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0章 产室交锋(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10章  产室交锋(3)

    几个随身太监跟了进去,太史阑和花寻欢也跟着,李秋容瞟她们一眼,貌似无意地询问西局的一些事情。太史阑和花寻欢,偏偏是和西局打惯交道的,对西局大小事务了如指掌,李秋容问了几句,没问出什么端倪,倒让她们跟着一直走到了前殿。

    在这段边走边问的时辰内,太史阑和花寻欢身侧一直没有断过人,很明显只要一句话不对,刀子便要一起抽出来了。

    到了前殿,已经可以看见里头的灯火,人流来往脚步匆匆,却没有一点声息。

    “你们留在这里。”李秋容吩咐所有跟随的人,“我陪陛下进去。”

    众人恭声应是,太史阑眼神一闪,这时候宗政惠在生产,就算是李秋容也不能进去,更不要说景泰蓝,他带他进去做什么?

    她心中在急速思考……内殿重地,无论用什么理由,李秋容都不可能让她再进入一步,但她也绝不能让小小的景泰蓝一个人去涉险,她现在该怎么做?

    太史阑之前在路上就想过到底怎么处理这事,她想杀宗政惠,但不想杀那个无辜的孩子,以前她也许觉得没什么,但自从有了景泰蓝,唤醒了她的母性,她便不愿再亲手扼杀任何一个孩子,所以在她看来,最好的处理办法是等宗政惠生下孩子,想办法杀了宗政惠,留下那个孩子。

    但这一点要做到何其难?一旦让宗政惠生下孩子却又没能杀了她,那么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景泰蓝!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所爱的人残忍,她同样不能让景泰蓝置身任何危险。这个难题终于难住了她,她想了一路,都没能想出最好的办法。

    里头忽然发出一声女子的尖叫,声音凄厉悠长。

    李秋容脸色一变,也顾不得再管她们,飞身冲向内殿。

    他冲出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拉景泰蓝,景泰蓝却一声尖叫,跟着也冲了过去,“太后!太后您怎么啦!”

    院子里的太监原本要阻挡,看见皇帝亲身冲出,都怔了怔,趁这功夫,太史阑和花寻欢二话不说,也跟着景泰蓝一步冲进了第二进院子。

    太史阑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犹豫。

    因为景泰蓝已经做出了选择,她尊重他的选择,之后便有什么后果,她一力为他承担便是。

    “景泰蓝。”她冲出去的时候在他身边急速地问,“护甲穿着没?”

    “有!”

    “好!”她咬咬牙,此刻她唯一的杀手锏不是人间刺,不是腰间暗器,是眼前这个无比金贵的孩子,想要宗政惠输,只要她敢抛出景泰蓝!

    “等下记得十三叔叔教你的落地方式!”她一声低喝。

    “所有人不许随意走动!拦住陛下!”李秋容已经窜到内殿殿门前,横身挡在殿前,厉声大喝。

    灯光下老李眉毛竖起一脸杀气,里头又是一声尖叫,“救命!”还有婆子们纷乱的低呼,“娘娘,用力!用力!马上就好了,看见头了!”

    “拿布巾来给娘娘咬住!”里头有人在威严地指挥,“不能这样叫喊失了力气!”

    “刚才那布巾给娘娘挥到地上弄脏了……”

    “蠢材!”啪地一声耳光脆响,“还不赶紧去换!”

    女子疯狂的尖叫声和婆子们紧张的催促声外,殿内再无声息,过了一会,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门开这一刻。

    太史阑忽然冲前一步,一把抱起景泰蓝,扔了出去!

    她这一下太突然,拦在她们面前的太监直愣愣地仰头,看着景泰蓝飞过头顶。

    他可以拔剑拦,但是这是皇帝,他没那个胆量拔剑将他拦腰砍断。

    连挡在阶下的李秋容都愣了一愣,虽然在他的认知里这不是皇帝是个傀儡,但好歹傀儡扮演的是皇帝,众目睽睽之下对皇帝出手,之后会不会给太后带来后果?

    他只愣了一瞬,便下定决心,抬手一引准备将景泰蓝的身子引开,顺便给这小子下点暗手,让他在该死的时候快点死。

    他手刚刚抬起。

    景泰蓝身在半空忽然对小肚子一拍。

    “嗡”一声低鸣,声音极低却震动猛烈,听得人连心都似乎颤了几颤,感觉到四面空气都似乎被震裂。

    李秋容身为高手,一听便知道这是极其强劲的机簧发射出的暗器,就这声音震动的力度来看,这暗器的速度无法想象,大惊之下霍然向后一倒。

    砰一声他平平栽倒在高高的门槛上,后背被坚硬的门槛咯得几乎要断了,他紧紧闭着眼睛,只感觉到鼻尖上一凉一痛,几股极其猛烈的风一窜而过,刮得脸上裂痛,随即身后便是几声女子惨呼,哐当一声又是什么东西坠地,有潮湿的液体洒了他一头。

    再然后就是一团风声过,然后一个小身子蹦到他肚子上,借着他肚子跳了进去。

    老李给踹得肠子都险些翻出来……

    这些事都发生在一瞬间,外面的人只看见景泰蓝飞出,然后老李倒下,正好将殿门空了出来,然后殿门后几个端水出来的宫女忽然也喷血四散地倒下,那小小的孩子落在老李的肚皮上,在他肚子上一蹦而起,直窜入了殿内。

    等人们回过神,景泰蓝早已踩着一地鲜血和尸首奔进去了。众人张大嘴,吸进一口带着浓郁血腥气的午夜凉风……刚才那个是皇帝吗?不是小煞神恶鬼?

