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7章 景泰蓝VS宗政惠(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27章  景泰蓝vs宗政惠(2)

    太史阑点点头,命花寻欢将这些虫子弄死,又等了一会儿,才进了门。

    里头也就是一间小房,却一丝光线也不透,原本的两个窗户都已经被堵上,只在顶上开了个天窗,天窗也蒙了黑布,一进去人什么都瞧不见。

    苏亚点燃了蜡烛,三人才看清这屋子,空荡荡的,只有地上一个坐垫,苏亚戴了手套将坐垫拿起来,翻来覆去探查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异常。

    太史阑却觉得这里让人很不舒服,不光是空气不流通以及黑暗的缘故,还有种说不出来的阴暗情绪。

    她自从乾坤殿去了一趟,现在对这种阴森森的感觉特别敏感。太史阑四面转了一转。发现这屋子很简陋,好像是后来临时添加的屋子,四面竟然都是土墙,这在宫中是很少见的。

    她在墙根处转了转,最终停留在西边墙根,那里墙上的土似乎有点不平。

    苏亚看见,便掏出随身的匕首开始挖,挖出了一堆土,似乎被翻动过,却也没找到什么东西。

    太史阑也不奇怪,乔雨润行事小心,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给别人的。

    花寻欢忽然道:“鬼火!”

    三人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屋子里出现一点磷光,绿幽幽的,正是俗称的鬼火。

    苏亚和花寻欢脸色变了,太史阑却神色如常,她知道鬼火怎么形成的,自然不怕,还因此灵机一动,在那刨出来的土里翻了又翻,终于找到了一点细碎的骨屑。

    花寻欢凑过来一看,脸色发青地道:“好像是婴儿的骨头……”

    太史阑瞧她一眼……这么一点骨头,没有完整形象,她是怎么看出是婴儿骨头的?

    她也不说破,只道:“哪来的婴儿骨头?看样子是曾经埋在这墙里的,乔雨润不住了,就再刨出来带走了,然后留下来这点碎骨。乔雨润要这婴儿骨头做什么?紫河车?她在修炼邪功?”

    花寻欢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太史阑也不说话,自去左刨右刨,寻找其余碎骨。花寻欢一路跟着她刨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别刨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太史阑停手,抬头看住她。

    她眼神清亮,花寻欢却转过头,犹豫了一阵才道:“这还是有点像我们那边的异术,具体的名字我就不说了,总之是拿婴儿骨头练功,最是阴毒的一种功法。虽然速成凶恶,但因为太伤阴德,现在我们那里也几乎失传了。”

    “这种功法很强大?”

    “应该说很速成,一两个月便有效果的功法,而且不需要任何武学基础。”花寻欢道,“一般只有那些天赋很差学不了武,或者错过了学武最佳年龄的人,被逼无奈才会去练,因为练的人自身也是很痛苦。”

    “需要多少婴儿骨头?”

    “一开始每十天一副,之后会减少。”花寻欢道,“这种功法有个说法,认为使用的婴儿骨骼身份越高,功法越能大成,也正是因为这点,这功法被族长们勒令不许学,因为这样会使族长和首领们的孩子也处于危险之中。”

    太史阑点点头,忽然道:“你们近期有空,去附近查问查问,看谁家丢了孩子。”

    两人都点点头,随即听见远远有山呼之声,景泰蓝到了。

    太史阑眉毛一挑,命苏亚花寻欢将墙壁恢复原状,随即三人出来,太史阑复原了那锁,从外观上,这屋子已经看不出有人来过。

    三人出了屋子,躲到一处宫墙阴影后,远远地看见一大群人迤逦而来,当先是一座宝辇。太史阑瞧着那些护卫是长林卫,人数众多,宋山昊也亲自陪着,微微放了心。

    她今日来,一是找找乔雨润的弱点,二是不放心景泰蓝,想要就近看着,却没打算立即上前去,就在西偏殿能望见主殿的一处角落坐了下来,静静地等。

    严格意义上说来,这是她的景泰蓝回宫后第一次直面宗政惠,是母子二人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她不想插手,却很期待自己半年多来,对景泰蓝调教的成果。

    景泰蓝在宝辇里打着瞌睡。小脸紧紧皱着,嘴还撅着。

    他觉得那些大臣很讨厌,为什么要逼他来瞧太后,就连三公也在劝他过来应应景,想着以后也许要经常过来应景,他就觉得心情郁闷。

    小子叹口气,翻开膝上一本本子,本子外面一页没有字,里头一页却歪歪扭扭写着《麻麻语录》。

    他很熟练地翻开一页,上头用狗爬字很认真地写着“活在世上没有人能真正随心所欲,如果真的被逼着要去做些不想做的事,那不妨快乐地去做,认真地去做,已经输了选择,何必再输了心情?”

