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3章 你一口来我一口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33章  你一口来我一口

    “你是两岁男子汉。”她道,“自己吃。”

    景泰蓝笨手笨脚抓着调羹,呆望着她,太史阑双手抱胸,冷冷俯视。

    半晌,景泰蓝在太史阑决不妥协的眼神中败退下来,瘪瘪嘴,抓着调羹开始吃粥,他不会用调羹,调羹在粥面上划来划去,东一勺西一挑,粥水四溅,桌面淋漓。一碗粥去了大半,吃进嘴里也没几口,还糊满了下巴。

    太史阑就那么看着,也不帮手,赵十三几次想要上来,都被她的冷眼神功给逼退。

    容楚已经屏退小厮,看太史阑教子,忍了又忍,才道:“你要教他也不妨,但好歹示范他一次,哪有一上来就逼他自己吃的。”

    “怎么教?”太史阑头也不回,“像你护卫那样,跪在他面前,举着调羹,吃进自己嘴里?他几岁能学会?半辈子?一辈子?”

    “该会的时候总会,不过是吃饭。”

    “该会的时候总会,不过是做个人。”太史阑头也不回,语气讽刺,“照你这么说,谁也别从小学艺——该会的时候总会。”

    “吃好了。”景泰蓝不懂两人唇枪舌剑,好容易“挖”完了一碗粥,格格笑着仰起糊满粥水的小脸,邀功似地看太史阑。

    他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讨好和欢喜,任谁看了心也要软成春水,太史阑眼神也似乎软了软,瞄一眼粥碗,“吃饱了?要不要再来一碗?”

    景泰蓝有点犹豫,吃饱是不可能的,他根本就没吃进去一口粥,但他不喜欢粥,也不喜欢这样挖来挖去,当下拼命点头。

    “好。”太史阑淡淡点头,“那么到中饭的时辰你再吃饭。”说完道,“你该洗脸了。”

    赵十三立即让小厮打水来,捧到景泰蓝面前,单膝跪下捋起袖子,打算给他洗脸,太史阑伸手一拦。

    “你做什么?”这回不待容楚说话,赵十三已经忍不住怒道,“你连洗脸都让他自己洗?你过分了吧?”

    太史阑不理他,蹲下身来,问景泰蓝,“想不想香香我?”

    小色狼景泰蓝顿时目放异光,拼命点头。

    景泰蓝一日不吃奶嘴痒,一天不啃胭脂嘴也痒,可是新母亲有点冷,他小小的心灵也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当然不敢随意偷香。如今新母亲好容易开了金口,小流氓顿时心花怒放。

    “你娘我的脸给你的粥弄脏了。”太史阑指指自己脸上被溅到的一点粥汁,“景泰蓝,你给我先洗干净,再洗你自己。”

    “香香脸……”小流氓就记得这个。

    “给我擦脸,不就香着了?”

    “哦。”景泰蓝立即恍然大悟,拿起手巾,格格笑着往她脸上乱抹。

    太史阑早已试过水温,不怕他烫着,景泰蓝当然不会洗脸,也不知道拧毛巾把,**的手巾一把拍在她脸上,满脸是水,脸上肌肤不抵手部肌肤耐热,顿时起了淡淡红血丝。

    她却唇角微勾,眼神鼓励。

    容楚忽然走了过来,抱胸靠在柜子上,盯住了她。

    他眼神微微恍惚。

    原来她笑起来,是这样的……

    极淡、微凉,却又让人感觉到这般淡凉底的温软,像透过草原皑皑深雪之下,看见嫩绿的草芽。

    心忽然一动,也像瞬间春光落于大地,召唤一朵即将破土的春芽。

    然而这春芽刚刚自泥土中挣扎出一半,就被太史阑忽然冒出的“雷霆”惊破——

    “景泰蓝。”某个享受半路儿子洗脸的女人,**闭着眼睛道,“你记住,要做个宽容、大度、体贴,会照顾女人的男人。像今天这样给我洗脸,下次我走累了,你还要帮我洗脚。虽然女人未必需要你照顾,但这是男人的美德。这里的男人多半没有这美德,我希望你拥有。”

    景泰蓝频点大头,笑呵呵凑上去给她一个口水滴答的吻,以示决心。

    “砰。”赵十三晕倒了,昏迷前呢喃,“洗脚……洗脚……”

    太史阑奇怪地看着他——我教我儿子给我洗脚,你伤心得如丧考妣干嘛?

    容楚一伸手扶住赵十三,古怪地盯着太史阑,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忍耐什么,好一会才道,“你是在教他还是在害他?”

    “嗯?”

    “给女人洗脚……”容楚脸色不好看,盯着她的脚——以后他如果想纳她,是不是也得给她洗脚?

    “怎么了?”太史阑冷冷盯着他,“觉得丢人?下贱?有辱男人尊严?”

    容楚不语。

    太史阑自然知道他的不语就是默认,也自然知道封建男权社会,她的观念才叫惊世骇俗,但那又如何?