    谁见过三岁娃娃不动声色杀人,脚踹李大总管,看见一地尸首毫无惧色,踏血狂奔的?

    太史阑唇角微微露出笑意,微带骄傲……她的景泰蓝,经历过战争血火,洪水灾难,杀过人,使过计,是这天下最强大的小孩。

    李秋容忍痛爬起,一抹鼻尖一手血,鼻尖已经少了一块肉,他也当真是忠心,捂着肚子便要回身去捉景泰蓝。

    太史阑忽然向前奔了过来,四面有太监想拦,花寻欢顺手拔起身边一棵花树横扫,“小心我的上天入地杀人无穷梅花针!”

    她力大无穷,出手凶猛,全力一挥之下,树上枝条四处迸射,人们纷纷躲避,太史阑趁机奔上台阶,正迎上了李秋容。

    李秋容一边对里头喝道:“拦住皇帝!”一边冷笑看着太史阑,他本就注意着这两个“西局随从”,如今见她们果然暴露,唇角笑意森冷。

    太史阑却在他面前一步停住,从袖子里唰地掏出一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

    老李一眼看清这张纸,瞬间好像被山砸了下来,险些晃上一晃。

    这下换太史阑唇角冷笑,喝道:“欢!上来!”

    花寻欢花树脱手飞出,众人纷纷避让,她一个箭步上到台阶,护在太史阑身侧。太史阑已经将纸张收起,对李秋容道:“大总管,记住你的誓言。”

    李秋容神情木木的,太史阑手指在唇边一横,做了个噤口的动作,随即坦然从李秋容身边走进殿中。

    她从这绝世高手身边走过,神情自如,花寻欢也是个胆大的,毫不客气从他另一边挤了进去。

    李秋容没动,也没回头,忽然一声暴喝,“上头侍卫,不可伤及陛下!”

    哗啦一阵破瓦声响,随即安静。

    看来宗政惠生产不可谓不小心,不避嫌地在屋顶上都安排了侍卫。

    太史阑一步进屋,一眼看见景泰蓝竟然没有等她,小小的身影已经飞过地转过纱幕屏风,绕过那群傻住的婆子,欢喜地扑入内室。

    “太后!”他笑嘻嘻地叫,“父皇托梦让儿臣来瞧瞧你,问弟弟怎么还不出来?”

    太史阑瞬间汗毛直竖!

    “啊!”一声惨厉的尖叫。

    那叫声言语无法形容,充满恐惧和绝望,似一道带血的闪电,劈在了所有人头顶,满屋子的人簌簌发抖,一个宫女直接晕了过去,太史阑这样心志坚毅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太史阑冲上去,绕过纱帘,正看见景泰蓝面对着宗政惠,而榻上披头散发的宗政惠的眼神……

    那眼神也无法形容,但太史阑知道自己一生都无法忘记。

    她瞧着宗政惠,宗政惠则直勾勾瞧着景泰蓝,太史阑二话不说,抱住景泰蓝一把将他向后拉,退出纱帘。

    这小子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胆子大得出邪,话说得也奇怪,刚才那短短一句,其中意思之可怕,连她当时都浑身一麻,可以想象乍然看见他,又听见这句最诛心的话的宗政惠的感受。

    想必那一霎她死都不如。

    太史阑伸手摸摸他额头,生怕他冲撞产房,被什么东西给附了。

    一摸之下只觉得景泰蓝额头冰冷而两颊火烫。身子也微微发抖,太史阑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忽然觉得心疼。

    她原本不想伤及一个无辜的孩子,可是此刻看着三岁的景泰蓝为心中的深埋的恨、为自己的生存和皇位挣扎,忽然就再没了任何不安和犹豫。

    世间何谓道德正义,她只想护佑自己爱也爱着自己的人。

    里头的惨叫却没停,化作了一声又一声疯狂的挣扎和低吟,隔着一道朦胧的纱帘,她看见宗政惠翻腾的身影,似乎在床上不断折腾,两三个婆子拼命压她也压不住,也不知道已经生产了大半天的人,哪里还来的力气。

    她还在不断嘶叫,声音已经低哑,婆子们满头大汗地喊,“娘娘,娘娘,别乱动,别再乱动……”一个宫女匆匆奔出,端着一盆血水,心慌意乱,险些将那盆水泼在地下。

    而宗政惠却在尖叫,“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你滚开!滚开!我的孩儿……我的孩儿啊……你敢杀他……你们敢杀他!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