我合作。”太史阑坐下来,顺手拿起桌上的水果点心便吃,“我保证你这次可以走掉。”

    男子犹豫了一会,太史阑也不理他,从容吃水果。

    那男子盯着太史阑,终究信了她满身的气度,咬牙道:“好。”

    “她是谁?”

    “辛小鱼,不过大家都叫她鱼娘,或者鱼姑奶奶。”男子答,“黄湾群盗中唯一的女盗,和海姑奶奶是拜把子的闺中蜜友。”

    “海姑奶奶?”

    “海鲨老爷子的女儿,黄湾十八岛的真正主人。”男子解释,“我们这里,有权势有地位的女子,都叫姑奶奶。”

    “这里是黄湾?”太史阑听出端倪,皱起眉头,不会吧,司空昱不是说这里是近海吗?难道一场风暴,竟然将他们卷到了内海?

    “黄湾只是黄湾群岛的一个统称,真正海姑奶奶居住的黄湾岛离这里还很远,黄湾群岛最远两个岛屿之间的距离足有千里。”

    “辛小鱼出海是要做什么?”

    “她代海姑奶奶巡查黄湾诸岛并收取今年第一季的鱼税。”男子道,“海姑奶奶也亲自出来了,她们两个一个从南到北,一个从北到南,各自负责一半岛屿,估摸着应该就在这附近的水市岛碰头,再一起回黄湾。”

    “收税需要她们亲自来收?”

    “应该还有一件大事,我有发现鱼姑奶奶和属下商议来着,但我身份太低微,没资格参与。我猜可能和今年新总督到任,扫了海鲨老爷子静海城府邸的事有关。”

    太史阑本来只想问问这人基本情况,此时听他口齿清晰,说话很有逻辑和头脑,不禁来了兴趣,“哦?”

    男子忍不住站直了些,明明太史阑随口相问,他却觉得好似少时面对师长考校,紧张得额头都出了汗珠。

    “海鲨老爷子去瞧海姑奶奶,结果被新总督抄了老窝,海鲨老爷子怕海姑奶奶担心,根本没告诉她就匆匆赶了回去。不过海鲨老爷子心疼女儿,别人可不会心疼,这事儿迟早都会传到海姑奶奶耳朵里,海姑奶奶性子坏,从来不肯吃亏,怎么可能坐着不动,她亲自出门收税,我看是为了要把今年的鱼税加倍收上来,好和南边那块买洋枪,帮老爷子报仇呢。”

    “南边那块?东堂?”

    “还有专门走南洋路线的商人,也是半商半匪,手里经常有些好东西。”

    “这就是水市岛?”太史阑看着前方不远处岛屿浅灰色的轮廓。

    “是的。鱼姑奶奶会在这里停留,目前她所负责的黄湾七岛里,也就这个岛的鱼税还没收上来。”

    “这个岛规模如何?”

    “没来过,按大小看不过是个中等岛屿,不过听说这个岛原先很多是异族,民风彪悍,向来最难管理,所以两位姑奶奶才选在这里集合。”

    太史阑若有所思地看了不远处的岛屿一眼,本来她还想把这女人给扔海里去,现在忽然改变了主意。

    “海姑奶奶势力如何?”

    男子思索了一下,“应该这么说,海鲨老爷子虽然被端了静海城的府邸,但其实他的根基未失,他的老家和根底都在黄湾,元气未伤。”

    太史阑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垂下头,“我没有名字……”

    “嗯?”太史阑疑惑。

    “我们黄湾很多孤儿,大家都没有名字,平日里按年纪排序海一海二地叫着,我原先在我们那里是老六,不过这实在不能算名字……”

    太史阑忽然想起了龙魂卫的大头领们,嗯,赵十三今年该叫赵十四了。

    “你就叫海六。”她道,“如果将来你愿意跟随我,那么办好一件事叫海五,再办好一件叫海四,以此类推,什么时候到海一,我给你一个正式名字,再给你一个正经出身。”

    海七怔怔地看着她,原想说你自己还在落难怎么口气这么大,然而心忽然便砰砰跳了起来,直觉一个足可改变一生命运的重要机会就在眼前,连忙垂首躬身,“是。”

    太史阑点点头,很满意海六的聪慧,现在她需要这么一个熟悉黄湾的人帮助她。

    她也不担心海六会背叛,看他形貌穿着,就知道在辛小鱼身边过得很惨,他背后看辛小鱼的眼神,充满恨毒。人脸可以摆布无数表情,唯有眼神不可修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