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6章 容楚回府(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36章  容楚回府(3)

    忽然有人惊呼,“她的衣服!她是……她是……”

    容夫人这才看见她的衣服——黑色镶银边的番服,和刚才“猎户女”一模一样!

    随即她看见那个红发红衣的女子,脑中顿时轰然一声。

    笑话闹大了!

    被整了!

    太史阑挎着容楚,迎着那群女子走过去,淡淡地道:“今天很多人想见你,你就不必避嫌了,都去见见?”

    虽然是问句,却根本没有松开他,容楚眯了眯眼睛,道:“好。也该让这京中贵女们认识认识你。”

    两人一句对话已经走到容夫人身边,容夫人听见这句,脸色雪白。

    容楚照常侧身弯了弯腰,道:“给母亲请安。”

    太史阑微微放开他,没有表情,也没有行礼,容夫人微微难堪地看了她一眼,勉强笑道:“里头有客人,我让她们避避。”

    “不必了。”接话的是太史阑,“她们来,就是想见容楚一面。夫人你也想让容楚见她们一面,机会难得,想做就做,不必遮遮掩掩。”

    她挎着容楚大步进入厅堂,从容地道:“收拾好了没?重新开席。”

    容楚满意地瞧着她,觉得父母说啥太史阑不能做好国公府女主人都是扯淡,瞧太史这份大家主母的淡定雍容!

    里头乱糟糟的人都一静,随即齐齐回首,看见有陌生男子进来,那些大家小姐们都低呼一声,纷纷站起走避。

    可这厅堂并无内门,人又多,又能避哪去。再加上婆子们都插烛似地拜下去,道:“公爷万安。”随即明白晋国公竟然回来了,一时又惊又喜,大多背转了身,又悄悄捻着衣角对容楚偷瞧。更多人则疑惑地望着太史阑,不明白这女子是谁。

    吃饱了三蒸鹅的慕丹佩打了一个呃,趁人多不注意,悄悄溜出去了。

    临走时她看了一眼两人交挽的胳膊,不禁叹了口气。

    当初还和人家说什么一年之约,如今看来完全是白搭,太史阑那个人想要得到谁,必然是先下手为强。

    还不如去找自己的小相公……

    慕丹佩想到自己的“小相公”,更加怒从心底起,恶狠狠地瞪了太史阑一眼。

    太史阑看见她溜出去就当没瞧见,慕丹佩一向识相,她不会给她难堪。

    小姐们扭捏半天,终究躲不过,也一个个大大方方出来给容楚见礼,一时莺声呖呖,“给国公爷请安,国公万安。”

    “请起。”容楚远远地站在门口,在这些女子面前,他毫无调笑之态,神情端肃,一双眸子点漆一般,黑而远。

    等人都起身了,他顺手拉过身边太史阑,笑道:“这是太史大人,我国公府未来夫人,诸位也请一并见礼。”

    太史阑没说话,脸上淡淡的。

    纵然早已猜到了事实,容夫人还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吸气声。

    她身边嬷嬷担心地瞧着她——此刻夫人的脸色难看得难以形容。

    太史阑什么都没对她做,但已经给了她此生最大的教训。

    至于厅堂里的小姐们,早已呆了。

    她们怔怔地捏着裙角,仰着头,对现今的变化接受不能。

    “忘记和诸位说明。”容楚看着这些人的神情,已经将事情猜出了大半,越发笑容可亲,缓缓道,“太史不喜人打扰,所以先前她虽然住在府里,但身份假托了边境深山的猎户之女,想来你们先前已经见过了。”

    小姐们的嘴张成o形,早已忘记仪态……

    容楚又回身彬彬有礼地向容夫人欠身,“本想回府和母亲说明,请托母亲代为照顾,没想到母亲这么热情,已经把太史邀上,要介绍给京中世家诸位亲朋了。”

    容夫人脸色阵青阵白,心知儿子是给她圆场给她台阶下,可此刻这台阶想下,也不是那么容易。

    太史阑对容楚的介绍不置可否,淡淡对无奈拜下的众人点头,自行走到桌前,还是自己原先那个位置。

    刚才还怒责她不该坐那位置的少女,早已快步躲开。

    “吃饭吧。”她道,“饿了。”

    哪里有人敢动?此时众人才想起太史阑的身份和关于她的传说,传说里,这位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手上沾了无数人的鲜血!

    再看看容楚对她百依百顺的神情,众人都心中黯然——像这样的女子,本身强势,男人宠爱,还有谁能从她手中分一杯羹?

    太史阑这种人,真真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她也不必高声喊叫,她也不必剑拔弩张,只是旁若无人的漠视,就足够让所有人凛然退却。

    几个先前嘲讽过她的女子,更恨不得能缩进墙里。

    “国公回府,难得天伦团聚。”一位夫人识趣地出来说话,“我等不便再扰,抱歉先走一步。”

    一时众人纷纷请辞——谁敢在太史阑身边吃饭?万一这女杀神吃着吃着心情不好,想起这些人是来抢她男人的,掀桌杀人怎么办?

