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6章 俯视众生(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6章  俯视众生(1)

    听起来这妇人也不过就是一个管事妈妈,却端庄得如同皇族,瞟他一眼,淡淡道:“听闻新任总督大人要来了,各府都打算备宴请一请总督大人。咱们府里这两年用的帐幔绣帷都旧了,打算重绣。”随即不再多说,示意车子离开。

    那青皮满脸堆笑地目送她车马离开,转身却恨恨“呸”了一口唾沫,“一个外来户,好大架子!”

    太史阑等人没听见青皮和妇人的对话,却听见车尾经过的两个人的交谈。

    “这是谁家的车?胡混子竟然也巴结着?”

    “司家的咯,一个外来户,忽然成了首富,和老海鲨关系好,现在在城中地位也是数一数二了。”

    施家?司家?石家?太史阑皱着眉,本地口音,这三个字听起来实在是一样的。

    这个妇人很明显是来给她们解围的,可三人在静海城都绝对没有熟人,这时候来帮忙的,可未必是好事。

    三人仔细检查了一下车辆,确定没有问题。耳听着马车辘辘前行,穿过海城湿润又狭长的青石道,渐渐往城内深处而去。

    不多时停在一座府邸门口,府邸着实大,整条巷子不过是他家侧门,太史阑下车时,一眼看见长长的青灰色巷子,墙头上竟然早早地探出了一支洁白的栀子花。

    侧门开着,下了门槛,马车直接驶了进去,到了这时候,不用说太史阑也知道对方是有意安排了,花寻欢和苏亚都紧张起来。

    太史阑安之若素。如果真的她一进城就被盯住,那只能怪自己本事不精,后头有什么,接着便是。

    马车直入二门,在一处僻静的院子前停下,苏亚和花寻欢扶着太史阑下车,怕她动作太大给颠着。

    太史阑皱眉,觉得肚子里有个东西真是不自由,早点生下来就好了。

    她站在院子里,除了前头那个带她们进来的嬷嬷,四面并没有人,旁边的厢房的门都紧紧关着。

    但太史阑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

    她不动声色,忽然转头,脸向着西厢房的一个窗子,果然看见一抹人影飞快地从窗边掠过。

    太史阑没动。

    就人家离开的那速度,她知道自己追也追不上。人家既然不想给她知道自己是谁,有的是办法躲她。

    反正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感觉到恶意就够了。

    那嬷嬷在院子中走了两步,笑道:“你们且在这里侯着,稍后我通知内管家来试试你们。”说完又似乎漫不经心地道,“可别乱走,咱们这院子大得很,别惊扰了老爷。更别走过那边西侧花墙去,那边可是海鲨太爷的府邸,虽说海鲨大爷去黄湾岛瞧女儿了,但二爷还在,冲撞了他们,小心没人救你们。”说完转身就走。

    三个人眼睛都亮了。

    好大的信息量。

    三人现在最想得到的消息都得到了,不费吹灰之力。看样子对方没恶意,可是对方又是怎么猜到她们的想法,这样一路帮到底的?

    太史阑的计划就是总督仪仗留在路上给静海城的人伏击,自己提前抄近路赶到静海城,潜入城内最大势力海鲨的府邸,在仪仗进城那一日给他来个狠的。这计划她只和身边的苏亚花寻欢说了个完整,其余人都不清楚,这在静海城的神秘富户,是怎么猜得到的?

    “大人,我瞧不妥。”苏亚道,“怎么咱们什么想法人家都知道?这要反水,咱们可就是瓮中之鳖。”

    “适当的怀疑要有,多疑就不必了。”太史阑道,“这户非普通人家,刚才一路过来,护卫人数极多,足够留下我们。真要害我们,早动手了,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我倒瞧着他们像是想利用我们。”花寻欢道,“或者他们和海鲨家有仇,要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也不会借我们这种只有区区三人还来路不明的。”苏亚反驳,“何况如果真的和海鲨有仇,海鲨家怎么会允许他们府邸建在隔壁?”

    “也许是暗中结的仇呢……”

    太史阑手掌一竖,两人就停止了争辩。

    她也不说话,走上两步,看了看那嬷嬷指示出的海鲨府邸的方向,又看看四周,道:“先休息一下,夜里行动。”

    四面的屋子都空着,她走进一间屋子,正是她先前看见人影的那间。四面看了看,里面没有人,也没有后窗,唯一的门刚才正对着她,根本没有人出来。

    那就是有夹墙或地道了?

