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9章 女霸王用强(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89章  女霸王用强(3)

    众女人此时在嗟叹,都觉得这个题目不难,这些出身市井的女人,谁没在幼时叉腰骂过街坊?就算后来做了妓,青楼那种需要和各种人打交道的地方官,免不了流氓混混不时滋扰,官府里正偶有揩油,面对各色人间万象,自然人人装得圣女也做得泼妇。

    众人又恨又妒地盯着太史阑,两关只有她一人算全过,没有竞争者,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进去发财了!

    “只有一个人不好玩啊。”容楚用丝穗抵住下巴,笑道,“不如给大家一个机会,都参与吧。”

    众女欢呼一声,都涌上前来,那官员又呼:“排队排队!”所有人有意无意,又将太史阑挤在了最后。

    太史阑干脆坐下来,把那一盘水果全部拖到自己面前,招呼苏亚一起开吃。

    女人们开始表演,院子里顿时乱成一锅粥。有拍桌骂人的,有撩起裙子踢树的,有双人对演的,巴掌挥来挥去,愣是能让头发一丝不乱。还有趁机泄恨的,一个女子忽然抓住身边女人的头发,揪着她就往墙上撞,尖声大骂,“贱人!贱人!叫你每次都抢我的有钱恩客!”

    院子里鬼哭狼嚎,鬓横钗乱,嫖女人嫖出了风格,嫖出了层次,嫖出了恩怨伦常狗血剧情……

    太史阑饶有兴致地瞧着,一边吃石榴一边点头,原来女人打架是这样子?原来女人骂人是这样子?

    她总结了一下,女人打架三大神招……扇耳光、揪头发撞墙、撞肚子。

    女人骂人三大关键词……贱人!贱人!贱人!

    看了一刻钟,眼看院子里已经打得鼻青脸肿,那头恶毒的裁判还笑嘻嘻瞧着,丝毫没有选出优胜者的意思。太史阑擦擦手,站起身来。

    玩够了,该出场了。

    她站起来,带着苏亚从已经上演全武行的人群中过,所经之处女人们纷纷翻跌,任她直行到那官员桌前。

    那官员正翘着脚,笑嘻嘻坐在桌后,瞧着女人们开打,尤其是看见那些本就穿着暴露的女子,一番厮打后露出雪白的胸脯和大腿后,越发笑得开心。

    为此他特意叫了一大盘瓜子,一边磕着一边瞧。

    他瞧得太开心,直到太史阑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盘子,他才抬起头来。

    “你过来干什么?”他磕着瓜子,不耐烦地对下头一指,“去!撒泼给老爷我瞧瞧!”

    太史阑点点头,抬手,一把抓住他脑袋,重重往下一按。

    “砰。”

    那倒霉家伙的脑袋被按到瓜子盆里,头撞在盆底重重一声。

    院子里忽然安静。

    骂人的不骂了,打架的不打了,互相扯着头发的凝固了,你架着我的胳膊,我抱着你的大腿,一起傻傻地回过头来。

    一起傻傻地看着太史阑,将大燕官员的脑袋摁在了瓜子盆里。

    安静了好半晌,那官员迷迷茫茫抬起头来,满脸瓜子,看上去像个大麻子,他昏昏乎乎地晃了晃脑袋,一晃,满脸粘着的瓜子簌簌地掉下来。

    然后众人看见他鼻子下,两道鲜红也蜿蜒流了下来。

    这下众人连抽气都忘了。

    然后齐齐松手。

    揪头发的不揪了,撞肚子的不撞了,煽耳光的不煽了,各自松手,齐齐跳开。

    还展现什么凶悍、泼辣、霸道?

    和这比起来都是小儿科!

    这才叫真正的凶狠。一巴掌就把人给嵌在了桌上!

    “现在?”苏亚问,“谁赢?”

    “她!”所有人指着太史阑,异口同声。

    众望所归,天下第一。

    那头国公爷忽然摸了摸鼻子,似乎也觉得鼻子有点儿痛。

    他很有自知之明,太史阑擅长隔山打牛,一般这种情形下,她看似出手揍别人,其实假想敌都是他。

    国公爷高喊一句,“好痛快!这位姑娘胜!”又转身笑问屋里人,“沈相觉得如何?”

    “玩得起就要经得起。”里头男子笑道,“无妨。”

    国公爷对那方向招招手,“有请!”一转头赶紧缩回了屋子里,砰一声将窗户给关上。

    太史阑对苏亚招招手,看也不看那眼睛还在冒漩涡的倒霉官员一眼,推门进屋。

    一进门她险些就被熏倒。

    好大烟。

    屋子里熏的香气味浓郁厚重,让人想起一切华丽纷繁的景象,想起寂寥的宫人行过雕栏玉砌的宫宴堂前,深红绣金的长长裙裾在红木雕花的栏杆上悄然拂过。

    只是那香气里也带着一分肃杀、一分烈、一分沧桑和疲倦。像是繁华仍在,但宫宴,已经散了。

    太史阑知道容楚并不喜欢用太浓的熏香,那么这味道就是那位大燕沈相的。

    她一进门,就感觉到屋子里有道目光射过来,是那种上位者的目光,冷静、审视、带几分独属于贵族的居高临下的淡漠,还有三分讥诮。

    很复杂很有穿透力的目光,什么意味都有,就是没有嫖客的味道。

    另外还有道目光,笑吟吟的,她直接无视。

    屋子里烟气袅袅,浓到几乎看不清人影,那位沈相的喜好真是奇怪。

    “姑娘连胜三关,得入此门,算是我等有缘人,可喜可贺。”说话的是那位沈相,语气带笑,“请过来坐。”

