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0章 铁血总督(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50章  铁血总督(2)

    厅堂中的人开始坐不住,杀戮在前,血色逼眼,然而还是没有人动。

    太史阑眼神慢慢递向火虎,火虎犹豫一下,退后一步。

    太史阑心底叹口气。

    今日大开杀戒,日后便不能善了,武力震慑诚然有用,可是过刚易折。

    她一向不怕杀人,但并不爱杀人,她只喜欢决然杀最少的人,来达到最大的效果。

    车子微微向前,装了沉重神工弩的车身,立即将青石地面压裂。

    众人脸色大变,霍然站起。忽然有人快步向前来。

    太史阑一怔——对方衣袂飘飘,身材颀长,赫然是铜面龙王。

    “原来总督大人已经到了。”他沉声道,“我等有失迎迓,请大人恕罪。”说完深深一躬。

    太史阑盯着他,眼神意味复杂。

    谁先来打破僵局,也不该是他。

    随即她便笑了,亲自下座,扶起铜面龙王,“是龙王吧?久仰,日后本督在此处,还得仰仗龙王帮衬。”

    “不敢,我等荣幸。”铜面龙王答得简练,微微直起身子,接住了她的手。

    太史阑一怔。

    男女有别,她的扶只是虚扶,并没打算真的靠上他的手,谁知道他的手一抬,竟然将她手指给握住。

    他的手骨节修长,掌心微凉,将她的手指紧紧包容在掌心,竟然是一个沉迷而不愿放松的姿态。

    太史阑再次看见他衣袖深处掩着的疤痕。

    她眼神一低,淡淡道:“如此,最好。”将手慢慢抽出来。手指完全抽出时,她看见他的手掌微微一握,似待挽留。

    他握到了四面带着血腥气的空风,似有些怅然地攥拳停留,随即一笑,无声地退了下去。

    两人这手底官司,除了站在面前的苏亚和花寻欢谁也没看见,苏亚花寻欢先是惊愕,随即若有所悟。

    有了地位较高的铜面龙王带头,众人都舒了口气,海鲨的怒火自此有了龙王首当其冲,谁也不愿再拗着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都依次上来参见。

    每拜见一个,火虎便高声唱名,外头便响起一阵欢呼。

    被唱名的静海城地头蛇们虽然觉得恼火没面子,但也暗暗心惊,这位女总督果然是备足了资料来的。

    回头想想,一个女子,敢于亲身冒险入虎穴夺虎子,胆识智慧非常人可及,被她拿捏也没什么丢人的。

    众人很快参见完毕,太史阑平平静静抚慰几句,苏亚和花寻欢就在他们参见的时候,旁若无人地收拾了海二爷的尸首,众人瞧着这两个女子同样毫无伪饰的平静,都从心底寒了上来。

    看手下一样可以看出主子风格,太史阑的女属下都这么杀气睥睨,难怪她短短一年所向披靡。

    薛暮辛站在太史阑身侧,手里拿一个名册,每个首领上来唱名拜见时,他便在册子上点划,众人瞧着他批点并不按顺序来,这说明不是总督大人在核对人数,说明总督大人这个册子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排列的,但到底是什么方式?地位?肯定不是,众人在静海城早已地位分明,参见也是按顺序来的,册子如果按地位排序,那就是顺着下来。那么财富?或者,忠诚度?分出可以拉拢的,还是必须剿杀的?

    这些江湖老鸟,知道但凡这种铁血总督上任,整合当地势力时,必然是一手蜜糖一手大棒,拉拢分化和血腥镇压双管齐下,现在就不知道谁是她眼里可以争取的对象,谁又是她必须要处理的敌人?

    众人这么想着,又开始紧张,坐姿各种不自然。

    太史阑冷眼望着,眼神平静心底讥诮——她一路孕吐,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功课,这册子是空白的,她让幕僚做个样子而已。

    一个做样子,就吓得这些人眼神浮动,看来世上真的没有铁板一块的抱团势力,有的只不过是强权压迫下的暂时妥协,那就好办的,要拆分这样的势力,只需要更强的力量和更狠的手段便行。

    她玩完了自己的心理战术,示意薛暮辛将册子收起,众人的眼神滴溜溜顺着册子滚了一圈,对她态度更加恭敬了些。

    “此地杂乱,气味不佳。”太史阑淡淡道,“诸位也不必再留了,稍后本督会宴请当地名流,请诸位务必赏光。”

    “一定一定,荣幸荣幸。”大家都连连点头。

    “总督府日后需要仰仗诸位甚多,也需要和诸位之间有位联络召集的渠道,诸般安排也可以方便些。”太史阑又道。

    众人都紧张起来——新总督今日的行动,已经表明她绝对不会和海鲨府同存,海鲨府必然是她要剿杀的对象,那么她就会选择一位新的主事者,来将静海城的势力重新洗牌。

    今日之后,不可一世的海鲨府,就要被新的不可一世的总督给强力抹去。

    而取而代之的新主事者会是谁?

