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3章 胎动(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3章  胎动(1)

    她的手搁在肚子上,想着四个多月了,小家伙很安静,看样子是个省事的。

    或者他不爱闹,是因为被她心中默念威胁多了?别人家的胎教是音乐画片和母亲的柔声细语,她经常是“不许闹!”“安静些!”“今天你最好别闹腾!”

    太史阑默了一下,随即觉得这样也不是什么坏事,孩子只要健康,随意什么性格脾气都无所谓,这天下,还有他妈罩不住的事情?

    太史阑已经在想着假如这是个小子,假如真的出来后性子太软,该几岁把他扔到军营去?三岁?五岁?

    司空昱醒来时,就看见晚霞船头,一轮夕阳里,唇角弧度平和微翘的太史阑。她的手轻轻搁在腹上,微垂的脸上有种难以描述的从容和细微欢喜。

    司空昱有点茫然,他从未看过太史阑这样的表情,这一瞬间让他想起某些正在领会人生幸福的小女人。

    这个感受忽然让他心里有点空。

    太史阑听见动静抬起头,正迎上他的目光,她平静地点点头,道:“谢了。”

    司空昱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她还是太史阑。冷静,强大,不说废话。再大的风浪,也不能让她失色惊惶,无奈哭泣。

    两人默默对望,都觉对方狼狈,两人脸上都是被各种海物划伤拉伤的痕迹,横七竖八像花脸似的,外裳也都不见了,好在两人都算准备充足,衣服里面都穿了特制的水靠,海上风暴会将所有人的衣物扯碎,只有贴身的水靠还能存留,好歹没来个裸裎相见。

    随即他听出她声音嘶哑,再看看,太史阑唇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焦皮。

    一天一夜没喝水了,风浪前最后一顿,鱼汤又偏咸了点,太史阑现在渴得焦心,眼神忍不住在船舱里寻找,可是经过海上劫难,能有一艘还算完整的船已经是奇迹,食品和淡水那只能是一个梦。

    司空昱看她一眼,默默转身注视着海面,此时海面上漂浮着许多东西,破碎的船板,撕烂了的渔网,以及各种身首异处支离破碎的水母或海蟹,司空昱看了一会,捞出了一个已经空了的大海螺。

    他在怀中摸索一阵,居然摸出了一个火折子,十分精巧,外面一层亮光,司空昱舒了口气,对她笑了笑道:“防水的。”

    他将海螺注满海水,又捞了些杂物架住海螺,让螺口微微倾斜,剥了一只枪蟹的壳,盖住海螺,再用一只笔杆蛏的壳将蟹壳顶住,最后又捞了一只蟹壳,等在海螺的下方。

    太史阑看着,隐约猜到是蒸煮海水取水蒸气凝结的液体使用,只是她从未见过这娇贵的公子哥儿干这种活计,还干得十分熟悉,不禁有点惊讶,也有点好笑。

    海螺壳很厚,煮开这一海螺的水并不容易,太史阑盯着水上泛起的小泡泡,只觉得咽干舌燥越来越难以忍受,倒是对面的司空昱,依旧不急不躁,时不时将被海风吹开的蟹壳压住。

    太史阑瞧着他星光璀璨的眸子,以前这眸子光芒如星辉,直抵天地,如今多了几分深邃,是一片广阔而变幻的海。

    磨难挫折令人成熟,经历了天授大比失败,被迫前往敌国海疆潜伏的东堂世子,早已卸去当初骄娇之气,成为真正城府深沉的男子。

    白色的水汽慢慢上涌,在海蟹的壳上凝结成晶莹的水珠,再顺着那一个倾斜的弧度缓缓流淌,一滴滴落在底下等着的蟹壳里。

    好容易存了半蟹壳浅浅的水,司空昱换了一个蟹壳等着,把存了水的蟹壳递到她唇边。

    “有点腥。”他笑道,“将就些。”

    太史阑并没有客气,接过喝了一口,极度干渴的咽喉最初咽下水的时候那感觉并不愉快,那一咽有如刀割,咽喉还没感觉到水的滋润,只觉得痛。她面不改色,将蟹壳递了回去示意他喝,司空昱看她一眼,接着蟹壳,却将蟹壳又捧回她唇边喂她。

    太史阑不习惯地偏头让开,接过自己喝完。

    司空昱手指还搁在她唇边,有些出神,她喝水没有声音,显出良好的教养,一滴水珠从她唇角缓缓流下,在日光下闪烁光芒如珍珠,那一处被清水滋润过的肌肤,便显得更加晶莹透亮。

    他忽然心中一颤,脑海中那日暗室挣扎厮打里,在火光耀起那一刻,也曾见谁的肌肤明月般一闪。

    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想要轻轻拭去那点水痕,怀抱着一种歉意的心情。

    太史阑一怔,又是下意识一让,蟹壳里一点水翻在掌心。司空昱手指一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赶紧收回手,收手动作太快,手肘撞到海螺,刚刚热起来的水都洒了。

