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4章 容楚回府(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34章  容楚回府(1)

    那蛇被惊醒,又被声音吓着,张嘴就是狠狠一口。

    那家伙看见蛇嘴里森然的白牙一闪,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

    “蛇!哪来的蛇!”其余人此刻终于看见那条蛇,都惊得浑身僵硬,大家想着刚才自己传的就是这蛇,登时浑身汗毛倒竖,有人当即弯下腰大声呕吐。

    忽然有人冷冷淡淡走到他们中间。

    众人惊惶抬头,就看见黑衣的女子,面无表情走过来,细长明锐的眼睛淡淡一扫,众人到嘴的疑问的话便忽然觉得不敢再说。

    太史阑走到人群正中,将这几个人扫了一眼,伸手便扳起一个人的脸。

    那人瞪大眼睛,看着那条蛇缓缓爬动,再看看太史阑平静的脸,不知道到底哪个更可怕。

    “听说你打算追求我?”太史阑看着他的眼睛,“嗯?”

    那人怔怔地望着她,拼命地向后缩想要躲避那条蛇,完全没反应过来。

    太史阑丢下他,又捏住另一人的脸,“或者是你?”

    “啊……”那人挣扎,“你是谁……放开我……啊,蛇!蛇过来了!”

    太史阑摇摇头,又端住一人的下巴,“要么是你?”

    “你……你是那个……”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惊骇地看着她,“国公府的义女……你怎么能说话……”

    花寻欢哧地一声笑,道:“义女?他们配?”

    “都是歪瓜裂枣。”太史阑失望地对花寻欢道,“本来我还想着如果有个像样的,我就拿来气气那家伙,如今瞧着,算了,气不着他还呕着我自己,还得被他笑眼光差。”

    “这天下你到哪里去找能气到他的人啊?别白费力气了。”花寻欢深有同感。

    太史阑忽然有点怀念李扶舟或者司空昱。

    她手一松,将手中男人扔倒尘埃,动作就如刚刚蹂躏过弱女的恶汉。

    一群部曹小官四仰八叉地仰头瞧着她,忽然觉得也许一切都错了。

    这女子不是聋哑。

    她也绝不会是山野猎户出身。

    她更不需要寄人篱下——养移体居移气,一个无需刻意便随时散发睥睨之气的人,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这些部曹小官官位虽小,却久居天子脚下,见惯气势威重的大人物,如今瞧着太史阑,只觉得她的睥睨甚至还无人能及。

    她是谁?

    太史阑就像跨过一堆垃圾一样跨过他们,走开了。

    这些人还傻傻看着她的背影,如果不是那条蛇犹自爬来爬去,众人几疑做了噩梦。

    不过他们的噩梦刚刚开始——山坡那头起了喧哗,有人匆匆跑来跑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忽然有个小厮经过此地,看见这里的人呆呆的,便过来看一眼,一眼之下便一声惊叫,“老爷的玉佩在这里!”

    片刻之后,人便到齐了,容弥看见自己心爱的玉佩已经断成两截,那脸色难看得像天边层叠的霾云。

    如果不是顾忌着这是客人,并且要保持着容府的风度,大抵容弥便要咆哮了。

    容府的大管家阴恻恻地问几位客人,“不知道我们老爷的玉佩,是怎么成为诸位手中的鼓槌的?”

    “啊不是……不是……我们击的是鼓传的是花,可是忽然有个人……花变成了蛇……鼓槌不知怎的也变了……”

    这几个人解释得语无伦次,没人能听懂,容弥怒声道:“什么人?什么花?什么蛇?你们几个男人,躲在这里击鼓传花做什么?”

    几个人四面看看,人早跑了;低头瞧瞧,蛇也不见了;回头想想,到底为什么击鼓传花,那也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百口莫辩也就是这样了。

    容弥心疼地注视那玉佩——那是他的定情信物!

    忍了好半天,容弥才尽量保持基本礼数地将几个人“请”了出去。几个部曹小官眼泪汪汪一步三回头,都知道从此以后是将晋国公府彻底得罪了。

    一心要攀附豪门,到头来却落个这样的结局,众人瞧着,都觉得有点不安,只有躲在树丛里看好戏的花寻欢,乐得个连拍大腿。

    被这么一搅局,容弥也失了兴致,怏怏地召过管家来问:“今天怎么回事?内院外院都不清静。先前夫人来说后院有人落水,杂耍班子还出了岔子,惊到了一堆姑娘,现在都扶在后院客房里歇息。可是有人捣乱?”

    管家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容弥浓眉一皱,“是她?这女人怎么回事?”

