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9章 拜堂(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69章  拜堂(3)

    “你……”李家老家主想骂,却又骂不出来。刚才李家已经全力阻拦,却敌不过容楚狡黠。他先以韦雅为人质,逼近李家人墙,再趁着天池起雾位置变动那一瞬间,扔出韦雅,在扔出韦雅的同时,他还扔出了龙朝。随即他用掌力将韦雅又拉回了身边,却让龙朝在空中飞越,李家阻拦的人以为飞在头顶的人是韦雅,齐齐出掌托送,又因为方位变幻,原本是要送到外面去的,结果变成送到了里面,生生自己将开阵的人送了进去。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智不如人而已。

    “胡闹!真是胡闹!”李家老家主急急挥手,示意阻拦人等让开,一边往天池去,一边道,“容楚你硬要送人进去关阵,也不想想不是我李家子弟怎么能做这事?这不是枉送别人性命……”

    他忽然一顿。

    因为他发现守在池边的人们脸色古怪。

    李家老家主扑到池边,便看见不深的水里站起来一个**的家伙,那人抹一把脸,抖着流血的手指,带着哭腔道:“底下这么多枢纽,到底哪个是关阵的啊?是这个吗?”

    他一抹脸,脸上的易容药物被天池水给洗去,已经现出了本来面貌。

    池边众人齐齐“啊——”了一声。

    李家老家主身子向后一仰,整个人像是突然定住。

    龙朝还没察觉自己的脸已经露出来,只是看见李老家主靠这么近,忽然便有些不安,抬腿就要走,结果却绊到刚才他抬起的半露出水面的一个凸起,跌倒在池里,身子正好压上去。

    “哎呀——”众人惊呼,随即眼前一黑。

    头顶上原本黑白两个漩涡,其中白色漩涡因为正午时分光芒暴涨,已经将黑色漩涡逼到一边,此刻龙朝这一压,黑色漩涡忽然呼啸暴涨,瞬间笼罩了整个天空,这下不仅众人视线模糊,连身后大殿,忽然都看不见了。

    殿内,拜天地还在进行,不过不太顺利。

    “砰。”太史阑撞到了地面,大字型趴在地上。

    她趴在地上就不起来了,圣门门主急忙去拉,拉起她一看,眼睛紧闭,竟然晕过去了。

    “咦,她已经在好转,不该晕啊。”圣门门主诧异地喃喃,伸手给她把脉,输送真气。不过怎么送真气,这家伙也不醒,圣门门主又拍她的脸,捏她,想要将她搞醒,太史阑就是不醒。

    李扶舟一直淡淡瞧着,红袍委地,面无表情,也不上前试图帮忙。

    圣门门主忙了半天,只得颓然放弃。这新娘子不能拜天地该怎么办?

    他想来想去,终究不甘放弃,一咬牙道:“天地不仁,不拜也罢!老夫这就上座,扶舟,你扶裳儿,对老夫一拜就算礼成!”随即手中血线一展,牵住了太史阑的手腕,恶狠狠地道,“别玩花样!老夫随时可以保护她!”

    这人爱女心切,哪怕是疯了,也不忘随时把女儿栓在身边保卫安全,倒令太史阑和李扶舟无机可乘。

    李扶舟凝视着他,淡淡挽起衣袖,道:“乐意成全。”

    他此刻看来言语和平日里大相径庭,一举一动充满煞气,圣门门主瞧他一眼,都不敢再接话。

    他走到太史阑身边,伸手将她扶起,感觉到她身子僵硬,充满抗拒。

    他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眼时,他已经恢复了最初的带点冷漠的平静,手在太史阑身上一拂,太史阑紧绷绷的身子,忽然就软了。

    拼命装晕的太史阑,感觉到李扶舟手指过处,一股气机如春风拂岸,瞬间抚平了她体内因为那药而翻腾的气血,被封住的穴道解了,但忽然她似乎也失了大部分力气。她心中一跳,忍不住要睁开眼,却咬牙死死忍住。

    李扶舟一手扶着她腰,顺势便要拜下去,太史阑心中大急——此刻她抗拒也无用,圣门门主在对面,用血线牵引着她的动作,身边有李扶舟,她的身体都在他气机掌握之中,只是一个下拜的动作,这两大绝世高手无论谁,都能让她轻易做到。

    太史阑穿越至今,很少有遇到真正无可奈何的事,此刻便算一件。此时便纵有天大智慧,也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她忽然觉得之前对自己还是太过自信,总觉得凭借智慧没有不能打开的局,但现在……

    尼玛容楚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她就拜了!反正也就鞠个躬,谁叫这混账拼命装逼!

    正在她大骂容楚,双膝被血线牵引着要倒的这一刻。

    她忽然眼前一黑。

    太史阑大喜,以为自己又及时晕了,随即才发觉不是晕,是天暗了。

    刚才还日光灿烂照得殿中纤毫毕现,此刻便漆黑一片光线全无,她连对面的圣门门主都看不见,只感觉到身边李扶舟呼吸微微一紧,身子一倾,笼罩住她的气息有点散。

    太史阑最大的好处就是反应快!

