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4章 坑爹的大姨妈(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84章  坑爹的大姨妈(3)

    “走!”

    火虎等人乐意之至,赶紧拥着她去牵马,半路上遇见赶来的常府的两位公子,他们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太史阑夜半要走觉得不妥,急忙追上去大喊,“太史姑娘停步!这是怎么回事……”一群嬷嬷远远地也喊起来,大叫,“拦住太史姑娘!她不能到处乱跑,夫人醒来会怪罪的……”

    太史阑听着,恶向胆边生。一转头对苏亚咧咧嘴,指了指肚子,又虚空捶了捶,又做了个东西掉下来的动作。

    看懂这动作的火虎不忍目睹地转过头去——哦,太恶毒了……

    苏亚此时也一肚子气,脸上鸡血还没来得及擦干,一阵阵腥臭冲得想吐。看见太史阑动作,想也不想便回头大喊,“别追啦!我家大人肚子里的孩子被你家夫人折腾掉啦!”

    整个鸡飞狗跳的常府忽然静了。

    两位常公子拉着马缰的手一松。

    嬷嬷们追出的步子一顿。

    四面赶来要阻拦的护卫们一呆。

    “啪啪啪”一阵急速的马蹄声,太史阑的队伍趁着这一瞬间的真空寂静,直接一路撞开门闯出去了。

    等她们跑掉,常府才稍稍回过气来,众人面面相觑,眼睛里都写满,“天哪,这是真的吗?”

    随即常夫人也幽幽醒来,醒来听说太史阑跑掉,先是满面怒容,随即再听婆子期期艾艾说起那句“孩子被折腾掉了”之后,险些再晕过去。

    众人也闭嘴不敢说话,都知道这话的严重性,容家何等身份地位?国公府未来的继承人如果真的是被常夫人折腾掉的,那么常家以后好日子也到头了。

    常夫人呆了半晌,满头大汗滚滚而落,忽然大叫,“不对!不对!明明是她自己折腾掉的!刚刚跳上墙头的是她吧?我看见她狠狠捶了她自己的肚子!啊!这个可怕的女人!自己中了邪,不想要孩子,还要恶毒地栽在我们身上!”

    众人深有同感,立即附和。

    “是的,太史大人明显不想要这孩子,你看她还跳墙头,是跳!不是爬!”

    “她走路多快,哪有一分珍重身体的模样?”

    “她一定是中了邪!正常人不会这么做!刚才我看见明道长明明定住了她,忽然又被她定住。这不可能!明道长何等法力?为什么一开始能定住她后来反而中她的招?刚刚她一定是妖魔附体!”

    “是的是的!这怎么能怪在夫人身上?怎么能怪在我们身上?一定是她自己有问题!”

    世人在责任面前,多半先想着如何推卸,左推推右推推,也便觉得事实真的便是那么回事,越说越理直气壮。

    常夫人也不晕了,自觉生死存亡之际,容不得她娇弱,足可毁灭常家的大难在前,她必须要力挽狂澜。她一骨碌爬起来,大声道:“给我纸笔!我要将这里的事立即去信丽京说明!”

    众人心领神会,急急扶夫人去书房了——太史阑行路匆忙,肯定不会来得及写信,夫人必须抢在前面把事情真相和国公夫人说明,这叫恶人先告状!

    哦不,这不叫恶人先告状,这叫提前申明真相,以免国公夫人被妖女所趁误会自家姐妹!

    太史阑根本不会写信去丽京。

    她脑子里还没有什么婆家婆婆之类的概念,在她看来,和容楚在一起是她自己的事情,不需要谁同意,她愿意才是最要紧的。

    至于谁要写信告谁的状,告去呗,这天下谁有资格审判她?

    她一路出了常府,夜里无法出城,就回到原先的客栈先歇脚,院子还包着,花寻欢带着二五营的学生还在等她,她和苏亚血淋淋地进客栈时,老板险些以为强盗上门要报官。

    太史阑匆匆洗漱,倒头就睡,这一天她也折腾惨了。

    她也不担心常家的人找上门来,他们本来就没有资格管她的去留,闹了这么一场,估计常家也余悸犹存。

    太史阑叹口气,心想容楚家的亲戚不会都这种德行吧?这个是容楚姨妈,也就是他妈的姐妹,性子会不会差不多?这要差不多就糟了。

    糟的不是得罪了未来婆婆的姐妹,而是这样子她会更不高兴踏入国公府的。

    太史阑想了想,觉得解决这问题也很简单,大不了把容楚睡了不负责就是!

    然后她觉得问题解决了便痛快地睡了。

    百里外某人又打了个喷嚏……

    第二天一早太史阑醒来,从容出城,果然常家的人没来滋扰,估计也是怕了她了。

    太史阑整理行李时发现她的通关文件,身份证明文件都在。容楚根本没带走,这说明他也知道他姨妈家留不住她,她迟早会追上来,那么他何必这么先偷溜走,惹出她一腔怒气?

    这个问题很快在城门口处得到了答案。

    “喂,听说吗?临近拥雪关,昨天发生一起山匪拦截事件!”

