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7章 天下第一定情信物(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37章  天下第一定情信物(1)

    容弥不会承认,一看见儿子的笑,他也觉得心里发毛。

    今晚容楚就笑得很欢,容弥知道这家伙其实是生气了。这个常常在笑其实翻脸无情的家伙,也就打算笑看两老被火烤了。

    容弥重重地叹口气。

    娶个老实的,贤良淑德的媳妇多好?非要那个太史阑,那丫头厉害到什么程度也不必说了,这两人凑一起,得多少人倒霉?

    容弥摸摸脸——好像前阵子被太史阑揍的那一拳还在痛呢……

    容楚拉着容弥在前面走,容家的其余人默默跟在后面,今天容家人都来得齐全,男人在前头招待,女人在后头陪客。容楚笑道:“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父亲,就在内堂开一席如何?我也好将太史阑正式介绍给你们。”

    容家人默默低头。

    还需要介绍么?

    你那位太史阑已经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容楚到后堂的时候,正遇上准备出门扛被子的花寻欢,花寻欢对他挤了挤眼睛,悄声笑道:“便宜你了,可给你等到好事儿了,恭喜恭喜……”

    容楚一怔,随即眼睛一亮,似猜着了什么。

    内堂里席面又开,今日厨房本就备着很多菜都没派上用场,因此再备一席举手之劳,太史阑坐在一边喝茶,容夫人坐在另一边,面沉如水。容楚的嫂嫂弟媳们都在,惴惴不安,想安慰又不敢开口。眼见老爷们都来了后堂,纷纷站起来见礼。

    容楚给老国公夫妇和兄嫂们见了礼,自顾自招呼开席,不多一会容榕也来了,她身体弱,一般不参加大型宴席,最近更是懒懒的不出房间,此刻被唤过来,一眼看见太史阑,不禁一怔。

    容楚已经安排亲人团坐,他虽不是长子,却是国公府真正的主人,所以父母坐上位之后,便是他的位置。容楚很自然地,将太史阑安排在他对面,靠着容夫人。

    这位置一坐,众人在心里又默默叹口气。

    容弥眼睛瞪着,想说什么,想想却又忍下去——他不担心儿子会怎样,却有点含糊太史阑,怕这个女疯子会当面抄起热汤给他泼过去。

    容夫人的绣鞋探过来,开始碾他的靴子,容弥端坐,面容端肃,毫无反应。

    容楚眼角一瞟,对父亲的识时务很满意,对太史阑调教他父母的本领也很满意。

    这世上能让他那个倔硬的老子顾忌的人和事已经不多了。

    太史阑也瞟一眼桌下——别踩了夫人,踩扁了爪子也没用。容弥这种性子的人,最是爱面子,一旦遇上可能不给他面子的人,他就有顾忌。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老家伙就不敢随便发难。

    “这是太史阑。”容楚微笑给家人们介绍太史阑,“想来你们都是知道的。”

    太史阑瞅他一眼,很给面子地对两老欠欠身,又对众人点点头。

    众人扯出一脸僵硬的笑,呵呵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容家今日做的事情,都是针对太史阑的,是当着未来夫人的面选夫人,此刻太史阑这样淡淡坐在对面,所有人的尴尬难以形容,容弥的屁股左扭右扭,就好像被火烤着。

    “啊!是你!”容榕一直咬着筷子呆呆地对太史阑看,忽然恍然大悟一拍手,“你是那个猎户之女!原来你易容了!啊,你比原先更好看!”

    她两眼放光,就要窜过去,忽然又反应过来,道:“啊?什么?太史阑?那不是……”她愣了半晌,一脸绝望地道,“哥哥,可我也喜欢她啊……我也想娶她啊……”

    容楚眉毛一挑,太史阑眼睛一睁。

    啥?

    “榕儿!”容夫人终于忍无可忍,一拍桌子,“你胡言乱语什么,给我回房去!”

    “我……”容榕看看容夫人,又看看太史阑,眼眶里迅速蒙上一层水汽,“可是我真的……”

    “容榕!”容夫人怒喝,“你四哥瞎胡闹,你也跟着瞎胡闹吗!”

    这声一出,桌上又静了静。

    得不到老爷支援的容夫人,终于还是发难了。

    容楚似笑非笑转着酒杯,瞧着他娘——他娘年轻时性子就天真活泼,嫁过来后因为年轻,很受他父亲爱宠,虽天性良善,又秉持着国公夫人的身份,慢慢学着尽量高贵着,但其实很有几分性子。

    不过不管什么性子,遇上太史阑的性子,那都不叫性子。

    “母亲。”他淡淡道,“儿子从小到大,从未真正瞎胡闹过。”

    “阿楚。”容夫人看也不看太史阑,只面对着容楚,“我知道你为今天的事生气,生气到存心要看爹娘的笑话,你不觉得你不孝?”

    容楚立即推开椅子,深深躬身,以示待罪,却不发一言。

    容夫人瞧着爱子,气得胸口起伏——他这是在默认!认了还不说话不让步,摆明了责他爹娘!

