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9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19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3)

    那少年见太史阑不理会,便有些讪讪的。花寻欢却不理他,单手一掀将他掀开,一头钻进了他身后的洞里,撅着屁股一阵乱翻,那少年跟在她身后,拼命拽她衣服向外拖,“喂你干嘛,喂你不许动我的珍藏,喂你快出来!出来!这是我的,我的!”

    花寻欢哪里理他,翻了半天,哈哈发出一阵怪笑,捧着一大堆东西出来,笑道:“我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嘛,原来藏了这么多好东西!”

    她怀里有酒坛,有干果,有点心,有很多可以即食的好东西。花寻欢一把将那少年推到一边,眉开眼笑地翻着,喃喃道:“西凌蜜脯哎!北严特产的杏干哦!这不是极东的三制狍腿么?哎呀还有这东昌最出名的三蒸雪!”

    “你干嘛抢我的东西,还给我!”那少年急得跺脚,苍白的脸上泛起酡红,却根本拉不动疯婆子花寻欢。

    太史阑听着这些熟悉的名字,终于又睁开眼睛,那少年立即回头,再次对上她的眼睛,目光一触,霍然向后便倒。

    砰一声他直挺挺倒在地上,倒把花寻欢吓了一跳,一开始还以为他装死,哈哈笑着踢了踢他,道:“哈,小子,不给你就装昏,犯得着吗?”

    踢了两脚发现对方一动不动,她才慌了,赶忙蹲下身试试他呼吸,半晌抬起头呆若木鸡地道:“晕了。”

    太史阑挑挑眉,道:“掐醒。”

    花寻欢狠狠一掐,那少年惨叫着跳起来了,“哎呀好痛!”一眼看见太史阑,又呆住了,花寻欢怕他再晕,警惕地蹲一边等着,结果那家伙瞧着瞧着,眼瞧着两行鼻血便缓缓下来了,月光下红艳艳。

    花寻欢傻了。

    连太史阑都怔了。

    不!是!吧!

    至于吗?

    太史阑摸摸脸,差点以为自己忽然换了张国色天香的脸,结果摸到一脸的易容,她还是那张只能算清秀的乡女的脸,这人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吗?

    何况就算她本尊的脸,也不绝能令人一见就流鼻血,她又没有三十四d。

    这小子有砂鼻毛病吧?

    她脸一低,那小子就醒神,诧然又看了她一眼,“咦”了一声。随即觉得鼻子那里不对劲,一摸摸到一手鲜红,顿时也傻了。

    几个人都傻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好半晌这少年才道:“你们是谁?这院子不是没住人吗?”话是对花寻欢问的,眼睛还瞧着太史阑。

    “你又是谁?”花寻欢上下打量这少年,十三四岁年纪,穿着华贵,眉目秀丽,一双眼睛微微上挑,竟然是桃花眼,实在是个俊秀少年,只是脸色微微苍白了些。

    那少年不答她的话,将她上下打量一阵,又瞧瞧太史阑,恍然大悟地道:“你们是不是那个什么边境来的?前几天听说要给你们收拾院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早知道你们来这么快,我就该把东西早点转移才对。”

    花寻欢低头看看那堆各地名产,道:“你是这里的小厮?偷了东西藏这里偷吃?”

    她眼神狐疑,这少年穿着打扮实在不像个小厮,但如果是国公府主子级别的人物,又何必偷偷摸摸躲到这客院偷吃?

    “我用得着偷吃?”那少年挺挺胸,神情不屑,“不跟你说了,还给我!”

    太史阑忽然跳下假山,走了过来。

    她身材高挑,步伐稳定,走过来的时候,风拂起已经长长的发,发丝微乱,青绸般拂开,而眸子是静的,在背后一轮微黄的月色中幽幽闪光。

    花寻欢忽然觉得此刻的太史阑很美。

    那个少年眼睛又直了,刚才的嚣张得意全数不见,手赶紧缩回去,在袍子上擦了又擦。

    太史阑看一眼那些东西,忽然道:“这些东西哪来的?”

    那少年似乎也没想起她应该是聋哑的,立即紧张地答:“那个女人送的。”

    太史阑眉头一皱,那少年立即道:“就是外头传的那个我四哥的未来夫人啦。”

    花寻欢怔住了,呆呆地瞧着太史阑——她什么时候给容府送过东西?

    她满心疑惑,连这少年无意中泄露了身份都没在意。

    太史阑也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弯下身翻翻那些各地特产,这些特产所涉及的地域,都是她去过的。

    “既然是你四哥未来夫人送的东西,为什么会被你藏在这洞里?”她问。

    “没人要呗。”少年撇撇嘴,“原来倒是好好收着的,不过前阵子母亲忽然叫都拿去扔了。我瞧着可惜,叫嬷嬷偷偷拿了来,藏在这里,这样我就有零食可以下酒了,她们都管得我死紧,不许我吃这个不许我吃那个,非说我吃了会生病……”他忽然发觉自己说漏嘴,赶紧捂住了嘴。

    不过太史阑已经明白了。

    容楚想帮她先和府里搞好关系,假托她的名义,每到一处,便购买了当地特产命人送回去。

    她感谢他的细心,不过好像这样做似乎也没收到效果?

