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2章 她是人,还是神(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402章  她是人,还是神(1)

    如果不是太史阑修炼天授之能,对危险感应特别灵敏,今日必定全军覆灭。

    太史阑在没看清敌人之前,一心认为是沈梦沉的手笔,这么奸诈完美的计划,像是狐狸所为。但看见这些人之后,她又产生了怀疑,觉得整个计划透出一股沈梦沉所没有的隐忍味道,而且这些人很明显是士兵,右相虽然管军,却没有直接的兵权。

    这念头一闪而过,随即她厉喝,“聚拢!”

    命令一下,整条栈道上的人都飞快地向她的方向聚拢。

    山崖上的敌人一怔,不明白此时她怎么下这么一个蠢命令,这种自下而上的对敌,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散目标,聚拢来不是给人密集打击么?

    南齐这边一聚拢,山崖上的蜘蛛人们顿时相应地也要聚拢,随即也是一声厉喝,“射!”

    “嗡”。无数声比刚才箭声更猛烈的震动,极速运行的短箭划裂空气,将四面团团乱转的雪花搅碎逼开,以至于那一团箭如蜂巢掷出,而碎雪似群蜂四散,箭团四周三尺方圆,出现黑色的空洞。

    太史阑忽然仰身一倒!

    “嘶!”又是一声撕裂空气的强音,比刚才那声更短促更凶猛,雪花却没有被逼开,而是被某种力场所牵动,忽然聚拢如一件雪色披风,披风里突出一道尖锐的形状,似裹着一把利刃,狂冲而上,碎雪的衣角微微一扬,“哧……”

    射来的箭忽然无声无息折断,落入山崖,而那些呼啸而上的东西并没有停止,速度不减往上,哧哧几声微响,青黑色的山崖忽然受了伤,射出无数道深红的血线,那些血线将团团的雪花浇湿、刺透,染色,那片雪桥忽然就成了血虹,贯穿这深山雪夜里迷离的深雾。

    刹那间十几条人影闷声不吭从太史阑等人头顶上翻过,穿透雪雾,带着长长的血线落下深崖。

    太史阑在这种时候还能跃身而起,手中刀一挥,将经过她身边的一个大燕士兵身后的牛筋绳割断抓在手里,然后绑在腰上。

    她身边的人如法炮制,来得及的都顺手割了一截绳子以备后用。

    大燕那边的人连眼神都青了。

    他们此刻才明白太史阑那一着愚蠢的聚拢,其实不过是为了引诱他们也随之聚拢,在他们想一举搏杀自己之前,一举搏杀他们。

    刚才那是什么暗器?或者不是暗器而是鬼神之物?无法想象的速度!无法想象的杀人利器!

    南齐如果大批量配备这种速度的武器,这大燕以后的仗也不必打了,直接称臣算了!

    更可怕的是太史阑这个人,这个人警惕之高,反应之可怕,指挥之精准、出手之决断离奇,也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大燕这些人原本对这样大费周章来暗杀一个女人不以为然,此刻却觉得这样的决定太英明不过。

    他们低头望着山崖上面色平静,一举杀十几人连眼色都没变的女子,都觉得心底的寒,胜过这夜的风雪。

    这真的是未来南齐不世出的凶神,武力未必强大,杀气已不可抵挡。

    不可战胜的人。

    领头的人毫不犹豫,喝道:“退!”

    山崖上暗杀已经绝无可能,反而会被人家反手一个个杀掉,那就使出最后一招!

    与此同时太史阑也下了第三道命令。

    “散开!”

    护卫们散开得和聚拢时一样毫不犹豫,长长的栈道上人影移动,星丸跳掷。

    大燕领头的男子一声暴喝,“砸!”

    这声一出,他和手下身子立即荡起,看样子竟然是往崖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山顶上一堆巨石滚滚而下!

    最后也是最凶狠的一招,终于使了出来!

    太史阑等人此刻身在半山栈道,山顶巨石滚下,根本无处躲藏,巨石必将将栈道砸毁,到时候太史阑等人一样会落崖。

    然而太史阑一开始就下令“备爪!”

    攀山爪因为形状突出也偏重,不好背在背后或挂在腰上,一般都栓在包袱上,众人睡下时包袱自然放在一边,如果不是太史阑第一个要求备爪,此刻再去拿肯定来不及。

    但现在每个人的爪都在腰间,就手一甩,爪尖飞出,弹在山崖上,各自抓紧了山缝,爪上的吊索飞起,将人们稳稳地固定在山壁上。

    山石擦身落下,将栈道瞬间砸毁,烟尘滚滚,碎石飞溅,遮蔽刺破这风雪雾气,很久很久之后,才听见谷底传来一阵又一阵沉闷的撞击之声。

    南齐的人身子紧紧贴着崖壁,听着那瘆人的声响,心中对太史阑充满感激。

    太史阑却并没有停留,山石滚落那一刻她攀附在山崖上,眼看着一批石头过去,她忽然蹿起。

    她自从乾坤殿一行,从圣门门主那里捞到了点好处之后,身体比以前轻盈,一跳便已经上了山崖一大截,正追着那领头的大燕首领。

    那人一回头,便看见山崖上太史阑如燕子一般掠过来,惊得眼瞳一缩。

    这女人好可怕!

