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章 彪悍景泰蓝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9章  彪悍景泰蓝

    “五越是咱们北境五个蛮族的统称,民风彪悍,深居大山,天生蛮力,凶悍放荡,这些年和咱们朝廷时分时合,向来是朝廷头痛的对象。听说这些年五越和西北边的西番勾结,行事风格也有了变化,开始往内陆迁移,和咱们通婚,学咱们的文字和手艺,但他们这些人,其实都很顽固,也很团结,聚居一起,安定年月就老实营生,但凡有什么事必定起来闹哄,到哪里都让人头痛。不过寻欢倒不怎么和他们兜搭。”沈梅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躲在一个汉子后,小心地探头答。

    “干!干!干!”花寻欢还在踩。

    众人鄙视摇头。

    “啪,啪,啪。”掌声清晰。有点突兀。

    花寻欢踩得正欢,听见鼓掌声一怔抬头,正看见太史阑没有笑容,却也没有鄙视的脸。

    她一边鼓掌一边对花寻欢轻轻点头,眼神微微赞赏。

    花寻欢愣了愣,她认识太史阑,二五营凑满数的最后一个嘛。只是今日才正眼看清这女子。

    冷峻,平静,立在那里,如少年一般脊背挺直,让人想起天地间挺立的标枪,枪上一抹红缨洒脱飞扬。

    在这宜男宜女,风神独特引人的女子眼底,她没看见众人常有的畏惧而又嫌恶的眼神,而是平等和欣赏。

    还有同等的骄傲。

    “你,”她也点点头,一指太史阑,“我喜欢。不过,”她一瞥太史阑,“太弱了,不配做我朋友。”

    说完她一把丢下郑峪,昂头而过。

    太史阑点点头,“我也没想做你朋友。”

    花寻欢顿住,太史阑眼神平静,“因为我也不知,你配不配。”

    花寻欢愣住。

    好一会儿,她才仰头,大笑。

    笑声狂放,满头微红的乱发披散。

    “有意思。”她道,“凭这句话,通过一半了!”

    说完她倒提着自己的枪,大步走过,太史阑也没理会她,越骄傲的人越不必费心折服,你只要比她强大就行了。

    她示意苏亚分发选课单给寒门学生。

    寒门学生懵懵懂懂接过,一眼之下又喜又惊,都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她,旁观的品流子弟们脸色却变了。

    “院正!院正!驱逐她!必须驱逐她!”郑四少大叫,“这女人破坏规矩无视法度,这选课单是我们的!”

    那红脸老者立即大步过来,脸上阴霾未散,一边命人抬郑峪去治伤,一边皱眉挡住太史阑。

    “你这选课单从何而来?”

    “郑先生给的。”

    “这不是你们用的,”红脸老者语气淡淡,“放回去。”

    “院正大人?”

    “嗯?”红脸老者一怔。

    “你主管什么?”

    “我……”红脸老者不防太史阑突兀的问题,怔一会才答,“主管二五营内外交联事务及教官管理……”

    “郑峪管理什么?”

    “选课事务。”

    “全权?”

    “全权。”红脸老者脸色有点难看了,但还是如实回答。

    “各司其职,各自无干。”太史阑道,“郑峪允许我们这样选课,你要拦,先问郑峪。”

    红脸老者张张嘴,回头看看被抬走的郑峪——伤得小命去了半条,怎么问?

    “郑峪全权管理选课事务,也是我们授予的权力。”一个中年汉子一直冷冷看着太史阑,此刻忽然开口,“我们自然也可以收回。”

    太史阑回身,看着他。

    “现在,”中年汉子发青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我将提请总院大人,收回郑峪的选课事务权力,改为我亲自掌理,而我,”他指指自己鼻子,“不允许。”

    他对太史阑摊开手掌,“交回选课单,我可以不记你这次犯过。”

    “这位是营副,”沈梅花在背后悄悄戳太史阑,“郑家的人……”

    太史阑正要说话,蓦然花寻欢倒拖着枪又走回来,把枪一顿,笑道:“老郑,你这话虽然也对,不过我倒想起了咱二五营还有个规矩?”

    “女人插什么嘴?你懂什么?”那郑营副横眉以对。

    “懂你小弟弟这么短!”花寻欢柳眉一竖,中指一比。

    “你……”

    太史阑膜拜……

    “晋国公曾经定过一条规矩,只是这么多年没有用过,咱们都忘了。”花寻欢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道,“但凡学生,四中有一者对某项规矩不服,便可提请总院署进行修改。”

    四分之一学生提出抗议,可修改营规。太史阑数数人头,寒门子弟占三分之一以上,但问题是,这三分之一,都敢站出来么?

