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9章 铁血总督(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9章  铁血总督(1)

    厅堂内忽然什么声音都没了,外头还没看清情况的百姓的嚷叫声虽然还在继续,但也好像忽然远了。

    众人心惊胆战地瞧着那道白线,似乎在等待什么,又似乎想用眼神的针,将那道要命的线缝起来。

    然而裂开的生命,永无弥合的机会。

    眼看着白线慢慢扩大,先现出一抹微红,然后是淡黄色,再然后是更红更艳的血肉之色,一点点的翻出来,再然后……

    一些要命的东西涌了出来,一地狼藉。

    海二爷发出一声奇怪的长吁,身子向后一倒,瘫在座位上不动了。

    刚才他还高踞这座位上不肯动,志得意满地等着太史阑的“拜见”,如今他可真的永远都坐在这里动不了了。

    满堂无声,极度震惊之后的失声。

    外头也渐渐安静下来,被这一刻的可怕气氛所感染,随即有人终于发现了不对,惊叫“海二爷死了!被劈死了!”

    这一声仿佛将一个噩梦唤醒,又是一阵嘈杂的嚷叫。

    厅内众人还在呆呆瞧着太史阑——一个婆子造型的女子,仿佛从地下钻出来的幽灵般忽然冒出来,手持薄刀,一刀劈了海鲨最爱重的弟弟!跺跺脚静海城乱晃的海二爷!

    太史阑却忽然一转身,“哇”地一声便吐了出来。

    太恶心了!

    她这个时候真是吃不消这种场景。

    众人傻傻地看着她——刚才还女煞星一样威风凛凛,转眼蹲在血肉狼藉里呕吐,这形象转变落差也太大了……

    太史阑吐了几声,忽然看见面前一双靴子,她一惊抬头,面前的是铜面龙王。

    他比其余人更早恢复,无声无息地便走了过来,花寻欢和苏亚警惕地护卫着太史阑,武器和暗器都对准了他。

    他却没什么动作,衣袖一垂,随即又退了回去。

    他离开后,太史阑在地上发现一颗紫金色的药丸。

    苏亚和花寻欢都用眼神警告她不要随便吃药,她犹豫一下,拿起药丸,拈了一点放进嘴里。

    刚才那种头晕眼花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顿时好了很多。

    她心中暗暗感激,这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好身体,就不能维持之后的气势,那她这临门一刀的效果会减弱很多。

    她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站起身,一脚踢开面前那堆心的东西,大步向上走。

    于此同时,一直拎着一颗心的火虎等人,也冲进了院子,包围了厅堂。

    太史阑走上正座,一把推下海二爷的尸体,那人偌大的身子沉重地栽倒在她脚下。

    太史阑淡定地在正中的犹自染血的太师椅上坐下去。

    她迎着所有人的目光,接过花寻欢手中的布巾,擦掉了脸上的胶泥,扯掉了假眉毛之类的易容物品,扯开了外头的婆子灰衣,露出里头一身黑色的劲装,劲装的质料低调却高贵,袖口绣着银色的云纹。

    众人呆呆地瞧着她变脸,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有些人已经渐渐了悟,眼底浮出惊讶之色。

    太史阑大马金刀地坐着,挥挥手,苏亚居然还给她上了一杯茶。

    她高踞上座,脚踏尸首,在满地血腥气中,慢慢地喝了一口茶。

    厅堂里外,万众无声,众人凛然看着这样一个女子,横空出世,刀劈大佬,高举上座,俯视众生。

    苏亚微带嘶哑的声音响起。

    “诸位,见到新任总督大人,为何不拜?”

    “诸位,见到新任总督大人,为何不拜?”

    又是一瞬窒息般的安静。

    一霎之后厅堂里的人在抽气,厅堂外的人在惊呼。

    “新总督!”

    “新总督竟然已经早来了!”

    “总督杀了海二爷!”

    厅堂里的静海地头蛇们早已呆了——万万没想到,想象中还在车内,奴颜婢膝来讨好海鲨府,妄图在夹缝中求生存,因此被他们蔑视的总督,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让步。

    这个女总督,竟然半路截杀了截杀她的人,还兵分两路,一路护卫仪仗继续慢慢走,麻痹他们;一路则由自己亲身改装,冒险入海鲨府,里外应和,双管齐下,一出手就杀了海二爷!

    何等的智慧心机,缜密可怕!

    听说过她狠,揣测过她的狠,今日对着满堂鲜血,一地人头,被开膛的狼藉的大佬尸首,才知道太史阑的狠,永远超越想象!