    她立即拼尽全力,向外一滚。她手腕上连着血线,这一滚圣门门主立即惊觉,起身追来。但此刻的黑暗,是一种宛如实质目光穿不透的黑暗,就算圣门门主这样的高手也看不见,只能凭着感觉追上去。

    太史阑连滚两滚,只想着滚出大殿,来不及去扯血线,感觉到圣门门主正在接近,正在想办法,忽然又感觉到一股风直向这边而来,速度极快,随即一人跌倒在她附近。

    太史阑瞬间闻到一股淡淡的有点熟悉的香气,这种带点脂粉气息的味道,有点像是女子。

    她此刻来不及思考,霍然抓下血线,往那女子身上一放。自己往墙角一滚。

    风声一响,圣门门主赶到,血线一收便将那女子收住,顺手又点了她穴道,道:“裳儿你今日是怎么了!你怎么就不明白爹爹是为你好!”

    太史阑缩在墙角,将那件礼服无声脱下。

    圣门门主回到正殿中,对李扶舟道:“速速成礼!”

    李扶舟没说话,大殿中衣服摩擦微响。

    太史阑睁大眼睛,在一片静默中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知道这最后的拜堂已经没有任何变数去阻止,此刻想必他们正在拜堂,她想着那鲜红如血的礼服在黑暗幽深的大殿中,长长地拖出去,是一条曳出的红色的血浪,而他身边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子,在和他无声地交拜,一拜天地,二拜祖先,三拜高堂……

    四周气息肃穆,她却忽然觉得悲凉。

    一个人的一生自此开始,一个人的一生自此结束。

    她此时不敢出殿,一是连滚四滚方向已经搞不清,可不要还撞了回去。二是也怕此时一动,被圣门门主听见,便前功尽弃。

    她看看外头,竟然也是一片漆黑,就好像忽然天狗吞日了一样。这变故突然发生,是容楚在外头做到的吗?他关闭了大阵?那为什么他还不进来?还是进来了还没找到她?

    她此刻听不见也说不出,也无法召唤谁。只好以不变应万变。

    那头圣门门主忽然哈哈大笑,道:“好!你在乾坤殿中成礼,终身不能反悔!否则必遭天谴!现在,我儿,进洞房去吧!”

    ==

    殿外此刻也是一片漆黑。

    黑暗阻隔了刚才的惊讶,众人惊呼,下意识保护自己,龙朝在水中茫然无措,惊叫,“怎么了!怎么了!我看不见!谁把我捞出来?容楚!容楚!国公!”

    容楚此刻却没有空和他说话。天色一暗他便要腾身而起,却被一人紧紧抓住。

    “世叔!”容楚怒道,“你别惹怒我!”

    “容楚……”李家老家主在黑暗中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襟,手指微微发抖却很稳定,容楚甚至可以听见他紧紧咬牙的声音,“你先别进去!大殿关闭得不得其法,可能有危险!你……你给我先把这个……解释清楚!”

    “我解释什么?”容楚难得如此愤怒,语气森冷,“你做的事你自己清楚!”

    “他……他……”李家主颤抖着手指着池中,“他……”

    “你自己可以去问他!”

    “你先告诉我!”李家主执拗地抓紧他,“不然我宁可和你同归于尽,也不放你走开一步!”

    容楚似乎在深呼吸,随即,忽然笑了。

    “老天还是帮世叔的。”他道,“这关键时刻,天黑了,你我可以在黑暗中迅速解决这件事情,不用怕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影响你李家的未来。”

    “我李家出现这情况,只怕不是此刻黑暗便可以遮蔽……”李家老家主声音痛苦,“你……你只要告诉我,当年我是不是……错了。”

    “小侄并不清楚世叔当年的事,家父也没告诉小侄。”容楚冷冷道,“小侄只知道你李家似乎曾经受过诅咒,世代单传。但是小侄前不久发现了龙朝,他那张脸,谁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

    “龙朝……他叫龙朝……”李家老家主喃喃道,“龙朝……弄潮……扶舟。她……她果然还是想着他认祖归宗……可是当初她为什么告诉我,是个女孩?如果我知道是男孩,我不会……我……”

    容楚不语。

    “我李家不是受了诅咒,而是有不得不只生一子的理由。”李家老家主叹了口气,“尤其这一代,就应该是只有一个男孩。这是我们的大宗师算出的结果,不会有错。怎么还会……”他闭口不语,摇摇头。

    “扶舟似乎也不是在你武帝世家之内出生的吧?”容楚道,“他是弃儿,刚出生便被抛于雪地,被一个私塾先生收养。到十岁才回归家族,成为你的继承人。十五岁又被派出,到晋国公府来陪伴我。你对儿子的态度,可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