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8章 拜堂(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68章  拜堂(2)

    太史阑哪里管他巴拉巴拉地在说什么,一伸手就推开那衣服。

    不穿就是不穿。她这辈子就打算穿一次红袍子面对一次红烛!

    李扶舟坐在屏风前的宝座上,沉沉地看着她,眼眸里幽光闪动,一言不发。

    圣门门主咳嗽一声,自己觉得伤势沉重,由不得女儿再使小性子,一抬手点了太史阑软麻穴,二话不说把斗篷给太史阑兜头套下。反正这衣服也好穿得很。

    太史阑挣扎不得,心中怒骂。随即又觉得这衣服穿上身说不出的难受,不是沉重也不是累赘,衣服轻软,不知道是什么质料,闪着淡淡的光,十分美丽,衣服上也有淡淡香气,是一种奇异的香,闻起来厚重,还微微有些晕眩。

    她有点担心,随即发觉这晕眩只是转瞬的感觉,并不是什么迷香。

    不过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减轻,反而随着衣服穿好而更加浓厚。那感觉幽深而阴沉,带着点凉气和肃杀的气息,幽幽淡淡,盘旋缭绕。她忽然觉得这感受也是有点熟悉的,似乎最近就曾经感觉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她低下头,咬住衣领,头狠狠一偏,想要将衣服撕碎,谁知她这力道不小的一撕,牙都崩痛了,那看似轻薄的衣服还是完整如初,连个齿印都没留下。

    “裳儿你这是做什么!”圣门门主看见,立即将衣服从她嘴角里夺过去,太史阑磨磨牙,忽然觉得嘴里咸涩,她一开始以为牙齿出血,随即觉得不对劲,那味道有点怪。

    难道是刚才衣领里有东西?太史阑想起武侠小说里杀手都会在衣领里放毒药,方便随时自杀,不禁一惊,不过好在之后也没什么异常。

    圣门门主眼看她如此不合作,生怕再惹出事来,赶紧把她抱起,往红烛前行去,李扶舟也缓缓站起。

    太史阑一瞧这造型,心中大呼糟糕。这要不是拜堂,她真的跟圣门门主姓,姓疯!

    拜堂其实在她看来也不算个什么,不就是三鞠躬么?能代表什么?她爬上谁的床谁才算数。可是这乾坤阵如此古怪,她害怕有什么天谴啊誓约啊科学无法解释的事,觉得无论如何,这个躬只怕不能鞠。

    圣门门主解了她一条腿的穴道,扶她站直,笑道:“一拜天地。”

    太史阑瞧着他嘴型,出来的果然是那四个字。立马忍痛站得笔直。

    李扶舟也没弯下腰,侧头瞧着她,眼神沉若深渊。

    “裳儿你真是太倔强了!”圣门门主看她不动,烦躁地皱眉,伸手按住她的后颈,“快拜!”

    他掌心微微使力,太史阑的颈骨格格作响,她咬牙,拼命梗住脖子,和对方对抗。可她这样反抗的力道哪里比得上圣门门主随意施加之力,她只觉得脖颈酸痛,整个背脊都酸痛不堪重负,而颈骨格格响声越发剧烈,她的脑袋被一寸一寸压下去。

    李扶舟凝视着她,眼底闪过心疼之色,下意识伸手,圣门门主衣袖一拂,挡住他的手,怒道:“快点!不然大家一起死算了!”

    他手上又微微一紧。想要彻底将太史阑按下去。但太史阑如此强项,他又怕自己用力过度伤了她,想了想,伸脚尖往她膝窝里一点。

    这一点,大汉也得跪倒,谁知道太史阑还是笔直的,他脚尖倒撞得生痛。

    圣门门主诧异的咦了一声,不明白女儿的腿怎么忽然变得铁腿一样,无奈之下只好用力一推。

    太史阑忽然向前一趴。

    “叭”一声她大字型摔倒在地上,膝盖骨被硬而脆的地面撞得生痛。

    圣门门主愕然看着自己的手,不明白刚才裳儿还拼命对抗,怎么忽然加一点力气就倒了。

    李扶舟神色微微一暗。

    她拼命反抗,宁愿自伤,就是不愿和他拜堂……

    太史阑为免拜堂不惜趴地的时候,殿外的争执也到了最后关头。

    某人一侧头看见殿中场景,眼底怒火顿时腾腾燃烧。

    “我已仁至义尽,尔却不知好歹。我本想悄悄解决,你非要逼我非常手段。”他冷哼一声,一把抓住身侧一直低头不语的龙朝,抬腿就向广场西侧人墙奔去。

    “拦住他!”李家老家主立即大叫,“拦住他!”

    那人影却并没有直接奔向李家护卫天池的人群,而是在快要到达的时候忽然脚步一滑,滑到了一直站在殿侧,痴痴朝里看的韦雅身边。

    “想嫁他?”他忽然问。

    “想!”韦雅毫不犹豫地回答,答完才惊觉身边有人,一转头骇然道,“你……”

    “想嫁他,就帮我。”那人一笑,“不然你就这么一辈子站在角落,为他哭都不敢给人知!”

