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2章 劲爆消息(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2章  劲爆消息(2)

    一个布偶“奥特曼”娃娃。

    这是太史阑凭记忆画出图样,苏亚剪裁做出大样,太史阑亲手加工眼睛鼻子衣服,忙碌了大半个月才做出来的东西。

    眼睛钉得有点歪,衣服左右不对称,还有点长短腿,完工的时候太史阑瞧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的最丑的奥特曼。

    但她也实在不知道男孩子应该喜欢玩什么?她知道的只有变形金刚和奥特曼,变形金刚太复杂做不出来,奥特曼也是凭记忆,似是而非,说到底,一个心意罢了。

    她貌似不在意,其实很着紧地瞅着她的半路儿子——这是她第一次送孩子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

    男孩子不喜欢绒毛玩具吧?或者该给他用木头雕一个?

    景泰蓝将那软软的奥特曼抱在怀里,小手揪它的鼻子,掀它的衣服,摸他的靴子,半晌欢呼一声,蹦到她怀里,举着娃娃,“麻麻,这是给我的吗?这是给我的吗?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当然,这个娃娃叫奥特曼,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太史阑把他和娃娃都抱在怀里,“麻麻做了半个月,时间太赶,做得不好,你要是听话,麻麻以后每年都做一个不重样的送给你。”

    “一言为定!”景泰蓝紧紧抱着娃娃,“做一个麻麻!还要做一个麻麻!我可以玩麻麻大战奥特曼!”

    太史阑:“……”

    “时辰不早了,快早朝了。”送景泰蓝来的宋山昊在不远处沉声提醒,又对太史阑道,“护送你的长林卫在城外等候。”

    太史阑点点头,将景泰蓝向外拉,景泰蓝却抱着她不肯动弹,脸埋得紧紧的。

    四面都很沉默,花寻欢掉转头去。

    “景泰蓝。”太史阑吸口气,转移小子注意力,“你瞧瞧我的领口,有花给你看。”

    景泰蓝狐疑地抬起脸,小脸上已经泪痕遍布,太史阑心一紧,就当没看见,依旧笑道:“种草莓哦。”

    花寻欢听说过“种草莓”的典故,不忍卒睹地抚额——哦不,太史阑你太没节操了,这也能拿出来哄孩子。

    “你看。”太史阑翻开衣领,给大头儿子看脖子上的吻痕,一片一片的艳红痕迹,好一堆生机勃勃红草莓。

    “这是什么?痛吗?”景泰蓝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眨巴着眼睛,肥短的小指头轻轻地戳那些痕迹,又凑上去想吹。

    “这是草莓啊,很香甜的一种水果。”太史阑双手捧住他的脸,“听说南洋有草莓种子,以后我要是能找到,捎回来让公公种给你吃。”

    “好呀好呀。”吃货一听说有吃的,立即不哭了,拼命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太史阑把景泰蓝抱起,往宋山昊手中一送,“等我的草莓!”

    她趁景泰蓝还沉迷在草莓的梦境中,一转身跳上了车,“走!”

    马车几乎立即飞快地驶了过去,太史阑连车帘都没敢掀。景泰蓝却也没闹,他怔怔地瞧着马车,在马车经过时,忽然从宋山昊的怀里挣扎着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马车,然而马车飞快地滑过他身边。

    景泰蓝怔怔地看着马车的背影,忽然转身抱住了宋山昊的脖子。

    宋山昊立即感到脖子里湿润的凉意。

    “其实我不想吃草莓……”景泰蓝在他怀里呜咽,“我一点也不想吃……我也不想哭……我让麻麻好好地走……”

    “陛下……陛下……”宋山昊拍着他的肩,“您做得很好了,太史大人最喜欢你这样……”

    “嗯。”景泰蓝又转过脸,痴痴地瞧着马车的影子,忽然小脚拼命地踢宋山昊,“大司马,大司马,我想起那边高台可以看远一点,我们去那里,去那里!”

    宋山昊叹息一声,没说话,抱着景泰蓝上了以往用来祈雨的燕雀台。从那个位置,可以看见马车带着长长的队伍,一路往城门的方向去了。

    太史阑默然坐在车中,此刻的心情不比几个月前和景泰蓝初次分离好多少,因为她知道这一别,是要用年来计算的。

    这一别,别的是丽京,是景泰蓝,也是被她始乱终弃的容楚。

    她忽然心有灵犀,起身回望,便看见高台上伫立的人影,长久地将这边凝望,那么远,依旧能感觉到目光牵念,如丝线绵长,拉扯不断。

    太史阑坐在车里,忽然也明白了第一次和景泰蓝分离时他在车中的心情。

    忽然天地很闷,孤独一人。

    高台上景泰蓝一直望到连最后的马尾巴都看不见,才依依不舍地抱着宋山昊的脖子下了高台。一老一少的身影,缓缓向等待的马车走去。

    “大司马,麻麻什么时候能回来。”

    “静海回归,山河平定,她一定能回来。”

    “我可以每年都在这里等她吗?”