    有邱唐那种背弃自己出身,攀附贵族的子弟存在,就有更多懦弱的人。

    苏亚渴望地看着太史阑手上的单子,又渴望地看向人群,太史阑心中倒不看好,真有那勇气,这营内规矩也不会延续这么久。

    她捧着单子,慢慢走近人群。

    寒门子弟们面色都很古怪——激动、紧张、担忧、犹豫……人人都僵硬不动。

    太史阑从他们面前慢慢走过。

    大多人犹犹豫豫不敢接,手伸出来,又缩回去。不敢接的,太史阑看也不看,直接走过去。

    她无兴趣多事,也无兴趣做寒门领袖,她只要公平,只要在任何地方,不低人一等,拥有选择自由的公平。

    自己都没勇气站起来的懦夫,她不扶。

    走了一圈,没人敢接,她唇角淡淡一撇,将单子叠起来,准备撕掉。

    景泰蓝一直愣愣看着她的举动,忽然拉了拉她衣襟,太史阑蹲下身。

    “他们为什么不要?”

    “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太史阑看着孩子清澈的眼睛。

    “你给他们……”景泰蓝胖胖的手指头指向那些人,被这孩子指住的人,都羞愧地低头。

    “没有勇气的人,给了,他们也握不住。”

    景泰蓝似懂非懂地听着,人们在孩子清亮而不解的眼神里,目光躲闪。

    太史阑伸手撕单子。

    一只手按住了她,是苏亚,她当先取了一张。

    又一只手伸出来,手白白细细。

    水蛇腰小白脸攻萧大强,拿着选课单转手交给熊小佳,对太史阑笑了笑,“小佳想当个真正的战士。”

    疤脸大汉熊小佳,也抽了一张交给萧大强,“强强适合学箭术。”

    两人含情脉脉互视一笑,互相搂住,齐声道:“给学就学,不给,大不了我们私奔去!”

    景泰蓝热泪盈眶四十五度天使角仰望。

    太史阑默默抚平了臂上的鸡皮疙瘩。

    有人带头,越来越多的人默默走出来,虽然他们神情不一,或坦然,或闪躲,或犹豫,但最终还是顶着二五营高官们的目光,都选择抽去了选课单。

    太史阑发现,女子几乎都选择了支持,在二五营,女子是真正凑数的那一群,地位最下等。然而地位的低下,不曾抹去深藏的血性。

    自古,风尘女子多奇人。

    人群中忽然伸出一只手,飞快地抽去一张选课单,速度之快像生怕自己反悔,动作之躲闪像生怕被人看见。

    是沈梅花。

    渐渐没有人走出来,太史阑数了数,一百多人,离四分之一还差一点。

    她也没什么遗憾,将剩下的选课单抛了抛——那些选择站出来的人,即使今日没有成功,也已经在心中种下了不甘的种子,终有一日,萌芽绽开,起于自我的山河。

    景泰蓝忽然走了过去。

    他捡起地上的单子,抓在手里,摇摇摆摆地走到那些没拿选课单的寒门学生面前,笑呵呵偏头看着他们。

    大家都以为,这娃娃大概是要把单子塞他们手里,人人脸色苍白,紧张而犹豫不决。

    太史阑抱着胸,看着她的半路儿子,想知道这几天的教育成果。

    景泰蓝砸吧砸吧嘴,选了一个看起来最高大彪悍的寒门学子,拿了一张选课单,放在他面前的地上。

    那人下意识退后一步,随即觉得自己怎么在一个孩子面前这么紧张,咽了口唾沫,又勉强站定,眼神却忐忑不安。

    景泰蓝还是笑嘻嘻地偏头看着他,把单子往他面前踢了踢,然后,解裤子。

    “哗啦啦。”

    一泡尿精准地撒在单子上。

    单子迅速渥软,烂掉,泡散在泥土中……

    那男子脸色惨白,踉跄退后一步,那泡童子尿,就好像忽然浇在了他脸上。

    不仅是他,周围所有没拿单子的寒门子弟,刹那间都面无人色。

    这才是最大的侮辱,比劈面一个耳光更响,更摧人心志。

    四面目光惊异,都盯住那笑嘻嘻的娃娃,人人屏息,安静得落针可闻。

    谁也没想到,今日这风波冲突不断的二五营,未来驰名南齐的传奇人物们,各自初展风华的时刻,最无声处起惊雷、沉默里霹雳一击,竟来自那两岁娃娃。

    这下,不待景泰蓝走到下一个人面前,撒第二泡尿,剩下那些人的手拼命地伸过来,纷纷抢走了单子。

    一眨眼,地上空无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