    容弥咳嗽一声,瞪她一眼。

    容夫人当然明白他这一眼的意思——这话重了,哪怕是事实也不能说,否则就是把柄。

    她当然万万舍不得真将一个“不孝”罪名扣在容楚头上,容家政敌不少,这要传出去,给御史参上一本,本朝以孝治天下,容楚难免要吃苦头。

    她也只好再忍,咬牙半晌才道:“你这个样子做什么?娘不过随意一句,你就大礼如仪,这样一家子要怎么说话?”

    容楚躬身,立即又坐了回去,还是不发一言。

    容夫人只觉得心火上涌,两眼发黑,扯住容弥衣袖拼命揉。

    “儿子不敢责怪父亲母亲。”容楚淡淡地道,“但事关儿子一生,还是应该等儿子回来再做决定的好。”

    “胡说!”容弥眼睛一瞪,“儿女婚姻,向来尊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到你自己决定?”

    “既然你回来了,也便和你说明。”容夫人立即接口,“母亲瞧着慕将军家的大小姐很好,你也认识的。母亲有意为你聘她。”

    “聘她做妾么?”容楚笑,“那不太好吧?慕将军家族何等身份,他家大小姐怎么肯做妾?”

    “容楚!”容弥怒声道,“你胡说什么?”

    容楚一笑,问太史阑,“你愿意接纳慕丹佩做妾?”

    “你该先问问她。”太史阑道,“她肯?”

    “我想是不肯的。”容楚思索。

    “那就算了。”太史阑点头。

    两人一搭一唱,好像没看见上头两个的脸色。

    “阿楚。”容夫人吸一口气,冷冷道,“别在这胡搅蛮缠了。别的事母亲自可以由你,但这事你还是听听我们意见比较好。”

    “儿子不懂什么叫胡搅蛮缠。”容楚抱着茶杯靠在椅上,脸色微有疲倦,“儿子只知道,面对板上钉钉的事实,却还要闭目塞听拒绝接受,那或者可称为胡搅蛮缠。”

    “你……”容夫人怒道,“这是你对母亲说话的态度?”

    容楚又要赶紧推椅站起躬身,容夫人一瞧他那姿态就头痛,只好挥手道:“免了!但母亲也不明白你那句板上钉钉从何来?有请官媒吗?有三媒六聘么?有诰命旨意么?”

    “很快都会有。”容楚微笑。

    “我拒绝,你就不会有!”

    “我愿意,没有也算有!”忽然太史阑开口。

    席上人们的目光唰一下射过去。

    太史阑随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淡淡道:“什么官媒?什么三媒六聘?什么盛大婚礼圣旨诰命?关我什么事?只要我愿意,我承认,那就存在。”

    “然也。”容楚合掌。

    “太史姑娘。”容夫人终于转向她,“你今日在我府里也闹够了,该扫的颜面都被你扫了,如今我有几句话问你。”

    “请讲。”

    “看你性子,冷淡骄傲,孤僻霸道,你会喜欢并胜任复杂的人际关系,繁琐的人情来往?”

    “不能。”

    “你会愿意守在深闺,轻易不外出,主要事务就是和京城各家府邸的夫人们联谊?”

    “不愿意。”

    “你能每日等候老爷,侍候老爷,为他时时备汤水,亲手制寒衣?”

    “不能。”

    “你能委曲求全,伺候公婆,主持家务,相夫教子?”

    “不能。”

    “你能愿意从现在开始放下刀剑,退出朝廷,开始从头学习诗歌舞乐,琴棋书画,女工针线,以期做一个合格的国公夫人?”

    “不能。”

    室内一阵沉默。

    容夫人嘴角含一抹微带萧索又得意的笑容,转向容楚。

    容楚眼睛都没眨一下。

    容夫人又转向太史阑,这回她语气和缓了些。

    “你看,都不能。”她道,“我对你提出的,只是普通官宦家庭媳妇必须做到的简单小事,都没涉及国公府这样的豪门的更多要求。这样你都不能,你就该理解,我为什么反对你。”

    太史阑默默喝酒,不说话。

    “太史姑娘,不要以为我真的厌恶你。”容夫人淡淡道,“从女子的角度,我是很佩服并羡慕你的。你做了多少女人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你活得很精彩,很出众,很给我们女子争脸。”

    太史阑没有表情,座上几个女子倒有赞同之色。

    “但是作为母亲,为了儿子的终身幸福,我不能只凭个人好恶,我不能不考虑更多。”容夫人道,“你可以上马作战,你可以纵横朝堂,你可以做很多女人做不到的事,但你同样也做不到很多女人轻易能做到的事,而那些事,才是一个归于家室的女子的本分。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得一个贤惠能干识大体,能为他主持好内务,安排好家事,让他无后顾之忧的妻子。如果你做得到,国公府愿意倾心以待,如果你做不到——抱歉,无论你拥有多大权势,官职如何高升,国公府永远不欢迎你。”

    容弥一直在闷闷喝酒,容夫人说的那些,他听着,忽然觉得有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