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8章 女霸王用强(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88章  女霸王用强(2)

    第二个姑娘走了过去,也夹起了珠子,太史阑抓起旁边桌上果盘里一颗石榴,津津有味地吃。

    她将石榴剥开,不断地吐着籽。

    那女子从她身边走过,忽然脚下一滑,啪一声栽倒在地,珠子又滚了出去。

    那女子低头一瞧,绣花鞋底上粘着几颗石榴籽。

    太史阑已经走了开去,换了个方向。

    第三个女人胸夹珍珠巡场,经过太史阑身边时,太史阑靠在树上啃梨子。

    梨树上系着的一枚风铃忽然掉了下来,砸到了那女人的脑袋,那人吓了一跳,珍珠自然也掉了。

    自此,三位有力竞争者统统以失败告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亚和太史阑身上。

    苏亚白着脸,拼命往后躲,眼神充满哀求……代死可,代胸不行!

    太史阑安抚地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别怕。太史阑不是好东西,但这点下限还是有的。

    她坦然走上去。

    屋檐上一直饶有兴趣看戏的周七瞪大眼睛……不是吧?真上了?要不要把主子叫出来瞧瞧?

    “啪!”一声,窗扇忽然被打开,女子娇笑声冲窗而出,“不来了……不来了……国公你好坏……”屋内咚咚的似有追逐声响,随即一个女子冲到窗边,趴在窗台边埋下脸似在喘气,却又露半边脸粉面桃花,眼角斜斜地向后瞟。

    又一个男声笑道:“小桃红,跑什么,这节目还没开始呢。”斜身倚到她对面的窗边,拿起垂挂的竹帘丝穗搔她的脸。

    这男子给院中众人只有一个侧影,众人却都觉得眼前似亮起一轮月华,说不尽风流容华,绘不了绝色丹青,只是觉得亮,觉得润,觉得熠熠光彩的美,像服了玉吞了云,从眼睛到肺腑,都要飞了般的惊艳。

    一院子的喧闹忽然凝固,人人眼睛发蓝,看那小桃红万千不顺眼,恨极她的撒娇卖痴。

    原来南齐大公,竟然有这般颜色!

    唯一不看某人卖脸的只有太史阑,她干脆背过身去,不耐烦地敲敲桌子。

    那官员立即醒神,斜眼看了太史阑一眼,撇撇嘴道:“我看姑娘还是算了,就你这本钱,也就配和外头贩夫走卒混混。”

    话未说完忽觉四周空气一寒,他霍然抬头,四面没动静,只有太史阑静静地瞧着他。

    这家伙也便以为自己是错觉,挑衅地拿起一颗特别大的珍珠,往太史阑面前一搁,“小的怕存不住,换颗大的照顾你!”

    窗户那头,美貌风流的国公爷正用一枚玉如意挑起小桃红的下巴,眼神笑吟吟地越过如意,对这边似有意似无意地瞟。

    听见这句,他先是对屋内瞥了一眼,又认真看了一眼那大燕官员。

    大燕官员忽然又觉得背后似有寒气,和刚才的感觉一模一样,霍然转身。

    后头当然空荡荡的,国公远远地在和女子调笑。

    大燕官员抹抹汗,觉得自己莫不是撞邪了?还是晚上凉气上来受寒了?急忙又披上一件衣服。

    太史阑看也不看容楚那个方向,低头看了看珍珠。

    近处苏亚,远处周七及护卫们,都屏住了呼吸。

    按照他们对太史阑的了解,这种题目她一定会掀桌揍人,无论如何不可能照办。

    今天这是怎么了?太史阑转性了?

    国公爷笑嘻嘻地侧对这边,问小桃红,“姑娘芳龄几何?”

    “奴家今年十六……”小桃红眼眸流眄,粉面桃花。

    “嗯……”国公爷笑眯眯赞,“及笄芳华,灼灼桃花啊……”

    小桃花宛转低首,喜不自胜,壮胆问:“不知国公今晚……”

    “啊?啊?”国公爷似乎在走神,“啊,今晚月色甚好……”他伸手过来,小桃红惊喜地张大眼,微张红唇等候,国公爷的手指却越过了她头发,“别动,你的钗子挂住丝穗了,我帮你取下来。”

    “哦……”小桃红又失望又欣喜,羞答答垂头,国公爷在她头上忙啊忙啊忙,忙啊忙啊忙,小桃红脖子都低酸了,国公爷手还是没放下来,忍不住提醒,“国公,那钗子……”

    “啊?哦。”国公爷松手,坐回原位,也没见他动什么钗子,忽然问小桃红,“姑娘芳龄几何啊?”

    “呃……”小桃红诧然望着他,国公爷眼神飞啊飞,不知道飞在哪。

    “奴家……今年十六。”

    “啊……嗯。”国公爷笑眯眯赞,“及笄芳华,灼灼桃花啊……”

    小桃红,“……”

    太史阑一直低头看珍珠,其实在努力捕捉某些动静。

    眼睛虽然不向某个方向瞟,眼角余光还是能囊括很多范围的。

    所以就能瞟见某人的动作神情。

    她面无表情,只有微微下撇的嘴角,写满了不屑。

    小样。

    说啥某人外表风流人淡漠,不好女色正人君子,瞧这眉梢眼角官司打得,瞧那女人色授魂飞得,当真从没涉过花丛?鬼扯!