    “是啊,不过也有说不是山匪,拥雪山那里的山匪,早在七八年前就被剿干净了,怎么会忽然又冒出来?”

    “新的山匪吧?好大胆子,听说袭击的是出使大燕的队伍。”

    “出使大燕的使节队伍?那保不准不是山匪,是拥雪山那边的猎户。他们住在大山里,两国交界处,早年经常被偷偷进山的大燕边军抢掠杀害,对大燕最恨之入骨,如今听说南齐要主动和大燕建交,不乐意了吧?”

    “这也有可能,要我说咱们南齐堂堂大国,理那个北方蛮子国做啥?听说是要去给皇帝娶老婆,真是笑话,皇帝才几岁?娶个十五六的回来是妈还是姐?”

    “这有啥,前朝明光帝的郑贵妃就比他大十六岁,终生荣宠不衰呢。皇帝老子的眼光,哪能和你我普通平民一样。”

    路边站岗士兵话题议论的方向渐渐转到三岁皇帝如何和十六岁皇后嘿咻的技术性问题上了,苏亚从他们身边走过,若有所思,随即拉了太史阑到一边,匆匆用石子画地,给太史阑说了一遍。

    太史阑点点头。

    原来如此。

    看样子容楚也预料到出关的时候可能会有危险,而且应该是危险最大的一次,因为那时候出事还在南齐境内,有什么问题也是南齐的,不会影响到大燕,所以大燕方要动手,就该在要出关未出关时。

    想必在那里动手,也是大燕皇帝能接受并默许的。

    所以他趁着姨妈来截人,便让姨妈拦了一拦太史阑,自己脚底抹油快马赶路出关,先去碰埋伏的暗钉子。

    这样太史阑既避免了出关的危险,而且她不在容楚的那个队伍里,大燕方面的探子一定会探明,之后便会认为她没有参与出使,会放松警惕,太史阑再追上去,就可以从明到暗,摆脱成为目标的危险。

    保不准姨妈都是他故意放进来的,算准了太史阑不会买他的帐,但有可能会试着和他的亲戚相处一下。

    太史阑不得不承认,容楚心思缜密,目光深远,他做的每件事,哪怕一开始看起来不可理喻,但事实都会证明他是对的。

    不过世事难预料,容大狐狸算到了开头,算到了结局,却没算到中间的坑爹过程。

    如果他知道“养胎”养出了后来那么大的麻烦,他一定干脆带着太史阑逃开姨妈去和山匪打架算了……

    太史阑在马上冷笑,她怒气还没消呢,就算承认容楚有心,可也不足抵消他的万恶!

    苏亚忽然有点犹豫地写道:“其实主子你可以现在回丽京……”

    太史阑一怔,对呀,她可以现在就赶回丽京,去照看自己放心不下的景泰蓝,刚才怎么没想到?

    或许容楚也是看出她心急,有意让她回去?

    太史阑霍然站起,转身就要去牵马。走出几步,忽然停住。

    她停在原地,搓搓手,思考了一下,又转身,回到苏亚身边。

    苏亚仰头看着她。她却没有看苏亚,似乎还在思考,想想又转身。

    苏亚瞧着她转来转去,在回丽京和去大燕的两个抉择间迅速转换,忽然有点想笑。

    看惯了太史阑刚刻决断,这样犹豫反复还是第一次。

    如果是在半年前,太史阑肯定转身上马奔丽京,绝不会犹豫吧?

    她忽然觉得欢喜,想着国公如果知道必然也是欢喜的。

    太史阑转了三圈之后,终于恨恨地哼了一声,走回了苏亚身边,摇摇头,写,“我现在回丽京,也无法公然出现在景泰蓝身边,还可能会被那女人抓住把柄,算了吧。”

    苏亚一笑,也不拆穿太史阑冠冕堂皇的理由。

    她真的在乎被太后抓把柄?还是因为担心容楚吧?

    太史阑又想了想,招了火虎来,带着苏亚,三人躲到山头后,捣鼓了一阵子。

    此地离拥雪关已经不远,护卫们都在山头外等着,过了一阵子,看见太史阑、火虎,和一个浓眉少年走了出来。

    众人都知道火虎擅长易容之术,都盯着那浓眉少年看,纷纷笑道:“好!火虎大哥好手艺!苏姑娘如今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本貌来了!”

    浓眉少年笑笑,双手抱拳四处一揖,众人又笑,道:“苏姑娘扮男人,也是一等的像!”

    也有人暗暗诧异——要扮也是太史大人扮啊,苏姑娘扮成这样干什么?

    火虎抱胸站一边笑,眼睛瞄瞄这边瞄瞄那边,笑容有些诡异。

    “大人,咱们直接出关么?”于定过来请示。

    太史阑点点头。雷元牵马请她上马,太史阑上马时的姿态似乎有点扭捏。不过众人都没在意。

    太史阑身后,浓眉少年一跃上马,紧紧伴在她身侧,手中马鞭扣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他凝望的是大燕方向,唇角带一抹冷而凶残的笑。

    混账容楚。

    等我来。

    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