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5章 容楚回府(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35章  容楚回府(2)

    有些姑娘认了一会,认出这是今天下午大乱花园的那位,顿时脸色大变,开始窃窃私语。

    容夫人微微一怔,随即眉心一蹙。

    依她的脾气,便要发作,但她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国公夫人,场合上的尊严体面无论如何不能不顾,当下只是挑了挑眉毛,淡淡道:“抱歉,诸事忙有所疏漏,好在两位自己来了。来人,给两位姑娘看座。”

    婆子过来,备了椅子碗筷,要放在长桌末尾。

    容府这次请客,专门备了足可坐几十人的长桌,夫人小姐们依次坐下去,已经坐满,给她们的位置还是硬挤出来的。

    被迫要挤的姑娘满脸不乐和畏怯,却也没办法,谁叫她们地位最低。

    太史阑和花寻欢走了进来,却看也没看那安排好的椅子,直挺挺往上头去。容夫人一个眼色,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上前想拦两人,花寻欢一推,两人便踉跄退出了好几尺。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容夫人这回终于起了怒气,眉毛一挑也不说话,竟然是一副冷眼看你怎么闹到时候怎么下台的模样。

    她闹得越厉害,赶走她才越有理由,容楚才无话可说。

    太史阑直奔上座,行动如风,小姐们纷纷转头,看见她微垂的脸,坚挺笔直的鼻尖,眸光始终是淡漠的。

    太史阑一直走到上首左侧才停下来,看看坐在那里的那个美貌女子,二话不说,将她的碗筷向后挪了一挪。

    随即她自己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抬手示意婆子将摆在那头的碗筷给拿过来。

    婆子给她那么一瞧,竟然真的下意识去拿碗筷,直到容夫人愕然咳嗽一声,才惊觉过来,讪讪缩手。

    太史阑也无所谓,眼看容夫人的碗筷还没用过,顺手拿过来布在自己面前。她对面花寻欢有样学样,也挤出一个位置,抢了身边一位小姐的碗筷,人家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大眼一瞪,人家立即缩了头。

    慕丹佩在桌尾的角落里,将两人瞧了又瞧,叹了口气,悄悄拖过面前的水晶包和三蒸鹅。

    猜中了。

    还是抓紧时间吃吧。

    容夫人立在门口,瞧着这一连串动作,脸色发青。

    她已经忍耐了一下午,下午内院外院发生的事让容府颜面大失,她都没打算当众追究,此刻忍无可忍怒火中烧,大喝一声,“来人,架出去!”一边下令一边往前走,“连同两位姑娘的行李也送出去,备足银两,算我容府恭送出门!事后我自会向国公解释!”

    她一连串话又快又决断,到此时才现出元帅府女主人的锋芒。

    几个劲装女护卫从梁上跃了下来,冲向太史阑,花寻欢冷笑一声推案而起,一抬脚就跳上了桌子。

    她脚踩元宝鸡,足踏飞龙翅,拔刀在手,威风凛凛,“谁敢拉她!”

    小姐们仰头呆望,随即尖叫而起,椅子翻倒,杯盘四散,席上瞬间又是一片狼藉。

    “赶出去!赶出去!”容夫人连连厉喝。

    忽然有人急冲冲奔了来,老远大叫,“夫人!国公回府了!国公回府了!”

    众人都一呆,花寻欢在饭桌上回望,又转头瞧太史阑。

    太史阑这才站了起来。

    她起身,目不斜视地走出去,容夫人也欢喜地向外走,下意识想要去迎一迎儿子,一眼看见太史阑抢先走了出来,不由一怔。

    此时厅中所有人都一怔,眼看着太史阑出门,花寻欢跟着,出了内院厅堂,直奔前院而去。

    她们背影消失好一阵了,才有人愕然地尖叫,“她们去接国公了?她们有什么资格去接国公?”

    太史阑大步而出,花寻欢紧紧跟着,一边不住偏头瞅着她的神情。

    她可不认为太史阑是去殷勤地接容楚,在她看来十有**是去揍那家伙,或者昭告所有权才对。

    太史阑一路向前,直接闯过了内院和外院相隔的垂花门,几个守门的婆子想挡,早被花寻欢一脚一个踢开。

    太史阑穿廊过桥,自外院厅堂过,外院那边也正乱着,老国公命人去门口迎容楚,一大批人自然也不会继续吃饭,都出来等着。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两个女子从内院过来,坦然而过,当先的黑衣女子,一边走一边在脸上搓着什么。

    众人万万没想到会有女子从内院突然出来,还是这般坦然的姿态,都愣在那里,花寻欢迎面撞上一个送热水的小厮,劈手夺过他手中的热巾,道:“借用。”顺手递给太史阑。

    太史阑拿毛巾一边走一边把脸上那些易容洗去。

    她步子极快,众人只看见她的动作,再追上去时只能见到她的背影。

    “这个好像是那个猎户女儿?”容弥瞪着太史阑背影,“她忽然跑到前院来做什么?真是不懂规矩!”