    在危险境地凭借精准的判断和指挥接连逃生,平常人这时候还在后怕,保得活命也算庆幸,不会兴起什么别的心思,她竟然好像还想反攻?

    太史阑不看其他人,紧紧追着他,手一抬,一柄火折子迎风点亮,狠狠砸向那人。

    那人偏头一让,火折子越过他头顶,“哧”一声,他身后牛皮筋绳子一阵收缩。

    那人眼睛又一缩……太史阑火折子砸他是假,要烧断他的绳子是真!

    牛筋绳一烧便断,那人身子往下便坠,他却冷笑一声,手腕一振,一道乌光飞出,啪地一声扣在山崖上,他身子刚刚坠下半丈,就被拉住。

    他身上也带了攀山爪。

    他身子坠下的时候,太史阑也在下坠,正在这时,第二批下推的石头也滚了下来,有一块好险不险地直冲她来,眼看要撞到她头顶。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停战,一边躲石头一边愕然看着双方首领的绝壁交锋,眼看这一幕,大燕方固然欣喜,南齐方都张大嘴,心跳到了喉咙口,想叫,想让太史阑赶紧下来别追了,但又不敢惊扰了她。

    巨石轰然而下,碾压得四面碎石飞溅如雨,一些碎石片打在太史阑额头,顿时鲜血涔涔而下。

    太史阑霍然腿狠狠蹬在石壁上,这一蹬,她身下石壁赫然炸裂!而她身子竟然荡出丈许,远远飞离了山崖!

    巨石从她刚才呆的地方轰然碾过。

    众人仰头,望着山崖上全身凌空横飞而起的女子,乌发飞散,修长如铁的双腿,荡出燕子尾翼般的剪影,将这夜的血色和雪色搅碎。

    人们心动神摇,只觉这一幕不似人间可见,恍惚里那一双铁腿狠狠一踹,足可踹裂山河。

    太史阑已经又落了下去,正落在那首领身侧,那人看她靠近,冷笑一声,单手入怀,一柄匕首飞快横刺过来。

    太史阑停也不停,手指在山壁上一拂。

    连接着攀山爪的铁链,断!

    那大燕首领霍然再次下坠!

    他似也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眼神惊愕,但这人心性也够狠,在落下的最后一瞬间,他一手扣住身边一块突出的石头暂时稳住身体,另一只手中的匕首,还是狠狠地刺了出去。

    两人这时相距极近,都是单手对敌,他固然没能逃得了太史阑的毁灭之手,太史阑也不可能逃得了他的匕首杀机。

    太史阑只做了一件事。

    她那只拂出的手迅速收回,两指向前,挡在了自己胸口。

    手是血肉之躯,挡住了百炼精钢的匕首,何况两根手指?

    几乎瞬间,匕首就已经接触到她手指,眼看要穿手指而过。

    匕首的刃尖,忽然不见。

    这比刚才攀山爪链子忽然断了还让人惊悚。那首领霍然抬头,眼神里终于涌上巨大的惊恐。

    在下一个瞬间,他的瞳孔忽然极速放大。

    他看见太史阑手指一翻,刀在她手中转了个弯,然后刚才消失的刀尖,忽然又出现了。

    雪亮的刀尖,似天边明月,刚才被云遮灭,忽而又再现清辉。那点光芒倏地一亮。

    太史阑毫不犹豫一个反手,将刀送入了他的胸膛。

    大燕首领只看见刀光如月光一亮,然后胸口一冷,胸膛里似塞进了这夜的风雪,而将全身所有的热血和力量,都换了去。

    他再也抓不住那点突出的山石。

    手指一松,坠入黑暗。

    一生里最后一个念头,刹那间也如飞雪在意识里飘过。

    她是人……还是神?

    山崖寂静,山林寂静,天地寂静,万灵寂静。

    一瞬间连山顶上的推石都没继续,山上山下,所有人都已凝固。

    人们眼睁睁地看着那大燕首领,在和太史阑绝壁之上交手三招之后,莫名其妙,失败坠崖。

    大部分人没看清到底是怎么败的,因未知而心底恐惧。

    也有人看清了是怎么败的,因知道而更加恐惧。

    所有人都怔怔瞧着那山崖上的女子,她身姿如铁,岿然不动,似和山崖浑然一体,一条生命自她脚下陨落,她连睫毛都没颤一颤。

    这些人知道她的传闻,知道这是南齐新近崛起的女将,知道她凶悍决断,才能卓著,短短一年名动南齐,号称南齐百年来不世出的女将,更被大燕上层警惕,认为她会给将来的大燕乃至整个大陆,带来格局上的变动。

    这些话听了,第一感觉是荒谬,一介女子,听说还不会高深武功,凭什么能征战天下?

    然而今日方知,传闻还不够精确不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