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1章 铁血总督(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1章  铁血总督(3)

    确实,如此巨宝,谁不动心?

    有人便想讨好,自以为聪明地笑道:“此照壁是海底千年沉香木雕成,做过防水处理,价值连城,寓意美好,大人如果喜欢……”

    “我不喜欢。”

    那人一僵,傻傻地看着她。

    “寓意美好,海鲨府还是被抄;飞龙罩海,依旧没能罩得了自家的烂池塘。”太史阑淡淡地道,“来人,把这玩意给劈了。”

    众人:“……”

    好,好,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这位女总督的思维,果然不是常人配揣测。

    于定雷元带人上去拆照壁,照壁木料坚硬,众人拼命猛砍,木屑纷飞,斑痕斑驳,众人瞧着那无比珍贵用一件少一件的沉香木照壁被砍得不成模样,心疼得脸上一抽一抽。

    “海鲨府多年来搜刮民脂民膏,奢靡无度,本督既然来了,自然要还百姓一个公道。”太史阑吩咐薛暮辛,“将所有海鲨府中值钱财物登记造册,发往公库,稍后处理。如有人在此过程中,中饱私囊——以贪贿罪论处。”

    “是。”

    “其余按律处理,发榜公布。”太史阑一边吩咐一边下台阶,“对了,海鲨府的所有女眷,另行登记,暂押总督府女牢。”

    “大人,总督府没有女牢……”

    “造一个。”

    “是。”

    众人听着,一边心惊,一边想着总督特意将海鲨府女眷拎出来单独关押是什么意思?海鲨府女眷美貌闻名静海,但这位又不是男总督。

    火虎等人刀砍了半天照壁,把那些珍贵的木料砍坏后,又架起柴来烧,顿时烟雾腾腾,沉香木的香气冲天而起,笼罩全城。

    所有的百姓都闻见了这股离奇的香气,蜂拥而来。

    太史阑便是在这样的火光中,香气里,迈出了海鲨府的大门。

    静海城的百姓,也是在沉香木的香气里,第一次看见他们新任的女总督。

    女总督身后火光熊熊,艳若红龙变幻飞动,越发衬得她眸子深黑面容沉静,岿然如屹立于浪涛边的礁石,又或是晚霞深处走来的神祗。百姓们仰首望着,不由自主屏住呼吸,不敢相信新任总督竟然如此年轻。

    满城香气迤逦,那香气浓郁又深远,古老又深切,带着令人膜拜的神圣般的力量,伴随这样香气行来的女子,也让人心动神摇,不敢用言语亵渎。

    忽然有人沉默着深深拜了下去。

    更多人跪了下来,伏在满是鱼腥泥泞的冰冷地面,以额触地,低声喃喃,说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

    或者是祷告,或者是欣喜,或者只是内心深处难抑澎湃的发泄。

    那是一大片滚滚而去的浪潮,臣服在太史阑的脚下,她静静地立着,任风将黑发如旗扬起。

    景泰二年二月,静海总督、一等子爵、领静海将军衔太史阑,初入静海城,亲身入虎穴,灭盗匪,斩海虎,收首领、抄海鲨府、烧照壁,以雷霆万钧之势,在静海城所有势力面前上演了一出绝杀大戏,以最强硬的姿态,成功入主静海城。

    她也成为静海诸任总督中,上任最风光、出手最狠辣的一位。

    她第一天在海鲨府做的事,已经让人震惊,但很多人还想着,她后头是不是还打算留着一手,好和老海鲨讨价还价,没想到第二天,总督大人竟然真的将所有的海鲨府中男丁示众,并公开征集罪行,总督府门前一排站笼被站满,百姓围着骂了三天三夜,无数的鸡蛋烂菜叶招呼得那些家伙满身狼藉,每隔一个时辰总督府就要派人去站笼里收菜,不然那些家伙就会被满笼子的东西憋到窒息至死。

    站笼旁的用来收集罪状的箱子每隔半天就塞得漫了出来,需要人时时清理,总督府里人人忙得脚不沾地,到处可见捧着文书奔跑的人员,更有很多人日夜关在屋子里,奔跑在城中,调查核实,分批审问。

    不跑不行,因为总督大人说了,所有事情要在三天之内完结,做不好的军法处事。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瘦了一圈,厚厚的卷宗也完成了,太史阑简略一翻,简单地一个过堂,便定了罪,在总督府外公布,随即大笔一挥——斩!

    海鲨府三百七十人,除少量罪不至死,单纯佣仆被甄别出来释放之外,其余人统统死罪。

    太史阑一边快马上报朝廷,一边下令——斩立决。

    这下有些人想动作,指望着太史阑还要报朝廷,还要等秋决的人都傻眼了,想不到这女总督说杀就杀,竟然不等朝廷勾决!