    满堂的人便还有斗志,此刻也被眼前景象震慑,更被高踞上座,对着这地狱般景象面不改色的总督大人震慑。

    大家已经忘记了她刚才的呕吐,只记得她凌空下劈的决断,和此刻俯视终生的淡定。

    这才是真正杀人如麻的大将,魔神般的冷酷。

    太史阑稳稳地坐着,十分感谢那神奇的药效,此刻她的状态和威严,也是这整个计划里的重要一环,失了气势,这第一步的压服就打了折扣。

    她将一杯热茶慢慢喝完,平复翻涌的气息,才掀起眼皮,冷冷又看了一圈。

    今日海鲨堂上,聚集了静海城最重要的势力首脑,而最关键的是,海家也有海家的规矩,这些人进入海鲨堂,是要解剑的。

    没有武器,就没有了底气。

    但是无论如何,这起身一拜,还是在静海城真正的最高议事中心海鲨堂一拜,其所包涵的意义太重,就等于是静海城的所有势力,今日一见,就被新任总督折服。

    日后便是想要搞什么事,今日当众这一拜已经输了气势。

    江湖上气势尊严比什么都重要,今日众人就算心惊,就算想要保命,但这领头起身一拜的勇气,还真令人踌躇。

    谁在海二爷尸首前领头拜总督,谁就是回归后愤怒的海鲨的仇人!

    众人想到这一点,都激灵灵打个寒战。

    海鲨这个人,这些年老了,不出手了,很多事交给了海虎,甚至还会跑到女婿家养老,但这并不代表,众人会忘记他的可怕与凶悍。

    这是个凶名垂静海三十年的头号人物。

    三岁丧父五岁丧母,丧父和丧母那两年,都恰逢海涸,所谓海涸并不是指大海干涸,而是人为造成,是海上零星势力联合起来禁海,驱逐渔民,不允许渔民下海捕鱼,被到处驱逐的渔民很多人饿死,尤其是孩子。但海鲨活了下来,后来有传说说第一次海涸他和母亲吃了父亲,第二次海涸他吃了母亲。

    十三岁的时候他带着本村的渔民,自愿为一个海盗窝做海上向导,然后寻机会杀了那老大,杀掉了所有的海盗,把那窝里所有的女人都玩遍,再扔进海里。

    十四岁的时候他接了一个南洋大客商一笔大生意,为他下海捕捞名贵的巨型海珠,双方交付钱物时他看上了那客商富可敌国的家产以及他美丽的女儿,将富商杀死,夺了他的一切,自此换他富可敌国,用沾满鲜血的第一桶金建立了他的海上王国。

    他的王国里没有惩罚,只有死亡,错的代价就是死。但他也是打赏最为丰厚的主子,跟随他的老将,如今也都富可敌国。

    他每天生吃海胆,睡觉永远不用棉被,呼噜声响得声震十里,看似熟睡如猪,但曾有个宠妾和他开玩笑,半夜赤脚摸到他床边,他前一刻鼾声如雷,下一刻跃身而起,伸手一抓,生生拧下了她的头颅。

    一个经历多年搏杀岁月,早已被所有敌人和朋友害怕,被心惊胆寒承认那是个真正毫无人性的凶神的男人。

    没人性,有时候就是没弱点。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

    太史阑看着底下那片静默,她看出他们已经开始怕她,但好像更怕另一个人,一个根本不在场的人。

    根深蒂固主宰静海三十年的老海鲨,果然是一条最凶狠的海上霸王。

    太史阑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她不能杀太多人,静海城自有其平衡,静海城的力量她根本不想伤损太过,因为之后她还要依靠他们对付东堂。

    她要的是降服不是杀戮。

    但此刻,如果这些人真的不肯降服,她骑虎难下,也只好继续杀戮下去。

    太史阑对火虎使了个眼色。

    火虎慢慢后退一步。他身后是马车,马车里,是太史阑的绝大杀器,可以连发的神工弩,南齐只有她这里有。

    这还是南齐军事上的一个秘密,她提供的那一小块奇铁,虽然少,却真的用处极大,容楚拿去后发现,只要在一大锅金属熔汁中放入一点点那种物质,就可以改变整个熔炉里金属的性状,练出来的铁,就能经得起神工弩机簧无比强劲的力道。

    有这东西在手,组一支强军便指日可待,不过看容楚的意思,这东西虽然可以用得很节省,但终究还是会耗完的,他并不打算拿出来推广全军,只打算在关键时候作为秘密杀器。而且这种物质适合用作暗器或箭矢,具有惊人的张力和速度,但用作刀剑并没有什么特别,而暗器和箭矢是损耗性武器,所以他也在安排军中巧匠重新设计图纸,看能不能研制出非损耗型武器,不要浪费这天外之宝一分一毫。

    但是神工弩一出,死伤太剧,难免要打破此刻静海城的平衡,竖敌太多。

    太史阑在座上犹豫,心内杀气散发,厅堂里的人也能感觉到,面色都紧张起来。

    外头开始短兵相接,海鲨府的护卫们同时也大多是惯行海上的凶悍大盗,知道主子被杀,震惊愤怒,悍然出手,太史阑这边却是有备而来,长林卫如潮水般涌进,列阵对敌,内五卫装备精良,又抢占先机,几个回合之下,庭前海鲨府的人死伤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