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8章 请君上钩(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8章  请君上钩(2)

    太史阑垂着眼,在钓鱼,眼角也在扫着邰世涛。

    她知道这小子一定心不在焉,以至于最初鱼竿都在微微颤动,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周身压抑的气场,他在使尽全身力气控制着自己不要对她看,以至于发丝颤抖。

    她眼角瞄到他脸上的红印,那鲜明的巴掌印到现在还没消褪。

    这让她心疼,乃至愤怒——世涛到底吃过多少苦?纪连城当着他们的面都能对他想动手就动手,平时世涛在他身边,到底是怎样过来的?

    想到这里她就想站起来,抓住纪连城,系上石头,一把扔到海里去。

    她缓缓垂下眼睫。

    且容你再活上几日……

    “上钩了!”一尾银色的大鱼从莫林的钓竿上飞起,在空中划过一条流畅的弧线,莫林手忙脚乱地收杆,不慎被那鱼尾重重拍在脸上,拍得一脸的水,犹自呵呵地笑。

    众人原先还担心太史阑在水下做手脚让人钓不到鱼,邰世涛和莫林都先后钓上鱼来,众人终于放心。

    “鲅鱼!”又是一声高喊,黄万两呵呵笑着甩上来一条。

    又过了一阵,乌凯那里也收获了一条肥大的六线黄鱼。

    鱼线不住扬起,牵起红白黄黑的各色鱼儿,溅开晶莹透亮的水花,钓竿一沉一浮间,石面上的鱼篓里,渐渐堆满了鳞光饱满尾巴乱弹的鱼儿。

    太史阑那里还没有动静,众人斜眼瞧着,此刻收获相差着实大,真不知道她是有妙招可以反败为胜呢,还是完全就是瞎胡闹。

    “话说在前头,”纪连城阴恻恻地道,“钓鱼就是钓鱼,捕网之类的都是违规。”

    “自然。”太史阑冷冷答,忽然眉头一扬,“有了!”

    众人都看见那鱼竿一沉,都紧张起来,太史阑手腕一提,哗啦一声,一坨东西穿水而出。

    众人瞧清楚,都哄笑起来。

    是一只紫色带白斑的枪蟹,脸盆般大,在半空中无助地张牙舞爪。

    “瞧它那德行!”纪连城笑得连眼泪都溅了出来,“张牙舞爪,穷凶极恶,却是一肚子的空壳!”一边笑一边眼睛斜着太史阑。

    太史阑若无其事地看了看那蟹,很感兴趣的样子,交给花寻欢道:“交给厨子,炖了,我正想吃蟹。”

    随即又对其余人道:“既然不敢吃我的,那么咱们自己钓的自己吃,等会记着数便行了。”

    众人钓上来的都是新鲜活鱼,也没什么疑虑的,钓鱼钓了半天,也饿了,当即记下各自钓到的鱼数目,再将鱼交给厨子。

    厨子就在围观的人群中随便找了一个,本地渔民个个做得一手好鱼,再说这海里新钓上来的鲜活的海货,本就不用复杂的烹调,那会糟蹋了食物本身的天然真味。

    不是太史阑带来的厨子,众人更放心,厨子当着众人的面洗鱼,开膛破肚,加葱姜下锅烹煮,香气很快浓郁地传出来,难以形容的诱人的鲜美——来自大海的丰美馈赠。

    先前没怎么吃饭的众人闻着这香气,更觉得饥肠辘辘,此时两个时辰已经快到了,天边已经暗下来,黄昏的夕阳给海面遍洒金光,先前笼罩在雾气里的远海里的苍青色的小岛若隐若现,遥远壮美如蓬莱在望。

    将军们的鱼篓里已经满满一篓,足有几十斤,其中以莫林钓得最多,想来这位被排挤久了的上府总将,日常这活动锻炼得很多。

    太史阑也有收获——几条小鱼,几只虾子,篓子里薄薄的可怜的一层,底都没遮住。

    纪连城开始微笑,容光焕发,其余人也神情舒展等着吃鱼,却又有点紧张,怕这最后的半刻钟,太史阑出什么幺蛾子。

    传言里这个女人霸气凶恶,却也不缺智谋,诡计多端。

    半刻钟什么都没发生。

    “当”地一声锣响,宣布时辰到,乌凯偷偷看自己的南洋怀表,发现时间不仅没延长,还提前了些。

    鱼篓已经不用拖出来比,呆子都看得出谁胜谁败。

    几个将军目光灼灼地瞧太史阑,生怕她反悔,心中又有些疑惑,不明白她明明不擅长钓鱼,为什么要提这赌局?

