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2章 索爱(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72章  索爱(3)

    再一亮的时候,她看见一双大而黑的眼睛,幽幽深深地正盯着她。

    眼睛在白光上方,被那发散的白色光芒映得幽若深渊。

    她惊得向后一跳做出防卫姿势,容楚已经惊道:“景泰蓝?”

    眼睛一眨不眨地对他们看着,白光幽幽亮起来,照亮其后的身形,果然是景泰蓝,正站在他们对面,那白光赫然在他掌心,如一支蜡烛一般悬浮着

    四面黑暗,那点白光只照到他的大眼睛,越发显得黑暗里就那双大而幽深的眸子,看来十分诡异。

    景泰蓝却好像没听见容楚的招呼,步子飘飘忽忽地从他们面前过去了。

    容楚伸手去抓他,小子身子却极灵活,一闪便让过了。太史阑瞧着他鬼气森森的步子,头皮一炸——这小子不会是中邪了吧?

    她又要去拦景泰蓝,容楚却横臂将她拦下,沉声道:“别擅自惊扰他,且看着。”

    太史阑缩手,她也想起传说中某种状态是不能被随便惊扰的。

    景泰蓝飘飘忽忽地走过去。借着那一路的白光,容楚和太史阑看见这里是殿堂最深处,不是屋子,倒像一个走廊末端的祭坛。对面的整面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奇怪的符号,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非蛇非龙,身有五爪,面貌狰狞,最前面的那只爪,抓着一把式样奇古的剑,剑尖向下,还滴着淋漓的鲜血。整个雕塑造型逼真,形态栩栩,似随时要破壁而出,连那鲜血都雕得圆润饱满,充满坠感,似乎瞬间要滴到下方。而在那个雕塑下方,有一个类似巨大香炉的东西,说是香炉太大,说是鼎又略小,造型也是不同于内陆的,四方鼎肚,却有五足。

    景泰蓝正站在那图腾下方,香炉之前。

    太史阑走到他侧面,看见他微微闭眼,却不像在祷告,而像在聆听。

    太史阑又瞧瞧容楚,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此刻根本没人说话。

    白光下景泰蓝小脸庄肃,眉宇间有浩然之气。太史阑瞧着,微微放心,想着这小家伙好歹是真龙天子,没那么容易中邪吧?按说越是这种神神鬼鬼的地方,皇帝大人越该与众不同。

    景泰蓝“听”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随即点点头。走到那香炉前,伸手对香炉里抓了一把。

    太史阑没想到他会有这个动作,想要喝止已经来不及,景泰蓝举起手来,小手上沾着点白灰,闪着淡淡的磷光。

    太史阑眼睛一睁——这不是骨灰吧?

    不过她也不会神经质地冲过去,拖着景泰蓝去洗手,抓都抓了,只要别吃进肚子里去就行。

    景泰蓝抓了两手灰,怔怔地瞧了一会,忽然“哎呀”一下惊醒,下意识手一撒,白光咻一下飞回了香炉内。

    太史阑清晰地看见白光飞回香炉的那一刻,上方的怪兽图腾似乎扭曲了一下。但她再看时又一切如常,她险些以为刚才那一刻是烟光的效果。

    不过此刻没烟也没光。

    此刻又恢复一片漆黑,黑暗里响起景泰蓝的哭腔,“麻麻!麻麻!”

    他这下恢复正常了,看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顿时便要哭出来,太史阑赶紧过去抱住了他。

    容楚也过去摸他的头。却没有问他什么,怕此刻环境阴森,再让孩子进行恐怖的回忆,会引起什么不好后果。

    太史阑伸手摸了摸香炉,不知怎的她看这个香炉总有种奇异的感觉,感觉这不是香炉,倒更像个棺材。而这香炉上雕着的图像似乎也不像装饰画,那种造型,那剑的方向,还有剑上的血,倒像是……镇压。

    这感觉一闪而过,随即她眼前忽然一亮。

    整个甬道仿佛忽然来了电,慢慢亮了起来,是从太史阑背后的甬道那头开始亮,一节节延伸到太史阑身前,大殿由沉黑到发白,到半透明,云光雾气,慢慢聚拢,又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

    然后太史阑发现,面前的雕塑和香炉,都不见了。她面前居然就是到了尽头的墙壁。

    太史阑扑上墙壁,摸了又摸,墙壁平整光滑,什么机关也摸不到。刚才看见的好像真是一个噩梦,然而她转头看景泰蓝,小子手上还沾着灰呢。

    这乾坤阵……真是诡异。有堂正光明之处,不负乾坤之名,当真令人感到天地灵气,感觉到这东西有自己的意识;但也隐藏着无数诡异和不对劲的地方,散发着淡淡的阴邪气息。

    这股复杂的气息,透着点排斥的味道,却不知道排斥的是谁。

    容楚也怔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即他抱起景泰蓝,扶着太史阑的肩转身,示意她赶紧离开。

