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8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18章  不受欢迎的媳妇(2)

    “她不敬大伯,殴打公爹,还将他置身泥淖污脏之地……”吃了一夜马粪,积郁在心的容弥,越说越激愤,险些说漏嘴。

    “啊……这是哪家的媳妇,如此凶恶,那家如何还能容忍!”容夫人连连追问。

    花寻欢早已低下头,满脸通红——不是伤心,憋笑憋的。

    容弥咳嗽一声,重重地道:“哪家你别问了,要尊重他人**!总之一句话,我容家选妇选德,万万容不得凶恶跋扈之女,误我儿一生,令我容家受世人讥嘲。女人要什么千秋功劳?相夫教子才是正经,那样的女人,她能吗?”

    “是极!整日打打杀杀,毫无闺秀之风,将来又如何操持一府事?”容夫人连连点头,“而且听说行事还怪诞疯狂……”她脸色阴沉下来,想是想起了那“小产”之事。

    花寻欢原本在笑,听着两人这话却不顺耳了,抬头亢声道:“老国公及夫人此言差矣!你们怎么知道女子能立功便不能做贤妻?太史大人为人正直,匡扶正义,百姓有口皆碑,如此不也是高尚品德?为何偏要追着那贤良端淑二字不放?”

    “那就让她去匡扶正义,赢百姓无上尊敬,可我国公府不需要再锦上添花!”容弥怒声道,“国公府要的是平静日子,要家族平安,所有人一生顺遂。不是那桀骜偏执,利欲熏心,只爱风浪搏杀,一心要往血海政争里闯,不顾所有人死活的疯子!”

    “你说谁利欲熏心,说谁疯子!”花寻欢勃然而起,啪地摔了手中碗,“信不信我揍你!”

    她忽然发作,众人都一呆,连容弥都在座上向后一仰,愕然睁大眼看着她。

    “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花寻欢气得发抖,指尖颤颤指着容弥鼻子,另一只手已经去拔刀。

    太史阑霍然站起,一把拉开花寻欢,一手按住了她的肩,强逼她冷静。一边对容弥夫妇躬躬身,做了几个手势。

    她的手势很简单,意思就是花寻欢脾气暴并无恶意,并代她致歉。容弥还没反应过来,有点茫然地摆摆手,容夫人使个眼色,一个婆子立即上前道:“两位想要休息,请随老婆子来。”

    太史阑立即点头致谢,又对容弥夫妇一礼,容弥抓着酒杯怒气未消,容夫人微笑起身相送,脸色有点不自然。

    太史阑也懒得多看一眼,拉了花寻欢大步离开。走出饭厅时,她听见身后的对话。

    “你瞧。”容弥的声音,犹带几分愤愤,“这说的又不是她,愤怒什么?”

    “听这姑娘口气,似乎对太史阑很敬慕吧,她在外名声是好。”容夫人叹气。

    “名声再好有什么用?”容弥怒道,“那个太史阑,就是刚才这个花姑娘差不多的性子!凶恶,跋扈!万万不能入我容家门!”

    “老爷您见过她了?”容夫人反应敏锐。

    “呃……不是,听说的。”容弥立即转话题,“人和人真是相差很大,你瞧那个聋哑的兰姑娘。沉静贤淑,满身的好气度,这才是好姑娘!”

    “是啊。”容夫人深有同感地点头,“真不像寻常猎户武家出身……”

    话声渐渐听不见了。

    太史阑步子不停,唇角微微一扯,一抹淡而微讽刺的笑容。

    两人被安排住进了西跨院的一个单独的院子,据说离老国公夫妇和容楚的住处都很远,不过倒不算偏僻,装饰也算精雅,一应供应都周到,婆子丫鬟配备齐全,并没有像容夫人说的那样显出仓促,也没有因为今天席上的不愉快而有所怠慢。

    大户人家的教养,实在让人无可挑剔。

    太史阑虽然不想住在国公府,但既来之则安之,瞧瞧容楚的生长坏境也是好的。

    花寻欢被她拉回来之后,生了半天闷气,几度表示不吃容家饭菜,太史阑劝她说,越讨厌越要多吃,不吃白不吃,多花他家一点钱也是好的,花寻欢深以为然,不仅要求上燕窝熊掌,还和人家要酒喝,要二十年以上“翠玉泊”。

    国公府的下人真是训练有素,这样离奇的要求,人家眼睛都没眨一下,转眼就给她上酒,燕窝更是来得迅速,花寻欢好奇,问人家“难道你们燕窝熊掌都是常备的?”人家笑答“是的,大厨房每日都备着,不过府里没人爱吃,万幸姑娘喜欢。”

    花寻欢由此悻悻,敢情她以为可以吃穷人家的好东西,人家根本不稀罕。

    太史阑淡定——和土豪交朋友,就要有一颗扛得住刺激的强大的心。

    两人在席上都没吃饱,便在院子里摆了一桌,也不怕这十一月天气已冷,在树下对酌。

    十一月花树凋零,容府的每个院子却都配着温室,温室以水晶为门,上悬着深红琉璃灯,浅红的灯光流水一般泻下来,将水晶门照耀得华光四射,水晶门里盛开着烂漫新菊,姹紫鹅黄,浅红淡绿,原本色泽艳得像年节里的画,被那四散的晶光晕开,便只显出水粉画一般的清雅秀致来。

