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5章 好了没(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5章  好了没(1)

    他似乎松了口气,又似乎有点犹豫,随即又笑了,唇边那一抹微微扬起的弧度,美妙得让人动心。

    “让火虎给你易容下吧。”她道。

    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又双手递上一个包袱,道:“大人的衣服只怕不太适合今天的宴会,还是换上草民带来的这一套比较好。”

    太史阑接了,毫不犹豫去换了衣服。衣服是贴身的一套衣裤,可以穿在外袍里面,材质有点像水靠,她里头一直穿着容楚给的小裘,也不用换下来,当即穿了裤子。鞋子是厚底靴,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她怀疑里头有什么猫腻。

    她自己也准备了铁底子的厚底靴,但太重,迈步很吃力,如今这个却轻,她当即将他送的鞋子换上。换鞋的时候她又是一怔——鞋子不大不小刚刚好。

    过了一会,苏亚花寻欢和火虎出来了,太史阑仔细一看,这个火虎依稀有点不同,果然是他扮的。

    她这个决定未必正确,但她做了决定从不后悔,点点头上了轿。

    龙王瞧着她进轿,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一闪。

    太史阑到海天台下的时候,静海上府将军和水师提督已经到了,正由人带领着,小心翼翼穿越刀岩阵,刀岩窄,他们只能侧身从缝隙里挤过去,动作很有些滑稽。

    水师提督还好些,一直在陆上驻守,又生着个大肚子的上府将军莫林,挪动得十分凄惨,不停地缩着肚子如一只一鼓一鼓的青蛙,好容易挤到海天台下,满身大汗,肚子上的衣服也被刮掉了一块。

    远处的士绅百姓在窃笑,莫林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静海的上府军和其余行省的不同,在静海这处靠海省份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再加上本地豪强林立,武装势力遍地都是,上府军不能干涉也不能参与,闲得快养虱子。

    莫林在海天台下尴尬了一阵,忽然明白了总督将宴席设在这里的用意,不仅是让大家都放心,也是让他明白,他本身就是在夹缝中生存,早已钝得失了作用,不趁机寻一把快刀磨一磨,将来就是炮灰的命。

    莫林在心里重重地叹口气。

    太史阑命人将轿子停在海边的树林里,前面一段路是沙滩,轿子很难过去,所有人都只能步行。

    她没有立即下轿,在轿子里静静地等。

    这种公开赴宴,到来的早迟也是一门学问,更是彼此间的较劲。除了地位较低的必须先到之外,其余大佬都会尽量瞧着别人的速度前进,绝不要到得比人早,但也不能到得太迟。

    到得早的,那就是众目睽睽之下在台上恭候,折威元帅不愿意,纪连城当然更不乐意。

    时辰一点一滴过去,果然三家都没动静,白花花的太阳晒在光秃秃的巨大海边平台上,胖子莫林已经冒出油来。

    太史阑在轿子里冷笑一声。

    赖到天黑是吗?

    她转头对苏亚嘱咐几句,苏亚挥挥手,另外一顶一模一样的空轿子被抬了出来,苏亚亲自陪着,带着一队护卫,护着那顶空轿走上沙滩。

    远处百姓遥遥欢呼起来,太史阑就任虽短,已经在百姓之中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因为她已经出布告表示要把海鲨的部分财产赠予百姓,海鲨家财富可敌国,不仅充实了静海行省的省库,下发给百姓的那一部分,也会让他们有立身之本。

    苏亚护着轿子堪堪到达刀岩林的这一端,忽然一声长笑遥遥响起,一人道:“总督大人来了么?纪连城这番见礼了!”

    声到人到,几条黑影从那边林中嗖嗖地飞出,跨越长空,从轿子上头掠过,其中最前面那条人影,脚尖还在轿顶上恶狠狠一踩,借力再次飞身而起,进入刀岩林,他并没有老老实实落下去,而是在空中花俏而优美地翻了个身,轻轻巧巧地落在刀岩林正中的一片尖尖的石头上,居高临下对轿子笑道:“太史大人,躲在轿子里做什么?要不要本元帅扶你一把?”

    百姓有愤然之色,海天台上往下看的那两位神情复杂,一脸的看好戏。

    苏亚抬头对高高在上的纪连城瞧了瞧,随随便便施了个礼,道:“少帅,我家大人问你,这轿子瞧着可好看么?刚试过了是不是很结实?我家大人说了,等会你若喝醉了,她便用这轿子抬你回去。”

    说完将轿帘一掀,给他瞧那空空荡荡的轿子。

    纪连城微带青白的俊脸,瞬间扯扁了……

    苏亚的话运足中气,远远传了开去,远处士绅百姓听见,忍不住低低窃笑。

    纪连城原本威风凛凛站在石片上,此刻倒像在尴尬示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色青红白转了半晌,终于狠狠一转身,飞身上台。

    他起身时脚下石片无声碎裂,可见怒气之深,苏亚却眼尖地瞧见,他那厚底靴子,出现了一条裂缝。

    这刀岩当真片片如利刃。

    纪连城给太史阑诈上了海天台,只剩一个黄万两。

    太史阑听着属下传来的信息——据说黄元帅每天起床都很迟,这会儿刚刚出府。

    太史阑才不信这个邪,黄万两此刻要不是也在这林中观望,她宁愿送他黄金万两。

    那就送他黄金万两,看他出不出来?

