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4章 胎动(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4章  胎动(2)

    这里的海水已经渐渐恢复湛蓝色,蓝玉一般的深水里一抹深红的血丝淡淡洇开,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时却又想不起是为什么。

    “我说了我会照顾好你。”司空昱拍拍她,示意她安坐,从怀中取出一片薄薄的铁片,铲下一个最大的海蛎子,敲断海蛎子的尾部,撬开壳子,里头一团晶莹粉红的嫩肉,在他掌心颤着。

    “海中鲜物,以牡蛎和虾最适宜生吃,”司空昱对太史阑扬了扬眉毛,“敢不敢?”

    太史阑毫不客气接过,闭着眼睛一口塞。

    一股渗入心底的鲜味在口腔中瞬间弥漫开来,连铁石般的太史阑都被刺激得眉毛微颤。她也算吃过这天下的好东西,依旧觉得唇齿间那种柔韧又绵软,饱满又弹牙的感觉**,而人间真正的鲜美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

    她怀孕后口味大改,开始喜欢鲜腥类的东西,此刻这牡蛎对了胃口,忍不住吃了几个,却又记挂自己肚子里有小包子,海鲜吃多不好,半饱也就算了。司空昱看她不吃,才自己挖了几个来尝,他不过随意吃了几口,将剩下的海蛎子肉捧住,手臂浸入海水,渐渐便有一些鱼虾闻鲜而来,太史阑明白他的意思,要捉那些小鱼,司空昱却道:“不必。”眼看着很多小鱼狡猾地来了又去,滑溜溜地果然难捉,倒是很多半根手指大的小虾,自动弹入他掌中,被司空昱随手一抓一大把,扔到船舱里。

    太史阑又跟着尝了几个,果然牡蛎和虾都是生吃的妙品,各有各的鲜美滋味,这种虾肉又富含水分,吃完鲜虾,她的口渴也好了很多。

    司空昱一直没顾上吃,在礁石的外围不住挖牡蛎采海菜,再用牡蛎肉来捉虾,船舱里渐渐堆满了海物,太史阑有点好笑地道:“你这是打算长期居留海上?”

    “玉柱礁这一片连着个孤岛,最近的住人的岛屿在三百海里之外,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要再费力气划过这片礁群上孤岛,还不如在这里多搜罗点吃的。一鼓作气到海市岛那里,那些住人的群岛住民,有些每隔半月会开船到静海城卖海货,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太史阑可不愿等半个月,半个月天知道静海城会发生什么,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四面茫茫,毫无船只。

    她同意了司空昱的提议,按照他说的方向,慢慢划走,太史阑想帮忙划船,司空昱却坚持不让,太史阑想着肚子里那个,也没有坚持。

    划了好一阵,还是茫茫大海,别说船了,连原先隐约能看见的海物都没瞧见,日光投射在这片湛蓝的海域上,很清爽明丽的景色,太史阑却直觉不安,总觉得深水之下暗影幢幢,似一片死海海域,隐藏着无数食人的恶魔。

    她暗中嗤笑自己的联想力太过丰富,肚子里多了一个,智商也好像被分去一半了!

    为了打破这种奇怪的感觉,她只好找话来问。

    “你说这里是近海海域,为什么我一直没有看见任何船只?”她提出疑问。

    司空昱犹豫了一下,道:“不是在海边浸淫了一辈子的高手老海客,便是普通渔民,在经历风暴迷失方向后,也很难准确判断所处的位置,我是看见这一片礁群,觉得有点像玉柱礁。至于没有船只,风暴刚过,肯定有不少渔民遇难,此时休渔也是正常的。”

    太史阑听他解释得合理,也微微放下了心。看着船舱里的牡蛎海菜和虾子等物,道:“等下瞧瞧还有没有大海蟹大海螺,把这些一锅煮了,弄个海鲜火锅也不错。”

    她一向对吃很淡漠,怀孕之后却有了变化,此刻想着海鲜火锅,不自觉地口中满是津液,微微露出贪馋的模样,司空昱从没见过她这样,不禁微笑,答道:“好,一定给你找个最大的海蟹,做一锅新鲜出炉的海鲜火锅。”

    他语气温柔,如此刻黄昏海风款款,太史阑心情放松,也微微一笑“那我可等着吃了。”

    两人相视而笑,都觉气氛静谧,司空昱怔怔望着她,太史阑背光坐在船头,双手交握搁在腹前,夕阳下笑容竟然是柔软的,似一匹缎子,拂过他的心尖,掠出一片温柔的涟漪。

    司空昱忽然觉得恍惚,眼前的太史阑似乎变了一个人,周身充满安详亲切的女人气韵,就连那笑容,也近乎于陌生,他记得她很少笑,大多时候唇角微微一扯,一个冷峻而不可接近的弧度。

    他的手掌微微紧了紧,忽然对改变她的那个男人充满妒恨,那感觉一瞬即过,随即涌起淡淡苍凉。

    他终究没能在最合适的时候遇上她。

    不,或者,他从一开始,就没能拥有最合适的立场去接近她。

    这是命。

    司空昱垂下眼,默默坐在她对面,选那最鲜嫩的小虾子剥给她吃。

    太史阑忽然心中一动,提到火锅她便想起在南齐吃火锅的事情,便问他,“南齐最近流行的火锅吃法,听说是你们东堂传过去的,是你们带来的方法吗?”