    “懂得体贴女人,不会伤一个男人的尊严。给母亲洗脚,也绝不是下贱。”她淡淡道,“只会教会他更加心胸宽广,善解人意,细腻而悲悯人情。”

    她抱起景泰蓝,把他胡乱擦得水淋淋的脸擦净,抱他出去。

    “一个懂得尊重女性,尊重一切生命的民族,才是最具智慧和生命力的民族。”

    她的话声远远抛下,屋内容楚没动,微微拧起了眉。

    虽然还没能完全赞同,但他不得不承认。

    她真的很特别。

    很特别。

    吃饱了当然不能就睡,景泰蓝吵着要逛街,太史阑教育孩子向来秉持“一紧一松,恩威并施”的政策,很慷慨地带他去了,出来时发现,昨夜闻风而来的莺莺燕燕,今早一个不见,四周气氛外松内紧,也不知道被容楚用什么方式驱散。

    容楚这人,看似悠游随意,实则警卫森严,他所到之处,只怕无人能够窥探。

    容楚倒没管她要上街的事,只是递给她一顶斗笠,太史阑怕晒,也无可不可地戴了,容楚又变戏法地掏出一个面具给景泰蓝,景泰蓝当然立即欢喜地戴上了。

    太史阑瞟容楚一眼——这是打算遮掩谁呢?还有,国公爷跟着她一步不放的,很闲?

    果然,上街这一堆人也跟着,只是都换了装,戴了斗笠,散进人群中,都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赵十三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生怕她荼毒景泰蓝。刚出客栈就去抱景泰蓝,“我来抱。”

    “让他自己走。”太史阑手臂一横。

    景泰蓝只好自己走。走不多远看见卖糖人的,嚷着要,赵十三立即掏钱。糖人买回来,太史阑手一伸,将糖人接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太史阑淡定地咬了一口糖人,“咔嚓”一声,糖人脑袋没了……

    赵十三打个寒噤,景泰蓝扁着嘴要哭。

    太史阑举着糖人,一边啃一边悠悠闲闲地对景泰蓝道,“你告诉我你吃饱了,所以我认为你不需要吃这个。”

    “我没饱……”景泰蓝四十五度水汪汪大眼睛天使角仰望,试图扭转败势。

    “没饱说明你撒谎,撒谎的男人人人可杀,我不杀你,但罚你不得吃零食。”太史阑说。

    四十五度天使角光环顿歇,景泰蓝瞬间成了街角画圈圈流浪猫。

    吸取教训的景泰蓝,在吃中饭的时候,奇迹一般地学会了自己吃饭,小勺子使得似模似样,虽然还是免不了沾下巴漏饭,但好歹一碗粥也吃了一大半,还喝了不少鱼汤,小小人儿像模像样抓着调羹吃饭,逗乐了来往的江湖侠女和酒店老板娘,景泰蓝半副面具下的苹果脸被揩油无数次,老板娘免了三分之一饭钱。

    赵十三在景泰蓝被揩油时屡次紧张欲待扑上,都被容楚眼神瞪住,太史阑就当没看见。

    因为景泰蓝的美貌,导致饭钱减价,为表奖赏,太史阑表示景泰蓝可以提一个要求。景泰蓝对糖人念念不忘,立即道:“糖人!”

    “我去买!”赵十三一溜烟去了,很快举了个超大版的糖人来,大得遮住了他那张宽脸,景泰蓝心花怒放,可小脸上笑容刚刚展开一半,一只手再次淡定地将糖人接了过去。

    “我有答应过买糖人吗?”太史阑举着糖人,“咔嚓”一声咬掉了半个糖人头……

    景泰蓝双手捂耳,愤而拒听这声残忍的断裂。

    “这个故事告诉你。”太史阑平静地对小朋友道,“你娘我说的话才算话,我没同意别人的话都是屁。”

    赵十三默默地吐了一口血。

    “我顺便还要告诉你。”太史阑继续啃糖人,“喜欢吃零食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咔嚓。”

    容楚忽然凑过头来,啃掉了另外一半糖人脑袋。

    太史阑手顿住,眉毛竖起,“嗯?”

    “这个故事告诉你。”容楚蹲下身,平视景泰蓝,“她说的话也未必对,我也喜欢吃零食,我也吃了零食,但我依旧是个完美的男人。”

    “咔嚓。”太史阑啃掉糖人一只手,冷笑,“完美么?就像这糖人。”

    “咔嚓。”容楚啃掉另一只手,对景泰蓝微笑,“不管看起来怎样,糖人都是甜的,本质都不会变。”

    “咔嚓。”太史阑啃掉糖人一片衣服,“甜狠了会倒牙,就像某些人,腻!”

    “咔嚓。”容楚啃掉糖人一只脚,笑眯眯斜睨太史阑,“你看,女人永远口不应心,她们一边吵着腻,一边照样吃得香甜。”