    某人知道她此刻心理活动大抵要喊冤……这不都是跟你在一起混久了,为了融化你这冰山,现学的吗?

    “你到底要不要试?”那官员看她迟迟不动作,不耐烦地催促。

    太史阑瞅着他,冷冷一抽嘴角。

    “啪!”她忽然重重一掌拍在桌上!

    她用足力道,声响巨大,桌上珍珠蓦然飞起,太史阑往前一凑。

    那官员被她那重重拍桌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要出手揍人,急忙向后一跳举袖捂住头脸,等他发觉没事再放下袖子过来看时,珍珠已经不见了。

    “珍珠呢?”

    太史阑冷冷瞟着他,苏亚道:“珍珠在它该在的地方呗。”

    “哦?”根本没看见珍珠运动轨迹的官员,怀疑地瞟向太史阑的胸,太史阑眼神射出杀气,苏亚上前一步就要挡住太史阑。

    忽然官员“哎哟”一声,捂住了左脸,道:“哪里的虫子撞我!好痛!”

    太史阑清晰地看见那家伙左脸上浮起一条红印。

    这虫子真猛,真猛。

    官员左右望望,也没找到想象中巨大的虫子,只好放下手,狐疑地看着太史阑,道:“这个……我可没看见你完成动作。”

    “有规定必须要像她们那样做吗?”苏亚道,“没说吧?”

    “那……我怎么知道珍珠已经被你夹住了?我要验看。”

    太史阑一转头盯住了他,黑暗里眼睛幽光一闪狼似的,那官员惊得后退一步,咕哝道:“这女人看人好凶……”

    太史阑一手按在腰间,一手对他勾了勾手指,示意,“有种你来看。”

    那官员瞅瞅她扶腰的动作……怎么觉得有点寒飕飕地,那腰间有啥?刀?

    “算了。”他退后一步,“你走一圈吧,珠子掉下来算输。”

    太史阑点点头,一转身,呼地绕场一圈,众人眼睛不过眨了一眨,她已经跑完了。

    就这速度,猪也猜到珍珠肯定不会在她身上,瞧先前那几位走得颤颤巍巍模样。

    太史阑回到桌边,那官员阴笑着道:“那请把珍珠取出来吧。”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太史阑,心想这回我不离开,看你怎么玩花样?

    太史阑理都不理他,走到果盘前吃果子。苏亚道:“有规定结束后要把珍珠还回来吗?”

    官员一怔,众人绝倒。

    这样也可以!

    官员愣了半晌,想要强迫太史阑,可是瞧着这两人杀气腾腾模样,怎么也不敢造次,想要回头去请示,那边国公爷已经高声笑道:“好机智!妙人!沈相,我看这关便算过了吧。”

    “国公是客,自然一切以国公意愿为准。”里头有人笑道,声音低沉慵懒,微微带点鼻音,说话的腔调听起来便有些特殊,特殊到让人心痒,只觉得说话的人,必然是魅惑的,引人一探究竟的。

    太史阑想真是名不虚传,这位雪里白狐,说句话都带着狐臊气。

    “好。”国公爷拍拍手掌,想了想道,“第三关的题目该我出了,这个简单,诸位美人,你们平日里小鸟依人楚楚动人的风情,本国公见得也多了,想瞧些平日里见不着的。这样吧,你们每人给我使出最泼辣、最凶悍、最霸道的动作或言语,我们来评选一下河东母狮。谁最母狮,就算谁赢,做本国公……入幕之宾。”

    他最后四个字说得飘飘荡荡,众女人听得仿佛心上被小爪子搔了又搔,痒得骨头都发酥,都想这位南齐大公真的是妙人,明明说着些勾魂挑逗的话语,人还瞧着不减一分高贵,不像一些达官贵人一进青楼就急色下作,全然没了平日体面尊严。果然大公就是大公,修炼有道,嫖也嫖得风格别致,与众不同。

    某大公若听见这段心声,大抵也要紧紧抓住对方爪子大叹知音……我容易吗我?看中的那个女人,近不得远不得,你对她笑她嫌你献媚,你对她淡她比你更淡,你关心她她浑身竖毛,你呵斥她她回刀便砍。你挑逗她说你淫荡,你正经她嫌你装逼,你浑身洒香水勾引她说你娘娘腔,你展现男人气魄试图征服结果她比你更气魄……可怜他愣是在这样的人间奇葩身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才找到了如何“既挑逗又保持高贵气质,既勾引又不落下乘”的高超把妹技巧的……

    他叹着气转过头,一眼看见坐在对面始终痴痴瞧着他的小桃红,立即展开颠倒众生的微笑,“姑娘芳龄几何啊?”

    小桃红,“……”

    还是让她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