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1章 斗智沈相(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91章  斗智沈相(2)

    半刻钟之后。

    那家伙忽然鬼祟祟凑过来,在她耳边低低道,“太史,阑阑,大夫说我生机未绝,还是可以试试的,不过需要女子主动点,我不想和别人试,嗯……你看你要不要……”

    “砰。”

    太史阑一刀劈散了他那边床。

    第二天太史阑起床时,床上当然已经没人了,某个随床滚地的家伙奸计未能得逞,只好回去睡自己屋了。

    不过国公爷也很满意。他总算套出了太史阑的心意——无论你如何,我不离不弃。

    所以被砍下床的国公,春风得意地一路回自己住处,就差没带着淫笑入睡。

    周七给他整理换下来的还有木屑的衣服,忍不住心中又大骂——贱!好贱!吃一鼻子灰还乐那样!

    那边太史阑起床,淡定地跨过一地碎木,护卫们站在门口面面相觑,不明白睡一觉怎么就能把床睡成两半。

    饭后太史阑传出命令,令火虎整束队伍,今天要和容楚的出使队伍汇合。

    火虎集合人在院子里等,过了一会,门来了,出来一个黑脸少年和浓眉少年。

    自从进入大燕境内,太史阑没有再使用过本来面目,她本来就要化明为暗,不让大燕知道她还是来了燕国,当然不会以自己身份出现,她对一路上大燕官方,报的都是后续护卫的队伍,最高头领是两个校尉。一个黑脸一个浓眉。

    进大燕时护卫们都看见太史阑和浓眉少年出来,自然认为黑脸是太史阑,有意无意地拥在黑脸少年身边。

    浓眉少年在人群后随意地上了一匹马,跟着众人到了月华楼,一路上听见百姓议论纷纷。

    “听说昨晚月华楼公开招嫖,嫖女人还设了三关,玩出很多花样,最后只有一个女人进了南齐大公的门!”

    “啊,谁这么好运气?想必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

    “呸,据说是个丑女,沈相见了她一眼就给丑吐了,当初就逃了。”

    “啊?那南齐国公想必大怒?”

    “什么呀,据说……”

    “据说什么?别卖关子啊。”

    “你附耳过来,我悄悄说给你听,哪,听说那个女人,进门之后就……”声音越来越低,随即忽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哗,真真是南齐小白脸,居然喜欢这种调调儿。”

    “咱们景县第一纨绔尤大公子,也没这么**的格调,离奇的品味哈哈哈。”

    “听说他还乐不可支呢……啊呸,枉为男人!”

    “南齐男人都这德行?那好啊,这种货色能把持朝政,南齐又是一个小皇帝,能强到哪去?哈哈咱们大燕武风浓郁,马上立国,将来要夺取南方那片花花江山,瞧着也不难啊。”

    “是啊是啊,到时候把咱们这里的丑女,都让南狗子们给享受去!”

    “哈哈。”

    众人听着这些言语,都面有怒色。太史阑毫无表情。

    不同国家之间百姓的互相仇视是正常的,何必为这些不明真相群众的一些侮辱性言语动气,高位者的度量和心思如此深远,看的是天下大局行的是江山博弈,诸般人间纷扰误会,不过一笑了之。

    容楚本就要的是大燕的轻视,敌国百姓的轻蔑想必正中他下怀。太史阑一抬头,果然看见容楚笑吟吟地从月华楼前呼后拥地出来,周围百姓指指点点,他笑得越发容光焕发。

    他身边伴着一位华服男子,宽袍大袖,衣装不似其余大燕官员严肃,带几分魏晋风流似的散漫。他微微垂着脸,看人时眼光斜掠,说不出的风情魅惑。太史阑想这就是沈相了,昨晚没看清脸,如今白日下瞧着,虽然也美,但脸色微微苍白,似乎少了昨夜黑暗烟气里的独特气韵。

    有些人,也许天生就适合在迷离的黑暗中存在,男人之色,也如怒放的玫瑰。

    沈相侧着头,在和容楚笑谈,太史阑注意到他虽然看着容楚,但眼光似有意似无意,已经将这边人群都扫了一遍。

    她神态平静,没有躲也没有迎。自如地站在人群外围。

    沈梦沉的眼光从她身上掠过,着重在人群中有意无意被拥卫着的黑脸少年身上落了落。随即垂下眼睫,笑了笑,对他身边一个护卫打扮的男子道:“注意瞧着。”

    “是。”那男子眉目寻常,眉宇间却微微有阴鸷之气,眼神扫了一圈容楚的护卫群,尤其后来的这一批,点了点头。

    沈梦沉轻轻敲着马鞭,笑问身边人,“你觉得最该注意谁?”