    苏亚在刀岩林前仔细瞧了瞧,朗声道:“各位大人,我是即将陪同总督大人进入的随从,可否我先给我们总督大人探探路?”

    上头没人说话,只有纪连城冷然道:“甚好,不然你家大人杀戮过重,万一栽倒在白骨堆里起不来,这宴也不必摆了。”

    他身边三个随从沉默伫立,最左边身子似乎微微动了动。

    苏亚就好像没听见他的讥讽,小心地走进刀岩林,四面寻找一条稍微宽敞些的路,台上莫林等人瞧着她的动作,都遗憾自己怎么没想到派人先来探路,又暗恨自己的属下没这么贴心忠诚,忍不住都狠狠瞪了身边人一眼。

    苏亚专心地将地上散落的白骨踢开,以免刺伤了人,忽然“啊”地一声,站起身来。

    她举着手,手心里一枚硕大的金刚宝石光芒流转。

    众人都一惊,随即想起这刀岩林以前是海鲨惩罚叛徒或者对付敌人的,海鲨那些属下干的是杀人劫货的生意,难免会有黑吃黑的情形,那些被私吞的财物,有的被搜出来了,有的从此却没了下落,这些年也有传说说刀岩林中有宝,一些亡命之徒喜欢将重宝缝在肚皮里,最后被扔进了刀岩林,但此地太危险太瘆人,少有人敢来。如今瞧着苏亚走了一截就捡到宝石,众人都不禁想起这个说法。

    台上几人还好些,顶多觉得这宝石确实大而珍贵,这护卫算是赚到了,有个天生爱财的却瞧不得了。

    “啊哈哈,诸位老兄们都到了?”林子西北角有人呵呵笑着,慢慢踱出来,嘴上在遥遥和台上将军们打招呼,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却骨碌碌在苏亚掌心宝石上打转。

    黄万两看见宝贝就腿痒,终于窜了出来。

    苏亚收了宝石,退出刀岩阵,经过黄万两身边时,这家伙笑眯眯地问:“小姑娘,你这块石头在哪里捡的呀。卖给我成不?我出千两银子。”

    苏亚攥着宝石的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等他眼睛亮出钱币的光芒时,走了过去。

    和他擦身而过时她在他耳边道:“大帅,这不是捡的,是我自己兜里的。另外,这宝石市面上价值是一千两,但却是黄金。”

    黄万两咳嗽,“呵呵,呵呵……”

    太史阑远远瞧着,“呵呵!”

    人终于齐了,太史阑也就出来了,她下了轿子由花寻欢护着走向沙滩时,黄万两和纪连城眼睛都蓝了。

    末了黄万两呵呵一笑,道:“这丫头还是这么坏。”纪连城却面沉如水,冷哼一声。

    太史阑一到,宴席也就正式开始,上菜并不从刀阵上过,太史阑安排一艘小船,从海那一面摇橹过来,船上满是早已准备好的各式大菜,还有瓶口上凝着晶莹水珠的南洋葡萄酒。

    每人面前一个小几,采取分食制,花寻欢在石边用绳子将菜吊上来,所有的菜都用银盘装着,以示可以放心。

    摇船的船娘抬头对花寻欢一笑,花寻欢忽然觉得这人有点脸熟,还没来得及看仔细,那船娘已经又摇船离开了。

    太史阑在三人护持下过了刀阵,铜面龙王始终安静地呆在她身侧,一言不发,却给她指出了一条相对较宽的路,看样子对这里很熟悉。

    太史阑身影一出现在海天台上,水师提督乌凯和上府总将莫林都站起身来。

    两人眼光微微惊异,惊讶这传说中的女杀神如此年轻,甚至还有点瘦弱的模样。

    太史阑原本是绝不瘦弱的,可惜现在情况特殊,此刻她立于台上,披风翻飞,宽大的袍子越发衬出苗条的身姿,竟立出了几分楚楚的韵致来。

    她身后三人瞧着她背影,都在感叹太史阑越来越像个女人,铜面龙王的眼神尤其深邃,似碎了一天的星光。

    纪连城身后一人,身子又动了动,随即低下头。

    他垂下的鬓发掩着眸子,看不清脸上表情,一抹高挺的鼻尖,忽然微微渗出了汗珠。

    太史阑眼神平平静静从场中掠过,看谁都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色。

    海天台高达一丈许,台面平整,台下是雪白嶙峋的岩刀之林,另一面则对着大海,一色湛蓝的海水缎子般从远处滚滚而来,最近处深蓝深邃,再远点浅蓝晶莹,到了地平线处则是一色雪白,点缀点点风帆。日色正中那极白处亮起,金光渡波而来,渲染海天之色如极致绚烂的油画,渐渐海面又起了雾气,油画便多了几分灵动飘渺的意境,人在画里,而画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