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1章 劲爆消息(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41章  劲爆消息(1)

    花寻欢背了两个包袱从一处阴影里闪了出来,鬼鬼祟祟,表情兴奋而暧昧,一看就是为某事肾上腺激素猛增的激动模样,和初次看a片的初中生神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盯着太史阑的脸猛瞧,似乎想瞧出这一刻和半天前的不一样来。

    可惜太史阑的淡定脸永远让想猎奇的八卦王们失望。

    “走了?”花寻欢问她。

    太史阑点点头,接过包袱,两人越过高墙。

    容府的守卫不说丽京第一也绝对算得上前三,不过对于曾经用龙魂卫做过护卫的太史阑来说,什么都不是问题,不过一刻钟,她们已经越过了容府的层层高墙,穿越守卫的死角,出了容家的后门。

    太史阑落下墙头前最后回望,只看见容家连绵如海的屋脊。

    哪座屋脊下睡着他?

    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他能安睡。

    太史阑跳下墙头,花寻欢跟在她身侧,这时候终于有了机会八卦,她左瞧一眼,又瞧一眼,瞧到太史阑终于淡淡道:“问吧。”

    “啊!你们……你们……”

    “嗯。”太史阑淡定地答。

    “啊!”花寻欢身子往上一跳,追上去又问,“那个……谁在上面?”

    太史阑险些一个踉跄——居然关心这个问题!

    “常规。”她有点不甘地答,随即甩下花寻欢向前走。

    “啊?”花寻欢在她身后呐呐道,“国公不是腰不好么……唉,太史阑你雌风不振啊……”

    “总有机会的。”太史阑豪情万丈地答。

    一辆马车驶了过来,苏亚从车内探出头。

    说好的时辰来接,一分不差。

    太史阑看看天色,星光渐渐淡去。

    “走吧。”

    马车一路向城外去,经过九府街一座民宅前时,大门打开,一大群骑士出门,跟随马车前行。

    到了燕雀台的时候,前方高高矮矮站着很多人。太史阑掀开车帘看了一眼,道:“停。”

    马车停下,几乎立刻,一个小小圆圆的影子滚了过来。

    太史阑原地蹲下,张开双臂,那小身体凶猛地撞进她的怀抱,差点把她撞得一个趔趄。

    熟悉的淡淡的奶香传来,太史阑深深吸一口气,觉得在此刻闻见这香味真是最幸福的事,却仍忍不住埋怨,“你怎么出宫了?不是说不要送的?大半夜的开宫门这不妥当。”

    “麻麻。”景泰蓝脑袋扎在她怀里,小狗一样蹭来蹭去,语气却是埋怨的,“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不要我送?你不要蓝蓝了吗?”

    “我记得我曾经答应过你,一辈子守护你。”太史阑摸着孩子的大脑袋,“现在,我去守护你的江山了。”

    “麻麻说男人要有担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景泰蓝不肯放弃,“我自己的江山,我自己守。”

    “你在守,你坐稳你的位置,学会处理朝政,学会控制宫禁,你就守好了你的江山。”太史阑轻轻摸着他光滑的发,“但你的江山那么大,你一个人,照顾不了那么多的地方。所以你记住,一个好的领导者,不是自己累死累活把所有事都抓在手里,而是善于发现并使用人才,将每个人,用到他最适合的地方去。”

    “麻麻适合陪在我身边。”景泰蓝抱着她的腰,呜哩呜噜地说。

    “麻麻适合打仗,害人,争天下。”太史阑道,“每个人都应该去做她所能做到的事。麻麻知道自己不能做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好妻子,但麻麻最起码可以做一个好母亲和一个好将军。”

    “我有很多将军,”景泰蓝着急地道,“让公公去。”

    太史阑哼一声——这小子,以前抱着容楚狗腿地喊爹爹也有过,一转眼就把他给卖了,真是偏心。

    “容楚不能去,他要为你坐镇京师。”太史阑道,“三公虽然带着一大帮文臣老臣支持你,但关键时刻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没有军方支持,你就是无根之木,迟早要被宗政惠那批人给砍了。你以后对公公好点儿,这年头,手上有兵权有实力还不起反心的老实人已经不多了。”

    身后花寻欢噗地一声喷出来,想必对那个“老实人”三个字很有意见。

    容楚对皇权老实,只怕还是因为她太史阑吧?