    景泰蓝认认真真将这话读了三遍,然后将本子小心收起,塞在胸口的袍子里。

    《麻麻语录》是他在回京途中,凭着回忆,一字字亲手写下的。

    语录里都是麻麻曾经和他说过的话,他记性好,很多话不管懂不懂都认真记着,离开麻麻后他抵不过那灼心的思念,一夜夜翻来滚去脑海里都是和麻麻在一起的日子,实在睡不着就起来写字,把麻麻的话一字字录下来,写着写着,心便定了,好像还是和麻麻在一起,他在灯下写字念书,麻麻抓一本色情小说一边看一边等他。

    那些最初无眠的夜,是这本语录伴他渡过。他一开始想着,写下来就不会忘记那半年,就不会忘记麻麻,到得后来他忽然明白,这一生他忘记什么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那个人,这世上再没有谁能比她给他更多。

    景泰蓝揣着语录本就好像揣着红宝书,雄赳赳气昂昂地下辇进殿。

    李秋容亲自出来接他,难得他还是那八风不动的橘皮老脸,明明那日被迫败走,脸上一点痕迹都不露,还是恭恭敬敬地参拜景泰蓝,道:“陛下,太后等您很久了,听说您要来探她,太后精神都好了许多,今儿就能起来床了。”

    他说完,半抬着头,一眨不眨地盯着景泰蓝。

    景泰蓝心跳了跳,一瞬间有些发虚,他原以为太后病得不轻,那么隔帘探视一下,随口说几句话也便走了,如今听李公公口气,太后竟然身子不错,神智也是清醒的,不由便有些慌。

    他记得那晚他冲进帘子,说了那句话之后,太后看他的表情。

    那样熊熊燃烧一般的愤怒的烈火,似欲吃人的眼神……可怕到他不愿意回忆。

    李秋容也在打量小皇帝的神情,他对皇帝敢于来探视太后已经觉得十分惊讶,当然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句话淡淡吐出口,他等着皇帝霍然变色的神情。

    一个三岁孩子,经过那些,无论如何都该是怕的。

    景泰蓝一抬头,正看见李秋容窥探的目光,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厌恶。

    麻麻说过,敌人都想要看见你弱,想要先压下你的气势,你若不想被一压再压,从一开始,就不能示弱。

    景泰蓝抬起头,上前一步,扶住了李秋容。

    “李公公不必多礼。”他笑嘻嘻地道,“太后娘娘身子大好了?一定是听说朕来了才好的。朕也十分欢喜。”

    李秋容脸皮抽了抽,“谢陛下。”

    “李公公瘦了。”景泰蓝却不松开他,抓着他袖子四十五度角认真打量他一阵,甜蜜蜜地道,“想必侍奉太后娘娘太辛苦了。正好朕给太后娘娘带来了一些她爱吃的宫点,也便赏你点?”

    说完便回头命人拿篮子来,亲手取出一碟枣泥酥递给李秋容。

    李秋容只好接过点心磕头谢恩,景泰蓝却还不走,笑眯眯看着他,一脸小孩子献宝的天真纯挚,舔着舌头道:“这酥很好吃哦,公公你不尝尝吗?”

    他这意思竟然是要李秋容当面吃点心,李秋容哪里敢吃他带来的东西,却又一时想不出如何推托,眼瞧着孩子仰着金童一般的苹果脸笑吟吟等着他,心里一阵阵发寒,就好似看见一只头上长角的小恶魔。

    “奴才……谢陛下恩典,不过奴才不敢在陛下面前就食,那是对陛下的大不敬。”李秋容半侧身,拈了半块点心放在嘴里,随即转过身,谢恩,“陛下,确实好吃得很。”

    他借着那半侧身,已经飞快地将半块酥塞进了领口,此刻一脸坦然地和景泰蓝对视。

    景泰蓝点点头,很开心地道:“我就知道公公会喜欢。”说完便向前走。

    李秋容松口气,正要跟上去,景泰蓝忽然回身,格格笑着扑向李秋容,道:“公公,好久不见你,我好想你!”

    他前头好端端的,忽然来这一下,惊得所有人都一愣,李秋容也怔了一怔,下意识向后一退。

    身子这么一动,领口的半块酥自然碎了,簌簌落了他一脖子,连领口也沾了不少淡黄的碎屑。

    这下四周的人都看见了,各自眼神怪异,李秋容狼狈地想掩脖子,冷不防景泰蓝忽然又站住,对他挤了挤眼睛,笑眯眯地道:“李公公,你的脖子觉得枣泥酥好吃吗?”

    老李傻傻地留在原地,眼看着小皇帝无辜地说完那句,一蹦一蹦地进殿,忽然发冷般颤了颤。

    他赶紧跟着进了殿,一个面目呆板的太监也跟着要进去,李秋容下意识要拦,那太监道:“奴才是陛下的贴身近侍,不能稍离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