    人心本就是天下最难拿捏的东西,老国公夫妇秉持了几十年的选媳妇原则,不会因为几件礼物就改变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太史阑就是全力讨好,也不过是奴颜媚色。

    花寻欢也明白了,偷偷瞧她一眼,眼神微带同情。

    “好了我说完了,东西该还我了。”那少年伸出手,又瞟太史阑一眼,想了想道,“如果你想吃,咱们也可以一起吃。”

    太史阑点点头,拿过花寻欢手里的东西,顺手往池子里一扔。

    砰嗵几响,那些价值不菲的各地名产瞬间沉水。

    “啊你干什么!”少年愣了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尖叫,“你凭什么扔我的东西!”

    太史阑瞧也不瞧他,跳上假山继续喝酒,花寻欢一手拎起少年,笑嘻嘻地道:“登徒子,半夜闯入内院,偷窥黄花闺女,污人清白,没把你送官就不错了,扔你点东西还算客气——滚出去!”

    她心中有气,抓着少年就把他腾云驾雾送出了墙。

    呼地一声少年越过围墙,落在门外的地上,花寻欢抬腿一踢,砰一声院门关上。

    院门又发出砰的一声,是那少年擂门,随即两人听见他在门外大声道:“啊,是我失礼了,我是无心的,此处原本无人居住……唐突了两位小姐……那个那个……请恕罪,请恕罪!”

    花寻欢听得他前倨而后恭,奇怪地摇头笑,“一家子怪人!”

    外头那家伙还没走,还在喊,“那个……那个……还没问小姐芳名!”

    “芳你个蛋!”花寻欢怒从心底起,“有你这么问名的?滚!”

    “我又没问你。”外头少年似乎也有了怒气,“像你这样,粗俗太过也不成。你身边那个,是谁?”

    花寻欢抬手就砸了一块石头出去,石头弹过花墙,外头哎哟一声,想必被砸了头。

    随即有火光亮起,有人被这边喧哗惊动,赶了过来,一个婆子声音惊道:“哎哟小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夫人在问您呢,还不速速回去?”随即二话不说将人给拉走了。

    花寻欢听着外头动静小了,叉腰怒骂:“女扮男装,还要装模作样,一家子神经病!”

    “啪。”地一声,上头又砸下一个什么东西,花寻欢一瞧,是一个酒壶,却不是刚才那清酒酒壶,赫然是西凌三蒸雪的壶。

    刚才太史阑扔特产的时候,酒壶倒在一边没有被扔出去,花寻欢也没在意,此刻一看这空酒壶,眼睛一直,哎哟怪叫一声,道:“啊太史阑你全喝完了?好歹留点给我啊!”

    叫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太史阑喝了三蒸雪?

    三蒸雪以上好苞米三蒸三酿,再陈上十年,是西凌烈酒中相当有名的一种。花寻欢一反应过来就开始惨叫:“哎呀糟了!”

    “一杯倒”肯定喝醉了!

    花寻欢想到太史阑几次喝醉的后果——一次杀人,一次悍然整倒了密疆公主,这次她打算干啥?

    何况这次她本就受了打击,虽然一言不发,但难免心中郁闷,不会去拆了容国公府吧?

    花寻欢开始捋袖子,准备太史阑拆容楚家她就去放火,又遗憾苏亚等人还没联系上,打架就应该人越多越好的。

    砰一声太史阑从假山上跳下来,她眼神幽幽发亮,并没有泛出血丝,反而多了一种醇酒般醉人的琥珀色,她表情也很镇定,唇线抿成平直的“一”,没什么杀气,却只见坚定。

    花寻欢熟悉这个表情,太史阑每次遇见困难,都是这样的。如山之坚,也不过任她傲然竖刀而过,哧一声剖一个星花飞溅。

    太史阑大步从她身边过,进了屋子,过了一会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脸上的易容也洗了,还回了她本来面目。

    要说晋国公府待客真是没话说,衣橱里早已备好各式衣服,女装男装,长裙短裙,连太史阑比较喜欢穿的番服都有。

    太史阑现在换的就是一身紫色的番服,紫色厚缎,半长的裙摆八幅镶金色凤纹,腰间金色宽腰带,金色半长靴,袖口领口饰以黑色重锦。扎束得细细的腰,修长的腿,行路而来时衣袂飞舞,英气和华贵共存。

    而她狭长而明锐的眸子,耀着点奇异的光,潋滟荡漾,似月色和日光熔为一炉,成就天上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