    太史阑是个不管闲事不操心生活的人,见了这般的奇特景致,也不禁多瞧了两眼。

    这院子里大院子套小院子,处处有水流,处处有花景,太史阑端了一杯酒,立在菊花丛边看流水,花寻欢走到她身侧,就着琉璃灯的光彩瞧她面上神情,却是无喜又无怒的。

    太史阑虽然做官时日不长,但久经风波,又天生气质威重,如今只是那么淡淡着,便自然令人凛然。

    花寻欢是个没心没肺的,此刻却也忽然不敢说话,看着太史阑的一动不动的背影,忽然生出孤独的感受。

    她行走天下,特立独行,自出道以来历经磨难,在劫难中亦能步步青云,所经之处,或有无数人恨她惧她,但却从无人敢于如此贬她弃她排斥她。

    这时刻的太史阑,虽然神色不动,想必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吧?

    然而花寻欢却不知道如何安慰。最终也只能道:“你也不必想太多,想多了倒不似你的性子,无论如何,国公心里有你就够了。”

    太史阑无声喝一口酒,对这话没反应——她嫌肉麻,不过看在花寻欢难得笨拙地安慰人,还是别打击她了。

    花寻欢还在絮絮叨叨试图开解她,太史阑听着不耐烦,四面瞧瞧,觉得池子旁边的假山石不错,又高又敞亮,拎着一壶酒,一个纵身跳上去,临风对湖,喝酒。

    花寻欢忽然想起她酒量不行,赶紧拿起那酒闻闻,发现酒是极其清淡的清酒,这才放心,想来这是府里专门供应女客的酒,喝不醉的。

    她仰头看着太史阑,那女子高踞假山石上,俯瞰整个国公府,神色淡淡,眉目间睥睨之气不改。夜风自花木深处生,掠起她乌黑的发,飘荡如旗。

    她坐得依旧笔直,名剑一般光华内敛,锋刃暗藏。

    这样的人,让人觉得高远而不可侵犯,花寻欢没有再跟上假山石,自坐在花房前喝酒。

    太史阑喝了一会,觉得此处天高云淡,月色澄澈,头顶银河如练,正是练功的好情境,便闭目练功。

    花寻欢也不打扰,喝了一会,觉得酒味实在薄淡,正嘴里发苦,忽然闻见一股浓郁的酒香,她吸吸鼻子,狐疑地道:“好像是咱们东昌的名酒三蒸雪?”此时她正馋酒,对这味道极其敏感,急忙跳起来四处寻找,只觉得那酒香就在附近,却怎么也找不着,不禁心中烦躁,抓起身边酒壶就对感觉中的酒香方向一砸。

    酒壶箭一般地射出,正砸上太史阑身边另一座假山,啪一声,假山破了一个洞,一人尖声惊叫,捂着屁股跳出来,大喊:“谁砸我!出来!”

    花寻欢一惊——什么人藏在假山洞里她们居然没发现?赶紧一个箭步窜出去,揪住那家伙往外一拖。

    太史阑听见动静,也睁开眼睛下望。

    此时那家伙正转身,他身后光线幽黯,第一眼没看见花寻欢,却正对上太史阑的眼睛。

    刹那间月光退避,苍穹黝暗,风起而树舞,漫天星光在遥远光年之外闪烁、绽放、爆开……天地间只剩下一双眼睛,冷的,远的,没有情绪的,微带寂寥的,却又是清亮的、柔软的、漾漾如月下水波。

    奇特的高远又魅惑、萧索又动人的眼睛。

    那人高坐假山之上,风掀起她衣袂如幡动,她远远瞧过来,像王者遥望着她的臣民。

    那家伙愣愣地瞧了半晌,忽然单手一遮眼睛,低吟道:“不行了,不行了,死了,死了……”霍然向后一倒。

    他当然倒不了,花寻欢揪着他呢,抓着他衣领,啪啪拍他脸颊,横眉竖目骂,“登徒子!躲假山里干嘛?偷窥我的美色吗?”

    那家伙“噗”地一声,将口中的酒喷了出来……

    他一喷酒,花寻欢就闻见了一股奇异的酒香,顿时馋虫大动,眼睛发亮地问:“好!最上品的三蒸雪!你哪来的?”

    那家伙扬起脸,一脸令人讨厌的傲然之色,指指自己鼻尖,道:“这么好的酒,自然只有我有。你喜欢喝酒?那求我,求我我就给你尝尝。”一边说话,一边只瞟着太史阑。

    太史阑早已转过头去,继续练她的功,她在练习摄魄,其实她也没觉得这门功夫有什么必要练,但她素来是个迎难而上的性子,越是难以成功,她越要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