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0章 风浪(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60章  风浪(1)

    “有劳莫将军。”太史阑点头。

    乌凯也似明白了什么,神情扭曲,默默不语,良久无声过来,对太史阑躬了一躬。

    他连话都懒得说了,用行动表明了态度,太史阑扶起他,道:“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只要大家还在通力合作,我是绝不会令同僚为难的。”

    乌凯听着这话,也隐约猜着发生了什么,脸色极其难看,却还支撑着对太史阑又行礼,道:“多谢元帅。”

    他连称呼都改了,太史阑不过笑笑而已。

    纪连城愕然看着那三人的举动,皱眉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睡了一觉就和灌了**汤似的……”他说到这里心中一动,脸色不禁一变。

    他也感觉到了那段空白,空白里隐约还有点记忆,似乎自己很兴奋地说过什么,似乎……

    他愣着,额头的汗密密冒出来。

    “我刚听了个故事。”太史阑一副拉家常的口气,“很好的梗,向来定可写成一个传奇本子。是个关于大家族争位,哥哥陷害弟弟,带他逛赌场下窑子染南洋毒物最后犯下大错被驱逐的故事。少帅要不要听一听?”

    纪连城霍然站起。

    一瞬间他脸上肌肉扭曲,鼻子歪着,嘴角垂着,眼睛却向上斜,斜斜地扯出惊心的弧度来。

    月色夜海,涛声汹涌,雾气渐渐爬上海石,将每个人脚下浸湿,又顺着人体迤逦而上,纪连城在这样浮沉的雾气里,狰狞如魔。

    太史阑正面对着他,稳得像一尊风吹雨打已千年的石像。

    她甚至还伸手虚按了按,道:“少帅看来很喜欢这个故事?我想子同其父,纪家老帅应该也会喜欢?”

    “纪家老帅”几个字,似鞭子般抽打在纪连城身上,他身上似要爆裂的怒气,瞬间被抽熄了大半。

    他怔然半晌,忽然一转身,对其余三人大喊,“你们就这样被她要挟了?就这样屈服了?你们疯了!这不是交出兵权就可以了结的事情!这个贱人只要一日活着,一日便可以拿捏你们!你们只有和我一起把她……”

    “把她给杀了?”黄万两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伸手一指远处的围观人群,“当着这些人的面,把静海的总督给杀了?”

    纪连城一怔,随即仰着下巴道:“有何不可?这里的人也不多,三里之外就是我们的兵——”

    “还有她的兵!”黄万两脾气这么温和的人也终于咆哮,“只要走漏了一个,你我就死无葬身之地!纪连城,你要找死你自己去,本帅不陪!”

    “懦夫!”纪连城大骂,却不敢再上前一步。

    太史阑静静听两人吵架,似乎说的好像无关她的生死。

    她很有耐心地等着纪连城——她相信他终究会屈服的。

    他把这少帅位置看得太重,绝不会让这位置出现一分倾斜的危险。

    纪连城咬牙半晌,牙齿挤磨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在涛声中听来瘆人,太史阑担心他腮上的青筋会不会弹簧一样弹出来。

    半晌之后,他终于愤然伸手入怀,拿出一枚私章,苏亚把纸笔递给他的护卫,他护卫把纸笔送过去的时候,纪连城极其阴冷地盯了护卫一眼。

    那一眼让他的两个护卫浑身发寒,脸色死灰。

    纪连城终于注意到邰世涛不在,此时却无心询问,心中犹自庆幸幸亏他不在,不然自己身边,最后一个亲信都留不住。

    他伸手进怀摸私章的时候,忽然摸到一个东西,这东西让他心中一怔,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变幻。

    随即他眼神便冷了下来,似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

    护卫将纸笔在他面前抖抖索索地铺开,纪连城倒没有再犹豫,就着临时搭建的石桌一挥而就,也是一式两份,将朝廷要求抽调的天纪的精英兵力调拨出来,归属新建的“援海”大营,也就是太史阑麾下。

    她终于与虎谋皮,完成了这个在所有人想象中绝不可能做成的事。

    太史阑命苏亚将东西收起,远处的士绅百姓瞧着,都低低欢呼起来。

    她虽然体质比一般人强健,但折腾了一天也精疲力尽,此刻大功告成,精神也微微松懈,便要命人开路,送各位将军下海天石。

    她作为主人,自然要走在最后,正要让黄万两先行,纪连城忽然怒冲冲一拂袖,当先而行,黄万两自然不会和他计较,摇摇头,笑着退后一步。

    黄万两一退,自然其余人更要向后退退,太史阑就被堵在了海天石的末端。

    纪连城没要人搀扶,纵身跃下海天石,脚步刚刚站稳便冲前三步,动作极其迅速,就像身后有人追赶一般。

    太史阑被堵在最后自然看不见他的动作,紧跟在他后面的黄万两却瞧见了,心中一动,也迅速跳下了海天石。

    纪连城冲出几步,忽然回头,夜色里眸子光芒如鹰凌厉,怪声笑道:“太史阑,你站了这么久,难道就没觉得脚下很暖和吗?”