    司空昱不是太有兴致说话的模样,简单地道:“我刚来南齐,天天吃酒楼,为了争胜,曾让自己的厨子和丽京酒楼大厨比拼,当时我的厨子做的就是羊肉杂烩火锅。之后便传了出去。”

    太史阑想起他初到南齐的骄矜尊贵,不禁一笑,这确实是他会干的事。

    “听说你们东堂人很会吃。”她道,“南齐本地的吃法很单调,大宴也不过几样肉几样果子。”

    “东堂原先也是这样,”司空昱道,“后来来了个厨神,提供了很多新鲜吃法,把酒楼开得遍地都是,东堂人才有了口福。”

    太史阑听着这话心中一动,她记得最初听容楚说火锅吃法是从东堂传来便觉得有点不对,只是当时事忙忽略了过去,此刻旧事重提,心中便想着——莫不是文臻?

    “你们那位厨神叫什么名字?”她立即问。

    “好像姓文……”司空昱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忽然船身重重一震,撞在了一边的礁石上。

    两人身子一倾,靠船外边坐的司空昱险些翻落,还是太史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又起风了?”太史阑一惊转头,海面上风平浪静,哪来的风?

    她此时还抓着司空昱的手,出手太急迫,用的是那只伤手,伤口因为用力被挤破,血一滴滴又落入海水中。

    司空昱下意识一低头,正看见水底一片黑黝黝的影子,箭一般地射过来,追逐着那淡淡的血滴,瞬间就聚集了一群。

    他大惊失色。

    “鲨群!”

    太史阑听见这一句,脑中一空,只剩下一个念头——海鲨的预言真准!

    砰又一声大响,船底部又被狠狠撞击了一下,顿时出现一条裂缝。

    太史阑此刻大悔离开礁石群,如果上了礁群,这些被惊扰的海底凶兽便不能再攻击,现在两人所乘的船是小船,根本不能抵挡这样凶猛的鱼群。

    她身上没有带人间刺,只配备了一身的暗器和短刃,此刻这些东西要用来对付潜伏在水底的鲨鱼,也不知道能有几分效果。

    身边水花一溅,一条鲨鱼从船边滑过,尾巴重重地拍打在船尾,生生将木板拍出一条裂缝。

    太史阑看清那鲨鱼体型不算大,也就和船差不多长短,黑背白腹,尖齿锋利,一看便知是海中凶兽。

    司空昱脸色微白,从船中站起转目四顾,忽然指着一个方向大喝:“那边好像有海岸,我们往那里去!”

    太史阑睁大眼睛看了又看,才勉强揣摩出一点似乎是陆地的轮廓,心中不由叹口气,司空昱的微视和远视能力,在这个时候可真刺激人。

    这么远的距离,还有鲨群追着,想要划过去谈何容易?

    “退到船中来!”司空昱拽住她的手,把她往船中拉。一条又一条鲨鱼划水而过,漫天的水花飞溅,被夕阳的日色镀一层朦胧的纱,这一幕很美,太史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

    司空昱手中抓着船板,见有鲨鱼靠近便狠狠敲下一棒子将它敲晕,以免大量鲜血再次引得鲨鱼疯狂。接连被敲了几下后,这些有智慧的生物也学乖了,都默默潜了下去,太史阑低头一瞧,深水处黑压压一团一团,还在跟随着船移动,一副要跟到底吃到嘴的架势。

    而天已经快黑了,天一黑,这些滑溜溜的东西将更难应付。

    但两人此时也没有好办法,硬杀会引来更多的鱼群,只能交换着加快划船,向印象中那块陆地而去。

    那群鱼无声无息跟着,像一群穿着黑披风在海底游曳的幽灵。

    太史阑面色如铁,专心划船,忽然身后水声微响,她头也不回,反手一拳挥出。

    “砰”一声,一条偷袭的鱼还没来得及张开血盆大口,就被太史阑这一拳击中头部,它倒飞落入水中时,半个头颅都被打扁。

    “咚。”一声闷响,司空昱的船板将一条跃起下扑的鱼生生横扫出一丈,溅开柱状水花。

    鱼群安静了些,又往下潜了潜,却依旧不肯离去。

    两人相视苦笑,此刻也无可奈何。

    黑暗渐渐笼罩海面,比黑暗更黑的凶猛鱼群无声跟随,死亡的气息阴森森地逼近鼻端,一轮惨白的月色照着奋力划桨的两条人影,海面上时不时荡开拳击桨打的沉闷回音。

    月亮升了起来,又落了下去,太阳再一次燃烧在海面上,半天如被血染。

    太史阑和司空昱的脸色,没能被这样鲜艳的日色染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