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5章 表白(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25章  表白(3)

    人就是这样,一开始便恭敬,未必有人在意你,一开始狂傲而来先声夺人,之后再瞧着彬彬有礼,便觉得分外难得令人欣喜。

    当然这也得先折服人,否则弯断了腰也没用。

    太史阑享受上宾待遇,坐下来舒舒服服喝一口茶,对着眼巴巴看她的众人,点一点头,道:“刚才那位先生说咱们占优,其实也就是看起来人数占优而已。细想起来,权力分配上可不占优。真正形成的其实一种互相牵制。”

    “你说。”容弥眼神激赏。

    “三公能影响的只是部分文臣,晋国公已经不掌兵权,而那几个,却是实权在握。康王掌军,掌吏部户部那几个却和齐国公私下关系不浅,定国侯有亲戚掌刑部,六部中关键的三部都在他们掌握中,但偏偏三公也掌天下军、户、工、赋役礼乐,我想着,三公的真正意思是……”太史阑一边说着,一边有些闪神,想着景泰蓝一定委屈为什么还让这些混账掌权,为什么皇帝还是不能什么都说了算?这其间的道理只有等他自己慢慢明白了,皇帝也是不能随心所欲的,朝局的平衡,适度的迁就和退让也是一门大学问,有些人,有些事,你明知留在那里是毒瘤,可是暂时你就是绕不开去,绕不开去就干脆放到面前来,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她给在场的人细细分析了几位主政大臣的实力所在,以及将来可能发生的相互制约,这些资料得益于三公,三公允许她继续陪着景泰蓝一段时间后,就开始秘密托容楚代转朝中奏折,这可都是第一手的资料。

    太史阑忽然又开始怀疑容楚要她在国公府住下的用意,他除了想保护她,是不是还想她雌威大发镇服他父母,顺带还因为他自己不在,在这朝局变动的关键时刻,来指点一下不擅长这些朝堂心计的老国公?

    这可是一箭三雕。

    不过从容楚的行事风格来看,很有可能,这家伙一向擅长揣度人心,什么人会做什么事,都在他算中。

    哼哼,算吧,你算吧……

    “姑娘,姑娘……”容弥发现太史阑忽然神思不属,眼底还飘过狰狞杀气,试探着相唤。

    太史阑醒神,拂拂衣袖站起身,又是周全一礼,“言尽于此,日后当如何做,想必老国公心中已有数,告辞。”

    说完再次飘然而去,留下容弥望着她背影,目光闪动……

    太史阑回去还是睡觉练功,早上还是被容榕那个丫头吵醒,一起吃早饭,吃完太史阑说可能要参加游园会,让容榕帮她选赏梅会要穿的衣服和首饰。

    女孩子的天赋是天生的,容榕虽然有些不乐意,但选起来却很认真,最后选出的衣服,太史阑瞧了,还是很女性化的,多半颜色浅淡,其实并不适合太史阑,那就是她自己喜欢的了,看来第一天太史阑为她选的衣服她内心里还是喜欢的。

    太史阑也不说什么,事后命人把容榕选出的衣服封了,送给容夫人。她是什么意思,对方自然明白,不过就是告诉容家,你家小姐喜欢的是哪些东西,以后就照这样子诱惑她。当天下午容夫人又派人送了点心来。

    之后太史阑便让容榕每天帮她选东西,今天一件衣服,明天一双鞋子,后天一个耳环,并不像那些婆子那样,每天劝她读女戒书学绣花之类。

    容榕来她这里也越来越自由,有次趴在她耳边神秘兮兮告诉她,说夫人夸她好,想要认她做义女,赏梅会的时候也会特意邀请一些中层军官,想要为她觅一门良缘。

    容榕满脸不满,拉着她的手摇晃,“姐姐不要理会夫人,姐姐一定要等我……”

    太史阑不过淡淡一笑,不可否认,老国公夫妇是好的,可是有些事情太执拗,也是欠教训的。

    每天晚上她还是会去参加老国公的议事会,容弥等人已经习惯了她的到来,靠窗的一个位置固定是她的,她不来,所有人都空着那位置等她。那个位置前会备着她最爱喝的热茶,放着些细巧点心,这自然都是为她准备的。她若偶尔练功迟了点过来,老国公就会分神,所有人都会坐立不安,看她到了却又都吁口大气。

    人们开始渐渐尊敬她,真心将她当一个难得的军师高人看待,也没人再试图打听她的来历惹她不快。

    太史阑也表现得越来越亲和谦虚,时不时还和老国公开几句玩笑,众人心怀舒畅之余,越发觉得她一开始的凌厉骄傲不过是一场试探,觉得这姑娘才华出众,眼光犀利,见识非凡,大方稳重……总之怎么瞧怎么好。