    太史阑才不等,她就是放个屁,她家蓝蓝都会说是香的。

    三日之后,所有案犯都被牵到海鲨府旧址,海鲨府门前正好还有个广场,三百七十人一排排跪满了广场,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

    最前面一个棚子,则坐满了静海官场的官员,从静海府尹开始,都早早到了——不敢迟到,因为总督大人会不高兴。

    所有百姓神情雀跃,所有官员如坐针毡。

    如坐针毡的还有静海城的其余势力,太史阑要求他们也到场观看,这些人瞧着往日称兄道弟的人此刻凄惨地跪在广场上,禁不住的一阵阵心底发凉。

    发凉的同时倒也庆幸,因为到目前为止太史阑还没为难他们,他们的鱼税和保护费还照样收着,总督府没有干涉的意思。

    这些人想着,总督大人不可能选择得罪所有人,对海鲨府下了死手,结下一个强敌也就够了,之后自然要对他们好些。所以虽然怕,但还算能稳稳坐着。

    因为存在这样的心理,所以这些人也没动过什么要劫狱或者帮忙捞人的想法,甚至在这几天内,通过各种办法还给总督府送去了厚礼,太史阑也毫不客气,一一笑纳,甚至还很有兴趣地拣选了一些礼物,分赠给景泰蓝和容楚,以及三公等人。

    这些当地半匪半士绅的地头蛇们因此更加放心——肯收就是一个和平信号嘛。

    他们不晓得,有些人心还是挺黑的……

    太史阑也准时到了,一身宽大黑袍坐在主座,她不爱穿官服,这种情况下就更不会穿了,她穿着一身宽大重锦长袍走过来的时候,满场无声,所有人投来的目光,不管是爱戴还是憎恨,是欢喜还是仇恨,都凛然而不敢直面。

    虽然一次杀这么多人,创下静海乃至南齐建国以来的处决人犯的记录,但太史阑也没有如临大敌地搞什么戒严和警卫,她只做了一件事。

    她把两架神工弩拖了来,往广场正面上方左右一架,所有人只要想救这些人,都在这两架神工弩射程范围之内。

    海鲨府被查抄时,应该还有一部分人在外办事,另外这些被处决的人也在外面有亲朋好友,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敢出手,但总会有一两个以义气为先的莽夫的。

    果然还没开场,就有人前来搅局,这边刚刚炮响,外头就是一声大喊,“刀下留人!”几条人影嗖嗖地窜了来。

    百姓哗然,兴奋无比向前挤,等着瞧这说书里才有的情节,太史阑却冷笑一声——听戏听多了吧?还刀下留人呢!

    她微微抬起下巴。

    “铮”地一声,属于神工弩独特的嗡鸣,撕裂空气的最强音。

    那些人的影子刚刚从人群中窜出,脚尖还没踏上广场边缘,就看见迎面似有黑光一闪,像天边的一道闪电,忽然就劈到了面前。

    没有思考的余地。

    那些人只觉得身子一震,随即就飘了起来,而在其余人的眼里,只看见黑光一闪,然后那些人就比来时更快地猛烈撞了出去,撞上身后的同伴,一连串地如糖葫芦串在一起向后一射,半空里划开一条深红的直线,像一笔永远没有止境的“一”。

    然而这个一是有尽头的,尽头就是死亡。

    “咻”一声,有人看见箭头从最后一个被串住的人背后穿了出来,带着一蓬血雨一闪不见。随即那些后窜出足足数丈地的人们,终于在人群之后砰然落地。

    没挤到最里面,在外头踮脚张望的百姓们,就比任何人都抢先看见了一场死亡。

    还是瞬间群杀。

    刹那间外围就多了十几具歪七扭八的尸首,每个人胸口都炸出一个拳头大的洞,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箭造成的,还只是一支箭。

    总督府的护卫飞快地冲出来,他们不是来收拾尸首的,他们是来捡箭的,这些箭虽然现在已经不算少了,但依旧每支都很宝贵。

    他们不需要在尸首上找,因为神工弩的特制箭从来都会穿身而过,飞窜出人难以想象的距离,只要跑远点就行了。

    这一箭的凶猛。

    所有人都凝固了,很多人眼睛还在直瞪瞪望着天空,因为刚才飞人那一刻的血雨刚刚落地,在洁白的广场上挥洒出各种诡异的痕迹。

    更多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人来了,然后有人死了,其间好像那些飞来很快的人飞去更快,一霎眼就到天边了。

    官员们又尿了一批裤子,太史阑大皱其眉。

    不过她很满意,神工弩的效果,之前在海鲨府没展示成,这时候展示更好。

    外头很快收拾好了,太史阑对所谓“劫狱”一言不发,连表情都没有,如她的神工弩一般,根本不把这点事当事,挥挥手示意继续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