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7章 请君上钩(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7章  请君上钩(1)

    何况太史阑一针见血,正戳到他们的软肋。她说出的三个地点,就是天纪军万一要反必须先通过的三大障碍,这些障碍对折威和天节同样适用,只是位置不同而已。当初先帝宽仁,认为令出一门有利于全军一心,但也不是完全没做防备。他听取了容家父子的意见,对全军做过一次大换防,外三家军的驻地和势力范围,以及周围军队的设置都经过精细的研究,几乎动一发而牵全身,每一军周围都布置了相当的天险和军队,每一支外家军要想反都得经过重重天堑和重重围剿。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这也是容氏父子在退出政坛,交出军权之前,为朝廷和南齐,做的最后一件事。

    纪连城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渐渐平复下来,被说到痛处的人,往往都是顾不上生气的。

    但太史阑下一句话成功地又让他炸毛了。

    “哦,我忘记了。”太史阑轻蔑地道,“你已经没种了。”

    “太史阑!”纪连城的咆哮声三里外的军队都能听见,“我纪连城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你还不如说誓不为男人。”太史阑句句都在往伤口上撒盐。

    “呛”一声,刀光如极光一亮,在人们视野中划过一道雪色的虹,纪连城拔刀,冲向太史阑。

    “少帅不可!”他身边一个护卫急忙伸手拉他。

    “卑鄙!”花寻欢大骂,拉着太史阑急退,顺脚一踢莫林的凳子,莫林猝不及防,控制不住身子,骨碌碌一滚,正滚在纪连城脚下,眼看那刀要往莫林肚子上招呼,纪连城急忙旋身侧劈,啪一声刀砍在石面上,溅起的石头碎屑落在莫林脸上,他“哎哟”一声,觉得脸上又痛又烫。

    远处发出了巨大的嘈杂——这一宴说好,双方都不带武器的。

    众人更没想到,这些雄霸静海的大佬,见面不过几句话,居然就如匹夫一怒般,上演了全武行。

    纪连城一拔刀,心中便一激灵,知道又上了太史阑的当。双方在议定原则时早已说过,有谁违反,自动退避,并答应对方的要求。

    然而刀出如水泼,再收不回。

    纪连城驻刀于地,胸口起伏,怒极之下无处发泄,反手“啪”地煽了那拉他的护卫一个耳光。

    “放肆!谁准你拉我的!”

    那少年被打得头一偏,唇角顿时出了血,他两个同伴都微有愤怒之色,他却只低了头,跪在纪连城脚下,沉声道:“是!卑下僭越,请少帅责罚!”

    听见那耳光声的太史阑霍然回首,眼底怒色一闪。

    纪连城没看见太史阑的脸色,他恨恨盯着那少年,他发泄完,稍微清醒一点,心里知道他拉自己是为自己好,是怕自己破誓,这一巴掌打得人有点冤枉,但他素来跋扈惯了,也不觉得什么,烦躁地一踢少年膝盖,道:“滚开去,别碍我的眼。”

    语气好了些,却依旧生硬。

    “是。”那少年低眉垂目,恭敬应声,姿态卑微地退到一边。

    太史阑背对着他,身子微颤,一边的苏亚悄悄过来,挡住了她的背影。

    铜面龙王一直一言不发,眼神饶有深意地看了看太史阑,又看了看那个少年将军。

    他认得这少年是纪连城麾下五虎将之一,新近名声大躁的邰世涛,据说这少年原先因罪打入天纪罪囚营,后来机缘巧合得了纪连城青眼,一路飞黄腾达,这人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更曾多次救过纪连城,为人又沉默忠诚,所以极得纪连城喜爱,短短一年,已经做到精兵营副将。

    现在看来,所谓的极为宠爱也是有限,招来挥去,直如猫狗。

    这么一闹,纪连城的撒泼也撒不下去。太史阑已经转过身来,脸上恢复了平静。

    她这一刻的静,和先前的烈直如反比,脸上是硬的,冷的,白的,似经过浪涛长年卷过的岩石,外表岿然,内里已经经过无数次的抗争。

    “好刀。”她开口第一句,竟然是赞纪连城的刀。

    这话直如一个耳光煽在纪连城脸上,胜过怒声控诉。

    纪连城脸色阵红阵白,手中刀收也不是扔也不是。

    “违背了规则,就该答应我一个要求。”太史阑似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语气直接。

    众人立即警惕起来,黄万两道:“纪少帅违背规则,不过我等可没……”

    太史阑竖起手掌,打断了他的话。

    “不必再绕弯子了。你们不愿交出主力,但也不想造反。你们想像以前很多次那样,拖。拖到我太史阑被静海地头蛇吃掉或赶走。但是我太史阑很明确地告诉你们,你们做梦。”她负手看向云天深处,“我给诸位两个选择。其一,是和我卯到底,今日你们不应,我会直接上书朝廷,将你们的态度说明,并请陛下取消外三家军世袭旧例,相信会有很多大臣赞成,也会有很多人乐意接收外三家军军权。其二,和我在这里钓鱼。”

    众人皱眉听着前一句,正在心里盘算接下来的应对,蓦然听见最后一句,都不禁一呆。

    “一局鱼钓定输赢。”太史阑道,“刚才诸位都没吃吧?现在想必也饿了,我算着我请的客你们必然不敢吃,那就吃自己钓的。顺便咱们赌一下——两个时辰内,如果你们钓的鱼加起来如果比我钓的鱼多,那我就不会再和你们要一兵一卒。反之,我要什么,你们必须立即拿出来。”

    几个人又一呆,居然还有这样的赌局?用钓鱼来定这样的大事?太儿戏了吧?