    太史阑向来万事不在意,此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只对着翻倒的海螺惋惜,四面看看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大海螺,正愁着又没水喝了。一抬头看见司空昱已经偏转头,默默凝住海面,眉宇间微微落寞。

    她看了看他同样干裂的唇角,想了想,将手掌合拢托到他唇边,道:“这里还有点淡水,可以润润喉咙,如果你不嫌我手脏。”

    司空昱低下眼,正看见她掌心里浅浅一点水,她肌肤淡蜜色,掌心却是雪白的,纹路清晰,似横斜的枝丫静静躺在水底,他心底又微微燥热起来,并不想喝水,却想将脸埋在她掌心,沉默洇没在她的香气里,直至亘古。

    然而他知道他不能,她也不许,她可以为大局不拘小节,却不会允许情感上的放纵。

    正如此刻喝水便是喝水,她送上的不是她的掌心,是水。

    他沉默良久,最终慢慢俯下身,唇边触了触那点水,随即对她一笑。

    “很香。”他道。

    太史阑挑挑眉,不确定他是否在一语双关,忽然有点怀念初见时单纯又骄纵的那个少年。

    环顾海面,茫茫一片,看不到任何陆地,太史阑皱起眉——被吹到深海了?这要在海上漂上十天半月的怎么办?再遇上风暴怎么办?还有老海鲨之前说的吃人鱼群,虽然海上风暴一阵乱卷,现在他们未必就还能遇上那群鱼,但海鲨是经验无比丰富的海客,他之前一定也曾算过风向和海流,将变化估计在内,他们遇上鲨鱼群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司空昱站起身,迎着风向闭起眼睛,又看看海水的流向,最后有点不确定地道:“前方似乎有一片礁群,可能是近海的玉柱礁,这是离咱们静海城最近的一处礁岛,如果真是这里,咱们还有希望很快遇上渔船回去。”

    太史阑知道在大海上辨明方向是很不容易的事,联想到他刚才取水的熟练手法,不禁笑了笑,“你现在倒像个老海客。”

    “这段时日我几乎天天出海,最远去过黄湾岛。”司空昱答得轻描淡写,“也遇上过几次风暴。最厉害的一次,三天没喝水,在渴死之前发现了一只半腐烂的青虾,靠这半只青虾又支撑了一天,才遇上了过路的渔船。”他转头对太史阑笑笑,“所以我真的不渴,等下捞到海螺再给你弄水喝。可惜这渔船里的渔网用具都没了,不然就算漂个十天半月我也能把你养活。”

    太史阑仰头望着他微带得意的神情,这一刻的他看起来终于有了最初的神韵,可是她并不想笑,忽然觉得有点心酸,这金尊玉贵的少年世子,终究是因为她,经历了这许多原本可以不经历的苦。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能及时救到我?”她沉默了一会,转移了话题。

    “我比你熟悉老海鲨,总觉得心里不安,才要求跟在你身边。”他道,“你被拖下水的时候我也从海天石的另一边下了水,抢在那几个挟持你的人前面进入了海天石下的通道,海鲨那边的人水性好,武功却未必怎样,他们没发觉,我出了通道顺着一边的石沟直接下了海,一直就潜在那舢板之下,舢板的位置在海鲨身后,当时天色暗,我叼了根特制的麦管换气,你们都没发现我。”

    太史阑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在冰冷的海水中等她。

    司空昱轻描淡写说完,站起身,“前方就是礁群了,这个礁群是静海三大礁群里相对最安全的一个,礁石上应该长有海蛎子,我去弄些给你吃。”

    船舱里还有半块破碎的船板,是先前司空昱从海里捞起来的,可以短暂划水,司空昱划着船,慢慢靠近那片礁群,露在海面上的灰黑色礁石上果然生着些颜色斑驳的海蛎子,正微微张壳,享受着黄昏的海风和日光。

    靠得很近的太史阑,甚至已经看见那碗口大的海蛎子里,露出的一团嫩肉,顿时觉得肚子一阵咕噜噜乱叫,此时船靠近最外边一块礁石,她伸手就去抓那海蛎子。

    “小心!”司空昱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后拽,但已经慢了一步,太史阑的手指在接触到海蛎子壳的那一瞬间,立即被划破,鲜血滴落在海中。

    “这地方少船来,这些海蛎子没被惊扰过,边缘十分尖锐,刀子似的,你千万不要用手去捉。”司空昱有点焦灼地握着她的手,一边握紧她手指试图阻止流血,一边皱眉道,“这缺医少药的,也没法给你包扎……”

    太史阑挣脱手指,随意将手指在海水里洗洗,道:“一点小伤,算什么。”

    这点小伤对她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她也相信自己体质强健,不至于就破伤风了。只是刚才被司空昱握着手,竟然感觉到他手指粗糙,掌心微微有了茧,令她心中生了点感触,有点发怔地看着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