    男子道:“应该是那黑脸少年吧,想必是个隐形的头目,瞧所有人有意无意都围在他身边。”

    “你说得很对。”沈梦沉微笑,“不过任何事都不要太早下定论,要知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男子垂头,“是。”

    沈梦沉一笑转头,行到容楚身边,道:“这些是赶来护卫国公的人马?果然精悍。国公可是打算今日上京?礼部应该已经派员在京郊迎客亭等候了。”

    “怎敢让贵国礼部诸位久久等候?自然是要立即上京的。”容楚笑答,“请。”

    “请。”

    跟随沈梦沉的大燕官员都在掩掩藏藏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瞟容楚,上下打量“南齐爱被推倒的弱鸡”,容楚含笑自若,坦然被围观。

    “哦对了。”沈梦沉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容楚道,“我皇听说使节队伍曾在边境遇袭,十分担忧国公的安危,国公如今身在我大燕,一身安危更是系两国邦交,不可有一丝轻忽,所以请国公允许,让敝国调派御林军精锐,前来保护国公一行。”

    这是大燕要以保护为名,在南齐出使队伍身边安插军队,以控制监视南齐使节行动了,众人虽然有点不快,但知道这也是常有的事,都沉默看容楚。

    容楚似笑非笑,道:“本国公遇袭是在两国边境,还未正式出南齐,说到底和大燕无干。如今更是进入大燕内陆,难道贵国天子脚下,皇城中心,也会有不服管束敢于公然挟持伤害他国来使的逆贼么?”

    沈梦沉微笑,“自然是没有的,但南齐来使是我国贵客,贵客出行,主人不遣人陪同,这礼节上也说不过去啊。”

    “沈相亲自迎出京城,这礼节已经十足周备,在下已经足感盛情。”容楚打哈哈。

    “这是应该的。国公携美意远道而来,我等只怕做得不够,万望国公不必客气。”沈梦沉一脸诚恳。

    两边官员都沉默着向后退了退——两国大佬就是大佬,哪怕沈相一脸风流,国公更是白脸弱鸡,但一旦涉及关键要事,立刻个个牙尖嘴利,口齿含刀。

    关键是两个人的笑,都是那种看起来很诚恳其实眼神里什么笑意都没有的那种,看着让人心头发毛。

    容楚又笑了,撇撇嘴道:“既如此,我便笑纳了,不过两国护卫,终究行事习惯有别,为免互相干扰,还是有所区分才好。”

    “那是自然。”沈梦沉笑道,“我国御林军,职责只在护卫贵客安全。”他手一挥,一大队甲胄森严的御林军驰来,将出使队伍紧紧围住。其中一名金色薄皮甲的军官策马上前,对沈梦沉和容楚各自躬身,道:“御林军三营校尉赵华,请为沈相国公前导。”

    沈梦沉摆摆手,那校尉上前为容楚牵马,这是大燕迎接贵客的礼节,以示尊重。

    其余人都不在意,只有容楚的随身大护卫们,紧紧盯着那校尉和沈梦沉的动作。

    虽然大家都知道,已经进入燕京范围,马上就是正式觐见皇帝,南齐使节和此行目的已经昭告大燕天下,这时候大燕要出手对国公怎样实在不合常理,完全没必要担心。但周七等护卫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就他们的情报,雪里白狐不是个好鸟,这人阴人的本领花样无穷,而且行事不按常规步步为营伏线千里,更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很难说他会不会坚持己见,先下手把容楚给害了。

    周七等人盯着那校尉的手,盯着沈梦沉,人群里浓眉少年却盯着容楚屁股。

    一边盯一边蹙眉沉思,想着一些不该乱想的事情。

    也正因为这人盯的位置和人不同,所以这人忽然发觉,容楚的屁股下,似乎有点不同。

    那位置下是马鞍,马鞍上似乎有一点微微凸起,正在往前移动。移动得极慢,如果不是一直盯着那个方向,很难发现。

    浓眉少年顺着那移动方向向前看,感觉到那移动的轨迹来源,似乎正是那校尉执缰绳的手。

    浓眉少年微微皱起了眉。

    “请吧。”沈梦沉对容楚微笑。

    校尉躬身,转身,一牵缰绳,向前行去。

    他刚走出一步,忽然一柄枪探过来,“啪”一声,狠狠打在他手臂上!

    这一下事出突然,所有人都怔了。

    那校尉忽然被打,痛得“啊”一声,手一缩,缰绳落地。他脸色一变,不顾手臂疼痛,上前一步就要捡。

    一只靴子,抢先一步,踏在了那缰绳上。

    校尉一怔,看见面前的靴子不大,他顺着靴子视线慢慢向上抬,顺着一身平常的青色布衣,看见一张普通的脸。

    普通的脸上只有一双眉毛很浓,算是个特征,现在那双浓眉微微皱着,浓眉下细长的眸子,平平静静盯着他。

    两人视线交汇一霎那。

    浓眉少年忽然一抬脚,踢!

    “砰!”

    校尉偌大的身子,被这不打招呼的凶猛一脚,踢得向后猛然倒飞,越过人群,落到地上重重一声!

    一时四面鸦雀无声。

    南齐这边还好,大燕那边的人直接张大嘴傻住了。

    这是什么行事风格?

    “荒唐!”立即有大燕官员忍不住,大叫,“晋国公,你的护卫什么意思?怎么可以随意殴打我国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