    “席都开了,何必再走?”容楚微笑,“莫非各位嫌敝府食物粗劣不堪下咽?”

    他这么一说,众人不敢再辞,只好扭扭捏捏地坐下来,低头吃饭,小口吞咽。看太史阑的筷子下筷子。

    容楚很满意,看情形,女霸王今天已经将女人们搞定,不用他操心。他转身就去了前厅,迎面撞上老国公,笑吟吟一把拉住父亲,“您来了?后堂都是女客,别去了,儿子陪您喝酒去。”

    “容楚!”容弥一脸难堪咆哮,“你搞的什么鬼!”

    “父亲还是先想想你们最近做的什么事比较好。”容楚一笑,把脸色发青的容弥给拖走。

    那边内堂的席吃得鸦雀无声,容夫人拿着个筷子把一筷海参整整吃了一刻钟,其余人也是食不知味,猛扒白饭,真正吃得欢畅的也就是太史阑和花寻欢了,每样菜都尝了尝,花寻欢频频点头,“嗯,好吃,好吃!”还问身边的人,“喂,你们怎么不吃呀?”

    所有人都尴尬地低着头,不敢接话。

    太史阑唇角有微微的鄙薄,想着难怪容楚瞧不上这些丽京的小姐们,当真是不大气。今天的事儿虽然尴尬,但最尴尬的也是该是容氏夫妇,这些客人完全可以把自己当作单纯来容府赴宴的宾客,坦坦然然地吃饭。何必如此心虚?

    和这些人一起吃饭很容易影响胃口,她把筷子一搁,道:“饱了。”

    所有人吁一口长气,立即如蒙大赦般也纷纷搁筷,还纷纷说着:“容府的汤水真好。”“大厨不同凡响”“今日很见了世面”之类的应场面话儿。

    太史阑瞧一眼几乎没有动过的菜,嘴角微微一扯,心中更增厌烦。

    这就是丽京,这就是丽京的贵族场面,这就是丽京豪门夫人的生活!

    众人好容易捱完这顿饭,赶紧又告辞,容夫人毫不挽留立即送客,太史阑也不理会,对花寻欢道:“寻欢,等下带人去容楚的院子,把我的被子和枕头扛过去。”

    满堂送客寒暄声顿时一静。

    一个即将跨出门槛的夫人险些绊了一跤。

    容夫人扶住墙壁愕然回头。

    小姐们瞪大眼睛,帕子捂住嘴,不可置信地瞧着太史阑。

    这这这什么意思?

    太史阑是要睡到容楚那里?她和容楚已经……

    夫人们比小姐的关注点略有不同,她们张大了嘴,眼神复杂。

    太史阑公然表态要睡到男人院子里!

    天哪!

    可是无论怎么惊讶,没有人再敢说一句“伤风败俗不知廉耻”——花寻欢兴致盎然地在那等着呢,一边大声答应太史阑的吩咐,一边手按在刀柄上,眼睛骨碌碌转动,满脸兴奋,看那样子,就等着有谁说上一句,她好把人拖出来揍了。

    夫人小姐们脸上火辣辣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火辣辣的,该羞涩的人不羞涩,不该羞涩的人倒受不了了,纷纷头一低,赶紧告辞。要将这个劲爆的消息迅速八卦到各家府邸去。

    容夫人手捂住额头,连送客的心都没了。

    客人纷纷自行离去,据说前院的男客们早就散了,容弥涵养还不如容夫人,愣是没能撑住继续待客,直接下了逐客令。

    客人们带着受惊、神秘、鬼祟的情绪上了各家的马车,容府的下人们瞧着马车在黑暗中远去,心里都知道,这些马车会将今日容府发生的事带出去,从明天开始,容府和太史阑,就会是丽京豪门新闻的头版头条。

    大家都红了……

    容楚倒是一脸无所谓,亲自送客,代容氏夫妇致歉,谦和有礼,把场面做得滴水不漏。容弥瞧着他一脸舒畅,心中郁闷——不孝子!

    “父亲想是没吃饱。”容楚送完客回来,又挽起他老子,“母亲待客一天想必也没能好好吃上,来人,再安排一顿家宴。”

    容弥给他拉住,老脸上郁闷之色更甚——没吃好还不是你那可恶媳妇给搅的?

    郁闷归郁闷,他也发作不出来,知道发作也没用,容楚会笑吟吟打太极拳,恭敬仁孝又漫不经心,打得烟消灰灭,只留他自己更加郁闷。

    这个儿子其实从来都不怕他。

    这是他最爱重的儿子,从小他没少严厉教育,他这样的沙场老将,自然也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容楚又从小就奸诈顽劣,因此吃的苦头比其余兄弟都多。但怎么揍,容楚看似示弱退步,其实从未改变过他自己,长成之后他自己带兵,功成名就,光辉超于父兄之上,那就更没人能制得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