    三人刚刚转身,就听见远处轰然一声,隐约有人大叫,随即砰地一声,似乎有人被撞进了殿中。

    那人一撞进来,整个大殿都似乎晃了晃,随即容楚便听见呼啸呼号之声,那声音不像是风声,倒像是从甬道、从墙壁、从身前身后的所有物体之中发出,声音凄厉,充满鬼气。

    太史阑眼前掠过无数景象——大海一样的血水……无边无垠的火焰……黑压压的穿着奇特甲胄的士兵……长相奇异的华服人……高山之上做法的男子……奔腾的海水和云……大片大片浓腻的血液涌来,无数士兵淹没在那样的血海里……从血海里伸出的挣扎痉挛的手指……一大片一大片蓬蓬炸开的白光……

    大量的图像和信息涌入她的脑海,再瞬间流去,她被这样忽然来去的巨大信息摧残得头痛,赶紧闭上眼睛。

    此时大殿颤抖越发剧烈,有人踏着甬道奔来,神色惊慌,赫然是龙朝。

    容楚一把抓住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爬出池子的时候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龙朝拼命拽着他,“李家的人让我进来,赶紧接你们出去!”

    容楚二话不说,抓着太史阑和景泰蓝就飞掠而起。太史阑想起李扶舟和韦雅还在殿里,心中一急,左右顾盼,发现一道门和刚才出来的门有点像,挣扎着从容楚怀里跳出来,一脚踹了过去。

    身边容楚和龙朝同时张嘴向她大叫,神情焦急,太史阑此时才注意到,那门竟然是石门!

    她这么拿腿去踹石门,腿不断才怪!就算她是铁腿,那也是相对比较有力气,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不受伤害。

    但此时惯性作用,也收不回了,太史阑咬牙等剧痛。

    轰然一声,那沉重的石门竟然被她一脚踹裂,烟尘四散。门后两条人影惊起。

    太史阑呆呆地瞧着自己的腿,不是铁腿的神力,而是刚才她咬牙,运气下沉,忽然一股热力便透经脉而过,她甚至现在还记得刚才那一瞬经脉贯通的舒爽。

    这就是武侠小说里常有的狗血的丹药效果?

    原来不仅是铅毒,还真有效果。

    不过她想再次找这感觉也找不到了,只是一瞬间的事,什么运气丹田之类的,她连丹田在哪里还没完全摸着呢。

    身边容楚将有些呆的她一把挽了过来,怒道:“你什么时候能不逞能?”

    此刻烟尘散尽,门后男女霍然起身,太史阑才发觉——这时机……太不对了。

    韦雅神情惊惶而凄伤,又带着微微的欣喜,太史阑偏过头去,又觉得不对劲,只好再低下头。

    李扶舟此刻却像终于清醒,睁开眼来,一眼看见在容楚怀里的太史阑,不禁一呆。

    再一看身边韦雅,又是一呆。

    太史阑尴尬地转头——事情发展到这么狗血的地步,她也觉得无法面对李扶舟,更无法想象李扶舟此刻的心情。

    欢乐的巅峰跌落苦痛的深渊,从此面对永久的陌路,却要如何接受?

    韦雅最初的慌乱过后,也似想起了什么,一脸惨白地向后缩了缩,低下了头。

    龙朝根本没看清里面什么景象,只顾紧张地拉着容楚和太史阑,“走啊!走啊!”

    他一侧脸,李扶舟也看见了他的脸,眼睛一睁,也愣住了。

    太史阑觉得这一刻他受到的打击似乎比刚才还剧烈,以至于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

    不过这发抖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李扶舟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他眼神深、黑、而远,刹那间似穹庐将她笼罩。

    太史阑只能垂目,避开他的目光,她还在容楚怀中,可是此刻挣脱容楚也于事无补,还显得心猿意马,矫情。

    李扶舟也只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是天涯明月,是海上极光,是烟云尽头的蓬莱,是彼岸曼陀罗旧日花香。

    她在虚拟中为他所有,睁开眼却远在他人怀中。

    一霎世界满,一霎天地空。

    随即他淡淡倦倦地一笑,一偏头,看了看韦雅,将她从尘埃中搀起。

    他动作轻柔,唇角竟然还有浅浅笑意,仿佛还是当初的温和男子,仿佛对眼前的事实早有预料。

    韦雅原本以为他要发作,惊惶不安,不想却得他温柔相待,更加受宠若惊,试探地去扶他的手,李扶舟也没避让。

    “你们走不走!”龙朝看看颤抖的穹顶,不耐烦地跺脚。

    李扶舟又看了他一眼。

    他这一眼饱含深意,十分古怪,随即他道:“自然要走的。”

    龙朝立即拉着容楚和景泰蓝奔了出去,道:“快来!我不知道等下有什么危险,但是现在避出去总是对的!”

    李扶舟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笑了笑,淡淡道:“危险嘛……总是有的。不过……”他并没有说完,衣袖一拂,将韦雅的身子送了出去。

    “主上!”韦雅动弹不得,在半空中惊呼。

    太史阑一转头就看见韦雅飞来,一伸手将她接住,没看见李扶舟,骇然回身,便见李扶舟盘坐原地,将那丢开的妖异红袍再次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