    “还有很多很多将军……”景泰蓝泫然欲泣,大眼睛蒙上一层水汽,“大司马为什么要劝我同意你的上书……”

    大司马宋山昊在一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这不怪大司马,这是我的意思。”太史阑道,“静海城乱象明显,稍不注意就会被东堂打开南地的缺口,不可轻视。静海海军初建,实力还不行,现在陆上由折威和天纪合力把守,这两军是在外多年的驻军,自成体系,军中不少人曾经是容家的旧部,所以除了容弥父子,现在也没什么将军能够驾驭得了他们。容家父子又不能去,那只能我去了。”

    “你更驾不了他们呀。”景泰蓝扁着嘴,“你是女的,还年轻……”

    “折威主帅,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太史阑笑了笑,还有句话没说。

    邰世涛也被派往静海城,作战出色,已经升为参将,领天纪左翼先锋。

    说实话,如果容楚不能去,那么整个朝野,也只有她适合前去主掌静海城了。

    这是她闯容弥议事堂第一夜,驳回了容弥的想法,让他叫容二爷托病谢辞前往静海城时,便已经想好的下一步。

    去镇压静海城的人,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去的人做得好,是能借此掌握雄厚军权,但更可能因此送命,所以朝中最近对这个热乎又烫手的山芋那是又爱又怕,为这个人选天天开会吵架,争了一个月,一直没能定下各方都同意的人选。几乎每个人选的提出,都有人不服气。

    如果容家不能去,就得去一个和容家有几乎足够能力,但又和容家没有牵扯的人。

    所以她睡了容楚,却不嫁他。昨日容府一番大闹,今日她离京,明日丽京就会传出她和容府决裂。

    那么将来无论她在静海城做了什么,便真中了圈套,丽京这边的反对派也很难牵连到容府。

    普通的将军不足以压服复杂混乱、各方势力云集的静海,她要守住景泰蓝的江山,她也要守住容家的安危和地位,所以,她代容家前去。

    容夫人说的对,她真的做不了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好妻子,做不到容夫人提出的任何一个要求,她也不想勉强自己做到那样的要求,甚至不能容忍这样豪门府邸空寂无聊的生活——那会杀了她。

    但她要给容楚一个交代,无论如何,他没有错,他不能主导他父母的想法,她也不希望他为她和父母决裂。

    去之前占有容楚,是给他一个定心丸,告诉他这一生,太史阑嫁也好不嫁也好,总归是他的人了。

    “蓝蓝太没用了……”景泰蓝揉着眼睛,“都没有好的将军……什么都要麻麻去做……”

    “是你娘太有用了。”太史阑毫无愧色地道。

    景泰蓝“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一直皱着的小脸好容易舒展了些,抱住她的脖子,呢喃着道:“麻麻,蓝蓝知道你要做什么,蓝蓝拦不住。蓝蓝答应你快点长大,好好管住老太婆,不让她去害你,你可不可以早点回来?”

    “当然,只要你做得好,我会尽快回来。”太史阑亲了亲他的额头,“你轻易不要去永庆宫,也不要让那老妖婆回宫,无论她用什么法子,无论她如何利用群臣来催逼你,你都不要理会。但你平常要把孝道做足,该送的礼,该请的医生,该做的场面,你都要做到。一个人真要想保护自己保护所爱的人,先要做到的是强大自己。你跟着三公和公公,好好学,好好做,让所有人都看见你足够聪明强大,他们就会相信你并害怕你,就不敢再随随便便撒泼打滚要挟你,你明白吗?”

    “嗯。”景泰蓝重重点头,却又转着眼珠,笑嘻嘻道,“太后娘娘身体很不好啦,一直生病的,不能随便移来移去,朕确实应该常去看她,不过也不该惊扰病人,远远地在帘外拜拜就好啦。其余人也不要随便打扰太后咯,娘娘要养病。”

    “很好。”太史阑瞧着孩子清亮的眼神,心中忽然一动。

    他到底对宗政惠还有几分感情?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他可以除掉那个孩子,那么他会不会对宗政惠下手?

    可是无论如何,问孩子这个问题,都显得太残忍了些。太史阑不想逼他。

    还是让景泰蓝自己做决定吧。

    她只是轻轻问他,“景泰蓝,你对她,还有感情吗?你觉得她像一个母亲吗?”

    景泰蓝忽然怔了怔,想了很久,才困惑地摇摇头。

    “麻麻。”他把脑袋埋在她怀里,玩着她的纽扣,低低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有时候觉得她不是我麻麻,你才是……可是……”

    “好了。”太史阑拦住了他。

    善良有人性不是坏事,难道要他三岁就绝情绝性亲手弑母?

    “过几天就是你生日,我却没法给你庆生了。”她神情有点唏嘘,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这是我亲手做的……嗯,很难看。”

    皮厚如城墙的太史阑,难得地脸上一层薄红,显然觉得东西很拿不出手。

    “这是什么?”景泰蓝惊喜地接过来,抱在怀里翻来覆去地看。

    戴着银色奇特头盔,穿着紧身衣,长相古怪的小人,大小和景泰蓝差不多大,小人的两条腿拖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