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6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6章  我可以照顾你吗(2)

    底下原本不疾不徐等着捕杀他们的鲨群,顿时骚动,一大团一大团黑黝黝的鲨鱼背,似一片片干潮后露出水面的黑礁石,在碧蓝的海水里出没。

    它们追逐,扑上去争抢同伴的尸首,引发了又一轮的厮杀,海水像是烧开的锅,翻翻滚滚,搅出无数黑的红的白的光影,一根根骨头和一团团血肉丝絮般牵扯着海波,再被那些尖齿利牙掳获,杀戮不分战场,血肉早已成河。

    太史阑只静静盯着面前的水底——那些小鲨去抢食时,那头最狡猾的大的一定会从水底浮起。

    果然她看见一抹超过她船身两倍的巨大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底下浮了上来,那方向正对着她的船底,可以想见这个老家伙还是没放弃拱船的计划,它身躯庞大,都不需要直接用背去拱,只要在靠近船底的海水里轻轻一翻,这船就会底朝天。

    果然那老鲨没有完全浮上水面,它似乎也对太史阑的凶悍十分忌惮,身子停留在离水面一尺许的地方。

    它不靠近,太史阑却绝不畏惧上门打架——你不来?我去!

    她从船上跳了下去。

    大船上发出一声惊呼,万万没想到这女子凶悍如此,竟然敢往全是鲨鱼的水里跳。

    随即他们的惊呼更剧烈——因为小船上司空昱忽然也不见了。大船上的人甚至没有看到他跳下去的动作。

    很多人开始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花眼,那个手扶船舷一直一脸狂妄笑意看着小船的女子,终于露出了惊异之色,身子向前凑了凑。

    老鲨身躯庞大,太史阑一跳下,正落在了它的背上。半身浸入海里,半身在海面上。

    但她脚还没站稳,身边人影一闪,司空昱已经出现在她身侧。

    太史阑倒没有什么奇怪表情,她早在天授大比最后一比中,便已经知道了他的异能。

    瞬移。

    司空昱身上,有文臻和景横波相结合的异能。

    所以一切的门户和锁都挡不住他,他一抬腿便迈过空间。

    这种鲨鱼脊背上有一块突出的骨头,两人便紧紧抓住了这块骨头蹲下身,附在老鲨的背上。

    老鲨不防这两人胆大到这程度,一惊之下迅速下沉,想要将这两人淹死。

    于此同时一大群鲨鱼飞快地向这边游来。

    “挡住我!”太史阑急声道。

    司空昱明白她的意思,身子挡住了大船上人的视线。

    哗啦一声两人头顶没入水面,大船上的人惊讶又遗憾地叹息一声,骂一声“找死!”

    那女子仍然紧紧盯着水面。

    老鲨带太史阑入水的那一刻,一大群鲨鱼迎面冲来,水底张开的利齿被光线折射,四面都似亮起了森然的齿光。

    太史阑不动声色,计算着时间。

    三……

    群鲨还有三丈距离。

    二……

    群鲨还有半丈距离。

    一。

    群鲨的利齿已经快要亮在眼前,她甚至能看见鲨鱼血盆大口里残存的没有咽下的肉屑,老鲨也下意识地抬头,要将她和司空昱甩掉,人和鱼近在咫尺,即将错身。

    就是现在!

    太史阑猛拍腰间!

    “咻”地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和陆地上震动空气的嗡鸣声不同,太史阑看见无数道透亮的光芒射出,将四面水域瞬间分割,穿梭出细细的水道,又似无数针尖般细的矛枪,激着一串细密的水枪,一闪不见。

    太史阑的心跳也咚地一声——成败在此一举,这虽是陆上战无不胜的利器,但水中阻力更大,鲨鱼皮也更坚硬厚实,她没有把握能一举必杀,如果不能一举必杀,她和司空昱就会立即和她刚才手撕的那条鱼一样,也被撕成碎片。

    海水忽然一荡,再一静。

    太史阑随即发现那静不是海水的静,是对面冲来的鲨鱼的静。

    再下一瞬间,她发现海水忽然红了。

    先是无数红色的细流,随即大蓬大蓬的鲜血喷射出来,深蓝色的海水先变成酱色,随即赤红,随即深紫。

    大约有十几头鲨鱼,瞬间翻了白肚皮,悠悠地浮了上去。

    其余鲨鱼又是一阵猛烈的厮杀抢食,这回食物更多厮杀更烈,整座海都似因此动荡起来。

    海面这回血染范围更大,绕着大船整整一圈如红绸,那些人一开始看见血还以为是太史阑和司空昱的,随即便看见了那些翻肚皮的鲨鱼死尸,齐齐愣住,一时取笑的声音也没了。

    “怎么杀的?怎么杀的?”船上女子呆了半晌,失控地揪住身边一个男子的衣领,“怎么可能一瞬间杀这么多黑背鲨?怎么可能?”

    那瘦弱的男子被她晃得一阵咳嗽,涨红着脸答不出来,女子却根本不期待他的回答,发泄完,把他麻袋一样往甲板上一扔,“蠢货,滚!”