    韦雅浑身一震,抬起脸,脸上已经泪痕斑驳。

    随即她咬咬牙,道:“西北之北,一刻钟之后乾坤阵天光挪移,天池上方会出现雾气可遮蔽视线,天池也会出现方位变化。”

    那人一点头,忽然一把扼住她脖子,“借命一用!”将她挟持在手中,往前一推,对李家那些已经开弓的射手们道:“射!射呀!”

    李家箭手们微微犹豫——韦雅是少主的重要亲信,今日之后,就是家主的重臣,谁也不敢不把她的命当回事。

    借着他们这一犹豫,那人已经推着韦雅上前几步,他脸上易容平平扳扳,瞧上去死气沉沉,行事却决断利落,几步一冲,带着两个人,既躲了后头追兵,又躲了前头杀手。

    此时场上已经一团乱,随着这人终于硬闯李家天池,人群中一些人也跳了出来,有从彭南奕队伍里出来的,有那个酸丁,甚至还有和太史阑一起上山的北冥海从属的那批“匪徒”。

    这些人很快汇聚在一起,直奔武帝世家门下,其余四大世家的人都愕然看着,实在不明白这些彪悍汉子们是怎么混进来的?

    李家老家主气得脸色煞白,厉喝道:“你这小子!我和你父多年交情,你如今竟然敢硬闯天池,大闹我乾坤阵,你是要和我李家彻底决裂么?”

    “决裂也罢!”半空中男子回头,笑声里也带着怒气,“抢我老婆也要我干看着?我若再忍气吞声,便枉为男人!”

    “不要逼我对你下杀手!”李老家主怒喝,“外人擅自关闭乾坤阵,也是死路一条!”

    “我自死我的,关你何事!”那人厉喝,“让开!”

    “韦雅!”李老家主怒喝,“你如何能为敌人虽制,还不速速自裁!”

    韦雅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来。

    男子忽然冷笑一声,一抬头,看见天池已经不远,只是此时面前人墙层层叠叠,根本过不去。

    他忽然将韦雅往上一抛!

    韦雅身子飞了出去,正向着天池西北方,一大队李家属下袍袖连卷,起风云之声,要将她托住送走。

    李家不愧是武帝世家,应变能力十分强大,便是此时情况下,依然没有人跃起搅乱阵型给来者可乘之机,而是远远挥袖出掌,以掌风之力,要将韦雅托送到安全地带。

    韦雅身子也顺势飞了出去,眼看就要到达安全地带。众人正诧异对方夺这么个人质似乎没有发挥作用?忽然眼前一昏。

    一大片云雾起了。

    天池说是池,其实水少,只在底下一层,也不是人工池,是天生的一个凹坑,整体也是半透明式,据说乾坤大阵的阵法枢纽就在天池之底,需要李家家主嫡系的精血才可以打开。

    乾坤阵很少开启,天池是圣物也少有人来,所以很少人知道这天池,会随着阵法的改变而变化云气。

    云雾一起,眼前视线就不清,众人失了方向,掌力一收,随即听见韦雅一声惊叫。

    惊叫就在头顶,众人一惊,心想大家掌力都收,想必改变了气流方向,韦雅可不要因此受伤,都齐齐再次出掌。对那半空中的人体托去。掌力一送,将那人体又送了出去。

    他们出掌的时候,都觉得有点不对——韦雅的身子好像忽然重了许多?

    随即他们就听见一声惊叫,却是个男人的声音,半空中隐约有人手舞足蹈,大叫“哎呀国公你害我!啊啊啊救命啊!”呼啦啦飞过他们的头顶,然后又有一声长笑,道:“好风凭借力,送你进天池!”,一条人影飞起,半空中挥袖,出刀!

    小刀。

    小刀雪白,薄亮,明媚如女子的眼波。轻轻一闪,便越过掌风,追上了那先前被抛出去的人体,哧地一声从他臂上划过。

    一串血珠滴溜溜飞了出来,落入天池!随即噗通一声,似乎有人也落入了天池。

    “咔!”一声轻响。

    感到不对,摆脱纠缠赶来的李家老家主听见这一声,大呼:“糟了!”

    “天池开启了!”

    这声一喊,众人都一傻,下意识停了手。

    雾气中有人一笑,对池中道:“龙朝,关一半。”池中有人低吟怒骂,“我怎么知道怎么关一半!”随即又是“咔”一声。

    众人听着大惊失色——真的有人可以关乾坤阵?

    雾气中那人又是一笑,道:“现在,成全你的心愿吧。”伸手一推,随即众人又听一声尖叫,赫然是韦雅声音,隐约感觉风声贯体,方向却是往大殿去的,“砰”一声轻响,是人体落地的声音。

    这些变化都是瞬间发生的,众人只听见声音一连串的发生,完全跟不上反应速度。

    忽然眼前一清,刚才浓重的雾气忽然散去,众人仰头,看见半空中有人飘然落地,笑道:“这天池的水还真是清凉。”一边顺手就把脸上的易容药物抹去,回头对众人一笑。

    他正自烟气渺渺水光晶莹的天池上方降落,衣袂飞舞姿态潇洒,这一笑回首宛如流光变幻,众人眼前都晕了晕。叹一声男子也有真绝色。

    李家老家主怒道:“容楚!”

    容楚落地,随意一笑,“世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