    太史阑也不犹豫,大步过去,坐在他对面。

    她并不怕对方看出自己面目,她本来就化妆过,火虎易容之术几乎可以说天下无双,化妆的脸上再化妆,本来面目早差了十万八千里。

    对面沈相在斟酒,给她一个低头挽袖的侧面。

    看惯好容貌男子的太史阑,一瞬间也忍不住惊艳。

    不同于容楚明珠玉润的光辉皎洁,这男人容貌给人的感觉,果然和他的香气一样,是华丽厚重而魅惑的,眉色郁郁青青,唇色艳若玫瑰,侧脸线条精美,一双眸子微微上挑,是传说中飞凤一般的弧度,斜斜一掠时,令人像看见朱栏金殿春风过,万千牡丹盛放。

    先前那些所谓风情的头牌们,和这个男人比起来,忽然便如乡下黄毛未褪的野丫头。

    这男人衣着似乎很华丽,说似乎,是因为他容貌太盛,竟然压过了华服。

    太史阑一眼扫过,便收回目光,心里惊讶这大燕沈相,竟然如此年轻又如此美色,面上却淡得好像只看见一堆白菜。

    对面男子似乎很惊讶她的淡定,轻笑了一下。

    太史阑听着他笑声,微微皱了皱眉,她的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危险。

    她原本进门来,除了想整整某人之外,也想见识见识这位沈相,亲眼了解一下自己在大燕最强大的敌人。但此刻她忽然改变了主意。

    这位沈相危险性太高,她不敢保证和他话说多了会不会被他看出来什么,她还打算改装在大燕混,也不想辜负了容楚的苦心。

    “姑娘如何还蒙着脸?是国色天香不愿被我等凡夫俗子窥视,还是只不过是在欲擒故纵?”沈相斟完酒,斜斜举着酒杯,微笑注视着她。

    隔着烟气,他的笑容华美而恍惚。

    太史阑心想真是个厚脸皮,虽然她蒙了脸,但乱七八糟的发髻和额头上厚厚的脂粉还在,怎么瞧也和国色天香不搭边,他是在讽刺呢还是讽刺呢还是讽刺呢?

    那边容楚慢慢踱了过来,拿起一杯酒,笑道:“姑娘智慧超群,力压群雌,容楚佩服,先敬姑娘一杯。”

    他端杯过来,正好挡住了沈梦沉的目光。

    太史阑瞧着这家伙笑吟吟的风流脸,耳边居然还蹭上了一点殷红,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唇间胭脂。

    那点红简直就是中原一点红,瞬间刺入中心,令太史女霸王立刻想起了自己在常府受到的非人待遇,以及那个无厘头的“被怀孕”。

    她在常府被泼鸡血洒烟灰跳大神,他在青楼楚馆里伴美人闻香气蹭胭脂?

    不!能!这!么!不!公!平!

    太史阑忽然一笑,白牙一呲,亮亮一闪,然后把面罩一拉。

    容楚一抬头就看见石灰墙一样的脸,墙上石灰簌簌地掉,连眼睫毛都落了一层白。

    侧面的小桃红看见猴子屁股一样的胭脂,从额头一直抹到下巴,连鼻子都是红的,完全照搬赤鼻猴的妆容。

    沈梦沉被容楚挡住视线,只能看见太史阑的一边侧颊,于是被那硕大的上面飞舞着金黄长毛的美人痣击中。

    三个人一霎间都张大嘴,为这刹那“惊艳”。

    趁他们惊艳刹那,太史阑忽然一个腾身,扑了上来!

    她手脚并用,熊一般扑住了容楚,把他狠狠往地上一压。

    “砰。”一声,容楚倒在地毯上,酒杯倾倒,酒液泼洒了一地。

    太史阑骑在他身上,顺手拿起那酒杯,啪地对着蜡烛一砸。

    蜡烛被砸断,屋内顿时黑了下来。

    月光透进来,照亮屋内小桃红的扁桃腺。

    她的嘴张得太大了……

    凶猛啊……

    剧情的神展开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容楚被压,小桃红被震,连沈梦沉都呆了一呆。

    太史阑毫不停息,伸手一拽容楚胸前衣服,嗤啦一声,某人的衣襟被撕裂了……

    月下肌肤如玉……

    容楚发出一声快活的叹息……

    “啊……”小桃红发出一声尖叫,一头冲了出去,“国公被强奸啦……”

    苏亚早已蒙脸溜走……

    沈梦沉也呆不下去……人家都直接地上开战了,难道还留下来观摩吗?

    “原来国公喜欢这种调调。”沈梦沉微笑着站起,拂了拂衣袖,“那在下便不扰了,请国公尽情享受。赶明儿到了燕京,在下定然要为国公寻几位火辣凶蛮女子,让国公享受个够。”

    “呜呜呜……”容楚回答。

    他的嘴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