    男子爬起身,默不作声地往舱门走,脚步虚浮。一众水手们眼神讥诮地盯着他背影,毫不顾忌地窃窃私语。

    “第十三个……”

    “姑奶奶真是越来越不挑,这样的货色也肯要,这小子在这呆了多久?才两个月吧?就这干瘪样了。”

    “我赌他还有半个月就要给扔进海里。”

    “我赌五天。”

    “得了,没见刚才那船上有男人?姑奶奶好像挺有兴趣,这要那男人上船,我赌一刻钟!”

    “哈哈……”

    男子背影颤了颤,却没回头。

    水底有一瞬的静寂,随即老鲨开始愤怒。

    太史阑隐约还是感到了海水被音波震动,一层层传递开去,整个海底都似在嗡嗡颤抖。

    她低头一看,几条细细的血线终于从老鲨身上冒出来,血线越来越粗,最后快有手腕粗细,身周本来就是一片深深浅浅的血水,但老鲨的血微微发紫,看起来还算清晰。

    她心中一喜,老鲨还是中招了!

    她的采用天外奇铁打造的暗器有一个特性,就是能借助机簧之力,在射入躯体后依旧产生震动,扩大伤口,只要能射进鲨鱼的厚皮,就有可能把伤口扩大。

    她成功了。

    太史阑等着老鲨负痛出水,这只老鲨却真的鱼老成精,自己受伤,子孙被杀,它虽愤怒却并没有一跃而出,反而更深地向水深处潜去——它要用最省力最安全的办法,先淹死仇人!

    太史阑憋了一口气下水,不能在水下多呆,脸色已经涨红,老鲨却还在向下潜,再潜下去,不被水压压死也要先窒息死。

    司空昱一转头看见她的危境,忽然松手,抓住她的脚底,将她全力向上一送。

    “哗啦”一声太史阑破水而出,在被送上水面前一刻,她对司空昱飞快地指了指老鲨的伤口。

    海面上水波飞溅,她半身蹿出,大船上的人正趴在船舷上搜索海域,盯着鲜红的海水猜度着他们的死亡,忽然看见她冲水而出,都大声惊呼。

    太史阑急急呼吸几口,对着大船一指海面上鲨鱼浮尸,大叫:“你要的鲨鱼皮!接我们上去!”

    大船上那女子目光闪烁,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下网去捞那些鲨鱼,却没有派下小船下来接应。

    “还有一头大的,”她懒洋洋道,“我要那头大的。”

    太史阑盯着她,她很少发火生气,此刻却真心有了想将这贱人剥皮抽筋的念头。

    回头看看水下,群鲨受惊,没有再跟过来,但司空昱还没有出来,他下水已久,虽然武功好可以多支持一会,可这时辰也太长了,难道……

    太史阑心中一紧,不敢向下想,只得先拼命往自己漂流的船上游过去,思考着该如何逼迫那贱人出手相救。

    “别等了,下去自己喂鱼吧!”上头女子哈哈大笑,“这么长时辰,咱们这最好的水混子都挨不住,那小子一定给老鲨拖海底啃啦!”

    太史阑扒着船舷,冷冷回看她一眼。

    那船上女子被她这彻骨一眼盯得身子下意识一缩,随即勃然大怒,“敢这么瞧我!拿箭来,射她!射她!”

    “哗啦!”

    忽然一声爆响,似从海底传来,整个海面一阵巨荡,飘浮在海面上的小船霍然被掀翻,险些将太史阑盖在下面。

    太史阑一惊回头,便见海水忽然下陷,现出一人宽的沟壑,似巨手划过,裂出海峰海谷,随即哗地一声,一条巨大的黑影,箭一般射出水面。

    黑影射出时,水花血花飞溅,海面上下了一场粉红血雨,太史阑在朦胧的红色视线里仰起头,就看见老鲨如巨龙斜飞而起,一跃上天,鲨头上血柱直射,刺破天空如惊虹。

    日光折射水花血花如虹影,虹影里一人长发散披,半蹲于鲨头之上,紧紧揪住老鲨的头部血肉,姿态紧绷利落,一飞冲天,望之如神。

    大船上的人齐齐仰头,顺着老鲨飞起的轨迹活动颈椎一圈。眼神惊叹。

    太史阑也仰头,看着老鲨灰白的腹部擦过自己,蓦然鲨背上司空昱身子一滑,一手抓住了鲨背的硬骨,一手抓起了太史阑。

    “起!”

    两人齐齐落在鲨背上,直冲大船而来。下一瞬,这头受伤发狂无法控制自己的老鲨,就会带着两人恶狠狠撞在船身。

    船上人正看得发呆,眼看巨大鲨身竟然冲自己飞来,惊得连声大叫:“快让!快让!”

    那女子一边由人护住向后退,一边大叫,“抓鲨钩!抓鲨钩!给我抓住,抓住!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

    霍霍几响,甲板上固定着的几枚巨大的铁钩飞了出来,这种钩子专门用来对付这种凶残狡猾的小型鲨,钩子可以构筑鲨背上那块突起上的孔洞。

    此时老鲨已经离大船只有一丈左右距离,却已经露出力竭之势,几条巨大的钩子飞来也不知道躲让,那钩子冲着它背上去,自然也冲着背上的司空昱和太史阑,两人在鲨背上本就滑溜难呆,不让会被钩子砸伤,让了又会被滑下鲨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