    “看样子是往大门那边去?”容三爷道,“不会是去接国公的吧?”

    容弥一跺脚,“跟去瞧瞧!”

    太史阑身后浩浩荡荡跟了一大堆人,还有人在后面喊叫让她停下,她听而不闻。

    离大门还有三丈远,一条人影忽然掠了过来,将她的手一拉,笑吟吟地道:“啊!太史!你竟然来接我!”

    太史阑抬眼对他瞧了瞧,容楚脸上有风尘之色,衣服也有微尘,显见得赶路很急。此刻虽然在笑,眼神却将她上上下下打量,有点不安心的模样。

    太史阑哼一声,有心要算账,但不打算在此刻,反正她今晚要做的惊天动地的事还没开始。

    她一点头,将手一抬,容楚立即十分乐意地提供臂弯,给她挎上。

    然后两人一个转身,面对那些终于气喘吁吁追过来的人。

    然后……

    然后就是人群忽然成了塑像,一大群的泥塑木雕,保持张嘴傻眼的姿态,直勾勾盯着相挽的男女。

    容弥老爷子站在最前面,眼睛瞪得比嘴还大,看看容楚,看看太史阑,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你……你……她……她……”

    “老爷子。”太史阑对他点头,“憩虎堂的夜会还开着么?”

    憩虎堂是容老爷子的议事厅,也是太史阑前阵子,前倨后恭先声夺人,在那里高谈阔论大展宏图的地方。

    容老爷子这下终于确定了她是谁,从齿缝里“嘶”地一声,脸上像牙疼一般瞬间歪了。

    容楚被挎在太史阑臂弯里,对他家老爷子兄长们匆匆微微躬身,“父亲,稍后儿子来给您请安……”话音还没落,早脚不沾地被太史阑挎跑了。

    当然他可以轻轻一挣就挣脱,可问题是他舍得么?

    众人眼睁睁看着容楚给太史阑当众一膀子就拐跑了,都呆了半晌,再呆呆地去瞧容弥。

    容弥脸上的表情却甚古怪,恼怒又欢喜,尴尬又不安,震惊又放松……青红皂白地转个不停。

    “原来是她……怎么就没想到……”半晌他懊恼地一跺脚,“早知道……这下……唉!”也不管其余的宾客,匆匆地便追了过去。

    一地宾客们也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开始窃窃私语。

    “刚才那位……?”

    “莫不是那位……?”

    “差不多就是吧,瞧那眼神气度,还有国公的态度……”

    “原来她一直在容府啊,那容府怎么还敢公然办这宴席……”

    “你傻了吧,没瞧见容府也是刚知道啊?这位可真是厉害,居然就这么不动声色瞧着,最后关头煽容府一个耳光。”

    “这位什么时候不厉害了?听说又要升了。如今她官位已经在你我之上,再升就是朝廷大员!女子为官,竟成南齐官场有史以来第一异数,真可谓传奇!说起来倒也名不虚传,虽然未必算美,但确实特别。”

    “咦,刚才她好像易容来着,难道她就是那位容府今日想要代为招亲的国公府义女?哎呀,如此当真可惜,你我有眼不识金镶玉,白白失了机会!”

    “做梦吧你,没瞧见刚才晋国公的神态吗?和国公抢女人?找死!”

    “你的毒解了?这下终于好了……我说太史,我赶路几天头未梳脸未洗,你这是要拉我去哪?”容楚眉眼飞飞地挎在太史阑臂弯里,跟着她一路飘。

    “吃饭。”

    “今天家里好像请客?”容楚打量张灯结彩的四面装饰。

    “相亲。”

    “哦?给谁?”容楚一路急赶回京,路上信件追不及,还真不知道府里做了什么。

    “你。”太史阑瞟一眼他,“我。”

    花寻欢在她身后发出重重的一声“哼。”

    容楚一怔,随即便明白,不禁失笑,“看样子有一批人要倒霉了。”

    他虽然在笑,眉头却微微一皱——原以为替太史阑安排的身份会让她得到父母的尊敬喜爱,原以为父母要等他回来才会提出婚事之事,如今看来,该发生的,还是逃不掉。

    也没什么,一切配合她便是,她若受了委屈,他便替她挣回来。

    一大群人从垂花门那边迎了出来,是容夫人等人。

    容夫人一眼就看见容楚挎着个女子进来,不禁一怔。

    第一反应是欢喜,随即觉得这女子好生大胆有性格。

    再一看那女子的容貌,又是一怔。

    一张陌生的脸,直鼻薄唇,眼睛细长,眸光凝定,看人时竟似如刀锋割过。

    这是为将者的眼神!

    容夫人微微眯起眼睛,觉得这女子脸虽然陌生,神情却无比熟悉,那种冷淡,那种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睥睨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