    “夫人说,大抵也是对国公有心思,却又知道自己身份低微高攀不上,因妒生恨,所以生事。”

    “果然留来留去留了个不安分,你记着人家的恩,人家却未必领情。”容弥埋怨,“这姑娘看样子也不是简单角色,不过也是,能救容楚,想必很有几分实力,”他想了想下定决心,道:“这样的人不能留。等下准备点银子,趁容楚还没回来,早点打发了出去!”

    “是。”

    树丛里偷听的花寻欢,眼珠子转转,悄悄走了开去。

    内院外院频频出事,整个容府鸡飞狗跳,自然也就没了游玩的心思。但场子既然已经撑开了,太过草草收场也很难堪,所以宴席还是照旧进行。傍晚的时候,外院和内院同时开席。

    下午受了惊的小姐们,都被扶入内院客房休息,容府世家豪门,什么都是齐全的,这些丢了簪环坏了衣服的姑娘们,很快都得到了更好的补偿,在屋子里重新打扮了,再次光光鲜鲜地出来。

    因为大多数人受了惊,容府为了赔罪,原本定的按名单来的内部小宴席就变成大宴,所有人都被请入内院正堂赴宴。

    这些小姐们今日如此狼狈,自然是想走,但这样走着实是不给容府面子,传出去自己名声也不好听,还不如收拾齐整,风风光光赴宴,若无其事回家,把今儿的事掩了,还能给容府留个好印象。

    即使到了此时,大多数女子对成为容府女主人还是希望不死。

    容夫人立在廊下,勉强挤出一脸笑容迎客,今天后院频频出事,好了这头起了那头,她又要处理又要安慰,早累了个精疲力尽。

    所以她此时看四处帮忙忙碌的慕丹佩更加顺眼,握着她的手道:“好孩子,今天都亏了你。”

    慕丹佩已经听说了那个“山野猎户之女挟恩求报故意捣乱”之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笑道:“夫人说得哪里话?我会点粗浅武功,这时候帮忙是应该的。只是听说这些事都是有人故意所为……”

    容夫人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有些人天性霸道,无可救药。我容府虽然不打算追究她,但也不能这么纵容下去。今日有客且罢了,明日自然要将她请出去。”

    “这姑娘我今日却没见着。”慕丹佩道,“其实几次遇上,但都因为忙着救人,根本没注意。”

    “你见不见也就那样。”容夫人漫不经心地道,“一般而已。行动举止还有些男儿气……”忽然惊觉说错话,急忙拉着慕丹佩的手笑道,“丹佩你不同,你是英气,女儿家有这种气质才是最珍贵的。”

    慕丹佩佯作羞涩低下头,心中却暗暗心惊,答话便有些心不在焉,容夫人以为她和自己说话不自在,便放她自己入席。

    慕丹佩离开时,看见一个妇人急匆匆地来找容夫人,牵着她袖子抽泣道:“夫人,夫人,赶紧去找大夫吧!我那娘家的表姑娘落了水又受了惊,到现在还没醒,这要有个三长两短……”

    “满地是客,你嚎哭什么?”容夫人眉毛一竖,“大夫早已过去了,你擦擦眼泪,去等着便是。”

    “夫人,那个推人下水的女人……”

    “这个我自有处置,你去等着大夫。我已经让人熬参汤姜茶送过去,不会有事。”容夫人不容分说便打发走了那妇人。

    慕丹佩侧耳听着,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国公府号称老国公夫妇伉俪情深,不也照样置了侧室,还生了一大堆孩子?容夫人性情明快,好恶分明,很明显也是个不喜欢三妻四妾的,不也照样接受了这现实?

    这世道谁能免俗?谁能逃掉这般的命?她自己,还是太史阑?

    慕丹佩忽然觉得有点累,想着今天那位即将“被驱逐”的“恩人”,连头都开始痛了。

    所以她进入客厅后,并没有坐容夫人为她安排好的,上首左手边的位置,一力坚辞,只肯坐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她饿了,她想好好吃饭,听说容府的水晶包和三蒸鹅是一绝,她还想尝尝。坐这位置大概会相对安全些?

    容府里外团团坐,开盛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人去叫太史阑吃饭。

    容府盛宴开席,所有人坐下那一刻。

    一群快马,也飞速过了皇城,向容府方向奔来。

    此时外头容弥刚刚坐下,里头容夫人刚刚笑容满面说了祝酒辞,都道:“请,各位请。”

    “为什么不请我们?”忽然有人大声问。

    满厅堂的夫人小姐们齐齐抬头,就看见辉煌的灯光下,门口立着两个女子,一黑衣一红衣,红衣的稍稍站在后面一点,顶着一头有点乱的微红的发,正盯着桌上的菜发问。

    众人的目光却忍不住都落在黑衣女子身上。

    厅堂里南洋特供的水晶灯华光闪耀,却无法中和那女子身上的冷而内敛的气质,她静静站在那里,没动作,没表情,便让人凛然,似见王者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