    在一次太史阑及时分析了皇帝的一个举动,点拨了老国公,使他避免上错奏章之后,容弥看她的眼色也慢慢变了。

    能准确揣摩帝王心思,才是这朝堂上一等一的人才,更是世家府邸求之不得的重要人物。

    太史阑不过一笑……这天下还有谁比她更了解景泰蓝?这小子撅下屁股她都知道他要放的是萝卜味还是猪蹄味的屁。

    容弥开始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光打量她,又开始问她出身来历,家中可有父母高堂。

    太史阑猜到他的心思,不过打哈哈而已。

    打在老头头上那一闷棍,她已经悬了起来,还没打算现在落下呢。

    容楚家人对她的排斥,并不仅仅是一个误会可以形容,也绝不是为了那个所谓“小产的孩子”,说到底,容夫人是怕她无女子天性,不懂温柔,容楚以后没好日子;而容弥,是怕她行事刚硬,又涉入朝政太深,怕她将来拖累容家,来个万劫不复。

    所以她让容夫人看见她女性的那一面……她能唤醒容榕的女性意识,自己怎么会不懂温柔?

    她让容弥看见她真正的能力……她是有可能给容府带来麻烦,但她更有可能为容家遮风挡雨,躲避灾难!

    太史阑唇角一抹莫名的笑,抬手,告辞,和以前那么多次一般潇洒。

    而容弥在她离开之后,终于说出了多日来一直盘桓在心头的话。

    “下次求求她的八字,请大师替她和楚儿合一合!”

    ==

    这日子过得倒也悠哉,有一天晚上,太史阑在容弥书房里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永庆宫太后病重,群臣敦请之下,陛下明日将起驾去永庆宫探视母疾。

    容弥对此大大说了一番孝道,并表示近日来陛下很有长进,但孝道上头却做得似乎不是太好,太后移宫是一桩,太后传出重病,他该早早过去请安,还要群臣敦请,这点不太妥当。说完频频摇头。

    太史阑想着,容弥其实是知道一些这母子相处情形和内幕的,知道了他还这态度,可见群臣的态度一定更激烈,可见这“孝道”二字当真如天大,皇帝也不能不受制约。难怪以往看史料,当真有“父要子死,子不肯死,人人认为子该死”的荒唐事儿。

    世情如此,看来除非拿到了某些要紧证据,否则这宗政惠总归是要给景泰蓝带来麻烦的。

    小小的景泰蓝,恨着宗政惠,还不得不勉强自己做个“孝子”,想必很郁闷,嘴巴一定撅成油瓶了。

    太史阑面上不置可否,第二天早上起来,便问容榕,“可想出去玩玩?”

    容榕出门自然是不容易的,太史阑说要带她出去,她自然欢喜雀跃,之后便沮丧下来,说家里人这么多年都不许她出去,怕她被外头的人挤病。

    太史阑瞧着她脸色虽然苍白了些,却也不像重病在身,按说早该好了,容家人不许她出去,想必还是怕她女子身份被人提早叫破。

    太史阑原本不信任何怪力乱神,自经过了乾坤殿,也知道世上很多事可不信但不可不敬。当下就让人禀告容夫人,说要带容榕出门。

    容夫人现在对她带着容榕很放心,却也让很多护卫跟着,不让任何人接触容榕。

    太史阑在护卫里找了一圈,又没看见赵十三……听说赵十三因为忤逆容二爷,被关禁闭了。

    太史阑也不操心,有些事容楚回来会处理的。

    她带着容榕骑马出门,从后门一出,她摸出一根哨子,随意吹了几口。容榕瞧着好玩,也要吹,太史阑随手递给她,眼光四面一转,已经看见了火虎。

    她在容府,她的人自然就在这附近,经过这么多天,所有人应该都到齐了。

    她对火虎做了个手势,火虎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太史阑带容榕在一处面具摊子前停留,容榕专心地挑选面具,太史阑操手在一边等,忽然身边有人挤过来,正是火虎。

    太史阑一偏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火虎诧然挑高眉头,随即嘿嘿一笑,点头离开。

    容榕选了一大堆面具,也不要护卫拿,自己兴高采烈地抱着,问太史阑,“哪个最好看?”

    太史阑挑了个仙女面具,这是南齐传说中的变脸娘娘,先男后女。她是有心暗示,容榕却摇摇头,自取了一个天将面具戴在脸上,把那个变脸娘娘面具递给太史阑,笑着拉她的手,“你我正好配一对儿。”

    太史阑随手接了,却没有戴,忽然手心里一凉,低头一看,掌心里被塞进了一块女式佩玉。

    她瞧瞧佩玉,又瞧瞧容榕。

    容榕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低头用脚尖画着地,呐呐道:“我瞧着好看,便买了来给你……这集市东西粗劣,你不要也罢……”说着便要拿回。

    太史阑手一握,将玉收起。笑了笑,拍了拍她脑袋,当先走开。

    容榕鼓起嘴,十分悻悻……她是在求爱,为什么这位总是一副小孩子玩把戏的态度?

    买完面具继续逛,渐渐便走离了早市,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巷口,忽然巷子里冲出一大群人,来势凶猛,一下子便冲散了容榕的护卫和太史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