    太史阑不动声色,往窗下一张美人榻上一躺,把身上和袖子里的东西都调整了一下,随即道:“外头有张床,你们也休息会。”

    两人看见四周无人,唯一的出口也在外间,都放心地出去了。

    太史阑干呕了几声,恨恨抚了抚肚子,闭目休息。

    她很快沉沉睡去。

    睡梦中二月春风至,携着南国海岸独特的水气,淡淡的野性的味道,却比内地的风柔软,软如一双轻轻抚摸的手……

    或者真的有一双手。

    那双手比风还轻,掠过她的面颊,一开始犹豫着,不敢接触她的肌肤,只在她面颊上方停留,她甚至能感觉到那人的袖子微微垂下来,袖管里逸出淡淡香气,清郁高贵,闻来有几分熟悉。

    隔了有阵子,大概是因为她一直没有动弹,睡得很沉的模样,那双手终于轻轻落了下来,试探地靠向她的脸颊。

    隐约身周有了呼吸声,微微急促。

    之前这人一直将呼吸控制得很好,明明就在房中,苏亚和花寻欢都没发现,但此刻他的呼吸竟然微乱,显见得内心激动。

    太史阑还是一动不动。

    那手指终于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先是触了触,随即抚摸过她的鼻翼两侧,太史阑记得,那里她微微生了点不明显的蝴蝶斑。

    那人手势极轻,令人感觉充满怜惜。随即太史阑便感觉到他的气息接近,似乎正在逐渐靠近,她甚至感觉到他的呼吸拂在她的眉端。

    太史阑霍然睁眼,伸手一捞。

    身前一条人影一闪,立即后退,速度快到她都没看清脸,只看见一抹淡绿色的修长影子,手也没抓到实体,隐约碰到对方的手腕,却感觉到指下有点凸凹不平。

    她抬头,翻身要起,却因为动作过剧,又引发了一轮恶心,忍不住低头捂住了嘴。那人脚步似要一停,最终却还是退了出去,转过前面一方书架,隐约咔嗒一声,人不见了。

    只留下似有若无一声叹息。

    太史阑平复过来,想着那声叹息,总觉得带了几分惆怅意味,对方不会误会了什么吧?

    她抬头看着对面,多宝格的书架静静立着,书架旁的帷幕穗子还在悠悠荡着,似乎在提醒刚才有人经过。

    门帘一响,苏亚和花寻欢听见动静奔了进来。连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太史阑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动荡的丝穗,淡淡答。

    “你脸色这么差,今晚要么别去了。”花寻欢担心地道,“可是留你在这我们也不放心,唉,你就不该亲自来的。”

    “不亲自来,到时候怎么给静海城一个下马威?”太史阑又睡了下去。

    她没有走近书架查个究竟。

    既然他不想现在见她,她也当不知道吧,也许他有什么难处。再说此刻就算找到密道追进去,必然也没人了。

    天快黑的时候有人敲门,苏亚出门去发现台阶上放着三人的饭菜。菜色精致而清淡,好几种都是南齐内陆风味,而且离奇地居然没有海鲜,这让最近进入静海行省区域后顿顿鱼虾早已吃得苦不堪言的苏亚两人大喜过望,好一顿风卷残云。

    太史阑没胃口,随便挑了几筷子,喝了点汤,苏亚放下筷子,有点忧心的瞧着她苍白的脸道:“大人你这样怎么行?现在又是艰难时期,后头还有好多麻烦等你处理,无论如何也该逼自己吃点……”

    太史阑又感觉到那束目光投在了自己背上,充满关切,她摆了摆手,努力克制自己回头的**,放下筷子,看看天色,道:“差不多了。”

    苏亚将碗筷送出去,回头时拿了一个盒子,道:“搁在台阶上的。”

    打开盒子,里头是一瓶油状液体,嗅了嗅有腥味,瓶子上栓着个牌子,上面用细笔写着,“鲛油,味同此地人接近。”

    太史阑这才明白,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在静海城居住的人,身上必然都带着一股海腥气,这种体味她们三人必然是没有的。平常人倒也不会注意,但是混到海鲨府邸里,警卫防卫必然森严,这体味就可能出问题。

    她把盒子递给花寻欢和苏亚,三人各自洒了点鲛油,三个不懂化妆的女人,也不知道液体涂抹在哪个部位最能散发气味,味道最持久,就全身遍洒,倒把太史阑弄得又是一阵阵恶心。

    “这人是谁,我真的好奇。”花寻欢道,“如此细心,看样子是真心帮我们的。可我们这里哪有朋友?”

    太史阑想,要说纯粹的朋友是没有的,邰世涛不在城中,但是亦敌亦友的人,还是有的。

    她抿了抿唇,心中滋味复杂。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夜深才出门去,这个院子自始至终就没有来过人,从院子往海鲨府邸那道隔墙去的时候,一路上也没有护卫,很明显已经被清场。

    三人轻轻松松就翻过院墙,之前太史阑先吃了一粒寻名医配制的安胎药丸。

    落地后三人四面打量,海鲨府的院子比刚才那个还大,而且充满了粗犷和无拘的气息,院子里几乎没有隔断,屋舍都很宽很长,花木很少,用各种海中怪石随意堆放成隔墙,这些人大概看惯了水,在院子正中也挖了一个巨大的水池,水蓝汪汪的,泛着股浓重的腥气,太史阑顿时又觉得一阵翻江倒海,怀疑对方是不是干脆引了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