    “陛下,我相信,你一定会在这里,等到南齐王朝永远胜利的女将军。”

    景泰元年十二月二十九,新年前夕。

    太史阑上书请缨赴静海,帝准。

    南齐风云聚合之地、战事一触即发的南海疆中心,终于确定了久悬未决的新任掌控者。

    上命太史阑为静海总督,领静海将军衔并节制静海三军,晋一等子爵,率长林卫千人,即日出京,就任海城。

    两个月后。

    迎面的风不再冷硬,微微带了潮湿的水汽,还有点咸腥的气息,那是海风的味道。

    路边的野草开始抽节,绽出清新的绿意。让看了几个月黄土路的人,忍不住要长长舒一口气,再深深吸一口气。

    一列车马队,行走在官道上。

    “大人,要不要喝点水。”苏亚掀开帘子,探头进车问,顺手把一个桶端了出来。

    太史阑躺在车内,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苏亚点点头,迅速放下帘子,拎着桶找了一条河,把桶里的呕吐物倒掉,洗涮干净再拿回来。

    车队已经停了下来,准备就地吃干粮,一些护卫升起火堆,在火上烤冻得梆硬的牛肉。

    太史阑死狗一样躺在车内,闻到那股烤牛肉的味道,唰一下坐起来,正好苏亚掀帘进来,太史阑几乎用抢地把那桶抱到怀里,又开始了一场搜肝抖肠的呕吐。

    其实也呕不出什么,她本身就吃得少,不过吐出些胆汁而已。

    “你这样怎么行?”苏亚担心地看着她,“马上就要到静海城了,听说那边现在闹的厉害,你这身体……要么我们再走慢些吧。”

    太史阑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抹抹嘴,喘息着道:“再走慢些,终究是要到的。也不能再拖延了,我没事。”

    她的手轻轻搁在腹上,有点悻悻也有点骄傲地道:“那家伙看起来弱鸡,其实还真有几分本事……”

    苏亚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也值得您骄傲?

    太史阑忽然把脸一板,恶狠狠地道:“就是太不安分!这小兔崽子!”

    “温柔些。”苏亚道,“别吓着他。”

    太史阑哼了一声,向后躺下来,薄薄的日光打在她脸上,她脸色微微苍白,鼻翼两侧还有点褐色的斑点。容貌略不如前,但眼神却显得比年前温软,时不时漾着些温存的笑意。

    一个即将做母亲的人,独有的眼神。

    容楚一炮中奖。

    她怀孕了。

    妊娠反应来得很快,一个月不到就开始了,一开始还以为是上次的风寒老症复发,还着紧地请大夫来瞧,结果大夫们都恭喜她,搞得莫名其妙的花寻欢还以为人家恶作剧,给了人家一顿老拳。

    完了知道她竟然怀孕了,一众亲近属下傻眼,都觉得哪怕南齐灭国大燕归顺天降神仙地裂见鬼都不比这个消息更劲爆更难以想象。太史阑?怀孕?这极度女性化的名词真的能和她联系在一起吗?

    据说当时雷元就茫然地说了一句“咋又怀孕了……”又被饱了一顿老拳。

    反应过来这回终于是真的怀孕之后,大家都紧张起来,太史阑本来是想尽快赶赴静海,快马加鞭的,结果立即被勒令换了马车,放慢行进速度,太史阑反应强烈,吃什么吐什么,所以也无力反抗,当即被装进了车里,慢慢走,连过年,都是在车上过的。

    原本按照她的出行惯例,是一向不接受官员接待的,这次也破了例,谁接都停,以舒适安全为上,一路上官员们难得得了这么一个巴结的机会,礼物送得如山如海,等太史阑到了静海境内,车队已经有十辆,除了她坐的那一辆,其余都是礼物。

    太史阑粗略地算了算,还没正式就任静海总督,她已经是个大贪污犯了。

    太史阑闲下来的时候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原以为当初四人党当中,自己一定是最后结婚有子的那一个,会不会结婚还不一定,谁知道如今婚是没结,子却已经有了,不用说,一不小心居然是她做了姐妹中的头一份。

    她掰着指头算算,觉得第二个有孩子的应该是君珂,老实丫头肯定会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然后是文臻,腹黑蛋糕妹宜家宜室,一手好厨艺肯定会早早被男人拐了去做老婆,至于景横波——她会生吗?怀孕生子影响身材这种事她死也不会干的吧?

    这一路走了两个多月,早在车里躺得骨头发酸,眼瞧着,还有几天路程就到静海城了。

    静海虽然一直被称为静海城,其实本身是一个行省建制,南齐十三行省里倒数第二小的一个省,静海行省包括一城十县,大多靠近海疆,在地图上是瘦瘦长长的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