    “这是我对纪少帅违反规则的要求。”太史阑淡淡道,“如果这都不同意,那咱们就拼到底吧。看是你们打杀了我太史阑,还是我太史阑,让外三家军散架。”

    又是一阵沉默,海涛哗啦啦地拍着礁石。

    几个人都陷入了紧张的思索,都在思考同样一个问题——太史阑敢提出这样的赌注,难道她是个钓坛高手?

    但这几人回头将太史阑的经历想了想,发现她这短短一年做的事,超过了很多人一辈子的总和,她的事件是连轴转的,一件连着一件,根本没有任何闲暇的余地。而钓鱼,是最需要时间和闲散心态的活动。

    怎么看太史阑,都不可能擅长钓鱼,从来就没人见过她摸钓竿,而在场这几位,尤其是久驻静海的上府将军和水师提督,钓鱼真真是家常便饭,乌凯能一钓就是一整天,莫林能在最险的大坨子下钓出最金贵的鱼。

    末了黄万两终于一拍腿,道:“行!”

    其余几人都点头,连纪连城都阴沉着脸,没有表示反对。

    这个条件实在不算过分,一方有军权,一方有圣眷,算是各有仗恃也各有顾忌,不到迫不得已,无论哪方都不想当真硬顶到骑虎难下。

    钓具是早就准备好的,但在场几人都表示这钓具不趁手,让护卫回去拿自己常用的,太史阑知道他们不放心,也不阻拦。

    过了一会钓具拿来,各自找地方垂钓,太史阑坐在角落,抓了根钓竿,眼睛微闭,似睡非睡。

    几人一瞧她那模样,就明显不是钓鱼好手,又放下一半心。

    午后日光暖洋洋的,钓鱼是闲散活动,令气氛由紧绷变得疏懒,手执钓具的将军们,渐渐也开始放松,在太阳下微眯起眼睛,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手中钓竿的动静上。

    远处等候的士绅和军队,没想到总督的宴席上居然会临海钓鱼,看久了也觉得困倦无聊,都席地坐下来开始睡觉。

    纪连城心头烦躁无心钓鱼,要将钓竿交给邰世涛,太史阑居然也同意了,邰世涛在太史阑侧边不远处坐下,抛下钓竿。

    两人没有说话,没有交谈,甚至没有任何的目光接触,当真便如两个陌生的,甚至处于敌对立场的人。

    然而邰世涛虽然紧紧盯着钓竿,全部的精神和意志,却都在身侧不远的太史阑身上。

    他用眼角余光感受她,感受她的侧脸轮廓,感受她越来越沉静的神情,初见时那个犀利如刀的女子已经迅速被岁月打磨,她还是刀,却已重工无锋。

    他感觉到她侧脸的线条比以往更加紧致,想必又瘦了些,这让他心底起了淡淡怜惜,又有些怨怪国公怎么没照顾好她,又怎么会让她离开丽京,到这风雨飘摇战事在即的最危险之地独撑大局。

    如果他在她身边……

    他的心立即抽了抽。

    如果他在她身边,他一样左右不了她的意志,就好比此刻,他和她相隔只有五尺距离,却咫尺天涯。

    他甚至不能转头,去用目光度量她到底瘦了多少,因为纪连城就在他身后灼灼地瞧着。

    他只能按捺着自己,平静着呼吸,在海风的呼啸里捕捉她的气息,捕捉她呼吸的频率,悠长深远,和这风一般近在身侧又远在天涯。

    “浮标动了!”不知道谁在他耳边喊,他恍恍惚惚一提,一尾大黑鱼甩着尾巴,啪嗒落在身边。

    恍惚里又好似有谁冲他嚷,“世涛你发什么呆!我不喊着鱼就跑了!”又似乎有人在拍他的肩,“好小子,最快上来一条!”

    他笑笑,没有被责怪的不满,也没有被夸赞的喜悦,心里懊悔着钓上鱼来,抢了她的先机,因此满满的都是痛苦。

    她转头看了那鱼,又看了看他,他因此又高兴起来——因为他钓上了鱼,所以她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瞧瞧他,真好。

    不过之后他就不敢再用心钓鱼了,手腕使劲,鱼线发出细微的难以察觉的震动,鱼儿不会再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