    黄万两眼神尤其犀利——事有反常必为妖。

    太史阑脸上依旧平静,眼神却微有懊恼之色,将钓竿提起,认真瞧了瞧她的饵,低声咕哝道:“他们告诉我这饵配方好,怎么没用……”

    她声音低到几乎没有,其余几人却都竖着耳朵,听见这句才舒一口气,原来是这回事。

    一时几人忍不住要大笑——太史阑真是个初到海边的外行,肯定是听信了街头上卖的那种“一钓一中,万能奇饵”的骗子,要知道这种奇饵自然是有的,却是经验丰富海上多年的老渔民传家的宝贝,轻易怎么会拿出来卖?莫林来了这么多年,有心要找到这东西,都没成功过。

    太史阑发了一阵呆,冷冷地道:“我输了。”

    她态度不好,众人也不以为意,反觉得这样才正常,都放下心事,乐呵呵地等吃鱼,黄万两犹自安慰太史阑,“我等既然奉命来援,一旦战事起,还是会全力以赴,其实没什么差别。”

    太史阑“嗯”了一声,懒洋洋收起钓竿,纪连城心情不错,虽然后来邰世涛没有再钓上什么鱼,他依旧大笑拍邰世涛肩膀,道:“你那一竿开门彩!好兆头,回去有赏!”

    邰世涛恭恭敬敬地谢少帅,其余将军微笑瞧着,心里却禁不住几分鄙薄——轻言赏赐,非驭下之德。纪连城原先还好,如今瞧着,越发轻狂娇纵了。

    各人挑选了篓子里喜欢吃的鱼,当场做了送上来,依旧是银质餐具,由渔民制作,各人护卫亲自取来,一切都在目光监视下进行,实在没什么不放心的。将军们中午到现在等于都没吃,此刻饿得前心贴后背,鱼一上来,莫林抢先就夹了一块塞到嘴里,烫得嘴都歪了,犹自笑嚷:“鲜!”

    众人都目光灼灼将这傻货瞧着,见他没事,立即风卷残云一顿开吃,纪连城对着自己的一盘清蒸镜鱼食指大动,却没有立即吃,眼珠转一转,将那鱼分出一半给邰世涛,道:“正好赏你!”

    邰世涛又一脸忠诚憨厚地接了,太史阑面无表情地瞧着,袖子下的手指捏了捏。

    一时众人都安静下来,狼吞虎咽吃饭,红艳艳的硕大的对虾,紫莹莹的分块的枪蟹,银白色的肥美的鱼,晶莹透明的生拌海蜇、粉红色丝缕分明的新鲜鱼片,还有放了辣子葱姜熬了很久的,泛着油光的杂鱼汤。浓郁的香气在台上迤逦开来,香气冲得人闻见就要打个跟斗。

    晚霞渐渐地收了,苍天拂袖,留一抹暗红的背影,渐渐那暗红色也被一缕缕沉黑色所浸染,黑色的天幕上一点一点碎光闪烁,让人想起深海之下被日光反射出的鱼鳞,仔细看却是星光,在海那头伴着明月升起来。

    海天石一片鱼骨狼藉,黄万两擦着嘴,抱着肚皮,咕哝着道:“好饱……”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觉得有点累也有点困,向来饱腹渴睡,他也没在意,伸了个懒腰道:“酒足饭饱,咱们也该走了……”

    几个人嗯嗯地应着,却没人动。

    黄万两眼神也有点发直,说着要走,屁股一动不动,自己曼长地嗯了一声,坐在了那里。

    他坐着不动了。

    太史阑静静地坐在海天石的一角,背对着大海面对着众人,身后上弦月正在她身后弯折,看起来像是她头上生了只角。

    远处等了一天的士绅百姓们都纷纷爬起来,对这边眺望,看着几个人在无灯无火的石上沉默对坐,隐约觉得诡异。

    几个人都没动,状态却不太一样。

    黄万两和莫林,神情都有点呆呆的,莫林更是已经垂下了眼,打起了呼噜。

    纪连城和乌凯神情也有点木,却和那两人的一片空白不同,他两人有点茫然,又像在思索什么。

    台上诸人的护卫觉得有点不对,可是这状态也不能说不正常,四人除了神态有点不对,在该走的时候还不走之外,精神身体,都没有任何问题。

    “总督大人……”黄万两的一个护卫等了半天,见主子说走还不走,五个人在那里诡异地沉默,忍不住问太史阑,“这……”

    “想必吃太多了要消食。”太史阑淡淡答。她看了一眼那三个护卫,目光在邰世涛身上掠过,忽然眉毛一挑,怒道:“你们主子还没发话,你们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那开口的护卫一怔,没想到她忽然发难,再说只不过问上一句,怎么就成了质问?

    这几人今日暂充护卫,其实能到这里必然都是亲信级别,职位不低,本身也是个副将,哪里经得住太史阑这样恶声恶气,忍了忍终究没忍住,也怒声道:“太史大人好没道理,卑职不过随意问一句,如何就成了质问?”

    “你还敢狡辩?”太史阑霍然站起,头对着花寻欢一甩,“给他们点教训!”

    花寻欢接收到她眼色,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抬腿一个横扫,哇呀一声怪叫,“都给我滚下去洗洗澡!”

    那三人中的两人已有防备,都怒喝跳起避开,站在最靠边的邰世涛却好像在走神,砰一下被花寻欢扫在腿上,“啊”地一声向后一栽,落下了海天台。

    他还算机灵,半空里一个翻身,好歹调整了头上脚下的姿势,随即噗通一声响,他落到了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