    太史阑一怔——脚下?

    因为要穿过刀岩阵,所有人都穿着皮厚底的靴子,脚下很难察觉到什么感觉,她心中忽有警兆,立即对身边苏亚三人低喝:“跳海!”

    然而已经迟了。

    脚下轰然一声,声音沉闷,像是石腹中被巨力重重捶了一下,随即整个海天石一晃,咔嚓一声,一条手臂宽的裂缝出现在几人脚下。

    太史阑身子一倾,一条腿就陷了进去,她身边是铜面龙王,手疾眼快将她一拉。

    眼看一拉即起,海天石也并没有如想象中一样瞬间惊人地裂成两半,忽然那道裂缝里卷出一股漩涡,水流甚急,呼啦一下冲向太史阑面门,隐约水花里一条银黑色游鱼一般的影子一闪,手中三股鱼叉直插她的小腹。

    铿然一声微响,龙王的一柄剑横插而来,挡住鱼叉,交击声清脆。

    此时裂缝还在扩大,水花喷涌,这海天石下竟然有天然漩涡,冲击得苏亚和花寻欢都站立不住,两人眯着眼睛,伸手对太史阑的位置一抓,想要先把她护到一边,不想却抓了个空。

    此时铜面龙王挡回了那鱼叉一回身,也发现太史阑不见,他富有经验地一低头,正看见水下隐约有两三条游鱼般的人影滑过,中间那人身形依稀就是太史阑。

    刚才那一瞬间,海天石被从内部炸开,裂缝出现,引发石下水流改变,出现漩涡,埋伏在近侧的水性精熟者立即趁势而出,一个负责攻击,另两个趁太史阑立足不稳,顺势拉下了她。

    铜面龙王眼神一闪,立即纵身一跃,追了过去。苏亚也要下水,被花寻欢拉住,“保护你怀里的东西!”

    苏亚被提醒,抓出怀里那几封移交文书便要向花寻欢怀里塞,花寻欢甩开她的手,纵身要向缝里跳,哗啦一声水响,铜面龙王冒出头来,大喝一声,“你们水性不行,不要跟来,我会保护好她!”

    花寻欢一顿,咦了一声道:“好熟悉的声音!”

    她还要追过去,但一转眼,水波平静人影全无,掳人的人和追上去的铜面龙王都已经不见了。

    海天石的震动也已经停止,众人这才看见不知何时海天石的内部竟然已经被挖出了一个洞,以那个洞为起点,裂缝自下而上衍生,将一块完整的大石生生劈成了两半,相隔距离半臂长,可以看出来,是有人先在海天石下挖了洞,填塞了炸药,将石头炸开,海天石下有不为人知的天然漩涡和激流,当即将人冲散。

    做这事的人,对此地地形和水势十分了解,海天石屹立在此数百年,但很少有人知道海天石并不是浑然一体,其下有部分架空之处,另外石下还有漩涡。

    花寻欢看看四面海波浩渺,转瞬无人,急得顿足,大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人呢!”一边转手放出通讯烟花,又跳下海天石,大叫:“纪连城你这混账!一定是你干的!”然而转首四顾,纪连城早已快速通过了刀岩阵,和接应他的人汇合到了一起。

    太史阑为了计划的顺利实施,特意选了这里的地形,谁的人都过不来,自然自己的护卫队也还在远处,众人瞧着这头不对都已经飞速赶来,但刀岩阵要过去并非易事,哪里及得上水性精熟的人在水底的速度。

    远远的纪连城放声大笑,扬长而去,花寻欢怒得牙齿咯嘣咯嘣响,一挥手厉声下令,“拦住他!”苏亚一把拉住她,“你疯了!他是天纪少帅!无凭无据你拦他,你是给大人招敌!”

    花寻欢恨极跺脚,只得眼看着纪连城得意而去,苏亚盯着纪连城背阴,眼看他离开之前,伸手对海面方向招了招。

    其余人也看见了这个动作,都面色阴沉,萧大强道:“他在和谁打手势?”

    熊小佳瓮声瓮气地道:“谁知道!定然早早埋伏在那!”

    杨成眯着眼睛,“咱们在水下也有人,怎么没发现?”

    “位置不同。”史小翠问了问花寻欢刚才发生的事,道,“很可能我们这边的瞧不见对方,对方却能瞧见我们的人。对方也真是好耐性,为了掳走大人,竟然就那么眼睁睁瞧着咱们做手脚。”

    众人都不说话。今天太史阑有备而来,对方的所有反应都在计算中,知道他们不敢吃她的宴席,安排了这场现场活钓。她事先做了一场试验,抽出少量人间刺里的毒液,浸泡稀释后和鱼叉放在一起煮,煮足十二个时辰之后,将鱼叉在动物身上试验,再将被带毒鱼叉刺过的动物肉给人食用,发现依旧残留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