    众人目光都投向铜面龙王,他本身势力足够,先前态度暧昧,众人都疑他本来就是新总督安排的暗手。

    太史阑却看向了端木成。

    “久闻端木家百年老族,德高望重,族中有数位祖辈曾戍守静海,深受民众爱戴,想必日后可为静海城中流砥柱。”

    这就是选择培植端木家的意思了。

    端木成喜出望外兼受宠若惊,连忙站起,深深施礼,“大人抬爱,草民岂敢辜负大人厚望!”

    众人望着他,有点羡慕也有点不以为然,多数人还抱持着观望态度——就算总督大人今日端了海鲨府,老海鲨可不止这府中一点势力,事实上他多年来雄霸静海,无人敢和他做对,府中早已警卫松懈。而他外头的兄弟数万,都散落在广阔的静海之上,他的女婿也是盘踞黄湾一带的海上黑帮老大,总督就算暂时趁老海鲨不在占据上风,但离将他连根拔起还太远。

    不过对于端木家来说,他家多年被海鲨打压,忍气吞声仰人鼻息,早已压了一肚子邪火,还时刻处于被吞并的担忧之中,卧榻之旁不容人酣睡,海鲨迟早要对端木家下手,如今终于有了机会,为此冒险一搏也是值得的。

    如此也便定了,太史阑抬抬手,有点倦地道:“既如此,今日便罢了,诸位自便。”

    众人都站起身,一时却不敢走,又想瞧着总督大人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海鲨府?

    太史阑从来不理会别人怎么想,看也不看那些人,一边下座一边淡淡吩咐身边的花寻欢,“将所有擒获海鲨府中人,登记造册后下狱,开官府公帖寻求罪证,落实之后甄别处理。”

    众人都吸一口气——审判权交给了百姓?这是一丝一毫也不给人逃生的机会!这些海鲨府的属下,哪个不是江洋大盗出身,哪个手上没沾了无数人的鲜血?

    “请问大人海鲨府怎么处理?”花寻欢问,“是要充公吗?”

    “一家府邸,占地如此广阔,这是浪费资源。”太史阑道,“烧了。”

    众人又抽气——好狠!

    “大人。”端木成犹豫一下,站起身来,“海鲨府按例虽应充公由官府处置,但海鲨建此府时,用料讲究,十分结实,烧毁也是一种浪费。草民建议,不如适当拆建,转为官用。”

    “你考虑得很好。”太史阑赞赏地点点头。

    她本来就不打算在城中放火,所谓“烧了”不过是一个态度,心中自然已经有了打算,道:“听说静海城中禁教育,竟然还没有学宫,这海鲨府大小,做个学宫倒也合适,就是建制有点区别。端木先生,劳烦你安排一下,即日起寻工匠,拆建海鲨府为学宫。此地在建成学宫之前划为禁地,除批准人员外任何人靠近格杀勿论。”

    最后四个字平平静静,却听得人人浑身一颤,端木成态度更加恭敬,“是。”

    “端木先生心系民生,本督甚为嘉赏。”太史阑凝视着他,“造福桑梓的乡绅,按例可以由各府上报总督,再由总督代为向朝廷请赏,端木先生回头和静海府尹说一下,上个请赏折子来。”

    “谢大人!”端木成喜出望外,深深躬身。

    众人这下真有点羡慕了。

    自古官民泾渭分明,这些草莽出身的大老粗,一旦有了财富和安定的生活,就开始向往高端的地位,而走上仕途是洗白家族,真正走向贵族阶层的重要途径。历来官老爷们也明白他们这种心理,在为他们请朝廷恩赏的事情上便分外拿捏,以此榨取更多的好处。

    像太史阑这样,随随便便就送出他们梦寐以求的官身地位的,还真是大方得少见。

    太史阑扫一眼众人神情,对端木成点点头,又看了铜面龙王一眼,他静默地坐在日光的阴影里,铜面具反射着一片虚无的光。

    太史阑没有再停留,走了出去,众人纷纷跟着相送,走到庭院正中,太史阑一停。

    她面前是一副巨大的照壁,海鲨家可以移动的迎门照壁。

    这照壁是海鲨家的招牌,也是海鲨家名闻静海的重要标志,据说是他连续剿杀海上数十家大小势力海盗,找到了一株海底沉香木的巨木,用来雕了这副飞龙罩海的照壁,这也是他真正奠定在静海行省独霸天下地位的一战。这照壁价值连城还在其次,更是他威权和地位的象征。

    众人屏息看着太史阑淡定的眼神——这位女总督又想搞什么幺蛾子?把这价值连城的照壁拉回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